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我的願望,妳的希望


 

作者 : 風痕者

 

《 1 》

「今晚的煙花真美麗啊!!」倩尼迪輕輕地說
安迪美奧把手輕放在她肩膀,然後笑著說:「今天是我們美麗的女皇登基大日子!!當然要盛大興祝的. 」
倩尼迪笑而不語.默默地繼續欣賞燦爛的煙花.
過了不久,盛大的煙花表演完結了.
倩尼迪突然輕嘆地說:「這麼愉快和太平的日子,會否像火花般瞬間幻滅? 」
「倩尼迪!!別擔心吧!自從與嘉西亞大戰後,地球再沒有受到任何侵襲,況且,難道你不相信你和戰士們的能力嗎?和平的日子,一定可以維持到永遠.而且,只要有我在,我絕不容許任何人傷害你的」.安迪美奧安慰著說.
「安迪美奧~~」倩尼迪紅著臉望向他.
然後,倩尼迪微微點頭地說:「也許是我太多心吧!不過,經過多次的危機,地球仍然能維持太平,的確有賴各位戰士的努力.安迪美奧,不如.....」
「你有什麼鬼主意呀?親愛的皇后.....」安迪美奧笑著說.


.(水晶宮殿內)

「女王陛下!所有戰士已在大殿內等候. 」 侍衛禮貌地說
「知道了,我現在馬上來.」倩尼迪輕快地說.
過了不久......
「女王駕到~~~~」
八位戰士即時行禮.
「不必多禮!! 其實,今次叫大家來,是想賜你們每人一個願望的.」倩尼迪微笑著說
Mars 大叫: 「為什麼呀??」
「因為倩尼迪想答謝各位,多年來盡心盡力去保衛地球,維持世界和平」安迪美奧突然走出來說.
「什麼!!」眾人都感到很驚訝.
「所以……請你們盡量想出自己的願望,然後,我會以聖杯的力量將你們的願望達成.」倩尼迪笑著說.
「但是,保護公主,維持世界和平,跟本就是我們作為戰士的責任,怎能要求賞賜呢?」Uranus 嚴肅地說.
「是啊!!」其他戰士也呼喊出來.
「雖然如此,但是,我覺得你們為了這神聖的職責,犧牲了太多..太多東西.好像Uranus, 你為了使命,放棄了賽車,Neptune, 你也忍痛放棄了成為小提琴家,還有,Mercury, Mars ,Venus ,Jupiter, Saturn ,Pluto....你們多次捨身相救.... 我實在....非常感激你們....請讓我答謝你們....嗚嗚......」倩尼迪忍著淚激動地說.
安迪美奧無奈地說: 「你們就成全她吧!!否則,她必定會繼續喊落去.」
因此,大家只好接受她的美意了.


在「淨心室」內,各人都跪在聖杯面前,雙眼合上,誠心地向聖杯訴說出心中的願望
(在心中念出)
當遙念完心中的願望後,悄悄地望著身邊正在許願的美智留.
美智留竟然露出甜甜的微笑在許願!!
「妳的願望是什麼?令妳這樣愉快的,和我的一樣嗎?但是......為何妳要"說"那麼久呢!!」遙心中暗暗地想.


(回家途中)
遙終於忍不住心堛犖繫b, 故意以開玩笑的口吻問美智留:「妳剛才許願時很開心喔, 難道和妳終身大事有關??」
美智留笑著回應:「遙,妳真懂得我的心意!!我希望他日,能夠和一位貌似"碧咸" 和
"畢比特"的re-mix版既--男人(大聲地特顯"男人"二字) 結婚 ,最好他身家有番幾百億.....不過,如果他有星野般磁性的聲線,一定會更完美!!」
「咇~~~~~~~」
遙氣得馬上把車子急停.
「美智留,妳......」遙怒目相向
坐在後座的小塋及雪奈嚇得目瞪口呆.
小塋心裡想:「美智留媽媽,妳別開那麼"激"的玩笑吧!!妳明知遙爸爸,他是......
"大醋酲"的.」
「唷.....妳為何不高興喔?我已經非常誠實地向妳透露了自己的願望了,妳不是一直也很想知道嗎?」美智留把身子微微地挨近遙,然後輕佻地說
遙憤怒大喝: 「啍!夠了!!我明白了,果然是個不錯的願望!!!」
美智留忍不住大笑起來「哈~ ~ ~」
「有什麼好笑?」遙面露不悅
美智留微笑地說: 「遙,如果妳想知道我許了什麼願望的話,可以直接問我的.妳不用繞圈子喔.還有,妳剛才為何一直望住我許願?你好緊張我的願望喎......」
此時,遙始知原來美智留只是捉弄自己,心裡不期然鬆了一口氣.
「遙??」美智留溫柔地說.
「我.....我.....有嗎???」.遙滿面通紅,不敢正視美智留.
遙趣怪的表情,令小塋及雪奈也忍不住發笑.
「那麼妳許了什麼願望喔,我們的大帥哥!!」美智留微笑著說,面上表現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呃…我當然是希望每天也能與可愛的小貓咪約會!!!」遙扯高氣揚的說著,然後馬上用力踏油門.
「車子又如風一般在路上飛馳.」
.

深夜時份,半夢半醒的遙,發現親愛的美智留不在身邊,所以馬上驚醒起來.
「美智留去了哪兒呢?」遙心裡暗暗地想.
突然,陣陣的涼風從露台處吹入屋來,就像明燈般,引導遙在黑暗中走到正確的方向.
當遙漸漸接近露台的時候,已看見一個既美麗又熟識的背影.
「風,果然是我最可信的朋友!!」遙心裡歡愉地想.
遙從後摟著美智留,然後微笑著說:「睡不著?」
美智留也把手輕放在遙的雙手上,淡然回應: 「不是睡不著,而是不願睡.」
「為什麼? 妳不舒服嗎?」
美智留呼了一口氣後,微笑著說: 「遙,妳知道嗎,當我向聖杯許願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些很美麗的影像……真是非常美麗的.....我害怕睡醒之後, 影像便會消失,而我便會忘記.」
「那影像一定是,妳正與一位貌似"碧咸" 和 "畢比特" Re-mix 版既美男子手拖手,然後慢慢地步進牧師面前,在眾人的見證下,完成盛大的結婚,皆大歡喜!!惟獨呆站在教堂門外的天王遙,傷心得死去活來.」
聽完遙一番的偉論後,美智留也不禁大笑起來.
「哦….真是很有趣喔!!遙,到時候我必定邀請妳入去的,不會讓妳一個人孤苦伶仃,滯留在外面!!」美智留揚揚得意地說.
「美智留呀~~」遙皺著眉頭,裝出一副可憐相.雙手更緊緊地環抱著她
「好了!!好了!!我不戲弄妳了!! 遙,妳很想知道我許了什麼願望?」美智留溫柔地問
「是啊!不過有人誓死不肯說呢.....」遙又露出迷人的笑容
「我現在正比機會妳問呀!!」美智留嬌嗲地說
遙咳了一聲,然後裝作一本正經地說:「海王美智留小姐, 我謹代表上帝之名問妳一條問題, 請妳務必細心聆聽, 並抱住認真及誠實的態度,回答我的問題.好了!!我現在問妳,妳的願望是什麼?」
美智留合上雙眼,微笑著說:「我希望能永遠和遙一起!!不但是形態上的相隨,就連
"心"都可永遠聯繫在一起.正如風和海一樣,有海的地方,就有風相伴,至於有風的地方呢......雖然有風的地方,未必有海,但是.....海,很願意化作水蒸氣, 捨棄故有的一切,隨風而去.」
聽完美智留一番深情的說話後,在她身後的遙,已感動得兩眼通紅,心裡激動得如萬千波浪在翻騰,而雙手也不期然更用力地摟住心愛的美智留.
待心情平復後,遙溫柔地問: 「為什麼?」
美智留緩緩地轉身,凝望著遙,然後深情的說著:「因為我愛妳!」
「我也愛妳!!」
這是遙和美智留深深的一吻之前,遙輕輕所說的一句話.
「我愛你」這三個字,像咀咒語般,使兩人陷入無限的幸福和甜蜜之中. 時間,也恨不得停下來,看看這對快樂的戀人,而四周的景物,也受到她們的感染,歡天喜地圍繞著她們盤旋、跳舞.

或許,一切都太美好了,在這如夢般的世界裡,她們甚至察覺不到,危機已近在咫尺.

 

《 2 》

經過一輪熱烈的擁吻之後,美智留好不容易才離開一張攝人的嘴.
「妳呀,真是一隻防不勝防的大色狼!!」美智留紅著面說.
「唷~~可惜妳偏偏只愛這隻可惡的大色狼喔.」遙又表現出她的強項"口甜舌話攻擊",而雙眼更自動調較到殺死人的模樣.(即是少女漫畫中,那些有玫瑰花扥底的美少年所展露出的俊臉!!)
美智留愕了一愕,然後輕輕地搖頭,無奈地說:「唉.....看來,我注定被你吃定的......」
「美智留,妳想不想知道我許了什麼願??」遙突然收起笑臉,溫柔地說
「想呀!!看看妳有否心肝!!」美智留瞪著遙,雙手輕輕地繞住遙的脖子.
「我的願望是......」
當遙的話還未說完,幾道閃耀的火光已經貫穿她們的身體.
「啊......」遙及美智留痛苦地疾呼.
遇襲後的遙和美會留,只能軟弱無力地倒臥在地上.
「是你?你....不是被我們....消滅了嗎??」重傷的遙震驚地說.
「我?哈!!哈!!!我只是乍死罷了」惡魔卜馬科奸笑著說
「現在便是報復的最佳時機了!!!受死吧!!」卜馬科瘋狂大吼.
「停手!!!」Pluto 怒氣沖沖地說.
原來當卜馬科出招時, 小螢及雪奈就感覺到遙和美智留有危險,
所以馬上變身救她們.
卜馬科轉身看著Saturn 及Pluto,然後奸狡地笑說:「本來打算收拾他們先,然後才到你們.不過…哈哈!!,既然你們的感情那麼好,我就做好心送你們一同往地獄去吧!! 」

「可惡!!」Saturn 及Pluto衝向卜馬科那裡,作近距離的攻擊.
過了不久,其他戰士也來幫忙.
因戰鬥的關係,屋內嘈雜一片,相比起露台,後者,更顯得冷清和荒涼.
「遙美留?美智留....妳怎麼樣....」壓在美智留身上的遙斷斷續續地說.
滿臉冷汗和淚水的美智留,痛苦萬分地說著:「遙,看來......我們總是逃不過終結的命運......」
以往一段段生離死別的情景,又湧入她們的眼簾.
「很不甘心......」遙用手輕撫美智留蒼白的臉
「遙,別哭吧!!妳還未說....妳的......妳的......願望呀.......」美會留強忍著悲傷,微笑地說.
之後,遙就在美智留的耳邊,輕輕地訴說出自己的願望.

在這個時候,在屋內的美少數戰士正與卜馬科激戰得難分難解.
最後,幾位美少女戰士決定用盡所有的能量,作全力一擊.
結果,卜馬科被她們的力量轟得完全粉碎.他徹底地消失於天地之間.

