[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羅密歐與茱麗葉」


發言人:小麗 2003-11-16 10:39:54

(1)

這天,「寶塚劇團」在排演「羅密歐與茱麗葉」;在導演叫了第N次「cut!」後,新任團長有了一個令所有團員嘩然的決定:換人!
「求求您不畏啊!團長,我會努力做得更好的。」「羅密歐」說。
「阿世呀,我知道你很努力,但你演的實在不像『羅密歐』啊!」團長說。
「我演的有什麼不對勁呢?」
「......不像是男人。」團長說。
「團長,我多年來也是這樣演的,一向並無不妥啊!而且,我們的團員都是女的,要演得『像男人』,不太可能吧?」演員阿世不忿。
「阿世,也許你演得太多『奧斯卡』了,演『羅密歐』就.....」
「那麼,請問您打算找誰來代替我呢?」阿世以質問的語氣問道。
團長想了一會,說:「有資格演羅密歐,又絕對可以演得有『男人』的感覺,同時又是『售票保證』的,只有一個人......」

 

聽了團長的話,阿世登時無話可說!
演茱麗葉的演員既興奮,又害怕!

過了數天,阿遙收到「寶塚劇團」團長的來信,大吃一驚:
「什......什麼?」

(2)

「怎麼了?阿遙,你收到狂迷恐嚇信嗎?」阿滿問道。
阿遙搖頭,把信遞給阿滿看。
阿滿看了後,「嘻」一聲的笑起來了。
「阿遙你穿著羅密歐的衣服,會是什麼樣子的呢?」阿滿笑道。
「不要說笑了,真麻煩!我從來不會演戲啊!『寶塚』的人怎麼找到我頭上來了?」阿遙苦惱。
「什麼?『寶塚』找阿遙/阿遙爸爸你演羅密歐嗎?」雪奈和小螢吃驚,同聲問道。
「我一定會推掉的。」
「哈哈,不要啦;反正你的演技那麼好,不用怕啊!」雪奈笑道。
「對啊!當年連嘉拉西亞都被騙了。」小螢附和。
「......」
「阿遙爸爸,台上的俊俏羅密歐......」小螢很陶醉。
「哈哈哈!」阿滿和雪奈大笑。
「總之我不演呀!」阿遙臉紅,大叫。
「阿遙,羅密歐是要被洛莎琳拒絕了,才會戀上茱麗葉的;你是不是未被拒絕過,所以不想演呢?」阿滿笑問。
「不要說了!」

 

這時,門鈐響起:「叮噹!」
來人是「寶塚」的團長竹下順子。
「你好,天王遙小姐,相信你已收到我們的邀請信了吧?不管如何,也請你答應演出。」
「......」阿遙想佢絕她,但又不知以什麼理由才好;這次的酬勞,是一千萬日圓;如果阿遙以「不滿價錢」作推搪的理由,會給人一種「天王遙很貪錢」的感覺的;她想了想,說:「如果要我演,要改劇本!」

阿遙認為,「羅密歐與茱麗葉」是名著,團長一定不會答應改劇本的;誰知,她竟然想也不想,便說:「好的!」

(3)

「什麼?真......真的沒問題嗎?」阿遙吃驚,反問。
「當然啦,『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很多人都很熟悉了;加點新意也好。」順子說。
「可是,那是名著啊!會不會不太好呢?」
「不要緊,反正沙士比亞不會抗議的,哈哈哈!我也明白,一些太『情深』的說話,會令天王小姐你感到為難的;總之你放心,修改了後的劇本,一定會令你滿意的。」順子大笑。
聽了這些話,阿遙滿臉通紅,但另一方面,她知道了順子是有備而來的。

 

的確,羅密歐的某些對白,任阿遙面對著任何一個人,也說不出來。

「可是,如果修改了後,我還是覺得我不商合演出的話,對不起,我還是會辭演的。」阿遙為自己留了一條後路。
後來,「寶塚」的團員們接到通知,這次演出的劇將會改為:「羅密歐與茱麗葉特別爆笑篇」。
「什麼?混帳!」原本的羅密歐阿世知道後,大為震怒!
「竟然讓這個半途出家的人搶走我的角色,團長還為了她改了劇本;可惡!我絕不會讓她演得那麼順利。」

過了兩天,阿遙收到兩份令她哭笑不得的郵件。

(4)

「戲劇藝術是神聖的,若有半途出家的人想胡亂染指,正義的人將會代替沙士比亞徵罰她!」這是其中一封郵件的內容。
這封郵件,是用報紙和雜誌上面的字,精心拼貼而成的。
「有人想代替沙士比亞徵罰我嗎?唉......」阿遙無奈地想起了Sailor Moon的「出戰宣言」:
「代替月亮徵罰你!」

 

另一份郵件,是「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新劇本。
阿遙把它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哈!」
看見阿遙笑得那麼厲害,阿滿、雪奈和小螢都忍不住走過來了。
「有什麼好笑呢?阿遙/阿遙爸爸?」
阿遙把兩封郵件遞給她們看。
「哈哈,誰在學我們的公主呢?」阿滿笑道。
她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她肯定發信的,只是一個普通人,而普通人是不會那麼容易傷害到阿遙的。
「第一嫌疑犯,只有一個人。」雪奈道。
「是誰?」阿遙問道。
「阿遙,難道你不知『寶塚』的台柱是誰嗎?」雪奈問。
阿遙搖頭。
「我聽阿麗說過,是水京風麻世小姐。」小螢說。
「原來是她。」

「另外,這個劇本還真笑死人,你們看這一段,簡直是【羅密歐復仇記】啊!」阿滿說。
雪奈和小螢看了,哈哈大笑起來。
「阿遙,你還要演嗎?」阿滿問道。
「當然要!」阿遙是絕對不會害怕恐嚇的。

