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風與星

(1) 

作者:小麗

「我要出門,不吃早餐了,各位萬用。」阿遙說著,回房裡去。
不一會,她再走出來,身上散發著迷人的古龍水香氣。
「我出去了。」阿遙說完,匆匆出門。

「奇怪,阿滿媽媽,阿遙爸爸要上哪兒﹖」小螢問。
「我不知道,她沒有告訴我。」
「哈哈,竟然有這種奇事﹖」雪奈笑道。

第二天,學校小息時,衛子(泰妲)把小螢拉到一旁,說:「公主,昨天是星期天,我看見你的阿遙爸爸在『紫
水晶餐室』跟一位長髮帥哥喝茶。」
「真的﹖你看錯了吧﹖」小螢不相信。
「沒有,那的確是你的爸爸,她還跟那位帥哥有說有笑,氣氛很愉快呢!」衛子十分肯定地說。
「什麼﹖」小螢的眼睛瞪得像盤子那麼大!

一直以來,小螢都十分清楚,阿遙不喜歡跟男人交往的,要她跟一位帥哥有說有笑,根本不可能!

接著的那個星期天,阿遙同樣地噴了一身古龍水,一早便出門了。

「阿遙,我要看看你在搞什麼。」阿滿暗說。
「阿遙爸爸,我要看看那是誰。」小螢暗笑。
「阿遙,你引起我的好奇心了。」雪奈也一同行動。

她們暗地裡跟蹤著阿遙,來到『紫水晶餐室』,在暗角坐下。
在那兒,她們看見令她們張口結舌的情景......

「早晨,阿遙,這邊啊!」
「星野,早晨,等了很久了嗎﹖」阿遙笑著回應。

那個「長髮帥哥」竟然是阿遙的「頭號吵架/打架對手」——星野光!

「阿遙,請坐!我替你叫了沙拉。」星野很有風度地替阿遙拉椅子。
「謝謝!」

阿滿三人躲在一角,被眼前的一切嚇呆了!
「發生了什麼事﹖富士山要爆發了嗎﹖還是世界末日要來臨了﹖」阿滿看了看小螢。
「阿滿媽媽,別看著我,這是與我無關的!」小螢對「世界末日」十分敏感。

 

(2)

作者:HARUKA

「總而言之,還是先看看情況再說吧~~~~」滿總覺得事有蹊蹺,所以決定再觀察一下。
「嗯。」螢也是一頭霧水,看來只有先一旁看戲的份兒了。

「對了,你上次說的那件事,已經辦好了,他今天也會過來,應該等一下就到了。」星野開口。
「是嗎?謝了。多虧你,才能幫我聯絡到他。」
「其實我是很不淌這趟渾水的,可是,算了……」

「滿媽媽,她們說還有一個人要來耶,你知道是誰嗎?」螢一副"大事不妙"的表情。
「我怎麼會知道?不過要是遙真的敢花心的話,我就要他好看!」滿已經是近乎咬牙切齒地在說話了。

過了不久,謎樣的人物終於登場了。竟然是一位長髮及腰、斯文俊秀,簡直可以把遙加星野都比下去的帥
哥。

「南野!這裡這裡。」星野舉手招呼。「我介紹一下:南野秀一先生、天王遙小姐。」
「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天王遙,請多指教。」
三人就坐之後,立刻進行了簡要的自我介紹。

「好、好帥的男人喔!」滿不禁目瞪口呆,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小螢,你不覺得這個南野秀一比你遙爸爸要
好太多了嗎?」
「滿、滿媽媽!你冷靜一點啦!」螢在一旁是冷汗直流
『怎麼會變成這樣啦~~~~』心裡頭的吶喊,卻喊不出聲啊~~~~~

 

(3)

作者:小麗

「竟然有男人能令阿滿媽媽動心﹖太令人意外了!」小螢心想。
這一刻,在小螢的腦海中,浮了十分「恐佈」的情景......
南野秀一手持訂婚戒指,在夕陽映照的沙灘上,以深情的眼神看著阿滿:
「阿滿,嫁給我,好嗎﹖」
「I do!」阿滿臉帶幸福的笑容,讓秀一替她戴上指環。

「阿滿!秀一!你們真對不起我!」阿遙趕至,大喝一聲。
「阿遙,你說什麼﹖你不替我高興嗎﹖」阿滿說。
「哼。」阿遙不屑地哼了一聲,然後變身。

「哦,你想〞作戰〞嗎﹖奉陪!」阿滿變身成Sailorneptune。
「你竟然不顧情誼,跟我爭﹖天界震!」
「胡說,秀一是我的!深水沒!」......

「不會吧﹖」冷汗直冒的小螢不敢想下去了!

那邊箱,阿遙、星野和南野三人正談得起勁:
「南野先生,關於贊助『跨境越野跑車明星賽』的事,無論如何也請你幫忙。」阿遙說。
「全國第一的車手親自開口,我怎麼好意思拒絕﹖」南野笑說。
「那麼,謝謝你了!」
「不用客氣,我們『田中企業』能贊助你,是我們的光榮。」
「哪有這種事?」阿遙被南野的說話弄得滿臉通紅,低著頭說。
「總之,請你努力;我要趕回公司開會,失陪了!」南野離開餐室。
「慢行。」阿遙說。

「嚇死我了!」看著南野離開,小螢輕一口氣。

南野走後,星野伏在桌上大笑。
「你笑什麼﹖」
「笑你啊!哈哈哈!原來你也會面紅的。」
「不要笑啦!幫人幫到底,幫多我一次好嗎﹖」
「什麼﹖要我做你的比賽拍擋嗎﹖」
「是啊!那是明星賽嘛,規定要找個明星做助手的。」
「好啊!」
「真爽快!謝謝你!」
「別客氣,我只是怕不答應的話,會被你打吧了!」
「總算你知機!」

接著,兩人哈哈大笑。

「唉!有會有什麼事發生呢﹖」小螢心想。

 

(4)

作者:A.F

.話說遙回到家裡之後,滿和小螢都已經先回到家裡了。今天雪奈在天文台做研究,於是家裡只有這三人在而
已。

滿原本拿了小提琴在練(這是她打發時間時常做的事),而小螢在一旁愈聽愈覺得不對勁。
自從那位「南野秀一」先生走了之後,滿就急急忙忙付錢走人,小螢以為她的滿媽媽是要去「追男朋友」,
也跟了出來。
沒想到滿一路衝回家就拿出小提琴拉,到現在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小螢正在想該怎麼辦,就聽到遙爸爸的
車聲了。