「阿遙爸爸,美智留媽媽!!」解除了變身後的小螢,馬上跑往露台處哭號著.
「遙,美智留......」其他人也慌忙地趕過來.
此時,遙剛巧說完了她的願望,而在旁的美智留亦幾乎奄奄一息,她用盡最後的氣力,含著淚慢慢地說:「很..很好呀..我也很期待..妳的......願望」
「真的嗎?」遙笑著說
之後, 她們就帶著微笑,靜靜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只遺下各人悲傷的呼叫聲,在黑夜中迴響.

 

《 3 》

自遙和美智留死後,轉眼間,水晶東京市又安然地渡過了二百年~~~
現任的女皇,依然是偉大的新后倩尼迪,
在她的管治下, 水晶東京市一直展現出繁榮的景象.
而兩顆美麗的星宿種子,也剛巧轉生到這個城市.

在水晶電影廠內,電影"淒美戀人"正在進行拍攝工作.
「Cut!! Good take!!可以收工!!」導演高聲呼喊.
隨著導演終於肯收貨,各工作人員迅速收拾細軟,準備離開.
「星野先生,可以收工了,你還待在這裡幹嗎?」監製山口信好奇的問道.
「監製,人家正在等待美智留啊!!」篇劇小強多口回應.
「哈哈!!我真冒失,那麼我倆先走了.」山口及小強懷著奸狡的笑容離開.
站在大門外的星野一直保持沉默,但心裡不停咒罵著:「明知故問!!好一位不識時務的白痴監製.」
過了一會,清脆的腳步聲漸漸移近,站在門外的星野也精神為之一震.他馬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等待目標移近.
「美智留!!」當美智留踏出大門時,星野輕輕叫著.
美智留心裡一眐:「星野?」
星野興奮地跑到她的身邊,笑著說: 「美智留,不如去附近那間酒吧飲野......」
星野還未說完,美智留已急不及待地拒絕他: 「對不起,我今天很疲倦,所以...我不去了......」
之後,美智留迅速地跑往已停泊在馬路邊的"的士".
「等等!!美智留......」從後追趕的星野不斷高呼.
雖然不太願意,但美智留最後也停下腳步,等待星野的追趕.
「星野,又有何事幹?」美智留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
星野不斷喘氣,斷斷續續地說: 「不如....不如....我送妳回家吧......」
「星野呀,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是沒有可能的!!雖然外界把我倆說為銀幕情侶,而你也對我很好,但我對你真是......」美智留面露難色,緊握著拳頭..
星野一把拖著她的手,然後溫柔地說: 「我明白妳的意思,但是,現在已經夜深了,我實在很不放心妳自己一個人歸家」
美智留深知星野是一個"革命尚未成功,我們仍雖努力"式的固執人,所以,她只好無奈地接受他的"美意"了.


幾個月後,電影"淒美戀人"正式公映,
星野和美智留也要出席一連串的宣傳工作,而其中一項,便是擔任"慈善賽車大賽"的頒獎嘉賓.


賽車場外,人頭湧湧,一片熱鬧.
入場的人士越來越多,當中大部份都是女性,她們手持色彩鮮豔的banner進埸.
每當鏡頭影向她們時,她們就興奮得不停地搖擺banner,並高呼:「Haruka!! Haruka!!」
攝影師上山先生也不禁轉身問身後的人:「邊個是Haruka?」
「他便是"萬人迷"賽車手天王遙!!」
「剛剛與女星中村美莉分手的那位花花公子?」上山驚訝地問.
「殊!!!!是呀!是呀!你不要說得那麼大聲.一不小心讓他的fans聽見,你一定拆翼都難飛!!」
「呸!又多一個蒙騙少女的混蛋!」上山不屑地喃喃自語

賽車場內,各車手及工作人員正忙碌地準備即將舉行的賽事,他們有的在場內跑來跑去,有的在大聲疾呼,有的在討論戰情,氣氛緊張得像要打仗般,令人喘不過氣來.
在這個繁忙的戰場內,有人卻輕鬆地站在賽道旁.

在這炎熱的高溫下,誰會那麼好雅興呢?
那人有著一把碧綠色,仿如波浪般的秀髮,身材高佻,雖然戴上太陽眼鏡,仍掩蓋不了她優雅的明星風采.
眼見可愛的美人兒在陽光下暴曬,星野也忍不住離開舒適的休息室,跑去充當護花使者.
「這個熱得像地獄般的鬼地方,有什麼好看?」星野邊說邊拿著雨傘掩住美智留.
美智留笑著回應: 「我覺得這裡的一切,給我一種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就像回到家一樣,很舒服,我很喜歡這裡.」
星野雖然對她所說的話感到疑惑,但見她看得那麼入神,所以再沒有提出疑問來騷擾她.不久,他便回到休息室,享受涼快的冷氣.
現在,又剩餘弧單的美智留在路邊.

突然,陣陣涼風吹過,那如波浪般的秀髮,自由地在空中翻騰.
這令美智留不其然地回憶起一段在海灘的往事.

某夜,她剛拒絕了星野的表白,心裡感到很不安.
故此,她又駕車到她的告解室--海灘,拉起小提琴來舒發內心的不安.
柔和的樂聲,不斷隨風輕輕地飄盪,把琴手悲傷的情感,
漸漸地浸透到每一個角落.這反而使海灘添上另類的寧靜.
但是,美智留的內心,卻像患有精神分裂般,煩雜得很:

「星野那麼好,為何我不會愛上他呢?」
「難道我真是那麼冷漠,那麼無情?」
「也許是吧!!」
「我注定要走上孤獨的路?」
「我所響往的溫暖和幸福在哪兒呢?」
「別再抱著這種豆牙夢,接受現實吧!!」

突然,一雙溫暖的手從後攬著美智留,那人的身驅,緊貼著美智留的身體,他的下巴,更輕輕地依靠在美智留的肩膀上.
但是,她沒有反抗,仿如沒有任何情事發生一樣,依然優雅地拉著美妙的琴音.
美智留心裡想:「是誰呢?這是我一直所期待的溫暖,難道我的王子終於出現?」
倆人在沙灘上靜靜地沉醉著,直至美妙的琴音停止.
那人溫柔地說: 「很動聽的旋律啊!!」
「他的聲音很迷人......」美智留心裡暗暗地想.
然後,她鼓起勇氣,慢慢轉身看看她的白馬王子.
「是你??」

從夢中返回現實中的美智留不禁輕嘆:「為何是你?」
「你指我嗎?」一把熟悉的聲音回應.
這聲音馬上使美智留驚醒過來,駭然發現自己正被抱擁著.,而且,經手人正是那位王子----天王遙.
「放開我!!」美智留怒吼.
遙沒有理會她,反而把她抱得更緊.
美智留雖然多次爭扎,但是也逃不過遙的五指山.
最後,她只好用力踏在遙的腳上.
遙被她突然的一擊,痛得大叫起來,
而美智留也因此能乘機逃脫.
「好痛呀!!妳那麼認真的!!」遙語調中帶點不滿.
「我不是你一向玩弄的妞兒!!你給我記著,我最憎恨的男人,是像你這般的花花公子!!若你再接近我的話,我不會只是像那日般,給你一記耳光,或像今日般,便宜你這隻色狼,我一定會告你非禮的!!」美智留怒目相向,然後轉身離去.
遙無奈地望著她的背影,輕嘆:「我是真心喜歡妳的......」

 

《 4 》

大賽即將舉行, 落寞的遙也收拾心情,重新投入比賽.
結果,遙以無敵的姿態,漂亮地嬴了冠軍.而且,更羸得全場的掌聲和
fans們的歡呼聲!!
站在頒獎台上的遙,目不轉睛地看著美智留.
當她頒發獎盃給遙時,遙刻意輕撫她的手,並笑著接過獎盃:「多謝!!美智留….」
「你!!」美智留心裡暗暗呼喊.雖然她非常生氣,但仍強擠出笑容.
「恭喜你,天王遙先生….」
之後,遙成功令美智留一直保持"嬲爆爆"的樣子,出席餘下的宣傳活動.

今夜,海難又響起動聽的琴音.
和上次不同的,是今晚的琴音較為輕快,仿如一群興奮的天使在飛舞.
雖然歌曲換了,但琴手依然是那位孤獨的儷人.
突然,海灘變得沉默起來,一切的聲響,也瞬間消逝.
隨之而來,是琴手微弱的哭聲.
「為何總會想起他呢??滿腦子都充斥著他的影像,他的聲音,他的溫暖.難道我喜歡上他?走上和媽媽一樣的不歸路??」美智留心裡不斷反問自己.
正當美智留打算轉身離開時,駭然看見有位高大的金髮少年站在不遠處.
「係你?」
被美智留發現後,遙亦戰戰兢兢地走到她面前.
「你又跟蹤我!!」美智留怒吼.
「不是呀!!其實我是住在那間屋(遙指向在海灘旁的兩層高別墅).以往,在午夜時份,經常聽到小提琴的聲音,但一直都不敢出來看看.直至最近,我發覺琴音越來越哀怨,所以才忍不住來看個究竟,結果………」遙急忙自辯.
美智留瞄了遙一眼(遙只穿拖鞋,一身便服,可信程度十分高!!),然後不屑地說: 「跟據你的說法,你來的原因,只是想滿足個人的好奇心吧!! 那麼你上次為何…為何….….抱住…….我?」
美智留以怪責的眼神瞪著他.
遙沉默了一會,然後滿面通紅地說: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妳.」
「…….」
「自從第一次聽到午夜傳來的琴音,我已經迷上了它.之後,每當我聽到琴音時,縱使已入睡,我必定彈起身,細心聆聽,欣賞.而當我發現原來琴手便是妳時,便情不自禁地抱住妳.……...」
美智留默默地看望著面已紅得發脹的遙,但內心卻努力抵抗那來勢洶洶的感情.
「美智留!!妳不能那麼輕易便心動.花花公子總是口甜舌話,鬼計多端.難道妳忘了妳的風流爸爸嗎?媽媽被他害得多慘呀!!別信他!!別心軟!!」
經過一論內心鬥爭後,美智留終於成功地裝出一副"冷若冰霜,毫不動容"的樣子來(果然是位出色的演員!!) , 「是嗎?」她淡然地留下一句後,慢慢繞過遙的身邊離去.


(以下劇情,純粹做戲咁做,如有類同,實屬各下倒楣)

當美智留打算開車離去時,方發現引擎出了問題.
「可惡呀!!我要走,我要馬上遠離這裡………點解連上天都要捉弄我?」美智留激動大叫起來.
突然,天上落下滂沱大雨.
「天呀!!你果然係天王遙既同儻!!!」
「是呀!!」站在她車外的遙輕輕說著
「又是你?你為什麼來?」
「我見妳的車遲遲未開.我擔心妳會有意外.,所以走過來看看.」全身盡濕的遙戰戰兢兢回應.
「…….」
接著,遙滿懷好意地勸她:「這裡那麼偏僻,是很難折車.不如妳今晚暫時到我家休息,等待明天才打算吧!!」
在這個如此巧合的安排下,美智留也只好順應天命,暫時留宿在天王遙的巢穴-----(美智留心裡用此term來形容).


(遙的家內)
剛踏進遙的家,它給美智留第一個印象是"果然是一個充滿浪漫情調的地方!!"

"一片仿如禾田般,淡黃色的地毯,"
"四周都是白得刺眼的牆紙,再配上數幅優雅的油畫.,"
"全屋都是義大利製造的高級家具,"
"還有一道道米黃色醉人的燈光…….."