(5)

後來,團長收到阿遙[的書面通知,佑道她答應演羅密歐,高興得不得了。
水京風小姐知道後,當然不爽。
「團長,我還需要在劇中演出嗎?」她盡量以最平靜的語氣問道。
「這樣吧,剛巧百合子向我提出,她的姐姐要結婚了,她要當伴娘,不能演出;阿世,你代她演茱麗葉的未婚夫好了。」團長說。
「知道。」她應道,心想:「天王遙,我一定要給你好看!」

 

一個月後,舞台劇的記者招待會舉行了。
演員們穿著戲裝見記者。
阿遙的「羅密歐」扮相,謀殺了不少菲林。

「天王遙小姐,請說說你初演舞台劇的感受好嗎?」記者甲問道。
「我很高興能接演這個角色,我會盡力演到最好的。」阿遙充滿自信地說。
「第一次演舞台劇便演主角,你認為難度在哪裡呢?」
「或者是,我所要演的羅密歐,將會和傳統的很不同吧?」阿遙笑道。
「哪裡不同呢?」
「容我先賣過關子,大家等著瞧吧。」

接著,記者跑去訪問水京風小姐。
她說:「我希望能和天王小姐擦出新的戲劇火花。」
然後,她走近阿遙,拔出腰間的道具配劍,道:「讓我們切磋一下吧,初哥羅密歐!」
「初哥」二字,她說得很輕聲,輕得只有阿遙聽得見。
「好的。」阿遙也拔劍。

記者們預備拍照。

阿遙很瀟洒地以技巧弄掉了水京風小姐的劍。
水京風小姐大驚之餘,更是不忿。
她不知道,為了演這個劇,阿遙特地去學了西洋劍。

(6)

排演的第一天,最先要排演「舞會」的一場,之前,有人在其中一盞吊燈上做了手腳。
她不打算在正式公演時使出這一招,是因為怕成功後,即使她可以重演羅密歐,劇也,會因為沒人演她現時的角色而要終止演出。
「天王遙啊!天王遙!你不是曾經是短跑選手嗎?你會否避得過呢?」
當阿遙用手甩開因為認不出她是羅密歐,而竟然上前要求與她共舞的「洛莎琳」後,要經過那盞燈走到茱麗葉身邊時,它掉下來了!粉碎!
「呯!」
「哇呀!」其他演員尖叫起來。

 

但其實,阿遙早已走到「茱麗葉」身邊,握著她的手了;所以她沒有受傷。

迼成這次「意外」的人很不服氣。
「可惡!」她心想,看看劇本,原來上面寫著:「羅密歐甩開洛莎琳,看到茱麗葉;於是,急不及待的朝她飛奔而去。」
飛奔的遙,又怎會被燈壓到呢?

往後的排演,雖然也有常有「意外」,但每次阿遙都逢凶化吉,所以一直都很順利;直到公演之前三天,在排演的中段休息時間,阿遙剛倒了一杯水來喝時,她的手機響了;為了不吵著別人,她走到「排演室」外談電話。
有人把藥放到阿遙的水裡去了;卻被「茱麗葉」無意中拿了來喝!
結果,她肚瀉了!

團長唯有找人代演「茱麗葉」。

阿遙腦中靈光一閃,向團長提議找阿滿。

(7)

「不可以呀,團長,海王小姐全無演劇的經驗,怎麼可以把茱麗葉演好呢?」水京風小姐第一個反對。
「團長,我對阿滿有信心。」遙說。
「你以為我們在玩『家家酒』,隨便找一個人補上也可以嗎?」
「不要吵。」團長說:「找海王滿代小姐演茱麗葉,也不失為一個好提議啊!她的美貌和氣質都很適合;天王小姐,請你代為邀請她吧。」
「包在我身上好了。」阿遙欣喜地說。
「團長啊!」
「不用說了。」
「哼!」水京風小姐拂袖而去。

 

回家後,阿遙宣佈這個「好消息」。
雪奈和小螢臉帶不尋常的微笑,望向阿滿。
「我出去一下。」阿滿紅著臉跑出家門,去找本故事的作者小麗算帳。

「小麗啊!你竟然要我演茱麗葉?怎麼搞的?」
「美麗的阿滿小姐呀,難道你要我安排別人做『遙版羅密歐』的茱麗葉嗎?嘻嘻。」小麗笑道。
「可是阿遙她……」
「一開始我已說過了,這次的劇不會有肉麻對白,沒問題的。」
「可是,除了對白之外,演羅密歐和茱麗葉是要……那不是你一向的小說作風啊!」阿滿滿臉通紅。
「只是羅密歐吻茱麗葉吧了;我可沒有破戒;如果你真的不想演,我找別人好了。」
「不要!打擾了。」
「嘻嘻……」小麗奸笑。

(8)

「好,我們在舞台上分勝負吧,天王遙。」水京風小姐心想。
茱麗葉也換了角的消息傳出後,戲劇的門票銷量大升。
到了正式公演的當天,全劇院滿座。

 

開濱了。

第一場第一幕:

混身濕透的羅密歐手持花束,垂頭喪氣地步入自己的房間。
他的好友班弗理敲門進來,不屑地道:「為了那麼普通的洛莎琳弄成這樣,值得嗎?」
羅密歐:「班弗理,你不明白,她是我心中的美麗白天鵝。」
班弗理:「哈哈,枉你自稱是蒙太古家世代以來的第一俊男,羅密歐,你的審美眼光實在太差了。」
羅密歐生氣地:「你說什麼?」
班弗理:「你可別生氣,我說得有沒有錯,只要證明一下就知道了;問題是,你是否有膽量?」
羅密歐:「笑話!我有什麼是不敢的?」
班弗理:「去你家的對頭『凱普萊家』的舞會,嘻嘻。」
羅密歐:「去就去吧!」