「我回來了。」遙聞聲進到琴室「小螢在聽媽媽拉琴啊?好乖。」
「遙爸爸!」小螢很想告訴她遙爸爸〝糟糕了!〞,可是礙於滿媽媽,她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遙,雪奈出門前跟我說,她聽說有場明星賽,問你是不是有參加。我怎麼不知道有這回事?」滿一邊用眼
神告訴小螢〝安靜!〞,一邊這麼說。
「啊,對了,我忘了跟妳說。因為那場明星賽的出賽選手,得要先找到一位明星搭檔和贊助公司,所以不是
那麼快可以決定的。」

「那,妳找到了嗎?搭檔和贊助公司。」滿裝作隨意問問的樣子,其實很注意遙的答案。
「嗯,我叫星野那傢伙把人借我一天。他也幫我找到『[火田]中企業』做贊助了。」遙坐到鋼琴前,摸了摸琴
蓋,好像有點坐立不安的樣子。

「這樣很好呀。那妳可以告訴我,妳這兩個禮拜日都上哪兒去了吧?」
「就,就是去找他們談這件事啊。星野,和[火田]中的董事長。」遙以為滿聽到星野的名字會有什麼反應,"
看來"是沒事了。

「是嗎?比賽那天幫我介紹一下那位董事長吧,人家贊助妳,總是要謝謝人家。對了,他叫什麼名字啊?」
「他叫南野秀一,才高中畢業,可是憑他個人的才智,就把繼父的公司弄成了大企業。很可怕的一個小
子!」
小螢在旁邊聽到這些話,都已經快要暈倒了:
『遙爸爸,妳再講,滿媽媽就要跟人跑了啦!』雖然很想這麼說,可是看到滿媽媽"溫柔"的眼神,她就什麼
都不敢說了。

「遙,妳也會用這種口氣形容男人啊?這算羨慕、嫉妒、還是崇拜呢?」
「少挖苦我了。妳又不是不知道,要我跟那種斯文才子打交道,簡直是要我的命。」
「~^^~」

「總之,比賽是下個月27日,還有將近一個多月,我得跟星野多練習一陣子。南野的事,我當天會幫妳介紹
的。」
「好啊。」

默默地在一邊聽的小螢,屈指算算日子:親愛的遙爸爸離出局的日子,大概有也只剩一個多月了。唉……

 

(5)

作者:小麗

「這樣下去,我真的不敢想像後果會如何!」為「家變危機」而擔心的小螢悶悶不樂!
她又再想起當年在月亮王國的事......
接著,她變了身,悄然看著那沉重的〈靜默之鐮〉。她清楚記得,這東西為何變得那麼沉重!
「當年,如果我早到一步的話......風與海真的要分開嗎﹖我不要!」
她鼓起勇氣去找阿遙。
「阿遙爸爸,你可以不參加明星賽嗎﹖」
「不可以。」
「為什麼﹖」
「獎金有五億多日元啊!」
「但......」
「傻丫頭,你怕嗎﹖你太多慮了!」阿遙知道小螢的心意。
「爸爸......」
「我確實需要那幾億元,為了阿滿......」阿遙看了牆上,阿滿拉奏著早前摔壞了的〈海之聖堂〉時拍的一張照
片。

五億日元,正是〈海之聖堂〉的價值。
「〈海之聖堂〉......爸爸你想......」
「不錯,我要令它復活!」

小螢一笑,暫放下心頭石。

 

(6)

作者:小麗

在星野眼中一向硬朗的遙,居然流出眼淚,這令他感到十分驚訝。
「其實,我也曾希望能給阿滿真正的幸福,可是......」阿遙把臉背向星野。
星野聽見微弱的飲泣聲。

有人說過:女人最厲害的武器是眼淚。這一刻,星野可看到阿遙最「女性化」的一面了!
「想不到你也有像女人的時候。」星野淡然的道。
「住口!真正的我根本不是女人!」阿遙更激動起來。
「什麼﹖難道你原本是......怎麼又會﹖」

碰著內心傷痕的遙,幽幽地說出當年舊事;星野聽了後大吃一驚。
「真......真的﹖」
「我也希望是假的!」遙自嘲地說,接著,再向星野表明立場:「總之,即使我現在只可以是阿滿的知己、
戰友、同伴、家人......她對我還是和從前一樣重要;不,是比從前更重要!所以,我不會讓她離開我,你死心
吧!」
「Uranus......」星野終於明白一切。
「這件事,請你不要告訴王后,她什麼也不知道。」
「我明白。」

沒有人忍心傷害那「極度純真」的「團子頭」。

「就是這樣,他肯幫你了﹖」小螢說。
「是的,剛巧給我知道,他認識南野秀一;我去找他幫忙時,他一口便答應了!」
「阿遙爸爸,你打了他一拳,還有面子請他幫忙;你的面皮不薄啊!」小螢笑了。
「嘻嘻!」阿遙尷尬地笑了笑。

「好了,現在你不反對我參賽了吧﹖小螢。」
「爸爸,其實,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星野,而是......」
「而是什麼﹖」
「是那位南野先生,阿滿媽媽好像對他動心了!」
「什麼﹖怎可能﹖」阿遙大驚。

小螢把餐室的事和盤托出。
「有這種事﹖」
「是啊!所以,你還是不要參賽的好。」

阿遙沉寂一會,說:「不,我要參賽。」
「可是......」
「放心吧,小螢,爸爸向你保證,我們這個家是不會有變的;相信我,相信阿滿媽媽!」阿遙搭著小螢的
肩,肯定地說。
「那麼,我把你的計劃告訴阿滿媽媽,她一定會很感動的。」
「不,那麼,我們便看不到阿滿驚喜的表情了。」

過了兩天,「田中企業」有人通知阿遙去試車。
 

(7)

作者:A.F

話說遙守時地來到[火田]中企業那邊預約好的車場。今天她開著心愛的白色敞篷,一身勁裝打扮。
這次的試車行程雖然有對媒體得知,但是南野吩咐要包下賽車場,所以進了場內,就沒有討厭的蒼蠅。
遙對於這種冷清的場面的確不太習慣,但是也落得輕鬆。
對於南野包下車場給他試車這件事,遙一方面是佩服他的大手筆,一方面也感謝他對選手的體貼。