而最令她反感的,是放在牆角旁的鋼琴.
「像他這樣的人,豈會懂得音樂!?肯定是用來裝飾吧!!果然是一位專業花花公子…...」美智留心裡不斷咒罵,好像怨婦般喋喋不休.
「你懂彈鋼琴嗎?」美智留裝出好奇的樣子.
「是啊!不過已很少練習了,恐怕現在連彈也不曉.」遙面露慚愧的樣子.
「表演一下吧!!」美智留故意為難他
「……」遙面露難色.
「怎麼樣…難道你不懂彈嗎?」美智留眉頭緊皺,表現出一副懷疑的模樣
「不是….不是….那麼….我就獻醜了.」其實,遙對於自己的琴技信心不大,但卻不好意思拒絕美智留,所以他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了她的"請求".
遙坐在琴椅上猶豫了片刻,然後輕柔地把手放在琴鍵上,彈起理查.克萊德曼的名曲
"夢中的婚禮"
「他竟然能彈出這麼柔和的琴音?」美智留不禁大吃一驚.
遙正專心地彈奏著,跟本沒注意到她那驚訝的表情.
琴音一直在四周飄盪~~~~~
突然,四周變得漆黑一片.
琴音停了.隨之而來,是一把剌耳的尖叫聲「啊………..」
聽到駭人的呼叫聲後,遙馬上跑到她面前,並緊緊地抱她入懷.「別怕!別怕!只是停電罷了.」
驚惶失措的美智留仍然不斷顫抖「我…我…..很怕黑的…..」
「不用害怕!!無論任何情況,我都會保護妳的」遙以堅定的眼神看著美智留.
「………」
面對著懷中這隻漂亮的小羔羊,遙也忍不住輕吻她的額頭,面頰,頸…….
由於美智留正陷於極度的驚慌中,所以她跟本察覺不到,自己已成為野狼的大餐.
在這個時候,不識趣的燈又突然亮起來.

在沒有保護色庇佑下的野狼,下場會怎樣呢?

 

《 5 》

「啪~~~~~」美智留恨恨地打了遙一巴
「哼!! 賤格!!」
「………」
「她好像越來越憎我了……..」遙心裡無奈地想著.
----------------------------------------------------------------------
3:00am
美智留正在遙的房間內熟睡,而主人家--天王公子便睡在幾乎被雜物佔領的客房.
遙整晚也睡不著,一來是因為"客房環境惡劣",而更大的原因,是他腦海中不斷蕩漾著那人的一句話「賤格!!」
「是嗎?也許,我是過分了一點….」那位失眠人終於肯承認自己的罪狀.
「誰叫她那麼誘人呢….」

熟睡中的美智留,意識漸漸清醒了.因為………

「啊…….救命呀!!!!!!!」尖叫聲大得幾乎把玻璃震碎.(風痕者:美智留的優雅形象已經蕩然無存了><…….)
遙馬上飛奔到她的房.
「美智留!!」當遙衝入房間時大聲疾呼
房內的美智正留緊握著被子,楚楚可憐地瑟縮在床的角落處.
遙吸取了之前的教訓,所以只遠距離地慰問:「發生了什麼事?」
「有…蟑螂啊………」
「是嗎…….原來只是那麼小的事情.」遙像漏了氣的氣球一樣.因為他本來還擔心她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美智留眼見遙仍然呆站著,忍不住把床邊的幾本雜誌拋向遙那裡.
「你還在發呆?快打死它吧!!」美智留怒吼
遙看一看被她拋過來的雜誌後,馬上眉頭一皺.
「你還要呆站在那兒多久呢!?」憤怒和恐懼已經幾乎把美智留迫瘋了.
「你向誰求救?」遙淡然回應
「天呀!!當然是你---天.王.遙」
「但我不喜歡你這樣叫我」遙堅定地凝望著美智留
在困境中,人始終會變得軟弱,更會變得"善解人意"
「遙…」美智留低聲地說
「很好!!」
之後,遙便轉身離去了.
被遙徹底出賣的美智留,也忍不住躲進被子裡痛哭.「可惡!!!天王遙正衰人,混蛋,小人,大色狼……..」美智留不斷低聲地咒罵著.
當她正在被子裡的時候,外面已傳來一些聲音.
「啪!!啪!!啪!!」
「無事了,別再罵我好嗎?」遙溫柔地輕拍被子.
美智留悄悄地探出頭來.看到遠處的"屍體"後,心裡馬上舒了一口氣
其後,化喜為怒的美智留大吼「你剛才為何丟下我?」
「我去拿武器(報紙)打它嘛!」遙打趣道
「用那些雜誌打它也行的!!」憤怒使人失去理智,也會使人變得執著.甚至連優雅
的美智留亦不能幸免.
「……..」
遙默默地望著美智留,眼裡流露著絲絲的哀傷.
「它們是我的寶物!!」遙緩緩地拾起散落在地上的雜誌.
美智留忍不住狂笑起來「呵~~~竟然有人會把八卦雜誌當作寶物…..」
面對她的羞辱,遙也不禁苦笑
「哈…或許我真是一個白痴!!」遙坐在床邊,背向著美智留.之後,他嚴肅地說「有沒有興趣聽一個傻仔的故事?」
「嗯…….」突然轉變的氣氛,令美智留對於自己無禮的行為,感到有點兒慚愧.
遙:「從前,有兩家感情很好的人.他們分別有一個仔女.兩位小朋友感情非常好,經常一起玩耍,一起捉弄其他人.可惜,到了那男孩8歲的時候,他們一家要移民往外國去,所以兩人終於要分開了.但是,那男孩一直也沒有忘記她.他堅信終有一天,他們會再相遇的.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那男孩已經是一個18歲的青年.雖然人是長大了,但對那女孩的思念,一點也沒有改變.有一天,接到她雙親不幸逝世的消息,那傻小子竟然馬上趕往日本.哈…….也許,他以為自己要像王子般,去安慰心愛的公主.結果,到達日本後,那傢伙才知道她…….她已有一位很親密的男朋友. "她",根本不需要那傻小子.但是,那頑固的人仍然沒有死心,一直暗暗地喜歡她,甚至狂妄到要收集一切與她有關的物品.也許是天意弄人吧!2年後,他們終於在偶然的情況下相遇,不過……..她……她已經完全不認得我了.而且,她看來是越來越討厭我.原來,惟獨我活在回憶之中,像個傻傢伙般,痴痴地追尋那虛幻的天虹.」
「你是小遙?」美智留驚訝地問道.
遙微微點頭「是呀!!我就是那個傻瓜.」
「你不是姓渡本嗎?」
「我的父母在幾年前離婚了,而我亦跟了後父姓」遙低聲說著
「……..」
屋內鴉雀無聲………….
「等等!!你剛才說我有一位親密男友?」美智留突然回憶起遙之前所說的話
「哼!是"影壇帥哥"星野光嘛~~全市的人也知道你們的事…….」遙不屑地回應.其實,遙真是不願再談起這個人.畢竟,對於美智留竟會愛上條件比自己差很多的星野,他一直感到不是味兒.
「不是呀!!!只是…我們的公司刻意將我們素造成情侶檔,而外界亦似乎很受落,還有,那些可惡的報紙經常胡亂吹噓….」
「真的嗎?我也不相信你的眼光會那麼差!!那….那個星野光簡直貌似人猿,當他跳舞的時候,完全是一隻狒狒!!」遙馬上轉身向著美智留,興奮得大叫起來.
(以上全是遙的個人觀點,與本人無關.各位要尋仇的星野迷,唔好搵錯對象喎~~~~)
美智留微笑著說:「小遙,你那刻薄的性格一點也沒有改變!!」
「因為我是個專一的人嘛.」遙凝視著美智留,順勢挨近她.
「小遙呀…….」美智留紅著面,輕輕地推開了他.
「我已經20歲了,還叫我小遙 ?況且,你剛才不是這樣叫我的」遙打趣道
「遙……」
「Oh!久違了的稱呼,親愛的美智留!!」
結果,兩人就在房內…………


(各位,別心邪呀!!雖然我們的男主角是隻大色狼…….)


結果,兩人就在房內談天說地,直至天光.

 

《 6 》

自那天開始, 遙與美智留便經常約會.
而敏感的傳媒介,亦開始注意他們的關係.

「鈴….鈴….鈴…」美智留家裡的電話響過不停.
「好煩呀……」美智留怒吼.
「只怪妳被人家拍下和天王遙約會的照片.」雪奈斬釘截鐵地說.
「我知道,我知道…..不過,作為我的好友兼經理人,請你幫我想一想辦法吧!!」美智留苦苦哀求.
「唉!你和天王遙打算怎麼樣?坦白承認?還是…….」雪奈正經地說
「我們….我們只是好朋友已矣」美智留尷尬地說.
「是嗎??????那麼我不理會了.」雪奈裝出驚訝的樣子.
「雪奈…….」
「你不誠實,我不認真.」
「其實,我們真的仍在好朋友階段,不過…....」美智留吞吞吐吐地說.
雪奈馬上接著說: 「不過你們都很喜歡對方.」
「…….」美智留只是輕輕地點頭
「打電話和他商量吧!!」雪奈微笑回應
「遙正忙於準備比賽.所以,我不想打擾他.」
「好一個言良淑德的女人啊!!恐怕有人很快便會結婚,然後息影了…….」雪奈裝出一副可憐的面相.
「雪奈!!」
既然找不到女主角,死纏的記者們自然會追訪另一位主角
「遙,外面很多記者要追問你有關和美智留的戀情,你打算怎樣?」經理山田先生說
「是嗎?等我去應付他們吧!」遙淡淡淡然地說.之後,他便緩緩走近他的戰車,準備出賽.
當遙完成了比賽後,一群記者瘋擁到遙的休息室.
「天王遙先生!!請你交待一下你和海王美智留小姐的關係吧!!」記者甲在休息室外大叫.
過了一會,其他記者紛紛聲援他.
「天王………….」
「出來解釋吧!!」
突然,大門一開,遙嚴肅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你們不要再問了!!我的確正和海王美智留小姐在交往中.」遙說出一段充滿官腔味道的話.之後,他便推開人群離去.
對於遙突然如詩的坦白,在場的記者甚至驚訝得忘了作出任何反應.
除了記者之外,電視機前的觀眾們亦感受到無比的震驚,但是,對於其中一位觀眾來說,這是一句甜在心頭的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叮噹 叮噹」
美智留輕快地跑大門那裡,準備迎接一個預料之內的人.
「遙 ?」美智留整日所期待的人終於出現了
「美智留,今天我……..」遙吞吞吐吐的說著
「遙,你今天的玩笑開得太大了!!」美智留裝出憤怒的樣子.
「我只是實話實說.」遙凝望著她.
「我好像從來也沒有答應和你交往的!」美智留為了演得更逼真,故意裝出要關門的模樣.
「等等!!」遙用力推開大門,然後把美智留抱入懷.「美智留,我們已浪費了很多的時間才能再相遇,別再作弄我好嗎?難道我真的那麼令妳討厭?」
「我只討厭對愛情不專一的人……」
「但是,我是認真的!!對妳的愛,我從不懷疑,從不後悔,更從不改變!也許,我以前的確有很多女朋友,但她們都只是妳的替身…….對於她們來說,我的確不是一個專一的情人…….」遙激動得青筋盡現.
「真的嗎 ?」
「真的」遙堅定地回答.
「真的永遠能一心一意地愛著我?」
「相信我吧!假如今日有半句謊言,我,天王遙必定………」當遙的話還未說完,美智留已經用手遮掩他的嘴.
「我信了,那麼我們勾手指尾作証吧!!」美智留微笑著說.
「美智留,我們已經是大人了,是不是該用些更像樣的方式呢?」
「什麼…….」當美智留還未來得及反應時,遙的唇已經深深地印她的嘴上了.