第二幕:
當羅密歐戴著面具,來到舞會,看到茱麗葉時,班弗理問他:「怎麼樣?你發現洛莎琳不是天鵝了吧?」
羅密歐:「她簡直是白烏鴉啊!『天鵝女神』,我來也!」
羅密歐跑去茱麗葉,握著她的手,吻下去。

這一吻,令在場的阿遙FANS尖叫:
「哇!」
同是觀眾的雪奈和小螢連忙掩著耳朵,心想:「吻手已經是這樣,待會兒親臉,豈不是更不得了?」

(9)

也被邀請到來的洛莎琳偶爾一看,看到了戴著面具的羅密歐;雖然她認不出他,可是,她一向以美貌自負,看到有男人向別的女子行這樣熱情的「見面禮」,心裡也有不快;如是,她故意站到羅密歐身邊,擺出一個優雅的姿勢。
羅密歐當然對她視若無睹。

 

劇院中響起旁白,羅密歐的心聲:「如果我還理會你,我還是個男人嗎?」

「哈哈哈!」觀眾們哈哈大笑。
羅密歐繼續對茱麗葉的「攻勢」。
羅密歐:「幸會,女神大人!」
茱麗葉:「女神的手,是不可以吻的啊!」
羅密歐:「真對不起,我只是想實現我的願望吧了,請女神大人恕罪!」
茱麗葉:「女神是不會那麼容易被凡人打動的。」
羅密歐:「那麼,請您不要動。」
然後,吻上茱麗葉的唇。
全場觀眾鼓掌!

掌聲過後,不被理會的洛莎琳氣鼓鼓地走開了。

茱麗葉:「你……」
羅密歐:「女神的手不能吻,原來唇也是不能吻的嗎?對不起,讓我替你清除剛才的吻印。」
茱麗葉以阿滿的「招牌手勢」按著羅密歐的口。

這時,洛莎琳看到常跟羅密歐在一起的班弗理了,於是大聲道:「羅密歐,蒙太古一定在這裡!」

(10)

她這麼一叫,各人目瞪口呆。
原本想請她跳舞的男仕們都走開了,其中一人代表大家說話:
「沒想到看來像淑女的她,原來是個會當眾大呼小叫的婆娘!」
「哈哈哈!」觀眾們哈哈大笑。
茱麗葉見羅密歐的神色有異:「原來你是……」
羅密歐點頭。
茱麗葉的哥哥提伯特:「蒙太古家的小子敢來?讓我去抓他!」
凱普萊老爸:「慢著,怎麼可以就這樣弄糟這個舞會?」
提伯特:「那怎麼辦?讓那小子好端端的留在這裡可不行啊!父親大人,我們會丟臉的!」
凱普萊老爸:「只要令想讓我們丟臉的人送走就是了。」
提伯特:「對。」

 

接著,提伯特拍了兩下手,洛莎琳被數過人抬走!
「救命呀!放下我呀!」
她在觀眾的笑聲中退場。

茱麗葉感慨地:「我們為什麼要是兩家仇人的子女呢?」
羅密歐:「只要你不姓凱普萊,不就行了嗎?」
茱麗葉;「那麼,我姓什麼?」
羅密歐笑著:「蒙太古。」
茱麗葉紅著臉:「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你便這樣說,不是太快了嗎?」
羅密歐笑道:「在十四歲的少女便可當新娘的這個年代, 第一次見面便求婚,一點也不算快。」
茱麗葉:「可是……」
羅密歐:「如果你真的認為第一次見面便說這些會太快,以後我們每一次見面我也把話說一次,直至你不嫌快為止,如何?」
「哈哈哈!」觀眾們哈哈大笑。

(11)

兩人共舞。
一首舞曲完了之後,有別的男士走近茱麗葉,要請她跳舞。
可是,羅密歐不想放開她。
羅密歐以銳利的眼神看著他們,很有威嚴地:「這是我的舞伴。」
男士們一個一個的被嚇得連退數步,然後跑了;換來了觀眾們的笑聲。
茱麗葉:「你很兇呢。」
羅密歐溫柔地:「我對你不兇就行啦!」
然後,輕輕把面具除下,再戴上。
台上播出茱麗葉的心聲:「早知剛才答應他就是了。」
觀眾們大笑。
這一幕以羅密歐在共舞後輕吻茱麗葉的手完結。

第三幕:
班弗理:「羅密歐,你的性子還真急啊!」
羅密歐:「也許吧?不過也不枉我去了那個舞會,我終於找到我的女神了。」
班弗理:「她可是你的仇家的女兒啊!你這次可要傷腦筋了。」
羅密歐:「不要緊,反正不是我跟她有仇。」
班弗理:「可是,你要再見她,可難了。」
羅密歐:「我自有辦法,嘻嘻。」

舞台的燈光一暗,再亮時,場景變成「蒙太古」家的大廳。
管家出場:「氣死我了!老爺;我剛才外出,看到『凱普萊』的人,不屑跟他們碰面,他們竟說我害怕他們了!」
蒙太古老爸:「可惡!我家的人會是膽小鬼嗎?」
羅密歐:「父親大人,我們不能示弱啊!」
蒙太古老爸:「說得對,可是,怎辦才好呢?」
羅密歐:「既然他們這樣認為,我們一於搬到他們家隔鄰的大屋去吧;看看他們能怎樣!」
蒙太古老爸:「好吧。」

