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你說,風快還是影快? 


 
發言人:小嵐 於 April 14, 2002 at 01:13:15 發言:

Chapter 1

 

公元二零三九年三月三十日,東京體育館內傳來一陣陣少女尖叫聲,皆因全國田徑長短跑最快紀錄保持者 --
天王遙參加了男女混合一百米短跑和一千六百米長跑。
" 妳看!那是天王遙耶!"
" 她對我微笑呀!太幸褔了!"
此時,賽事的主辦人,南野秀一忽然打噴嚏。
" 社長,需要加件衣服嗎?"
" 不用。"秀一微笑著說,心想:定是飛影在罵我。隨即在參賽選手中尋找那黑色身影。
站在選手群中的飛影發覺有人看他,立刻抬頭回瞪秀一。
" 藏馬,你這隻該死的狐狸!"他小聲的咒罵。聽覺特靈的秀一當然聽到,於是他擺出一付<早知今日,何必當
初>的表情,令飛影更加氣憤。
{歡迎各位抽空來臨(火田)中企業主辦的玫瑰盃田徑比賽!比賽現在正式開始!第一個項目是一百米短跑,
請各位參賽者準備!]評判+旁白+司儀的瀨川小姐說。[Ready! Get Set! Go!]
[一開始,天王遙選手就已經遙遙領先!其他的選手只有瞎追她的份兒……很快便會到終點線,天王選手依然
帶頭!咦?!一個黑色的身影以極快的速度追上,直逼天王選手!]
" 阿滿媽媽,妳看!"貴賓席上的小螢指著飛影對阿滿說道。" 那人竟然可以在五米內追上阿遙爸爸!"
" 怎可能?"阿滿也滿心疑惑。
嗶的一聲,比賽完畢,天王遙以0。00001秒之差險勝飛影,獲得第一名。
阿遙跑完一百米後,汗也沒流一滴的,坐在賽道旁的長椅上。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膊,她轉頭一看,原來是
得第二名的飛影,他同樣沒流汗。
" 是你?"遙笑著說。"你是第一個可以在一百米內接近我的人。"
" 妳也是第一個我在一百米內跑不過的。"飛影面無表情,語氣冰冷的說。" 可是妳還未盡全力吧?"
" 對,而且我知道,你也未盡力。"
" 要較量?"
" 樂意奉陪。"

 

Chapter 2

最後他們在一千六百米的比賽中,均以超越自己以前紀錄的時間:3分01秒99完成比賽。
[嘩!才一起步,兩個人影便已冒了出來!他們越跑越快,快到連我也看不清他們是誰!說時遲,那時快!他
們已經過了終點線!原來他們是天王遙選手和飛影選手!]瀨川:一個人影…兩個人影…三個人影…我眼花了…
" 哈…你果然厲害。"阿遙笑道。
" 哼,妳也不差!"一絲微笑在飛影臉上一閃即逝。
" 希望能再一次跟你比賽。"阿遙認真地說,同時伸出右手。飛影略一遲疑,也伸出他扎著繃帶的右手。
二人很有默契的同時放開手。
" 阿遙!阿遙!可以幫我簽名嗎?""阿遙!可以跟我們拍照嗎?"
" 當然可以。"
" 阿遙。"剛從貴賓席下來的滿親切的為她那忙著應酬小貓咪的伙伴遞上汗巾。
" 謝謝。"阿遙微笑
看著阿遙,飛影冰冷的表情變成了不解。
" 藏馬,為什麼那些女人這麼喜歡圍著她?"他問道。
" 因為她們對她就像魔界那些女子跟死死若丸一樣。"秀一答道。
那邊的阿遙終於從fans群中獲得釋放,原因是(火田)中企業的帥哥太子兼社長南野秀一在fans們的視線內出
現了。當然,秀一也不厭其煩的逐個答應fans們的要求。
忽然,嘟的一聲,原來是小螢的通訊錶接收到訊息。於是阿遙,滿和小螢趁別人把注意力放在秀一身遢的時候
快步由後門離開會場。
" 妖氣的來源就是這堙A盟王高中!"Sailor Pluto透過通訊錶對阿遙說。
" 好!我們立即來!"阿遙說道。
不一會兒,Sailor Uranus, Neptune跟Saturn便來到了全日本聞名的盟王高中的天台。她們看見Pluto佈滿鮮
血的臉上帶著恐懼的表情,呆呆的跪在樓梯口。
" Pluto!妳怎麼了?!"Neptune驚訝地問著,慢慢的走向Pluto。

Chapter 3

Uranus比她早一步走到Pluto身旁,只見她往Pluto視線看過去。三秒鐘後,Uranus的表情變得像Pluto一樣。
" 到底發生什麼事?"Neptune擔心的問。可是Uranus跟Pluto就似聽不到般,沒有回應。於是她舉步走向她們