 

自那天後,他們感情的進展,一日千里.儘管他們約會的照片和消息經常成為報紙的頭條新聞,但是,遙和美智留依然視若無睹,繼續他們幸福的拍拖生活.

有一天,當遙還在床上熟睡的時候,美智留已經在廚房內準備早餐了.
「叮噹 叮噹…….」門鐘聲急速地響.
「雪奈?」開門的美智留感到很驚訝
「美智留,妳看!!」雪奈拿著手上的報紙大叫.
美夢終於到了幻滅的時候……………..

「遙!!」站在床邊的美智留憤怒地大叫.
「我……想多睡一會……」躺在床上的遙還不知大難臨頭.
「哎喲!!」美智留把手上的報紙狠狠地打落到遙的面上,痛楚把遙的睡意一掃而空.
遙在迷糊的視線中,只隱約看到一段彩色斑斕的標題:

中村美莉懷孕4個月,經手人乃是[天王遙].

大標題之下,還有幾段很露骨的小標題:
老貓也燒鬚? [分手原因大揭秘] …….

遙驚訝得只懂呆呆的看著這份報紙,他根本再不能以一種冷靜的態度去細閱它.
過了很久,他才結結巴巴地說: 「怎..怎….會這樣的…….」
「你問你自己吧!!」美智留瞪著遙,不屑地說.
看著正流淚的美智留,再看看手上那份沉重的報紙,遙百感交集,不知如何是好.

 

《 7 》

在一個偏僻的露天茶座裡,有倆位客人.
表面上,他們雖然像是結伴而來的一對,但是,他們之間卻彌漫著一種異常陌生的感覺.
「妳近來好嗎 ?」遙簡單的一句問候,打破了持續良久的沉默.
「哼!」美莉冷笑了一聲.然後接著說:「自從被你突然甩掉後,便沒有一天是好過的」
「…….」
「天王遙,你今日約我出來,無非只是想告訴我,你是不會負責吧!」美莉冷靜的說著.
「不…….我只是想更了解整件事.」美莉正道出遙心中其一的希望.
「事情就是與你分手不久了後,我發現自己有了身孕.而剛巧你終於得嘗所願,能與
"她"交往了.本來,我正打算打掉了它.但是,因為"有人的新戀情"鋒芒太露,吸引了記者爭相搜查他的情史,結果被他們看到我大肚的模樣…….」美莉一直喋喋不休,之後,她更不斷哭訴自己如何被記者追問的苦況.但往後的內容,對遙來說,已經並不重要了.因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今後注定要踏上辜負美智留的命運……….

待遙走後,美莉仍然留在那裡.
表面上,她展露出一副神色自若,好像正在無憂無慮地品嚐那手中熱奶茶的模樣.
但是,在軀殼之下,那極度亢奮的心情其實正不斷翻滾著:

「天王遙,你一定很不甘心吧!也許你從來都未預料過,自己會只因與一個從來都不愛的女人有了BB,而要放棄"她"呢…….嘿嘿………..我真是很期待當你知道自己犧牲了這麼大,而只是換來別人的孩子時,那副一無所有,無地自容的樣子………
天.王.遙,我要你知道,玩弄別人感情是要負出代價的!!」


在遙的屋內,亦是有倆個人.
他們坐的距離雖然相隔很遠,但是,大家那份悲傷的心情卻是一致的.
「事情就是這樣了……」遙將美莉對他所說的話,轉告了美智留.
兩人沉默了很久.
其後的數天,屋內的氣氛變得更加死寂,縱使在吃飯的時候,大家也不作一聲.
這種沉默的背後,也許是因為大家都各自在盤算著傷感的未來.
某天,持續了數日的僵局,終於有了轉機.
遙今日又如常般,帶著無奈的心情回家.
「唉……..」站在門外的遙,突然回想起剛才被街上的人臭罵"賤人"的情景.
「我回來了!!」遙沒精打采的說著.
「遙!!」美智留突然擁進遙的懷裡,微笑著說.
「美智留,妳?」能夠重拾那份溫暖的感覺,令遙驚訝不已.
「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今天是…….今天?難道今天是什麼特別日子?」遙苦惱地想
「今天是我們相識2個月的大日呀!」美智留露出責怪的表情.
「是嗎?我真是個笨蛋,連那麼重要的日子也忘記了,對不起……」其實在遙的心目中,那根本不是什麼大日子.不過,難得氣氛變得那麼好,遙也樂於成為笨蛋.
「今天我們要好好的興祝一下」美智留微笑著說.

吃過一頓豐富的燭光晚餐後,倆人到了露台談心.
突然,一顆流星略過,在這珍貴的一瞬間,他們也紛紛許下自己的願望.
「遙, 你剛才許了什麼願?」
「我希望永遠能和妳一起.」遙凝望著美智留,溫柔的說著.
美智留只是淡然一笑.
「妳呢 ?」
「我希望你能永遠快樂!!」美智留低著頭說.
「有你在我身邊的時候,便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經過了激情的一夜後,遙好像昏迷了一樣,在床上呼呼大睡.
但是,他的枕邊人早已清醒了.
「遙,再見了!!」美智留輕輕地吻在遙的額上,含著永別的淚,留下最後的說話.

中午時份,當遙睡醒的時候,屋內已空無一人,只餘下一封陌生的信:

親愛的遙:

當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靜靜地離開了日本.雖然我也極不願意這樣,但是,經過了多番的考慮,我認為我的離開,是我倆惟一可選擇的出路.

也許你不同意我的想法.但是,遙,有些現實是不容我們逃避的,正如你曾對我所說的話一樣:"我們已經是大人了,我們的行為應該要更像樣的".對於那件事,我們不能像小孩般撒嬌,然後留待別人解決的.

況且,你知道嗎,我實在不願看見你因中村小姐的事,而變得左右為難,終日只會露出愁眉苦臉的樣子.這不是我所喜愛的遙掛著的面孔.既然你作不了決定,那麼就讓我來帶你走出困局吧.!

答應我,不要為我流淚,不要回頭,不要讓我再看見你痛苦的樣子.我希望你能勇於承擔責任,做個負責的爸爸,專一的丈夫.所以,請你從今天起忘記我吧,然後好好地過著每一天.
.
永遠快樂!!

美智留


「美智留………」

自那天開始,美智留只能從我的回憶中出現…….

 

《 8 》

半年後,在東京第一醫院內,有一個女嬰出世了.
但是,最快樂的人不是她的父母,反而是一群在那裡守候了良久的記者們
「天王先生!!請你交待下初為人父的心情吧!!」記者甲追貼著遙發問.
「無可奉告!!」遙冷冷地回應.
突然,遙以像風般的速度跑到病房裡.
「等等!!!」被甩掉的記者們瘋狂大叫

「你終於肯來了!!」美莉諷刺地說.
「嗯…….」
之後,遙便小心翼翼地從美莉的手中,接過女嬰來抱.
「很漂亮啊!!」遙心裡暗暗想著.
"她"有一雙大眼睛,細細的小嘴,她那幼嫩的皮膚,白得仿如雪一樣.種種美麗的特徵,都暗示這女嬰的與別不同.不過,最奇怪的,是她那異常"乖巧"的個性.自出生後,她竟然從來沒有哭過,只是默默地沉睡著.這種沉默的"性格",再配合滄白的肌膚,令人不禁聯想起死神的化身.但是,她反而使遙產生一種熟悉的感覺.
看到遙抱著BB時興奮的樣子,使美莉心中突然湧現一種幻想:

「也許,遙會因為BB的關係,願意和我結婚.然後他終會真心愛上我……我們會在一個美滿的家庭裡,一同幸福地生活下去……」
「美莉?為什麼在發呆?」遙第一次以那麼親切的態度去關心她.
「我…我只是正在想出一個適合她的名字.」美莉在說話的同時,心裡其實一直盤算著新的計劃.
「是嗎?有什麼好提議?」遙急忙問道.
「就叫……..螢吧!!」美莉慢慢地說出來,仿佛真是經過精挑細選才得出的答案.
「螢?天王螢?這個名字真的不錯呢!!」
看到遙如此高興的樣子,美莉更加相信自己的幻想,終有一日會成真,而她也草擬好了整個計劃的藍圖.
「遙,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打算要她跟我姓土萌,所以,她的名字將會是-土萌螢.」美莉冷靜地說.(註:中村美莉只是藝名.因為事務所覺得土萌這個姓氏比較冷門,觀眾可能不易記得,所以光脆把她的姓氏改掉)
「…….」
看見遙有點失望的模樣,美莉決心要進行下一部的計劃.


幾日後,美莉出院了.
遙以為最難堪的日子終於過去,心裡自然舒一口氣.
不過,原來這只是惡夢的序幕…………..

在一間豪華得令人作嘔的酒店內,竟然充斥著很多一向被視為"衣冠不整"的閒人
這群閒人之中,郤有2 個不平凡的人.

「天王先生!!請你交待下初為人父的心情吧!!」記者甲發問.
「我很高興」遙不耐煩地回應記者的問題.
「多說一點吧!!天王先生!!」
「…….」
記者眼見遙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差,故此他們亦開始轉移目標.
「中村小姐,你們打算幾時結婚?」
「……..」美莉即時面色一變,之後更"情不自禁"地哭起來.
結果,這個簡單而隆重的記者招待會也即時終止.
而遙和美莉也急忙地走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內)
「遙,對不起…我剛才………」美莉嗚咽著說.
「不!是我不對…..我應該和妳…結婚才對……….」遙努力地擠出"結婚"這兩個字.
「啍!和一個從來都沒愛過的女人結婚也算是對嗎?」
「美莉,我…….」
美莉緩緩地轉身,背向著遙說:「和你拍拖的日子,是我感到最幸福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你的惟一,而且我更堅信自己將會是你最後的女人.但是,當我看過你的日記後,我方知道自己是多麼天真.原來在你的心裡面,除了海王小姐之外,始終還是她.你根本從來都沒有真正愛過別人.雖然我很難過,但是我仍甘心等待你的改變.因為,我真是非常喜歡你的.」
「對不起……..」遙慚愧地說
「不!是我自甘墮落…….」美莉說完這話後,忍不住放聲大哭.
此時,在遙的腦海裡,突然浮現美智留的一句話:
「我希望你能勇於承擔責任,做個負責的爸爸,專一的丈夫…….」

「美莉,我們結婚吧!」說話的語調雖然非常堅定,但遙的眼裡卻是印著看不見的哀傷.
持續的哭聲突然停止了
「遙, 我不要你的同情…….」美莉強忍著淚說
「美莉,我是認真的!!妳願意嫁給我嗎?」

其實,不說也知道她的答覆.美莉的[苦肉計']結果成功地製造出預期的效果.