(12)

台上燈光一暗,當燈再亮時,場景換成「凱普萊」家的大廳。

 

凱普萊老爸:「可惡!蒙太古那傢伙竟敢搬到隔壁來?來人,由今天起,每日派十二名侍衛守在門外,『蒙太古家』的人若敢走近,不用對他們客氣,痛歐一頓也無妨!」
管家:「知道。」

台上轉眼間換了夜景。
凱普萊老爸被打鬥之聲吵醒了。
觀眾們被台上聲音嚇到了,因為,那是羅密歐的「慘叫」聲,以及「凱普萊家」侍衛們的罵聲。
羅密歐:「哎呀!哎唷!」
侍衛:「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來?蒙太古的傢伙!」
凱普萊老爸:「哼!話該!」
他安心睡大覺去了。

過了一會,羅密歐給仇家的侍衛們每人一塊金子。
侍衛:「謝謝。」
各人收了金子,然後退下。
羅密歐面對觀眾:「十二把利劍加起來,也敵不過黃金。」
觀眾大笑。

羅密歐輕輕鬆鬆地進了仇家的大屋,悄悄地爬上露台邊的「樹」。

慌張的茱麗葉跑出露台,擔憂地說:
「剛才的慘叫聲是……不知我的羅密歐怎麼了呢?」
羅密歐笑:「我沒事。」
茱麗葉:「你……可是你剛才……」
羅密歐:「若不然,我怎麼可以把我的女神引出來?」

(13)

茱麗葉:「你還是快走吧,對你來說,這裡太危險了。」
羅密歐:「有你在,多危險我也看不到了;況且,我還未知道答案呢。」
茱麗葉:「什麼答案?」
羅密歐:「你是否願意改用我的姓?」
茱麗葉臉泛桃紅:「你叫……叫我怎樣回答?」
羅密歐:「請你用yes 或者no來作答吧。」

 

台下遙迷心意:「千萬不要答『No』呀!」

在茱麗葉還未回答之時,她的背後響起了她的奶娘的聲音:
「茱麗葉小姐。」
茱麗葉:「來了。」,然後跑回屋中。
羅密歐:「你幹嗎回應得那麼快呀?」
茱麗葉先掩著自己的嘴巴,再放手,抱歉地說:「對不起,這是『反射動作』。」,然後,跑回來。

觀眾大笑:「哈哈哈!」
「茱麗葉小姐。」奶娘又叫了。
茱麗葉又跑回屋中。
羅密歐以阿遙的「招牌迷人之聲」:「茱麗葉呀。」
茱麗葉回頭,又跑回他的身邊。

「茱麗葉爭奪戰—羅密歐VS奶娘」,開始

茱麗葉如是者來回跑了十數次。

的最後,茱麗葉喘著氣對羅密歐說:「如果……你真的想娶我……我們明天再談……結婚的事吧……」

(14)

觀眾大笑。

 

羅密歐:「好呀,明天什麼時候?」
茱麗葉:「九……時……吧……」
羅密歐:「好的。」
奶娘的聲音:「茱麗葉小姐。」
茱麗葉:「來……了……」
羅密歐:「茱麗葉!」
茱麗葉:「你先……走吧……我……沒氣了……」
羅密歐:「那麼,我要拯救你!」

羅密歐把脖子伸長,吻上茱麗葉的唇!

觀眾尖叫:「哇呀!」

這一幕就此完結了。

下一幕,背景換作教堂:
羅密歐:「勞倫斯神父。」
神父:「又來訴苦了嗎?年輕人。」
羅密歐搖搖頭:「不,我想您替我證婚。」
神父:「新娘是洛莎琳嗎?」
羅密歐:「不是,是『凱普萊家』的茱麗葉。」
神父罵道:「早兩天你還是一心愛著洛莎琳,現在卻……你用情太不專一了!」

羅密歐拿出劍,指向神父!
神父舉起雙手。
羅密歐臉帶冷酷笑容:「你認為我要繼續愛洛莎琳,不肯替我和茱麗葉證婚,想我學你一樣嗎?還是想……」

(15)

神父:「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答應你就是了。」
羅密歐:「謝謝你。」,然後把劍收起。
神父:「羅密歐,你是否以這個方式向茱麗葉求婚的?」
觀眾大笑:「哈哈哈!」
羅密歐自信地:「有這個必要嗎?」然後,擺出一個十分有型的姿態。
觀眾們有些尖叫,有些大笑。

 

羅密歐以鴿子傳信,通知茱麗葉到勞倫斯神父的教堂去。

後來,來到教堂的竟是一位『凱普萊家』的奶娘打扮的女人。
羅密歐:「難道鴿子飛到奶娘那裡去了?」
當他走近羅密歐,羅密歐看清楚她時,才鬆了一口氣。
原來她是奶娘打扮的茱麗葉。
羅密歐:「你怎麼了啦?」
茱麗葉:「『奶娘』出入,比『茱麗葉』自由啊!」
羅密歐笑說:「好,來變成我的新娘吧,『奶娘』。」

台上響起羅密歐的心聲:「早知如此,我不會在信的『上款』寫上『女神』,而不指明是誰了,真是嚇死我!」
觀眾大笑:「哈哈哈!」

(16)

他們在密室舉行了最簡單的婚禮。

 

茱麗葉:「我現在該怎辦?親愛的。」
羅密歐:「當然是回家了。」
茱麗葉:「可是,我們日後如何見面呢?」
羅密歐笑:「我叫你回我的家,不是叫你返娘家呀。」
茱麗葉:「什麼?」
羅密歐:「當然了,哪會有丈夫那麼無情,在新婚之日把美麗的太太踢返娘家的?」
觀眾大笑:「哈哈哈!」