" 別過來!停在那邊!"Uranus忽然大聲喝道。
"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Neptune著急的問,不聽Uranus的警告,向她們走去。當她走到Uranus旁邊,她看見
一個駭人的場面!十多具不完整的屍體殘骸佈滿整個天台,更有些正被不知名的怪物吞食著,發出骨頭碎裂的
聲音。
" 唔…"Neptune受不了這種人間煉獄的情境,當場暈到地上。
" Neptune!"Saturn急忙扶起Neptune,忽然她發現她們正處於一個影子堙A還有一些黏黏的液體滴在她頭上
,她抬頭一看,卻看到一個血盆大口!她連叫的時間都沒有!
" 天界震!"幸好Uranus及時作出攻擊,打死那隻怪物。
可是,天界震擊中目標的聲響驚動了其他的怪物,它們一步一步的移向她們。
" Uranus!我們怎麼辦?!"
* 怎麼辦?*Uranus此刻的腦海中不斷重複問著,本能告訴她要逃,理性告訴她要阻止怪物們殘害人類。最後
理性的念頭蓋過了本能。
" 當然是打!"Uranus邊說邊使出絕招。不過雙拳難敵四手,不夠三十分鐘,Uranus和Saturn便已全身掛彩,
Uranus的傷還不算太厲害,都不是在要害位置。Saturn的右被怪物的觸手拂到,留下一條十五、六厘米長的
血痕,差點拿不穩鐮刀。
正當Saturn快要撐不下去時,一陣風從她身旁掠過。面前的怪物便已變成肉碎。同樣地,一條帶著剌的鞭從
Uranus身邊經過,打向她身前的敵人。三分鐘後,本來包圍著她們的怪身都已身首異處。
" 我們來遲了,藏馬。"

Chapter 4

" 很抱歉,因為我們的遲到而令到幾位看到這令人作嘔的情況。"一把溫柔的聲音傳進Uranus的耳中。
Uranus這才回過神來,隨即驚訝的說道:"南野先生?!"
" 妳是天王遙?"跟秀一完全相反,冷冰冰的語氣。
" 飛影?!"說話的人正是飛影。"怎麼會是你們?"
" 這遲些再說吧。"秀一微笑說道。"現在最重要的是送阿滿小姐和雪奈小姐回家。"
" 嗯。"Uranus雖然不明白,亦不了解,不過她都認同秀一所說。她一手抱起暈倒的Neptune,秀一抱起發呆的
Pluto,飛影十二萬分不願意的揹著Saturn,三人飛快的奔跑,趕回阿遙的家。
十五分鐘後,他們終於站在大門口。這十五分鐘對Uranus來說簡直是要命,看著懷中昏迷不醒的Neptune,她
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刺了十萬八千個洞般。
Uranus解除變身,把Neptune放在床上。秀一不知從何處找來幾片薄荷葉,讓Neptune含於口中。
" 天王小姐,可否出一出來說話?"秀一問,"不用擔心,海王小姐只是受驚過度而已。"
" 那…好吧。"離開房間前,阿遙還是不放心的看了Neptune一眼。
客廳中,飛影繞起手,靜靜的坐著。Saturn和Pluto分別平臥在另外的沙發上。
" 天王小姐,令千金的傷還不算不嚴重,只要好好護理就可以了。冥王小姐的情況則是比較差,可能是在我們
未趕到之看見什麼更加噁心的事吧,使她的心受到了很深的傷害……不過她應該很快會康復的。"
" 謝謝。"
" 不必客氣。其實,那些生物是來自魔界的妖怪,是以吃人唯生的。消滅它們本是我的責任。"
" 魔界?"
" 魔界跟人界、靈界是相連的次元空間。靈界是人死後的世界,而魔界則住著很多不同的妖怪,都是以人或同
類當食物的。靈界把妖怪們劃分成許多等級,像是剛才跟妳們戰鬥的是A中級的妖怪。"秀一解釋著說。"可是
,這樣大規模的獵食倒是少見。"
" 我有不好的預感……"

Chapter 5

當天晚上,秀一告訴阿遙一些關於魔界的事後,便和飛影一同離開了。
翌日,一般人才剛剛睡醒,阿遙便已在圖書館內,翻查著資料,不,應該是阿遙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可以去找
資料。
正當她埋頭苦<找>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抬起頭,看見秀一正向她走來。
" 早安,天王小姐。"秀一微笑著說。
" 早,南野先生。"阿遙說完,又繼續看資料。
" 天王小姐,她們好了點嗎?"秀一在她對面坐下來。
" 嗯,小螢已經能夠下床,只是右手有點不太靈活。"阿遙說,眼中帶著一絲悲傷。隨即又問," 你給她吃的
是什麼藥?很有用呀。"
" 喔,那只是一些很普通的草藥。"
接著,一陣沉默圍繞著他們。
" 其實,我這次來是有緊要的事。"秀一俊朗的臉變成難得一見的緊張。" 妳認不認識一些擁有強大靈力的人
?"
" 唔。靈力強的…有呀!阿滿是一個而另一個是阿麗。"
" 是不是火川神社的那位火野麗?"秀一問。
" 嗯。"阿遙點頭,問道," 你問這個幹嘛?"
" 還記得昨天跟妳提過的靈界吧。它的統冶者 - 小閻王拜托我在人間界找一些靈力高強的人,並且把他們帶
去靈界。詳情是怎樣我不太清楚,不過小閻王叫我這樣做一定會有他的理由,作為部下的我亦不便過問。"
" 原來如此…"阿遙的眼神忽然變得極為嚴肅。"南野先生,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你會認識閻王?"
秀一微微一笑,輕聲對阿遙說:" 現在還不能對妳說。"之後,便走了。
阿遙又埋首書中,大約11:30才回家照顧阿滿和雪奈。(當然不包括煮飯!)
另邊箱,秀一來到火川神社,他慢慢的走上樓梯,卻看見熟悉的身影走在他的前方。
" 靜流,桑原!"他說道。
桑原靜流轉身,說道:" 嗨,藏馬。很久不見了耶~"
" 嗯,差不多六年了。"然後,他問被靜流拉著耳朵的桑原,說。" 雪菜呢?沒來嗎?"
" 她跟了幽助去魔界找哥哥。"
聊著,已經來到門前。
" 呀!!!!~~~~~~"一陣慘叫聲從內堂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