「天王遙小姐,請問您是要試您自己的車,還是要試贊助人提供的車子?」
「咦?他還準備了車子?也好,我就試試吧。」
於是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遙見到了南野為她準備的新車。

「哇塞!這麼高級的車子?還是最近新推出、性能加強的車型
啊?」遙不禁開始覺得南野有錢得過分了。
不過廢話不多說,正事還是要辦的,遙讓這台車跑了幾圈,發現不論是直線加速或是彎道的扭力,都是上上之選。

突然,在飛快移動的窗外景致中,遙發現一個秀麗的身影,很熟悉、很熟悉的一個人。
「滿……」一個分心,讓遙在下一個彎道的速度慢了。
但當她又再度回到剛剛那個點時,未經確認的人影早已不見蹤跡。倒是又開了一陣子之後,南野出現在休息區了。

「南野,你怎麼準備這麼好的車子給我啊?」遙將車子停了,一邊走出車外、一邊這麼說。
「中意嗎?要是拔得頭籌,就送給妳吧。不過有個條件……」
「要拿冠軍是沒問題,不過你說的條件是?」
「請妳當我們公司旗下的職業選手。」

遙一驚,這不就是要他跳槽嗎?難怪星野那傢伙說是「一淌渾水」,原來是這麼回事……
「你這是在挖角嗎?」遙故作鎮靜。
「是的,不知妳意下如何?」
「我……會考慮一下的。」

其實[火田]中企業旗下的職業車隊也十分搶手、高手雲集、薪水福利樣樣都好,是一般職業賽車手都很想進的車隊。
雖說這次因為[火田]中旗下的選手沒有出賽,再加上星野的牽線,遙得到他們的贊助,才能夠參賽。
但是不管怎麼說,遙在現在的龜田車隊裡已經待了很久,也是人家栽培的。
再怎麼說,也不好說是那邊待遇好、又欠了人家人情,然後拍拍屁股走人啊。
再說,遙雖然嘴巴上說相信滿,但總是有點不安,又加上剛才居然看到滿出現在車場裡。

心裡不停咒罵著星野,遙十分討厭別人丟給她這種兩難的事,不過想必一定星野也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好處吧。
例如賽車得了冠軍,他也可以提高知名度、贏得多才藝人之名等等。
總之,雖然遙本來只想拿到5億的獎金,不過看來發展得愈來愈不單純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遙不禁在心裡慨嘆。

 

(8)

作者:TIN

 回顧數天前--------

是夜無風,但在某人心中正正吹起陣陣"春風"。
「喂~大氣,星野那傢伙幹嘛整夜都在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樣子?很可怕。」
夜天看到呆坐在一各的星野好奇的問。
「啊,他剛才不知應了那只小貓咪的約,回來之後就是這樣子。大概又不知在為誰煩惱。」
大氣隨意的回了一句。
『奇怪星野那傢伙是不會隨便為女孩子而心煩的人呀,到底是誰有這"福份"?』,-___-;夜天心想。
 

『想不到她會哭而且就在我的跟前,真的想像不到她可以哭成這樣梨花帶雨的樣子。跟她平日倔強的
性格完全不一樣。唉~幹嘛整夜在想這件事。我跟她不是水火不容的嗎?可...可是....
不是的~!!!一定是那時的氣氛、環境影響到我;要不然我怎會有這種感覺??
呀~我怎可能會喜歡上天王遙的~???』星野在心中吶喊。

『可是想深入一層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我星野一直也喜歡向難度挑戰。像天王的小辣妹我也很有興趣去試一試,而且她其實也挺"可愛"的。好我決定要在這埸明星賽期間把遙弄到手!!!哈哈
哈......」星野燃起了無比的鬥志。^^;
 

「今夜的星野有點.....;」夜天&大氣......

 

(9)

作者:禮

 [滿,我回來了!]遙打開門大聲的說著
[遙~~~~妳回來了啊!]滿一反常態的膩在遙的身上
[滿.....妳是不是吃錯藥了啊,怎麼......]遙被滿嚇到了
[對了,滿妳今天有沒有到車場去啊?]
[沒....沒有啊!]
[奇怪我怎麼看到一個很像妳的女人走過去,難不成是我眼花了?]
[一...一定是妳眼花了吧!喔,妳開車不專心在想別的女孩喔!]滿佯裝生氣
[我沒有啊!算了,等一下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吃飯?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怎麼突然?]
[是火田的董事要請我們的,如果妳不方便的話......]遙話還沒說完
[方便方便,我馬上去換衣服!]滿馬上打斷,並如一陣旋風般的衝去更衣,那速度連遙的自嘆不如
[怪了,平常我邀她都沒這麼迅速過?怎麼今天.....]遙納悶
[遙我換好了!]
[妳...妳真的是吃錯藥了,怎麼那麼快!]遙又被嚇到了
[不好意思讓別人等太久嘛....]滿理所當然的說著
[.......可是妳都讓我等很久ㄟ!]遙抗議
[好啦好啦!走吧!]
[可是妳不跟雪奈她們講一下嗎?]
[雪奈跟瑩瑩今天晚上不回來了!走吧!]
[好吧.....]
 

火田的別墅-----
遙跟滿一進門就見到南野站在門前招呼客人
[妳好啊,天王小姐!]
[你好,這是我女朋友---海王滿!]
[幸會幸會,海王小姐]南野紳士的親了一下滿的手
[您好啊,秀一先生,我崇拜您很久了!]滿很高興的說著
這時見到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矮小男子,眼神凶惡的看著滿

 

(10)

作者:小麗

「竟然膽敢用這種眼神看著阿滿﹖這傢伙究竟是誰﹖」阿遙心想。
「我來介紹,這位是我的副手—飛影。」南野說。
「飛影先生,幸會,你的名字真特別。」阿遙說。
「是嗎﹖少見多怪。」飛影冷冷地說。
「對不起,他一向也是這樣子的,別介意。」南野說。
「不打緊。」

 接著,四人開始用膳。
飯局中,南野繼續跟阿遙談著過檔的事。
「天王小姐,你考慮得如何﹖」
「南野先生,我跟龜田車隊還有合約......」
「我知道,不過還有半年吧了;我希望你跟龜田約滿後,能加入我們;條件方面,我保證不會差。」
「請你讓我好好考慮一下,比賽完再談好嗎﹖」
「好,我等你。」

 過檔一事,暫且不提。

 飯局中,阿滿的雙明眸不時以柔情的眼光看著南野。
那種柔情的眼光,阿遙只在月亮王國見過。
這令她的心十分不安!