 

《 9 》

婚期漸近,作為新娘子的美莉,正忙於籌備一個盛大的婚禮.
但在百忙之中,她仍抽空去做一件很無聊的事……..
「冥王小姐!!外面有人找妳!!」接待員心野小姐跑到雪奈那裡.
「誰找我 ?」
「是中村美莉小姐.」心野慢慢吐出這個名字.
「什麼?!」
「中村小姐,找我有何事幹?」雪奈冷淡地說.
「我只是想麻煩妳交這個給海王小姐.」美莉拿出一張精美的結婚請帖
雪奈心裡一沉,暗地裡不斷咒罵著: 「雖然妳嬴了,但也不用那麼過份的!!」
不過,基於禮貌的關係,雪奈也勉強把它收下.
「我盡量幫妳交給她吧!不過,她未必會來的.」
「麻煩妳了!!冥王小姐.」美莉露出親切的笑容.
「啍!笑得真噁心!!」雪奈心想.

一個月後,終於到了遙與美莉結婚的大日子.
「遙,你動作快一點吧!!我們還要去接新娘的.」伴郎龜田先生不斷催促著.
「知道了!!」
還待在房中的遙,究竟正在做什麼呢?

在遙昏暗的房內,一首動聽的音樂正輕輕地盪漾著:

陶吉吉的[愛,很簡單]

忘了是怎樣開始
也許就是對你一種感覺
忽略間發現自己
已深深愛上你 真的很簡單
愛得地暗天黑都已無所謂
是是非非無法抉擇
沒有後悔為愛日夜去跟隨
那個瘋狂的人是我 喔~~

I LOVE YOU 無法不愛著你 BABY 說你也愛我
I LOVE YOU 永遠不願意 BABY 失去你

不可能更簡單 只要能在一起 做什麼也可以
雖然世界變個不停 用最真誠的心 讓愛變得簡單

I LOVE YOU 我一直在這裡 一直在愛你
I LOVE YOU (yes I do)
永遠都不放棄 這愛你的權利
如果你還有一些困惑 Oh No 請貼著我的心傾聽
聽我說著愛你 (yes I do) 我愛你 ……….

「愛,真是能夠這麼簡單嗎 ?」
在美妙的音樂伴奏下,一身禮服的遙,正躺在床上作最後的回憶:

「小遙!!我們來玩跳飛機吧!!」
「是你 ?」
「我不是你一向玩弄的妞兒!!」
「我…我…..很怕黑的…..」
「小遙,你那刻薄的性格一點也沒有改變!!」
「我相信了,那麼我們勾手指尾作証吧!!」
「我希望你能永遠快樂!!」
「答應我,不要為我流淚,不要回頭,不要讓我再看見你痛苦的樣子…………」

「美智留啊!怎可能不回頭呢…….」遙緊閉雙眼,默默地低吟.

縱使遙現在有點兒後悔,但是已經太遲了……..


在一間莊嚴的教堂內,所有賓客都靜靜的坐著,等待美麗的新娘步入教堂
遙亦呆站在牧師面前,漫無目的看著四周.
突然,從人群中,遙看見一個非常熟悉,非常懷念的人
「美智留 ?」遙驚訝得目瞪口呆.
美智留身穿一條高貴的白色吊帶裙,默默地凝視著遙.
倆人四目交投,仿如隔世重逢一樣.
在這刻,莊嚴的琴聲突然奏起,而新娘亦隨著動聽的音樂伴奏下,
慢慢地從門外步入教堂.
但是,遙仍不願抽離自己的視線,一直深情地望著美智留.
美智留輕輕地搖頭,仿佛在空氣中示意"你不應再看著我,今天的主角不是我."
遙激動得連手也開始顫抖,而心裡的痛苦,更教人再難找到生存的意義.
隨著美莉的迫近,美智留的倩影也被她遮蓋了.
美莉輕輕的拖著遙的手,引領他到聖壇面前.


牧師開始宣讀起那標準得令人煩厭的證婚詞:「土萌美莉小姐,妳是否願意在神的安排,以及在座所有嘉賓的見證下,嫁給天王遙先生為妳合法丈夫?並承諾在一生中,無論在災難病痛的情況下,依然共同經營,一心一意的愛著他,直到永遠……..」
「我願意!」美莉堅定地回答.
牧師又開始宣讀起相同的證婚詞:「天王遙先生,你是否願意在神的安排,以及在座所有嘉賓的見證下,願意娶土萌美莉小姐為你合法妻子?並承諾在一生中,無論在災難病痛的情況下,依然共同經營,一心一意的愛著她,直到永遠……..」
遙只是呆呆的站著,沒有作出任何回應.
牧師急忙問道: 「天王遙先生 ?」
「遙 ?遙 ?」在遙身旁的美莉也急躁起來.
「美莉,對不起!!我不能許下這個承諾.因為,我永遠也不能一心一意的愛著妳.」
遙短短的幾句話引起全埸嘩然
「為什麼?」美莉狂呼.
「因為……..我要尊守自己曾許下的誓言.」
美智留心酸的看著遙,腦海裡憶起曾與遙的對話:
「真是永遠能一心一意的愛著我?」
「相信我吧!假如今日有半句謊言,我,天王遙必定………」

美智留眼裡充滿淚水,不其然低吟著: 「傻瓜!竟然那麼認真……..」
「又是因為海王美智留嗎 ?」美莉已經激動得連嗓子也沙啞了.
「………」
「點解? 點解? 點解…………」
「對不起!!」
「你一定會後悔的!!」美莉怒目瞪著遙,然後轉身跑了出去.
「美莉!!」尾隨著的伴娘及她的親人狂呼.

至於仍呆坐在教堂的賓客,只是一臉茫然的看著那位殘忍的新郎.
「各位,真的很對不起!!今天的婚禮看來要取消了.」遙顫抖的聲音在教堂內迴盪著
結果,賓客都無奈地漸漸散去.
現在,教堂內只剩下遙的親友,朋友,以及一個不該在這裡出現的人.
圍繞遙的親友不斷質問他:

「遙,你知不知到自己在做什麼的 ?」
「你太過份了!!」
「枉我老遠從英國來觀禮……..」


雖然四周非常嘈雜,但遙卻一直凝視著遠方的一個人.,一個淚流滿面的儷人.
遙向著她露出一絲的微笑,然後慢慢從人群中走到她那裡.
「美智留!」
「遙!」
倆人在群眾目睽睽之下相擁著.
在他們的世界裡,時間好像停止了一樣;四周的事物,也仿如只是他們的佈景般,變得毫無意義.
當二人還沉醉在久別重逄的幸福時,接過來電的龜田先生不斷大叫「遙!遙!」.
「遙,他在叫你呀!」美智留在遙的耳邊輕輕地說.
「別管他!」遙微笑著說
被遙遺棄的龜田,氣得幾乎頭也冒煙.
「遙!中村美莉被車撞倒!!!!!!」龜田用盡全身的氣力怒吼
「什麼?!」

 

風痕者:當你可完這篇小說的時候,不妨再看陶吉吉的歌詞,可能會有另一番的體會!!

 

《 10 》

當遙跑到急症室外的時候,恭候多時的美莉派人士已經衝了出來.
「你來幹嗎?」美莉的爸爸怒氣沖沖地說.
「我……哎喲!!」遙還未說完的時候,美莉的哥哥樹仁已經揮拳打到他的面上.
結果,遙飛彈到地上.
「啍!虧你還有面子來的.你知道嗎,自美莉被你當眾拋棄後,只是不斷地在街上狂奔,簡直是瘋了一樣…..結果…結果…….嗚嗚……」樹仁悲痛地說.
「……..」


幾小時後,雖然醫院的精英已經傾巢而出,盡力搶救美莉.可是,
美莉依然還待在急症室裡.
諷刺的是在一門之隔的急症室外,卻有兩派懷著相同祈望,但本質上是對立的人士.
「嗚嗚…….」
「乖~~小螢乖,別再哭好嗎?」美莉的媽媽智子安撫著一直哭過不停的孫兒.
「好煩呀!」樹仁皺著眉頭說.
「讓我來……照顧她………」遙走到智子面前.
「啍!」智子不屑的說著.
「交給他吧!!為何要自討苦吃,便宜了他?」樹仁怒吼
「好吧…..」智子不再堅持
奇怪的事發生.當遙抱著小螢的時候,吵耳的哭聲馬上消失.


遙看著小螢那張天真無邪的笑面,不禁產生無限的感慨:「妳還在笑?妳的媽媽仍在生死邊緣啊…….」.
看見遙一副無奈的表情,小螢竟然笑得更燦爛.
「妳真是……..」遙把她緊抱入懷.
「阿遙爸爸!!」
一把陌生的聲音傳到遙的心坎處.
「誰?」遙東張西望,努力找尋聲音的來源.
外面只有一雙雙充滿敵意的眼神,別無其他可疑人物.
「小螢,難道是妳嗎?」遙望著小螢,苦笑著說.


經過馬拉松式的手術後,美莉終於脫離了危險期,並轉送到心切治療部.
可是, 她一直昏迷不醒.
一日復一日,美莉依然動也不動.而遙亦一直待在那裡.
有一天, 遙又坐在美莉的身旁.
他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
「美智留?」
「她…….仍然未醒.」
「嗯…….」
「等等!!」遙驚見美莉的手輕輕地抽搐了一下, 所以馬上把手電放低.
「美莉? 美莉?」遙不斷呼喊.
「是……是……你? 」甦醒的美莉軟弱無力的說著.
「實在太好了!!妳終於醒…….」遙高興的眼泛淚光,一直埋藏在心裡的包袱終於可 以放下
美莉只是盯著遙,不作一聲
「……..」
「遙, 你當初….為什麼…向我求婚?」美莉狠狠地瞪著遙
「我……..」
「是為了小螢吧!! 」美莉冷冷的說.
「……..」遙不忍心說出殘酷的真相
「哈………她根本不是你的女兒.」
「什麼?」遙驚訝得不可罝信
「她只是我和一個連名字也不知的人的孽種.」
遙驚得目瞪口呆
「怎麼樣?被人家欺騙的感覺是怎樣?好傷心吧!!萬人迷的天王遙竟然為了一個野孽而身敗名列,受眾人唾棄…….哈哈…….你又的確幾可憐的……」
「為了什麼?妳這樣做究竟為了什麼?」遙激動得大叫起來
「我 ?為了什麼?為了報復,為了向那個不愛我的人報復; 為了代神聖的上帝作出懲罰; 為了… 為了向那不公平的命運作出控訴.對!是這樣!是這樣了……….」美莉瘋狂地大吼,之後更喃喃自語.
「值得嗎?」
「值得!當然值得!只要能看見你那副一無所有,無地自容的樣子,犧牲什麼也值得………」美莉竟然露出像獨裁者般陰險的笑容
「包括自己的女兒? 自己的幸福?」遙嗚咽著說.
「幸福?幸福?我的幸福……嘿嘿…...」美莉又開始喃喃自語.
「…….」
遙默然地離開,只剩下那位迷惘的復仇者和沉默的聆聽者.


佛洛伊德曾經說過,每個人都有其最陰暗的一面.當人的意識、道德觀念再不能壓抑它的時候,它就會悄悄地統治了所謂的萬物之靈--人類.

美莉對遙的報復,
遙對她的殘忍,
美智留對星野的絕情…….

似乎都引證了一個事實: 人 ,亦是不外如是的…….