茱麗葉:「可是……」
羅密歐:「不用怕,我會有辦法的,我們一定可以在一起。」
茱麗葉:「我不是擔心這個問題呀。」
羅密歐:「那你擔心什麼呀?」
茱麗葉:「我出來時,叫奶娘穿了我的衣服,暫時隱瞞一下;如果不趕快回去,會露出馬腳的。」
羅密歐瞪大眼睛:「什麼?你的奶娘是位老太太呀。」

台的一角亮起「焦點燈」,照著一個穿著茱麗葉的長裙的老太太出現,向觀眾「回眸一笑」!
場內笑聲震天:
「哈哈哈哈!」

(17)

台上[的背景換成「凱蒙萊家」的客廳,由凱普萊老爸所選的,茱麗葉的未婚夫帕里斯伯爵出場。
帕里斯伯爵:「凱普萊先生,承蒙您的不棄,把您那美麗的千金嫁給我。」
凱普萊:「伯爵別這樣說,小女能嫁給您,是她的福氣。」
帕里斯伯爵:「我可以見一見她嗎?」
凱普萊:「當然可以。」

 

兩人來到一牆之隔的「茱麗葉的房間」佈景前,侍女慌張地說:「老爺,小姐不舒服,不能見客啊!」
凱普萊:「別的客人可以不見,未婚夫一定要見。」

他們走進茱麗葉的房間。

凱普萊:「茱麗葉,起來見一見你的未婚夫吧。」
躺在床上,用被子蓋著頭的「茱麗葉」沒有反應。

凱普萊和帕里斯走到床前,凱普萊一手把被子揭開。
帕里斯大驚:「嘩,茱麗葉小姐,你生了什麼病?突然老了很多嗎?」
觀眾大笑!
凱普萊揪起奶娘,喝問道:「小姐到哪裡去了?你為什麼要扮她?」
奶娘還未回答,便有侍衛來報:「小姐和蒙太古家的小子手拉手的進隔壁的大屋裡去了。」
凱普萊和帕里斯大叫:「什麼?」
然後,拿著劍到「蒙太古家」要人。

羅密歐在大廳中恭候。

(18)

羅密歐:「早安,岳丈大人。」
凱普萊:「胡說!快把我的女兒還給我!」
羅密歐:「我沒有胡說,我和茱麗葉已經在勞倫斯神父的見證下結婚了。」
凱普萊:「混帳!我的女婿是這位帕里斯伯爵!」
帕里斯:「你這個混帳的小子,快把我的未婚妻茱麗葉還給我;否則,休怪我無情!」
接著,他用劍指向羅密歐。
羅密歐敏捷地跳開了,拔出劍,和帕里斯的劍相架著。
羅密歐:「茱麗葉是你的未婚妻?哈哈哈。」
帕里斯喝道:「有什麼好笑?」
羅密歐:「我先問問你,你怎麼現在才來向我要人呢?」
帕里斯:「你還說?一定是你叫茱麗葉的奶娘扮她來騙蒙太古先生和我的!」
羅密歐:「那麼說,你之前沒見過茱麗葉了?」
帕里斯:「是又如何?我仰幕她很久了。」
羅密歐:「嘻嘻,你可以將一個老太太當成你一直仰慕的女人,那麼,你不如把那個老太太娶回家好了;對你來說,是沒有分別的。」

 

觀眾大笑:「哈哈哈。」

帕里斯:「總之,凱普萊先生已經把茱麗葉許配給我了,我一定要娶她。」
羅密歐:「不過,茱麗葉和我一起在神父面前說了『我願意』,她已經是我的太太了。」
帕里斯:「那麼,我們決鬥吧。」
羅密歐:「好。」

這時,羅密歐的朋友馬西奧進來了。
馬西奧:「羅密歐。」
可是,馬西奧一進來,便被一把神秘的飛劍刺死了!
馬西奧:「呀!」
羅密歐:「馬西奧!」
馬西奧:「我比……在原著中……中的我……死得更枉……」

接著,另一把劍飛來。

羅密歐和帕里斯同時飛出配劍,兩把劍直飛那飛劍來的方向。

「呀!」茱麗葉的哥哥提伯特中劍,慘叫,死了!

(19)

茱麗葉跑出來,擁著哥哥痛哭:
「嗚嗚……」
凱普萊老爸:「你們兩個,竟然殺死我的兒子?好,你們來決鬥吧,勝出的當我的女婿,輸了的要為我的兒子填命!」
茱麗葉:「父親大人,那怎麼可以呀?」
凱普萊老爸:「怎麼不可以?你只需要一個丈夫就夠了。」
觀眾笑:「哈哈哈!」
羅密歐:「好,開始吧。」
凱普萊老爸:「慢著,蒙太古的小子,你用這把劍吧。」
他把一把劍丟給羅密歐。
羅密歐一手接住,他和凱普萊老爸都不禁吃了一驚!
因為,羅密歐接到的,只是一個劍柄!

 

帕里斯露出一個劇本中沒有的,得意洋洋的笑容。

遙心想:「在一大群Fans面前,我怎麼可以丟臉?好吧。」
她決定,拿出真功夫來。

(20)

羅密歐:「岳丈大人,您做事太不公平了。」
凱普萊老爸:「你先別亂叫!你若有本事,便用這柄生了蛌獐C打敗袙里斯伯爵吧!哈哈。」
這是原有的台詞。
帕里斯:「我們開始吧!呀!」
他衝向羅密歐。

 

原本,羅密歐是要用生蛌獐C擋住帕里斯的攻擊,然後以劍擊技巧令對方的劍脫手,可是現在……

羅密歐用力地用那個劍柄向帕里斯的手腕一撞,帕里斯痛得「哇」的一聲叫起來了!
那不是演技!
帕里斯的劍脫手,然後,被「羅密歐」以柔道制服!