「小螢說的,果然是真的;阿滿原來......」

 接著,留聲機播出「華爾茲」的音樂。
「南野先生,你也愛聽這個的嗎﹖」
「是啊!」
「可以請我跳舞嗎﹖」阿滿微笑。
「可以。」

 接著,南野和阿滿在大廳翩翩起舞,看得阿遙既生氣,又失落!

 在回家的路上,阿遙一言不發。

 回到家......
「那位南野先生真有風度。」
「你對他的印象很好呢。」阿遙話中有意。
「你妒忌了﹖」阿滿笑說。
「一點點吧。」這是阿遙的常用答案,但不同的是,這一次她沒有帶著笑意來說。

「或許,阿滿這次真的要走了;還會很幸福地跟一位真正的帥哥手拉著手離開。」阿遙心想。
她找不到阻止的理由了!

「小螢!你怎麼了!」傳來雪奈的聲音。
阿遙阿滿連忙跑到小螢的房間。
「雪奈,發生了什麼事﹖」
只見雪奈抱著昏倒的小螢。

「小螢這幾晚都說她造惡夢,剛才又說不舒服;我發覺她有點發熱,拿藥給她吃,誰知......」

 阿遙摸了摸小螢燙熱的前額。
「快送她到醫院!」

 誰知,不知何故,阿遙的車子竟然全都壞了!
「氣死我啦!」阿遙焦急了。

 這時,星野剛巧到來。
「阿遙。」
「星野,快,送我們一程。」阿遙抱著小螢,和阿滿她們衝入星野的車子。

 到了醫院,亞美為小螢打了退熱針。

 過了一會,小螢醒了過來。
「小螢,你怎麼了﹖」三人走到床前。
「阿遙爸爸,阿滿媽媽......」

 小螢把阿遙和阿滿的手拉在一起。

 接著,天花板竟有玫瑰花瓣像雨點一樣掉下來。
「這是......﹖小螢你......」
「請你們......別忘記......從前的這一場雨!」

 小螢說完這一句話,又昏迷了!
遙滿對望一眼。

 在一旁的星野看得呆住了!

 

(11)

作者:小麗

小螢的心意,她們十分明白。不錯,遙和滿是否分開,早已不只是他們兩個人的事了!
此時,衛子(泰怛)趕到醫院。
「公主!」她衝到床前,看到小螢的情況,問道:「你們又把她怎麼了﹖」
「請你放心,小螢只是感冒兼疲勞過度吧了,很快便會醒過來。」亞美說。
衛子看見滿地的玫瑰花瓣,搖頭說:「沒有那麼簡單!」
「你說什麼﹖」眾人驚訝。
「剛才,在這裡下過『薔薇之雨』,對嗎﹖那是公主用力量呼喚前生記憶所造成的;她用了這種力量,最少也要昏迷一個月!」
「什麼﹖」

 星野呆站一旁,心想:「小螢這樣做,是不想阿遙和阿滿分開;我還應該進行我的大計嗎﹖」

 夜裡,阿滿睡不著,站在露台吹風。
一件風衣輕輕披在她的肩上。
「阿遙。」
「阿滿,你小心感冒。」
「阿遙......」
「你不用擔心小螢,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阿遙,其實我......」
「不用說了,我明白,我相信你。」阿遙輕搭著阿滿的肩,說。

其實,她在安慰阿滿的同時,也安慰她自己。

那邊廂,星野也睡不著。
只要他閉上眼睛,便彷彿看到阿遙製花帶雨,我見猶憐的模樣。

「算了吧,我還是不要打她的主意了!呀......不是的,想起來,當年她在銀河電視公司的天台上消失前,可以托『孤』於我,又能看穿我當年的心意;我們也不是那麼不咬弦呢;況且,想深一層,她金髮碧眼的樣子,其實也很漂亮啊!至於小螢嗎﹖我星野光怎可以被一個小丫頭妨礙﹖好,我要勇往直前!」

 

(12)

作者:小麗

數天後,星野和阿遙再去試車。
今次,他們是去比賽場地實地練習。
他們換上相同的車手服,那是一套銀色的戰衣。

「嘻嘻,螿棒的『情侶裝』。」星野傻笑,他已經對阿遙「一淚傾情」!
「你怎麼了﹖傻了嗎﹖」阿遙說。
「你真尖酸!」星野陪笑。
「你定是想起某一隻小貓咪了;拜託你別分心,把地圖看熟,不然,我們會在那段山路中迷路的。」
「知道!」星野做出敬禮手勢。
「神經病!坐好吧!」

另一方面,阿滿接到南野秀一的邀請信,請她陪同參加數日後在東京大會堂舉行的慈善舞會。
阿滿拿著信,在猶豫。

 

(13)

作者:小麗

路程測試完畢,阿遙和星野以四小時完成長途越野賽程。
「怎麼樣﹖我們合作得不錯吧﹖」星野得意地說。
「蠻不錯的,但快一點更好。」阿遙說。
「那不是我的責任啊!」
「不知剛才是誰在大叫:『我會頭暈嘔吐的,別開那麼快啊!』﹖」阿遙說。
星野尷尬地低下頭。
「算了吧;你也許不習慣賽車,多坐幾次就慣了。」
「好,過兩天再練習吧。」
「好吧。」

 練習完畢,阿遙去探望小螢。
衛子也坐在病床邊。
「衛子,你好。」
「遙姐姐,你來了﹖」
「小螢的情況如何﹖」
「一切良好。」

 阿遙走到床邊坐下,握著小螢的手:「小螢,爸爸來看你了。」
「很快我便要比賽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取得冠軍的;到時你可以看到阿滿媽媽拿著『新海之聖堂』的驚喜表情......」

 晚上,阿滿仍拿著邀請信發呆,給阿遙發現了。
「阿遙......」
「你想去,是嗎﹖」
「我.......」
「去吧。」阿遙淡然地說。
「阿遙......」
「我知道你想去的,我沒理由阻止你;愉快地去玩一下吧。」