但是,過份壓抑自己真實的一面,又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 11》

「一閃一閃小星星,一顆一顆真高興……..」女人開心地唱著
「美莉,我們走了.妳要保重.」一個戴著太陽眼鏡的人沉沉地說
「小螢,和媽媽說再見吧!」
「再見!!」那天真無邪的女孩輕快的說著
之後,他倆慢慢走出精神病房.
「夏子!!妳看!!那個人很酷啊……」護士櫻子小姐猛烈拍擊身旁的夏子.
「帥哥?那裡?那裡?」 夏子不斷用電眼掃射四周.
「那個戴著太陽眼鏡的男人!!」櫻子指著遠方的一個人.
「他?真的很酷喎!可是,好像曾在那兒見過他呢?難道他是明星?」夏子苦惱地思索
「說笑吧!若果他是明星,我早已成為他的Fans 了.」櫻子哈哈大笑起來
「是嗎?也許我認錯人了……..」夏子猶豫地說.

轉眼間,又過了兩年.在時間的洪流裡,人們對於"那件事"的記憶亦漸漸褪色.
事實上,自從美莉揭露了真相後,遙像消失了一樣,音訊全無.
而美智留亦沒有刻意去找尋他.因為,她清楚明白到,他倆所背負的包袱實在太沉重,沉重得教人不願去面對,甚至不願去觸碰.

她不斷努力地工作,醉心於工作.能夠填滿自己的工作時間表,好像已成為她兩年來的主要任務.結果,她的演藝事業也攀上高峰.

有一天,某大導演在酒店內舉行大型舞台劇"戰爭中的睹光"的記者招待會.

「故事的背景是發生在日本侵華時期的中國.它主要是講述一個中國軍官和日本女子,在殘酷的戰爭中相戀的故事……...」導演簡略地介紹了舞台劇的背景.
之後,記者們都熱烈地發問有關這個舞台劇的事.
而台上的演員都很合作,每次皆友善地回答記者的問題.
突然,一個可惡的小報記者竟然問了一條不該出現的問題:「海王小姐,請問妳與天王遙先生還有聯絡嗎?」
這條問題結果引起在場人士議論紛紛.
「天王遙?很熟的名字呢!」
「他是誰?」
「好像是海王小姐的前度男友……..」
「真的嗎?」

機警的主持人眼見這樣尷尬的情況,馬上急忙地說:「各位.對不起!私人的問題是不會被回答的……..」
主持還未說完的時候,美智留竟然微笑著說:「我倆已很久沒有見面了…….」
最後,記者招待會便在尷尬的氣氛下完結.


今夜,美智留又走到那孤獨的告解室.
「這裡一點也沒變!」美智留望著遼闊的海灘.
她靜靜的慢慢步著.不知不覺間,她又回到那令人懷念的白色小屋.
她像以前般,輕輕地從口袋裡拿出一把銀色的鎖匙.
也許是太久沒有被用的關係,門鎖已變得有點鈍滯.美智留用盡身全的氣力,方能把它打開.
四周的環境,給美智留的印象依然是"一個充滿浪漫情調的地方!!"

"一片仿如禾田般,淡黃色的地毯,"
"數幅優雅的油畫,依然掛在白得刺眼的牆上.,"
"絲毫無損的義大利高級家私,"
"一道道米黃色醉人的燈光"
"還有一陣陣熟悉的氣味…….."

「我回來了!」美智留微笑著說.
可是,再聽不到溫柔的回應了.
她,只可無奈地苦笑:「唉…….我真傻.」
輕輕的嘆息,正好表達了那人對景物依舊,人面全非的感慨.
美智留慢慢地循視四周,愐懷一段段美好的過去.
最後,終於要探索眾多回憶的溫床----睡房

整齊的床舖,正等待著那貪睡的主人.
凌亂的唱片封套,揭示他高雅的品味.
在這個死寂的世界裡,什麼東西都被活生生的擠壓到時間囊.它們不能動,不能哭.,只能默默地嘆氣.萬物都走不出這個宿命,除了那虛無縹緲的光影.
淡淡的光線穿過薄如紗的窗簾,降落到那張她曾在那裡寫下告別信的梳妝台.
她緩緩地走近梳妝台,用手輕抹那沾滿塵埃的表面.
「遙,你究竟還要躲避多久呢?」美智留痛哭著.
長久積壓的悶氣,終於到了爆破的時刻
.

經過一輪山崩地裂般的痛哭後,她努力平復心情,再次寫下一封不會有回覆的信:

笨蛋阿遙:

你去了火星拈惹火女郎嗎?若果不是的話,為何完全沒有你的音訊.
難道你不知道我在等你嗎?

非常非常掛念你的
美智留

自那天開始,一張白白的信紙一直放在梳妝台上.直至某天,它終於被人接收了.

 

《 12 》

在皇家海德爾歌劇院內,"最後一埸"戰爭中的睹光"正在公映著.
「真是非常精采啊!!」觀眾甲大呼.
「殊!!你靜一點吧!!是結局的時候了.」坐在甲旁的觀眾丙責怪著.
「......」

過了不久,舞台的燈光漸漸亮起來.
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是身穿和服的石田村奈流(由美智留飾演).
她正在房間內愉快地妝扮著.
為什麼呢?
因為奈流將要到"畔心橋",迎接她那位久戰歸來的戀人--阮國輝將軍.
漂亮的奈流終於妝扮完畢,故此她走到屋外等待路過的人力車.
「車伕!!」流奈高聲大叫
僥倖被"欽點"的車伕慢慢地把人力車拉到她面前.
那位車伕戴著殘破的黑帽子.消瘦的身形,實教人懷疑他的工作能力.
他拿下圍著脖子的毛巾,小心翼翼地用它輕抹著將會迎接客人的座位.
當他正在清潔的時候,美智留驚訝地凝視著他.
「是遙的氣味?」
由於那人的帽子拉得很低,所以美智留根本看不見他的容貌.
正當美留陷於迷惘之際,他終於抬起頭微笑著說「小姐!妳可以坐了.」
出現在她眼前的是......

一雙沉鬱而碧綠的眼眸,
一絲絲百看不厭的微笑,
一副白皙而消削的臉龐,
一個散發著成熟魅力的人.

他是……..
「遙?」美智留驚訝得目瞪口呆,她甚至忘記了自己現正飾演的角色---石田村奈流.
「小姐?小姐?」遙低聲問道
被遙喚醒的美智留,努力壓抑著蠢蠢欲動的淚兒.
結果,她最後也能夠安然地上車.
隨著人力車緩緩地駛往後台的一角,舞台上的燈光又暗淡起來
「快點!!」幕後的工作人員迅速地準備下一節的事宜,場面好不熱鬧.
但在暗角處,氣氛卻顯得格外淒涼.
「遙.....」美智留的淚兒,一顆顆的滾到正在發抖的面頰上
遙依然背向著她,低頭不語.
在這個時候,工作人員也走過來不斷催促著: 「美智留,快下車吧!!是妳出場的時候了.」
可是,美智留依然呆坐在那輛破舊的人力車上.
他 終於打破沉默:「美智留,我只是一位失敗的車伕,我根本不值得妳的留戀,不值得妳再等待.往後的路,我實在不能和妳繼續前進了......」
「遙,你在說什麼.....」美智留嗚咽著說
「快下車吧!美好的將來正等著妳去迎接它!」沙啞的嗓子帶著堅定的語氣.
遙說完這話後,徐徐地離開.
遙的背影變得越來越細小,而美智留的淚兒卻越流越多.
最終,他頭也不回地離開,靜靜地在舞台的暗角裡消失得無影無縱......
她不白明.她真的不白明:「遙,難道你是認真的?甚至連望我一眼的氣力也要省卻?」

事實真是這樣?

也許,他只是不想讓妳看見自己痛苦的樣子罷了......

 

《 13 》

舞台的燈光又亮起來了.本應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是懷著笑臉的奈流.
可是,心碎的她,已經不能以愉快的心情,去迎接"心愛"的國輝.
「為什麼海王小姐的樣子看來好像....好像很落寞?」觀眾丁好奇地說.
「殊!!」
「......」

在舞台上,身穿綠色軍服的國輝終於出埸了.
「奈留!!」站在橋頭的國輝興奮地大叫.
「國輝?」奈留表現得出乎意料之外的冷淡.
正確來說,她根本沒有流露出一絲歡愉
奈留如此冷酷的表現,令飾演阮國輝的春尸先生也不知如何是好.
他只好依照劇本,硬著頭皮地跑到奈留哪裡,把她緊緊的摟著.
「奈留,妳知道嗎,當我在打仗的時候,曾經多次徘徊於生死邊緣.在那個時候,我真想放棄,真想死掉了便算.但是,每當想起遠方的妳,我便會不斷提醒自己"國輝!你不能死的,她正在等你啊!!".」國輝激動地念出台詞.
「嗯.....」又是一個劇本以外的不協調反應.
春尸雖然暗地裡感到非常不滿,但他畢竟是位專業演員.從外表看來,他仍然是一副情深款款的樣子,完全沒有絲毫異樣.
「嫁給我好嗎?」
「.....」奈留只是呆呆的被緊抱住,好像聽不懂他所說的話一樣.
「妳快回答我吧!!別再開玩笑了!!」驚慌的春尸心裡不斷苦苦哀求著
「國輝,你愛我嗎?」她沉沉的聲音裡,浸透出難以言喻的無奈
「嗯....當然愛!」春尸的心臟又猛烈地跳一下.
「無論環境如何惡劣,你也願意扮演一位忠誠的車伕,陪我走過每一段路,直至永遠?」奈留凝視著他.
春尸心裡一眐:「幹嗎 ?連車伕也揪出來作比喻?妳究竟想怎樣?」
站在幕後的導演不斷作出誇張的口形:「快完埸!快完埸!!」
在導演的催促下,老練的春尸先生只好拋出一句很老土的說話作完埸:「奈留,我不單是忠誠的車伕,還是位疼愛妻子的好丈夫啊!」
倆人對望一笑.
之後,舞台的燈光漸漸熄滅.
「啪!!!!!!!!!!!」台下的觀眾對於這個"特別"的結局,都報以熱烈的掌聲.


謝幕過後,美智留飛快地跑到化妝間,找尋那位可惡的臨時演員.
「請問你有否見過.....」

「他?剛才好像還在哪兒的......」
「那位臨記?天曉得他鑽進哪裡......」
「有這個人嗎?對不起,我不知道......」
「沒有!!」

美智留像一頭失去理智的野獸般,不斷向四周的人"搜括"遙的下落
可是,像風的他,總是悄悄的來,靜靜的去.來去無蹤的風,注定被別人忽略,注定被世人遺忘.除了她---永遠視"風"比自己還重要的美智留.
「遙,你去了哪裡?」美智留喃喃自語,開始感到有點兒絕望.
「海王小姐,你在找什麼?」清潔女工雲姐看見美智留在化妝間內東奔西走,所以不禁好奇的問道.
「我.....我正在找一個人......」她喘氣地說.
「誰?」雲姐急忙追問
「那位飾演車伕的演員....」其實,美智留真的不太願意再重覆這條厭倦的問題.
「那金髮的家伙?」
「是啊!你知道他去了哪裡?」美智留激動得緊握著雲姐的手臂.
「唉.....那傢伙脫下戲服後,不知道應該將它交還到哪裡.所以,他扥我代他交還,然後便匆匆地從後門離開了.」
接著,雲姐又笑盈盈地說:「他像個小孩般不斷纏繞著我啊!而我又拿他沒法子,所以才勉為其難幫他.不過....嘿嘿.....他真是一個惹人喜愛的傢伙!」
「他的陋習一點也沒改變!」一股甜蜜蜜的暖流擦過美智留的心忺處.
「妳找他幹嗎?」雲姐好奇的問道,面上露出疑惑的樣子.
「噢!我走先!」被雲姐突然的問起,令美智留驚醒起來「我竟然還待在這裡!」
結果,她飛快地從後門跑了出去.