觀眾們看得目瞪口呆。

台下的小螢輕聲說:「被羅密歐『撻生魚』的帕里斯,連沙士比亞也會吃驚。」
「那總比要『羅密歐』把她的『私房寶劍』拿出來好。」雪奈說。
「說得對。」小螢附和。

帕里斯爬起來,道:「你等著瞧!」
凱普萊老爸「哼」了一聲,也拉著茱麗葉走了。
茱麗葉:「羅密歐!」

這一幕結束。

(21)

下一段戲沒有「羅密歐」和「帕里斯」,所以兩人暫時回到後台。
「痛死我了!天王遙,你太過分了!」水涼風小姐罵道。
「沒辦法,如果我不這樣做,戲便演不下去了;說也奇怪,是誰把我原本要接的劍換掉了呢?」遙明知胡問。
「……可是,你亂改劇本,是你不對!」水京風小姐說。
「我沒改過劇本,劇本上寫著:『羅密歐以破劍令帕里斯的劍脫手』,不是嗎?」
「但你幹嗎要用柔道打我?」
「呀,是的,如果我用那個劍柄弄脫你的劍,然後再拿著它追打你,用它不停在你的肩上敲,喜劇效果會更好的,我怎麼沒想到呢?」阿遙搔搔頭,道。
「你!」水京風小姐氣結。

 

接著,阿遙出台。

審理「提伯特凶案」的親王呼了一口大氣,因為,之前他差點被「蒙太古夫人」和「凱普萊夫人」兩個女人的哭喊求情呼冤之聲吵死了!
「羅密歐,『凱普萊家』控告你謀殺提伯特,你認罪嗎?」親王問道。
「不。」
「你殺了我的兒子,還不認?」凱普萊夫人說。
羅密歐:「一把利劍飛來,殺死了我的朋友,我把配劍飛出去殺死兇手,這絕對不可說是謀殺呀,親王陛下。」
凱普萊老爸:「親王陛下,請您別聽他狡辯,我們兩家是世仇,他一定是有意殺害提伯持的。」
羅密歐:「親王陛下,若然這種說法正確,那麼,提伯特也有可能謀殺我啊!我只是自衛而已;而且,用劍殺死提伯特的不止我一個。」
親王:「是的,凱普萊,聽說帕里斯也有份殺死提伯特,為何你不控告他?」
凱普萊老爸:「這個……」
親王:「傳袙里斯來見我。」
侍從:「是。」

帕里斯一拐一拐地走到台前。
「水京風小姐的演技真好。」除了雪奈和小螢外的觀眾心想。

(22)

親王:「帕里斯,你有沒有份殺死提伯特?」
帕里斯:「沒有。」
親王:「在本親王面前,不要說謊!」
帕里斯:「我……只是一時錯手。」
凱普萊老爸:「親王殿下,我知道伯爵不是有心殺死提伯特的,所以不追究他。」
羅密歐:「親王殿下,他和我的劍同時飛出,同時插中提伯特,說他是錯手殺人,我是蓄意謀殺?怎也說不通啊!」
親王:「說得有道理,依我看,你們兩個都應該受罰。」
凱普萊老爸:「親王殿下,不如依我之前的決定,要伯爵娶我家的女兒作為補償,好嗎?」
羅密歐:「親王殿下,我和茱麗葉已經在勞倫斯神父的見證下結婚了。」
凱普萊老爸大叫:「我不承認!」

 

親王連忙掩著耳朵,罵道:「凱普萊,你突然大叫,想害本親王變成聾子嗎?」
凱普萊老爸:「小民不敢!」
觀眾笑:「哈哈哈!」
親王:「這樣吧,帕里斯羅密歐,一個娶麗葉,一個放逐;至於誰娶誰放,本親王需考慮一下;此案押後再判。」

台上燈光一滅,再亮時換成了教堂內的佈景,茱麗匆匆跑來倫斯神父,把親王判案的事情告訴他,求他想辦法。
茱麗葉:「萬一親王要我嫁給帕里斯,那麼……」
神父:「放心,我有辦法,只要試出羅密歐對你是真心的,親王絕對不會逼你嫁帕里斯。」

接著,他把一瓶藥交給茱麗葉,並在她耳邊說出計劃。

茱麗葉聽後:「這個辦法會不會太老套?」
神父:「在我們這個年代,這個辦法並不老套;後來有沒有人會照做,我就不知道了。」
觀眾笑:「哈哈哈!」

(23)

下一場:

 

親王:傳勞倫斯神父來見我。
侍從:是。
勞倫斯神父沒精打采的走進來。
勞倫斯神父:參見親王殿下
親王:你就是替羅密歐和茱麗葉證婚的神父嗎?你見證了不被父母承認的婚姻,你知道闖禍了嗎?
勞倫斯神父:親王殿下,我知道您現在很傷腦筋,讓我替你解決問題吧。
親王:你有什麼法子?
勞倫斯神父:親王陛下,請容許我在你耳邊說吧。
親王:為什麼要這樣?
勞倫斯神父:因為這樣才像在說秘密啊!
親王被這一語「嚇」得跌坐在地上。

觀眾大笑:哈哈哈!

台上旁白:後來,羅密歐和袙里斯都分別收到茱麗葉自殺身亡的消息。
羅密歐拿著劍,要自殺!
蒙太古老爸:嘩,不要!
然後,跟他搶劍。
羅密歐:父親大人,您讓我死吧;茱麗葉死了,我再也沒人生樂趣了!
阿遙心想:我終於說了全劇中最肉麻的對白了!
蒙太古老爸:你怎麼說些這麼肉麻的說話?
羅密歐:這個年代流行啊!我這一句已是小兒科了!