 結果,阿滿應了南野秀一的約。
那一晚,阿滿穿了一件純白色的晚裝,非常明艷照人。
「阿滿,你今晚很漂亮!」阿遙看著盛裝打扮的滿,說。
「謝謝。」阿滿說;心想:「阿遙,你從來沒有這樣稱讚過我;怎麼又露出那種憂鬱的眼神來﹖你若不想我去,說出來就是嘛!」

 這時,南野秀一坐著大房車來到遙滿的家。
「海王小姐,謝謝你賞臉,請!」
「南野先生別客氣,這是我的榮幸。」她轉頭對阿遙說:「我出去了。」
「路上小心。」

 那房車載著南野和阿滿,絕塵而去。

「天王遙,你太不中用了!竟然連開口叫她不要應約的勇氣也沒有﹖你雖口口聲聲的說相信阿滿;但內心不是還很害怕她會離你而去嗎﹖你這自欺欺人的傢伙!」阿遙在心內大罵自己。

 舞會中,阿滿和南野以「璧人」的姿態,成為全場焦點。

「海王小姐,你有心事嗎﹖」
「不是。」
「那又怎會心不在焉的﹖」
「沒有。」
「沒有﹖可是你踏中我的腳五次了。」南野笑道。
「對不起!」阿滿的臉紅起來了。
「不要緊,你記掛著阿遙嗎﹖」
「......」
「你們的事,我早已聽聞。」
「南野先生,其實我和阿遙......」
「你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只要你倆明白就是了;你也別誤會,我承認,我的確十分欣賞你的美貌和氣質,但我對你絕無非份之想。」
「南野先生......」
「好了,你可以放心跟我跳舞了吧﹖」南野秀一笑道。
阿滿微笑。

 另方面,阿遙一個人駕車到了海邊。
她以為,很快便沒有人再願意陪她到這裡來了,於是來「憑弔」一下。
海風吹得很勁。

 當阿遙在發呆時,一件大衣突然輕輕披在她的肩上。
「別逞強嘛,快要比賽了,若你病倒怎麼辦﹖」
阿遙回頭,看到星野。
「星野,怎會是你﹖」
「我來散步啊!咦,怎麼只得你一個﹖阿滿呢﹖」
阿遙苦笑。

(14)

作者:小麗

 「她參加舞會去了!」
「一個人嗎﹖」
「不,和南野秀一一起。」阿遙幽幽地說。
「什麼﹖」星野大吃一驚,接著輕聲問道:「你妒忌嗎﹖」
「我不知道。」阿遙的語氣出奇的平靜。
「怎會的﹖從前我追求阿滿,你生氣得恨不得把我殺死,今次卻......」
「可能因為對方是南野秀一吧﹖一個外表與內涵都頂級,連我也甘拜下風的美男子,他要追求阿滿,我也無話可說了!」
「你這樣說,是指我比不上南野了﹖!」
「當然。」

 星野冒出「瀑布汗」,心想:「還好,她對我的說話還是那麼尖酸,證明她不是太沮喪!」
「那麼,你還要參加比賽嗎﹖」
「當然,我天王遙不是會臨陣退縮之輩。況且,我實在需要那筆獎金。」
「那就別想太多了!拿了冠軍再說,我們一起努力吧。」
「好。」
阿遙回家時,看見秀一送阿滿回來。
「他們頗匹配啊!」阿遙又在胡思亂想了。

 

(15)

作者:莎莎

在〞三光隊〞的住所:
大氣:「夜天,你知道嗎﹖星野要和天王遙一起參加賽車啊!」
夜天:「知道,他還很熱心地百他一起練習,真不知道在搞什麼﹖」
大氣:「就是嘛,他跟天王遙不是死對頭嗎﹖」
夜天:「說起來,你記得星野非哭非笑地在發呆的那一晚嗎﹖難道......」
大氣:「不會吧﹖!」

星野躲在房中寫日記:
「很快便要比賽了,謝謝你,南野;你令阿遙的心有機會出現容得下我的空位;比賽過後,我什麼都不想要,我要.......阿遙的初吻!」

(16)

作者:伊莎貝拉

 舞會過後,南野送阿滿回家,給阿遙看到了。
直到南野走後,阿遙才回到屋中。
「我回來了。」
「阿遙,你回來啦﹖」
「舞會好玩嗎﹖」
「蠻不錯的。」
「那最好。」阿遙淡然地說。
「阿遙,你不高興﹖」
「沒有。」
「阿遙,你不用騙我了;其實我.......」
「不用說了。」阿遙搖頭,向浴室走去。
「阿遙.......」

 好不容易才到了比賽當天,結果阿遙和星野以三小時二十分的成績取得冠軍。
兩人站在頒獎台上,接受祝賀。
「天王小姐,星野先生,那筆獎金你們會平分嗎﹖」一名記者問道。
「獎金嗎﹖我不要了。」星野說。
「那麼,你想我怎樣多謝你﹖」阿遙說。
「親我一下吧。」
「哇呀!」在場眾人嘩然!阿滿和雪奈乍舌!
「什麼﹖」阿遙瞪大了眼睛,臉泛紅霞。
「一個小小的要求,你不會挋絕吧﹖」
「親他,親他。」在場的人歡呼。
 

(17)

作者:AF

 遙在全場的歡呼聲中,失控地一拳揍在星野臉上。
「妳幹嘛啊?臉是偶像的生命耶!」星野大叫。
「少在那裡雞貓子鬼叫!你以為你這樣調侃我,我會這麼簡單放過你嗎?星野光。」遙握緊了拳頭,氣得全身發抖。

「獎金我不要了。今天的事你最好當作沒發生過。」在眾目睽睽之下,名賽車手天王遙乘著愛車呼嘯而去。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星野在內的三光和歌迷、滿、雪奈、小螢、南野、以及所有觀賽的賽車迷和傳媒記者,全都亂成了一團。
在這麼尷尬的場面下,星野漲紅了臉,急急忙忙和莫名其妙的大氣及夜天離場。
滿、雪奈、小螢三人也趕忙衝了出去,希望在遙還沒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之前,找到暴走中的他。
南野吩咐人通知主辦單位:他先以贊助者的身份接收獎金,以後再交給選手。然後就靜靜地從這鬧劇中脫身。

隔天,體育影劇版的頭條就是他們兩位公開衝突的新聞。
只是此時,遙沿著濱海公路飆了一晚的車,自己累得睡著不說,連帶著也沒有人找得到他。
倒是南野,一早在他的辦公室,就有人送進的一箱貴重物品,大家謠傳著,說那是名為"海之聖堂"的名小提琴。