「等一等!!海王小姐,妳還未換戲服的......

 

《 14 》

假如你看過日劇"悠長假期",你必然不會忘記劇中的"小南",身帔嫁衣,怒奔街頭的狠狽情景.
估不到,類似的街頭鬧劇,也會發生在我們優雅的美智留身上.......

當美智留跑到街上的時候,她這身華麗的服飾,馬上引來路人的奇異目光
「你看!!!那個瘋婦竟然穿著和服周圍走......」路人甲
「嘩!!!她.....她...不是海王美智留嗎!!」路人乙
「是啊!!她在這裡做什麼?」路人丙附和著

但是,急壞了的美智留心裡只記掛著遙,她根本無閒理會周圍的"觀眾".
「遙,你去了哪兒?為何看不見你?」美智留慌忙地四處張望.她急速的呼吸聲和心裡的咒罵聲有節奏地唱和著.
跑跑,看看;再走走,再看看.類似的動作不斷重複.
最後,腳步漸漸停下來.
是太疲倦的原故?
是好夢成空的那份失落感,擾亂了她的羅盤?
還是,出現在前方的十字路口,使她感到惶恐不安?
除了她之外,天曉得!

驟然停下的步伐,偶然地使美智留開始注意四周的景物.
在街燈的點綴下,晚上的街景實在可以媲美那銀光閃閃的黑幕.
還在營業的商鋪,寥寥無幾,使你暫時遠離俗世的煩擾.
而人流稀疏的道路,更令你難得可以擺脫與人擠擁的窘況.
因此,一份安寧的感覺從而產生.
置身於這個萬藾無聲的空間裡,反而使她本來煩躁的心情,變得如海般平靜.
她又開始緩緩地闖進那可怕的十字路口.

左望望,唉~沒有.......
她有一點兒失望
「若果右面也沒見遙的話,怎麼辦?」這是美智留心裡的憂慮
她呼了一口氣 ,然後慢慢地向右看.
在疏落的人群中,找到不平凡的"他".
那金髮的傢伙正站在一間商鋪的櫥窗外
「遙!!」美智留激動得大叫起來
遙驚愕地望著美智留,輕輕地低吟著:「美智留?」
之後,美智留懷著興奮的心情,徐徐地走近遙.
當她快要接近的時候,遙忽然轉身跑掉,簡直快如疾風般飄散.
「遙?遙......」遙身後傳來悽厲的呼喊聲
結果,倆人合演了一齣激烈的街頭追逐戰

遙飛快地跑,仿如一匹駿馬在大街上奔馳.
至於隨後追趕的美智留,雖然已激發出最大的運動潛能.但所得到的結果,卻是弄得自己衣衫不整,頭髮凌亂.她負出的努力,只換來眼睜睜的看著他離自己越來越遠.
「遙,為什麼還要逃避? 為什麼?為什麼啊?」失望,憤慨,無奈等情感已經到了極限.
美智留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原來是那麼令人討厭的.心理的不平衡,反而迫使她拿出最大的勇氣,挽留逝去的風
「遙!你給我站住!」忍無可忍的美智留放聲怒吼
遙馬上停下來.
「呃......」四周的路人都驚奇地看著這埸"突發事件"
過了不久,那匹野馬又爭脫了時間的羈絆,繼續上路.
為了離開這個尷尬的舞台,他選擇鑽進一條狹隘的冷巷裡
「可惡!!」盛怒下的她也不假思索地跟隨著風,跑進那陰森森的小巷裡.

木屐發出清脆而急速的聲音.它有節奏地在這條昏暗的小巷裡飛舞著.
透過這悅耳鏗鏘的敲擊聲,你甚至可以從中點算出她的步數.
4步....3步.....2步....2?? 1....沒有了.
目標已經靜止下來.
現在,只剩餘污水從破爛的渠口,點滴到地面所引發出的『滴水聲』
滴瀝....滴瀝......
滴水令地上的湖面泛起一串串的漣漪,使那微弱得幾乎看不見的影兒也被扭曲著
而她顫抖的身體,更進一步分解自己粗糙的影子

她 為什麼停下來?
目標祇有咫尺之距,為何不前進?為何還待在這裡?
她 在猶豫什麼?

假如你置身在這裡,你便會明白她的窘況.

這是一條陰暗的小巷.
你只能隱約看到陋巷的兩旁,擠滿了相信是破爛的雜物.
假如沒有鼻塞的話,你必定嗅到陣陣腥臭難忍的氣味.這令你不期然聯想到一堆堆匿藏在暗處的垃圾.而那濕滑的地面,在沒有燈光的照明下,跟本難以分辦是什麼液體在作祟.不過,最糟的是那凹凸不平的地面,它使混濁的污水趁機聚集在低窪地區,因而做出一個個陰險的湖泊.

對於怕黑的美智留來說,黑暗的環境就是最大的忌諱.
「嗚嗚......」身陷"險境"的美智留惶恐地嗚咽著.
眼前的景物漸漸變得模糊不清,零碎的片段與現實的影像縱橫交錯
她嘗試用僵硬的玉手,去遮掩緊繃的臉龐.可是,那混亂的畫面依然抹不掉.
視覺的刺激,慢慢引發身體各部分的騷動.
抖震的殘軀,再不能承受她那副突然變得沉重的身體.故此,她軟弱無力地蹲在地上.
「媽媽......」她繼續驚慌地痛哭著
「媽媽!不要啊......」
一聲呼喊過後,深藏於腦海中的放映機開始啟動,一段可怕的回憶又再次投射到她的眼簾......

4年前的某夜,倒臥在地上的美智留漸漸恢復知覺.
意識模糊的她,慢慢地挺起酸痛的身子,坐在地上.
「為什麼屋內漆黑一片?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心裡遲疑地想.
故此,充滿疑惑的她,努力地追溯過去
「對了!!我想起來了!!剛才我和媽媽一同回家.之後....看見爸爸正和一個女人在鬼混.所以…所以….媽媽很生氣...更和他吵架起來.....混亂中,我好像被他們推倒在地上.之後..之後...呃....記不起了......」
了解事情後的美智留不禁鬆了一口氣
可是,眼前的環境又教她不能鬆懈
屋內漆黑一片,仿如墮進了萬丈深淵.
大慨是傢俱的物體和許多不知明的雜物,零亂地散落在地上
她驚惶地呆望著這個陌生的環境,心裡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媽媽?媽媽.....」她期望著溫柔的回應聲.
很可惜, 家仍然是空蕩蕩的,沒有一絲生氣,簡直如死城一樣.
「不!媽媽不會有事的....她一定不會有事的.....她不能有事的......」
於是,陷於極度驚慌的美智留,決定四處搜尋她的媽媽
她緩慢地在黑暗中步行著
「哎喲!」她不小心踩到地上的玻璃碎,痛苦的喊道
是燈泡的碎片,還是破花瓶的殘骸?
她不知道.不!正確來說,她跟本無暇理會這些瑣碎的事
美智留繼續蹣跚而行.幸運的是,她最終也安然地繞過了所有的障礙物.
現在,再沒有可見的障礙在她跟前.
故此,她漸漸加快了隱隱作痛的腳步.
「啊~~~」她突然狠狠的滑倒在地上.
除了因為刺激了觸覺神經所引發的痛楚外,更強烈的感覺,
必然是來自嗅覺神經所輸出的警告.
濕淋淋的地板散發著奇怪的氣味.她戰戰兢兢的把被沾濕了的手移近鼻子,一股濃烈的腥嗅味,馬上觸動著她敏感的神經.
「血?是...血?」嗅覺帶來的震撼,除了使她的嗓子變得沙啞外,甚至連顫慄的小手也失去了應有的定力,不停地輕吻著她的鼻尖.
「不...不是真的.....」
她快速地起身,依憑著腦海中的記憶,成功地摸索到通往睡房的走廊.
美智留緊貼著牆壁而行,一步一步的邁向父母的睡房.
從房門的隙縫中,除了浸透著淡淡肅殺的光影外,那裡還溢出一些微弱的聲音......

~No I can't forget this evening
~Or your face as you were leaving
~But I guess that's just the way the story goes
~You always smiles but in your eyes
~Your sorrow shows, yes it shows
……
~I can't live
~If living is without you
~I can't live
~I can't give anymore.....

「《Without You 》?是…媽媽最喜愛的歌曲......」驚慌的美智留心裡默念著
呆站在房外的美智留,努力地抹煞心中的可能,但同時亦努力地平復急速的喘氣聲.
「美智留,幹嘛那麼慌張?沒事的,媽媽一定沒事的,她也許正在房內睡覺......」
過了不久,說服了自己的美智留,以閃電般的速度衝進房內.
「媽媽!!」她懷著勉強的笑容喊道
在這刻,她是笑盈盈的;而下一秒,她已經淚如雨下......

從她濕潤的眼眸,我看到一對在床上熟睡的男女.
在他們蒼白的面孔之下,是一雙十指緊的玉手
他倆看來睡得很甜,很甜.

還有什麼?
噢! 該死的!! 我看不清了......
為什麼?

因為那把刺在女人身上的刀子,實在太耀眼了......

 

《 15 》

西班牙有一句諺語: 「笑,可以使你變得堅強.」
但對我而言, 你,才是惟一能夠使我不再害怕的靈藥.


現實中的美智留不斷痛苦地低吟著「媽媽....媽媽..妳很奸賴,竟然一個人回到自己的世界裡......」
也許是天意吧!一句相同的說話,竟然"巧合地"分別由不同的人物說出.

過了不久,哭聲靜止了.
可是,怪異的事情也接著發生......
在她的額頭上,突然出現了一些淡淡的綠光."它"漸漸變得光芒四射,最後甚至形成一個標記.
這是.....這是像徵海王星的印記.
「哎..呀....啊!!!!」劇烈的頭痛,令美智留瘋狂地大吼.
這種痛苦也許是....

也許...是因為另一段更陳舊的影片,開始播放所引起的副作用吧!!


在深海的世界裡,
有很多…很多影像.....
是我和....
遙 ?

~「美智留你很奸賴,一個人回到自己的世界裡………」
是我??
~「遙,我最喜歡妳一雙手.」
~「正傻瓜!我又不是在說魚!」
我和他早已認識?
~「那麼妳許了什麼願望喔,我們的大帥哥!!」
願望?
~「呃…當然是希望每天也能與可愛的小貓咪約會!!!」
啍!!!
~「我希望永遠能和遙一起!!不但是形態上的相隨,就連"心"都可永遠聯繫在一起.正如風和海一樣,有海的地方,就有風相伴,至於有風的地方呢....雖然有風的地方,未必有海,但是....海很願意捨棄故有的一切, 隨風而去......」

~「很..很好呀..我也很期待..妳的....願望....」
………


在這刻,她的額上突然射出一道耀眼的光線.那束碧綠色的閃光,像一頭兇猛的野獸般,飛快地穿越長長的冷巷,替主子追捕心愛的獵物.
經過許多橫街小巷後,改變了形態的"海",終於在街道上找到落寞的"風"了.
這束奇怪的光箭,馬上快如子彈般直鑽入遙的腦袋,把那封住記憶的靈符徹底地撕破......

遙,是時候了.....
這把聲音??
你快甦醒吧!!!!