觀眾大笑:哈哈哈!

蒙太古老爸:我的苯兒子呀,茱麗葉突然死了,你不覺得有問題嗎?
羅密歐恍然大悟:啊?
蒙大古老爸:就是嘛,你好歹也該弄明白啊!
羅密歐:說得對。

他拿著劍,露出復仇者一般的眼神。

(24)

和羅密歐一起奉召來到親王面前的帕里斯,身穿黑色禮服,戴著面具。
「禮服蒙面俠?」雪奈和小螢不禁聯想到。
親王:帕里斯,你這個面具是幹嗎?
帕里斯:回殿下,茱麗葉死了,我傷心得哭到眼也腫了!

 

接著,他脫下面具,露出一雙如熊貓眼一般的黑眼睛。

親王:你這對眼睛是哭腫的嗎?像是被人打腫的。
台上播出袙里斯的心聲:他怎麼會知道的?茱麗葉這一死,如果我沒猜錯,一定是個用來試我跟那傢伙誰是真心的騙局,我才不會輸呢;不過,我的部下打得那麼重手,真是痛死我了。
觀眾大笑:哈哈哈!
親王:羅密歐,為什麼你一直不作聲?你沒話要說嗎?
羅密歐以出奇平靜的語氣說:我想問,茱麗葉是怎麼死的?她現在在哪裡?
親王:傳勞倫斯神父及茱麗葉。
侍從:是。

勞倫斯神父出台,茱麗葉被人抬出來,輕放在地上。
帕里斯馬上衝過去。
可是,當他蹲下,碰到茱麗葉時,大吃一驚!
帕里斯:很……很冷……屍……屍體!
接著,他昏過去了。
親王:死人當然是冷的啦。

觀眾大笑:哈哈哈!

(25)

親王:羅密歐,為什麼你一直不作聲?你沒話要說嗎?
羅密歐以出奇平靜的語氣說:我想問,茱麗葉是怎麼死的?她現在在哪裡?
親王:傳勞倫斯神父及茱麗葉。
侍從:是。

 

勞倫斯神父出台,茱麗葉被人抬出來,輕放在地上。
帕里斯馬上衝過去。
可是,當他蹲下,碰到茱麗葉時,大吃一驚!
帕里斯:很……很冷……屍……屍體!
接著,他昏過去了。
親王:死人當然是冷的啦。

觀眾大笑:哈哈哈!
羅密歐走到茱麗葉的「遺體」前跪下,輕撫她的秀髮。
接著,抬頭問神父:她……為何……會死的?
勞倫斯神父:她怕會被逼嫁給帕里斯爵,所以服毒自殺了!
羅密歐登時拔出配劍,要插向自己的心房!
親王:慢住!
羅[密歐:親王陛下,您是阻止不了我的……
親王:我不是要阻止你殉情,不過,本親王不想看到血腥場面。

接著,親王命人把一瓶黑色的,容量約有一點二五公升東西拿來。
觀眾:嘩!
親王:你要殉情,喝了這毒藥就是了。
羅密歐:好!

(26)

他拿起瓶子,想也不想便開始喝那些「毒藥」;喝到中途,他看到茱麗葉睜開眼睛!
羅密歐驚喜地:咳!咳!咳!茱麗葉……你沒死真是……太……太好了……咳!咳!咳!
他咳個不停!
最後,昏倒在地上!
茱麗葉:羅密歐!
她起來,跑到羅密歐身邊。
親王:羅密歐怎麼了?
茱麗葉:他……沒有了呼吸…...
親王:沒想到,他看到你活復活,會高興得被假毒藥嗆死了!
觀眾大笑:哈哈哈!

 

接著,茱麗葉拿起羅密歐的配劍……
勞倫斯神父:不要,自殺殉情是不對的!
茱麗葉:現在,我是不會殉情的,不過……
她怒目瞪著神父,道:我要殺了你!

接著,她拿著劍追斬勞倫斯神父。

神父邊邊叫:嘩!不要!你想幹嗎?
茱麗葉:若不是你想出來的破點子,羅密歐會死嗎?快償命來!
觀眾大笑:哈哈哈!

(27)

這時,帕里斯醒來,看見茱麗葉在追斬神父,十分吃驚。
台上播出他[的心聲:
原來她真沒有死,不過我改變主意了。
可憐的神父在觀眾的笑聲中被茱麗葉追得喘不過氣來。
神父:茱麗葉小姐……你……你放過我吧,我快……沒氣了。
台上播出神父的心聲:難怪有人說,製造女人是上帝跟男人開的最大玩笑,生氣時的女人,真的很可怕啊!
觀眾大笑:哈哈哈。

 

茱麗葉:除非羅密歐復活,否則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神父:這個……有辦法的……
茱麗葉以緊急煞車的形式停下腳步,問道:什麼?
神父:羅密歐沒有中毒,應該可以救活的;他只是被嗆到,不能呼吸吧了。
親王:對。
茱麗葉:是這樣嗎?

接著,茱麗葉走近羅密歐,跟他嘴對嘴的把氣送入他的口內。

觀眾尖叫:哇呀!
十五秒後,羅密歐睜開眼睛。
記得在要演這一幕前,阿滿曾致電給編劇小麗:小麗呀,怎麼會有這麼一段「人工呼吸」的戲的?
小麗:沒什麼,我只是忠於美戰的原著,安排一段「公主救王子」的戲吧了,嘻嘻。

(28)

阿滿:可是,用不著要十五秒那麼久吧?
小麗:不算久了,反正不會有觀眾反對的;而且……嘻嘻……
阿滿:而且什麼?
小麗笑道:而且阿遙最初對我說,想來個十五分鐘的。
阿滿:嚘?