(18)

作者:小麗

事隔一星期,阿遙仍然失蹤。
「啊呀!」意圖用能量感應找出阿遙的小螢支撐不住倒下了。
「小螢!」雪奈上前扶起她。
「可惡,我還是找不到阿遙爸爸。」
「小螢,你剛剛復元,不要太勉強。」雪奈道。
「可是......」
「算了吧,小螢,連我的感應力也找不到她;你也不必強求了!」阿滿幽幽的道。
「阿滿媽媽......」

 另方面,在〞三光隊〞的住處,星野拿著冰袋,按著被阿遙打腫的臉。
「可惡,阿遙的拳頭究竟是什麼構造﹖害我的臉腫了一星期還沒退﹖」
看著星野的樣子,大氣和夜天失笑。
「在情場上,星野一向天下無敵,這次可算是老貓燒鬚了!」夜天道。
「誰叫他要追求天王遙﹖真是自討苦吃!」大氣說。
「你猜他會不會放棄﹖」夜天說。
「我怕沒那麼容易。」大氣說。
「哎﹖」夜天不明白。
「你想想,天王遙失蹤了一星期,星野一直茶飯不思;看來,他已不能自拔了!」
「唉,莫非真是打者愛也﹖」

 被送往南野辦公室的貴重物品,不是「海之聖堂」,而是他早前,為了預備慶祝阿遙加入「田中車隊」,而特別訂造,預備送給阿遙的紀念品—一個以24k金以及鑽石鑲成的,一呎高的車手塑像,「馳車人」。
「它來了,但它的主人在哪裡呢﹖」南野輕嘆。

 如是者過了一個月,一天,阿滿收到由瑞士「史柏德巴利提琴製造廠」寄給阿遙的信,說早前收到了她的五千萬元訂金,現在「海之聖堂」已經造好,請她把餘下的四億五千萬元以支票的方式寄出。
「阿遙,原來你參加那場賽車是為了......」阿滿登時說不出話來。

 不久,南野收到阿遙寄來的,一封沒有回郵地址的信,請他把那筆獎金寄去琴廠,同時將一封信交給阿滿。
南野把錢寄出後不久,阿滿收到了「海之聖堂」。
至於阿遙那封信,寫的是:
「阿滿:
當你收到這封信和『海之聖堂』時,我已經不會再回來了!這句開場白很老土吧﹖對不起,你也知道我的國文不好,想不出更好的開場白;無論如何,我也祝你幸福,那個小提琴,就當是我送給你和南野先生的結婚禮物吧!或許,或許有一天,我也會去找我自己的王子,不是說笑的。
遙」

「遙,你這可惡的傢伙究竟在哪﹖我即使反轉全世界,也要把你找出來!」阿滿看罷那封信,含著眼淚發誓!

(19)

作者:螢影

「你要找我,可是我不會讓你找到。」一陣微風吹過阿滿房間的窗外。
「遙﹖」阿滿彷彿聽見阿遙的聲音。
「是錯覺嗎﹖」

 那陣風,吹到海邊的一間白色小屋旁,停了下來,變回阿遙的樣子。
那是阿遙從來未用過的能力—「風中轉化」。
「公主,你回來了﹖」天王星的城堡衛星米蘭達在小屋旁等候。
「是的。」阿遙一臉愁緒,靜靜地回到屋中。

「公主她真是的,那天我感覺到她的不安,特來瞧一瞧,便發現她在跑車上睡著了;醒來便說要離開海王星公主;又要我隱藏她的星光,不要被海王星公主發現;卻又靜靜的去探視海王星公主的情況,回來之後又......真教我不明白!」米蘭達心想。

 這時,由小螢發出的探視電波傳來,米蘭達連忙擋駕。
「唉,真辛苦!」
「誰又在妨礙我﹖」小螢心想。
 

(20)

作者:小麗

 每逢小螢以電波探視阿遙的所在時,都會遇到干擾電波。
「這是怎麼一回事﹖誰在妨礙我﹖」小螢定再試一次。
又有干擾。
「你是誰﹖」小螢用了感應對話。
「我不能告訴你!」米蘭達回應。
「我知道,你是米蘭達!快告訴我,阿遙爸爸在哪﹖」小螢認出她。
「土星公主,請你不要讓我難做好嗎﹖」

「米藺達,你在幹什麼﹖」
「那是爸爸的聲音。」由於米蘭達正與小螢「對話」,施放在阿遙周圍的掩蓋電波減弱了,所以小螢聽到了阿遙的聲音,但她又不想『打草驚蛇』,立刻打斷了感應。
「沒......沒什麼。」米蘭達不敢直言。

小螢感覺到,阿遙的聲音從南邊傳來,於是追縱到最南部的海邊;找到了阿遙的小白屋。
小螢馬上推門而入。
「阿遙爸爸。」
「小螢!﹖」阿遙大吃一驚。
「你為什麼要無故失蹤﹖我們找得你很苦啊!」

「算了吧,你當沒見過我好了;反正不久後,你便會有一個比我好得多的爸爸。」阿遙說完,化作風飄出屋外。
「爸爸!」
小螢追出屋外。
「爸爸,對不起,我怎也不能讓你走!」小螢火速變身,大叫:「星際彩環!」
彩環飛出,停下來時,阿遙在環中回復原形。
「放開我啊!」

「不行!」
「斗膽,快放開我,否則別再叫我做爸爸!」
「阿遙媽媽!」小螢在搞對抗。
阿遙起著疙瘩,流出瀑布汗!