~「能夠認識你,真是好......」
美智留?
~「我不是妒忌,我只是不容許美智留心內有第三者存在!」
~「反正我的雙手已被染污,無論要犧牲甚麼,無論要用甚麼手段,我都要得到心能水晶....」
她是……我?
對! 這是我倆的宿命....
~「啍!夠了!!我明白了,果然是個不錯的願望!!!」
~「遙,別哭吧!!妳還未說....妳的...妳的....願望呀.....」
願望? 我的願望??
~「我的願望....是與自己所愛的人生兒育女,在一個四周長滿鮮花的可愛家園裡,
一起幸福地生活......」(來自第14期的美戰漫畫)

「呃…我倆是不能分開的......」呆站在街上的遙喃喃自語


(鏡頭又轉移到那昏暗的冷巷)
雖然那束奇怪的綠光續漸消失,但美智留額上的海王標記,仍然淡淡地閃爍著.
至於美智留呢?
經歷了記憶的洗禮後,她又再默默地低頭飲泣.
突然,額上的綠光又再明亮地閃爍起來,仿如海岸上的燈塔般,發出特別的訊號,知會前方的.....不!!不對!!!.....前方的他,不是一艏普通的船….
「唷~~~~多可憐的小貓咪喔!!」從冷巷的某處傳來一把輕佻的聲音
接著,那人繼續說出充滿挑釁意味的話:「幹嘛獨個兒在哭? 妳的"好主人"呢?」
他的聲音越來越響亮,而一個高挑的人影也越見清晰.尤其是那件白色的襯衫,在黑暗中顯得特別耀眼.
「當我最需要他的時候,那個衰人竟然跑掉了……」淚盈於睫的美智留抬頭愕視住遙,顫抖地嗚咽著.
遙走到美智留面前,溫柔的扶她起身,然後仔細的為她撥開額前的秀髮,免得它們遮蓋了那親切的印記.現在,他倆的標記終於又可互相輝映了.
凝視她片刻後,遙微微的笑著說:「啍啍!!那傢伙竟然忍心丟棄這麼可愛的小貓.如果妳找到他,妳會怎樣?」
「唉.....算了吧!我對他死心了!」微微搖頭的美智留,緊皺著眉頭地說
「死心 ??不是嘛???怎..怎麼可能的!!!」遙心裡暗暗喊道.畢竟,在漫長的旅途中,他倆從未向對方說出這樣的話.但是,它現在竟然會出自美智留的口中,這使聽在耳裡的遙驚訝得瞪目結舌,連心臟也不自覺地猛烈跳動.
漸漸重拾意識的遙結結巴巴地呼喊道:「為...為什麼啊??他是誠心來自首的!他絕對不敢再犯了......」遙激動地強調自己的歉意.在他那雙水汪汪的大眼裡,既發出哀求的訊號,亦說著柔情的詩篇.
面對遙的"迷人電眼攻擊",美智留的眉毛輕輕地向上跳動,而瞳孔更像遇到強光般,迅速收縮.她那副驚愕的模樣,全被觀察入微的遙看見,故此他滿心歡喜地猜想:「呵呵~~ 始終"色誘"才是最有效的!!!」
可是,他似乎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哼!! 他會嗎?? 那傢伙每次做錯事的時候,也會念出相似的台詞.什麼"我不敢了~","沒有下次…" ,"原諒我好嗎? " 結果呢? 還是故態復萌 !!」乾脆閉起眼眸的美智留,冷冷地說.看來,遙的舉動不但不能扭轉劣勢,反而更是火上加油,自掘墳墓「呃......」遙思索片刻後,只能無奈地默認她的指控.
「怎樣了?無話可說了罷!!」美智留厲聲喝道
「對不起!!對不起!!!!美智留啊~~『原.諒.我.好.嗎?』」他又"重施故技"了.翠綠的眼睛,輸出幾萬Watt的電力.而他溫暖的雙手,也熟練地在她的身上漫遊著,這使那冰冷的身軀開始漸漸溶化.(唉~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縱然有錯都當唔知!!!對於美智留來說,這是所謂"愛的表現."呀!!!不過,對於我這位旁觀者來說,"愛的表現."便會化成一個很不客氣的稱呼~ " 死纏爛打攻擊---『電眼』聯『手』版 ")

「好~~假如你幫我做一件事,我或許會重新考慮的.」美智留扯高氣洋地說
曙光初現了,從死裡逃生的遙,乾脆把她緊抱入懷,然後以磁性的聲線,在她的耳邊追問道:「耶~~有何吩咐啊??」
「遙,我想有一間四周長滿鮮花的可愛家園喔~~」美智留一邊環抱住遙的脖子,一邊微笑地說.她那白晢的面龐早已變得紅粉菲菲,而一絲含蓄的微笑,更出奇地配合得恰到好處.不過,最奧妙的,要算是一雙亮晶晶的眼眸,望著它的時候,連嗓門也好像驚訝得關閉了似的. 從藝術的角度來看,恐怕連蒙羅麗莎也被比下去了 !!
「唷~~好可愛啊!!!」 ^0^~遙的心裡驚嘆著
「美智留,妳妳妳......」驚魂未定的遙變得不知所措
「怎樣了? 辦不到?」
「唔....呃...的確是...有些技術上的問題......」遙吞吞吐吐地說
美智留露出一副疑惑的樣子,心裡暗罵道: 「該死的!!還要耍花樣嗎???? 」
之前良好的氣氛,瞬間便急轉直下.故此,驚惶失措的遙馬上慌忙地補充:「因為我前幾天到銀行做了個定期.....所以.....」
「所以..怎樣?」
「呼~~所以....四周長滿鮮花的可愛新屋就暫時冇喇! 周圍佈滿細沙的小屋就有一間!不知道那隻小貓肯不肯暫時委屈一下呢?」遙吐了一大口氣出來後,像機關槍般連珠炮發
冷巷又變得鴉雀無聲~~~~~
「美智留 ??」遙緊張的問道,而樣子卻像透了一個等待放榜的學生哥.
「是嗎?那麼我要回家再作『謹慎考慮』了.」說罷,美智留便緩緩的轉身離開
「喂~~喂!!! 還要考慮??? 那裡最大的賣點是~~每天必定有一名任勞任怨的帥哥服侍你喔~~」追貼著她的遙,慌忙地作"重點推介".
美智留笑而不語,然後輕輕的牽住遙的手臂
「好像很吸引啊!!那麼,你今晚就帶我到那裡作實~~地考察吧!!」
「Yes Madam!!」

 

《 16 》

「我一生最歡樂的時刻,都是在家中與家人溫馨共渡的」
譚瑪士謝弗遜
(1743-1826)
第三任美國總統


黃昏時份,夕陽的餘暉像金粉般,散落到一大片燦爛的鮮花上.當微風飄過的時候,翻滾的花海就會閃耀著斑斕的色彩.
面對如斯美景,心情也自然變得開朗
不過,它似乎不能在某人的身上,發揮這種神奇的功效
「唉~~」
有位仁兄在陽台上無奈地輕嘆著
「唉~~我的大帥哥,為什麼一個人在嘆氣啊?」遙身後傳來一把溫柔的聲音
「唉~~因為小貓咪近日經常獨自躲在畫室,所以我成了可憐的孤兒喔~~」遙轉身說道
笑盈盈的美智留走上前,緊緊的摟著那惹人憐愛的小狼狼(@_@ 好像有點兒噁心!!),而他也趁機向美智留撒嬌.「我好寂寞喔~~」遙在說話的同時,伶巧的小手又開始"不規矩"地移動.
被遙弄得滿面通紅的美智留,也還以顏色,在他的耳邊喘息著說:「遙,你再是....這樣的話,今晚的沙拉就會泡湯了.」
面對缺糧的威脅,遙只好依依不捨地鳴金收兵,退回警戒線.然後就不禁抱怨起來:「唉…..妳好像越來越冷酷了!!」
「是嗎?也許是多虧我幾日來,『清修寡肉』的成果吧!!」
「但我不喜歡這樣的妳!!」雙手環胸的遙,把頭擰往一旁,不滿的說著
乍然來看,遙好像真是生氣的.
好奇的美智留試探問道:「遙? 遙 ?」
「啍!」他冷淡的回應著
「遙!!!!><」美智留狠狠地扯住遙的袖子,厲聲喊道
「又怎樣了, 海王『大~~~小.姐』??」
「耶~~遙啊.....」好一個刺耳的稱呼,令美智留自動投降.
那楚楚可憐的聲線,觸動了遙的"同情心".故此,他忍不住悄然地回望著美智留.面對這位淚盈於睫的儷人,令他剎時間有極大的罪疚感.「傻瓜!!我只是說笑罷了!!」遙輕撫她的面頰,低聲地說.
那百看不厭的微笑又再出現了.她其後用纖細的玉手輕點著遙的鼻尖,溫柔地問道:「你想知道我在哪裡幹什麼嗎?」
「想啊!!好想知道那裡究竟有什麼東西,迷住我的小美人呀~~~」遙清秀的面孔慢慢移近美智留,而翠綠的雙眼一直瞪著她,好像要找出什麼端倪來.
「呵呵~~ 跟我來吧!!」她急忙地拉住遙的手,愉快的說著
在美智留的引領下,遙慢慢地走進那神秘的畫室內.
空曠的房間中央,放置了一個被白布蓋住的木畫架.
「哦!!就是為了它?」遙驚訝地問道
懷著笑意的美智留微微點頭.其後,又在遙的背後輕拍了一下:「遙,你自己去揭開那匹白布看看!!」
遙以一絲迷人的笑容作回應,然後便緩緩的走上前.
當白布被遙扯掉後,一幅漂亮的油畫便展示在他面前:


乍看之下,畫內除了櫻花外,還是片片的櫻花.整幅油畫好像在描繪櫻花的世界.但當你再仔細的看看,便會發現在茂盛的櫻花樹下,有幾個漂亮的人兒.他們看來正在野餐.在繁花的點綴下,鬧哄哄的場面倍添溫馨.不過,最令人驚嘆的是,從他們一致的笑容中,你自然明白到,什麼是"幸福"了.


「這是.....」
「這是聖杯給我的影像啊!.遙,你記得嘛,我曾對你說過,當我向聖杯許願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些很美麗的影像......」
「嗯.....不過....有什麼特別意思嗎????」一臉疑惑的遙直瞪著那幅油畫
「我想.....這是我們將來的全家幅罷了!」
「是嗎? 那麼我要仔細看清楚了!」遙的俊臉慢慢貼近油畫
「這是成熟穩重的雪奈.噢!!!這是英俊不凡的我,至於在我身旁的,當然是溫柔體貼的嬌妻美智留吧!!」遙興奮地指住油畫,續一點算著.
接著,他繼續洋洋得意地掃視那幅"啟示錄":「唷!!底下還有很可愛的小小螢啊!!!!
嘻嘻~~~~~那麼,在小螢身旁的小孩,當然是......」
「咦??? 等等!!他是誰??」遙驚訝地喊道
「我也不知道喔~~」美智留的樣子變得古古怪怪,她那似是而非的笑容,更增添一份神秘感.
「不過......」
「不過?不過什麼? 」一臉疑惑的遙追問道
優雅的美智留突然握住遙的手,然後輕放到自己的肚皮上
「不過,也許我們很快便會知道.」
「美智留,難道妳.....」
她笑而不語,然後輕快地轉身離開.
「美智留? 美智留......」

 

【完】

 

回小說創作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