 

說回台上……

羅密歐:嗯……茱麗葉……
茱麗葉:羅密歐,你沒事就好了!我們可以在一起了!
兩家的老爸出場,異口同聲地喝道:誰說可以?
茱麗葉鼓起勇氣說:父親大人,我已泱定要和羅密歐在一起了,請您不要逼我!
凱普萊老爸:我絕對不會讓你嫁入『蒙太古家』的•
蒙太古老爸:哼,你以為我又會讓你的女兒當媳婦嗎?
凱普萊老爸:你的笨兒子才沒有那個福氣,我的女兒是「帕里斯伯爵夫人」;對吧?伯爵。

帕里斯搖頭,說:凱普萊先生,令千金既然不嫁給我,我不勉強她了。
凱普萊老爸:伯爵,這……

台上播出帕里斯的心聲:會拿著劍追斬人的女人,我還是不要了。
觀眾笑聲震天。

(29)

蒙太古老爸:老凱,你的女兒沒人要了,哈哈哈。
帕里斯:凱普萊先生,對於令公子的死,我深感遺憾;如果你一定要我負責,我願意給你一大堆財寶,並離開這個城。
凱普萊老爸:伯爵,這……
親王:就這樣決定吧,帕里斯賠償,茱麗葉去當羅密歐的新娘,退庭!

 

親王和帕里斯退場。

接著,兩位父親一個拉著羅密歐,一個拉茱麗葉,同聲道:「我們走!」
「不!」兩人一同反抗。
兩位父親:你們想作反嗎?我們絕對不能跟仇家做親家的。
羅密歐:仇家……
茱麗葉:親家……

接著,兩人視點頭。

場景換成蒙太古家:

蒙太古老爸:「你這個沒用的小子,我真的被你氣死了!」
羅密歐:「父親大人,您為何說我沒用呢?」
蒙太古老爸:「你連仇家的女兒也愛上了,還不是沒用?」
羅密歐:「可是,父親大人,連仇家的女兒也愛上我了呀,那還算沒用嗎?要追求到仇家的女兒,不是容易的。」
蒙太古老爸跌坐在地上。

觀眾大笑:哈哈哈!

蒙太古老爸躍起來:總之,我不會讓你婜老凱的女兒做妻子的。
羅密歐:父親大人,恕我直言,您若不准我婜她,實在是太笨了。
蒙太古老爸:可惡!你這不肖子!
羅密歐:父親大人,請您先聽我說好嗎?
蒙太古老爸:你有什麼話要說?

羅密歐走到父親身邊,在他耳邊說了一些話。
蒙太古老爸面露奸笑:嘿嘿嘿!

(30)

另一方面,在「凱普萊家」,凱普萊老爸十分生氣,要送茱麗葉數記耳光!
就在他正要打下去時,被凱普萊夫人一手拉住了。
凱普萊夫人喝道:你這笨蛋!現在我們只餘下這個寶貝女兒,你竟還忍心打她?是否要老娘教訓你?
凱普萊老爸:不……不是呀……夫……夫人……
凱普萊夫人:哼!
然後,放開丈夫。

 

台上播出凱普萊老爸的心聲:

唉,想當初,我們新婚時,夫人對我是多麼的溫柔啊!沒想到後來,她會變得那麼兇惡、霸氣……據說,我的外母以前也是這樣的;岳丈大人曾叫我要有心理準備,果然……咦?等等……說不定……

想到這裡,凱普萊老爸的嘴角,泛起跟蒙太古老爸一樣的奸笑。

管家出場,說:老爺,蒙太古那個老傢伙竟然來了,要叫侍衛把他趕走嗎?
凱普萊老爸:不要,快請他進來。
管家不明所以。

(31)

蒙太古老爸:凱普萊兄,實不相瞞,我是為了我的子女的事而來的。
凱普萊老爸:正好,我也正想找你談一談。
蒙太古老爸:其實,年輕人的事,我們還是不要管太多了。
凱普萊老爸:說得對,那麼,我們成全他們好了。
蒙太古老爸:好的。

 

接著,他們十分用力地握手。

台上放出兩人的心聲:
蒙太古老爸:這個老普,想不到會那麼柔順;不知他在想什麼,不過這樣也好,省了我不少工夫,他的女兒真是不幸,嘻嘻。
凱普萊老爸:這個老蒙竟然自動送上門來,算他的兒子不走運了,嘻嘻。

接著,羅密歐和茱麗葉重新舉行婚禮。

婚禮過後,台上換上新房的佈景;羅密歐抱著茱麗葉,把她放在雙人床上。

羅密歐:我終於娶到你了,我們合作得不錯啊!
茱麗葉搖搖頭:其實,我並沒有依照我們的計劃行事。
羅密歐:什麼?那麼,你父親為什麼肯讓你嫁給我呢?發生了什麼事嗎?
茱麗葉故作神秘地一笑:你真的想知道嗎?
羅密歐:是的,快告訴我。
茱麗葉在羅密歐的耳邊說了一些話,羅密歐嚇得叫了起來:什麼?
茱麗葉笑問:你害怕嗎?
羅密歐:你認為會嗎?

然後,羅密歐把燈弄熄,台上的幕慢慢降下來。

觀眾們大叫:哇呀!

台上的燈再亮起,羅密歐笑說:怎麼啦?有些東西是你們不能看的啊!

這個劇在觀眾的笑聲和尖叫聲中結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