「你真的要走﹖」
「是呀!」
「好,先勝了我吧。」小螢拿出一副撲克,說。
「好。」

經過一輪激戰後,那張名為『烏龜』的小丑牌,被阿遙抽中了。
「好極!」小螢歡呼。

「小螢,你知道嗎﹖你的阿滿媽媽心裡已經有了別人了。」
「那不是真的!」

這時候,小螢向阿滿借來的行動電話響了!」
「喂,南野先生,阿滿媽媽不在此。是,知道了!不必容氣。」小螢把線掛掉。
「你看,那個人又打電話給她了,今次又約她去舞會嗎﹖」
「是的,是下星期〈田中公司>的化裝舞會。」

「你該明白了吧﹖你走吧。」
小螢沉默了一會,想起剛才聽過南野的聲音和「化裝舞會」,然後說:「阿遙爸爸,你真的認為阿滿媽媽愛上了南野先生嗎﹖」
「不是我認為,那是事實。」
「好,我有辦法證明你看錯了!」
接著,小螢再度聯絡南野,請他幫忙。
他高興地一口答應了。

到了舞會當日早上,有人把一個長而卷曲的,和南野的髮型一樣的假髮,以及一個「禮服蒙面俠型」面具,送到小白屋給阿遙。

(21)

作者:H.T

「這....這個是......?」遙不解的看著假髮和面具。
「遙爸爸!今天晚上妳就裝扮成南野先生的樣子去參加舞會吧!」小螢突然出現在小白屋的門邊。
「妳...妳在胡說什麼?」
「然後,親自去確認滿媽媽的心意吧!」
「......不行.....我不能見滿.....」
「遙爸爸!!」小螢大聲的叫著遙。
「是!」
「妳別這樣好不好?為什麼要這麼膽小呢?妳不去確認妳怎麼知道呢?」
「.......」
「.....我話先說在前頭喔!遙爸爸!妳如果不去的話,妳一定會後悔的!!!」小螢拋下「狠話」,就掉頭離去。

「我.......我該怎麼辦.......?誰來告訴我.....該怎麼辦?」遙失落的跌坐在地上。
 

終於到了舞會的時間,滿早已到了現場,等待著邀請者。

而遙,經過再三考慮之後,還是決定來參加舞會。
「唔.....在哪裡呢?滿的人到底在哪兒?」戴著假髮,面具的遙,急切的尋找著目標。
「啊!」找到了!是滿!遙的心猛然的跳了幾下,躊躇了一會兒,便走向了滿。
 

(22)

作者:白色雅達

 遙終於找到滿,她滿向滿說「晚安,海王小姐。」
「"南野先生",晚安。」
「你怎麼一個人心不在焉似的?」
「我...沒甚麼,只是想起某些事情!」
「你想念天王小姐嗎?」遙緊張地問
「......」
「天王小姐就這樣走了,那麼你願意接受我(南野)
嗎?」
「遙對我是有情有義,但我對你的感覺就.....」
「你只要選自己喜歡的就行了!」遙心堳膟蚖
「我的確有點喜歡你,但.......」
「不用再說了,我突然有點事要做,先走了,再見。」
遙心酸地走了,因為滿竟然說喜歡別人。
遙獨自一人在街人漫步,結果走到一個沙灘,她把假
髮除下來,突然有人叫她
「遙...」
「星野!」遙連忙起來想立刻離開
「遙,等等,我有話要說......」

(23)

作者:莎莎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
「遙,那次比賽的事,真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喜歡你啊!」
「什麼﹖你說什麼﹖」阿遙瞪大了眼睛。
「我說我喜歡你啊!」星野大聲說。
「那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不管你前生是什麼,但今世你是女的,我便可以喜歡你!來,嘗試接受我吧。」星野上前,搭著遙的肩。
遙把他推開。
「那不可能!」遙仍是那句話,但語氣比前輕了。
星野沉靜一會,說:「或許你仍需要一點時間吧﹖今晚暫且不說了;你現在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好吧,我先走了;小心,不要著涼。」星野把圍內除下,披在阿遙肩上,然後離去。

不久之後,熟悉的聲音打斷了阿遙的思緒。
「阿遙爸爸/遙姐姐!」
是小螢和衛子。

「你們來幹什麼﹖」
「該是我問你幹什麼才對,竟從舞會中溜出來。」
「你怎知道。」
「是南野先生的助手告訴我的。」
「阿滿已親口說了喜歡南野,我還留下來幹什麼﹖」阿遙嘆道。
「她怎麼說﹖」小螢不相信。
阿遙重覆了阿滿的說話。
小螢流出瀑布汗,叫道:「唉,阿遙爸爸,我真的被你氣死了;阿滿媽媽還未說完啊!原來你的國文真的那麼差勁;連『但』字也不懂得解。」
「小螢,你竟敢這樣對我說話?有沒有尊重我這個爸爸﹖」遙生氣了。
「你要繼續當我的爸爸,便不要走;回到舞會聽滿媽媽把話說完。」
「小螢......沒用的,回去時舞會都完了。」
「所以我才叫衛子同來。」小螢笑了。
接著,三人變身,以瞬間轉移趕回舞會。

遙再戴上假髮和面具,進入會場。
新的舞曲開始了,她去請阿滿跳舞。
「對不起,海王小姐,我的事辦完了;可以跟我跳舞嗎﹖」
「可以。」
阿滿在舞曲中道出心聲:「南野先生,我承認我有點喜歡你;因為我覺得你很像從前的遙。」
「從前﹖」
「是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我這樣說你不會明白;總之,雖然我喜歡你,但實在無法接受你;你也不是說過只是欣賞我嗎﹖對不起。」
「但天王遙已跟〞從前〞不一樣了;你們的感情還是一樣嗎﹖」
「如果說,我們的感情變了;就只能說變得比從前更昇華,更深!」
聽到這裡,阿遙心有歉意。
「阿滿,對不起!」
「南野先生,你......」
阿遙把面具脫下,露出淡綠色的眸子。
「阿遙!!」阿滿大吃一驚。
 

(24)

作者:白色雅達

遙和滿終於再次見面了,美好的氣分正包圍她們
二人,但在這時突然有人叫住滿
「海王小姐!」原來是真正的"南野先生"
「南野先生。對不起,我已經與遙再次在一起,所
以請你不要再找我了。我不會喜歡你的!」
「喜歡我...唉,我想你誤會了,我喜歡的不是妳,
而是天王小姐,我常找你只不過是想在妳那堨敢
天王小姐的事情,令妳有任何誤會的話,我感到非常
抱歉。那天王小姐,你願意接受我嗎?」
遙被星野及南野的一連串示愛弄到頭昏眼花,這時突
然有人說「我不會把遙讓給你的!」
「星野,你不是己經回家了嗎?」遙說
「我本來是想回家的。不過我知道南野在這附近開舞會
,所以打算來探訪他。但我真的猜不到會聽到這些話。南
野!你想與我爭遙嗎?我還把你當成朋友!」
「星野,你知感情是不能勉強的。我也曾克制自己,但現
在己不能再克制了。當遙在第一次參加賽車時,我己喜歡
上她了。」
「我...我兩個也不要,我只喜歡滿。」遙臉紅地說
「不打緊,我會令你愛上我的。」南野充滿信心地說
「我也是。」星野也滿有信心地說
星野和南野也不行退讓,兩人也非得到遙不可。

(25)

作者:小麗

「阿滿,我們走吧。」阿遙拉著阿滿,匆匆離開會場,開車回到家中。
「我們回來了!」
「你們回來啦﹖」雪奈和小螢欣喜地迎接二人。
「咦,阿遙爸爸,你的臉色為何那麼難看﹖」小螢看著臉色發青的遙,問道。
「小螢,你的阿遙爸爸被兩位大帥哥嚇著了!」阿滿掩嘴而笑。
「什麼﹖有哪兩個男人有那種本事﹖」小螢和雪奈都不明白。
阿滿把剛才的情況道出;雪奈和小螢笑得差點昏倒了!
「哈哈哈!」
「虧你們還笑得出呀;快煩死我了!」
「說也奇怪,南野先生說在你第一次參加賽車時已喜歡了你,那時阿遙你只有14歲,竟然那麼魅力驚人,連一級大帥哥也被你迷倒了!h怎麼樣﹖要不要我也送你結婚禮物﹖哈哈。」阿滿笑道。
「別笑了,快替我想辦法!」
「你一向不是很有辦法應付我身邊的狂蜂浪蝶的嗎﹖怎麼會能醫不自醫﹖」
「這.......誰來救我啊!」

過了兩天,阿遙收到了南野送來的100枝紅玫瑰;以及星野送來的一套新的車手服。
阿遙決定,分別找兩人說清楚。

誰知他們約定的餐室,原來已被一班邪鬼所佔據;就在阿遙想說清楚的一刻,餐室的燈光突然變得暗淡,接著,一群邪鬼飄出,向店內的人襲擊!
「天王小姐,危險!」南野把阿遙推到一旁。
然後,他撤出一些類似花粉的東西,店中所有人都睡著了。
「那是......」阿遙大吃一驚。
不知阿遙有星宿力量保護,只看見她沒有受「夢幻花粉」影響而睡著,南野不解。
「沒辦法了!天王小姐,無論待會兒你看見什麼,也請不要吃驚。」接著,南野從懷中取出紅玫瑰,大叫:「薔薇荊棘刃!」
玫瑰化作有刺的長鞭,南野用它解決了邪鬼們。

「南野先生......」
正當阿遙驚魂未定之際,剛才沒出現的邪鬼首領的妖氣在她背後開始聚集。
「阿遙,危險啊!快避開!『星光重雷射』!」
鬼首領的妖氣被fighter打散了!
「你是誰﹖」不知情的南野問道。

ps 兩人同時英雄救美,我們的男裝麗人好「幸福」啊!嘻嘻。
 

(26)

作者:白色雅達

 「阿遙,沒事嗎?」Fighter問道
「啊...沒事!」
「你是誰?你怎會發出那種攻擊?」南野問Fighter
「我是Sailor Star Fighter。」
「那麼...你又是誰?為何你的玫瑰花會變成鞭子的?」
南野看了遙一眼,就不太願意地說「我是藏馬,前世
曾是一名妖狐。既然你知道了我的秘物,我就不能放過
你?但是,如果你還不想死的話,就把遙留下,速速離開!」
「哦...原來南野秀一是一頭妖怪。我"星野"真是有眼無
珠,居然曾經把一頭妖怪當成朋友。」
「星野?」南野疑惑地說
「哈...不認得我嗎?」Fighter說完此話後解除變身做
回星野「你剛才說要我把遙留下,你想怎樣對她?」
「星野,你在這種時候也要與我敵對!太可惡了。」說
完此句後,突然出現一陣濃霧把南野包圍荂C遙和星
野也感到強烈的妖氣,所以星野亳不思考就變成水手服
戰士。當時遙也想變身,但被星野阻止,因為星野說這是
他與南野之間的事,遙只好不插手。濃霧開始散開,更出
現一名銀色頭髮的美男子。

 

(27)

作者:小麗

Sailor Star Fighter(星野光),以及妖狐藏馬(南野秀一)要開戰了!
本來聽了Fighter勸告,打算就手旁觀的遙,想了一下之後說:「你們兩個不要打!」
「阿遙/天王小姐。」兩人都停住了!
「你們在這兒開戰,想禍及他人嗎﹖還是甘願因賠償而導致破產﹖」
「說的也是,我們還是到別處決鬥好了。」藏馬說。
正當他們離開餐室,往找決鬥場地時,阿遙偷偷按了通訊器。
「小螢,你在哪裡﹖快來救我!」
「怎麼了﹖阿遙爸爸。」
「那兩個男的太煩了!我想......」
「我明白了,我馬上趕來。」小螢笑道。
正當他們找到場地,準備開戰時,小螢趕到了。
「住手!」
藏馬迅速回復平常狀態。
「小螢,你來了﹖」阿遙道。
「小螢/螢妹妹,你來幹什麼﹖」
「你們不是都想跟我的阿遙爸爸交往嗎﹖先過我這一關吧。」
「好,又玩賽車遊戲嗎﹖」「有經驗」的fighter說。
「不是,阿遙爸爸一直找不到合意的對象,其中一個原因是,她找不到比她更出色的男人;如果要當阿遙爸爸的男朋友,自然要文武雙全;我是她教出來的,若勝不了我,你們哪有資格跟她在一起﹖」小螢充滿自信地說。
「小螢,這傢伙是妖怪啊!」fighter指著南野說。
「什麼﹖」小螢吃驚。
阿遙點頭。
「南野先生,你......」
「那是前世的事了。」南野說。
「是嗎﹖那不打緊,每個人也有前生的;對了,可以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嗎﹖」
「螢妹妹,你不怕嗎﹖」
「不打緊,我曾看過不少大場面,膽子很大的。」小螢笑道。
「好吧。」藏馬回復妖狐的樣子。
「真該死,竟比之前還帥,好一個銀髮俊男!」小螢心想,說:「好了,今天阿滿媽媽和雪奈媽媽都外出了,我們回去再開始吧。」
「好。 」四人同回阿遙她們的家。
「小螢,全看你了!」阿遙輕聲說。
「知道了,放心吧,阿遙爸爸。」

在阿遙她們悉心教導之下,早已脫胎換骨,變成樣樣皆能 的小螢,自然是信心十足;但她沒注意到,她的對手除了星野之外,還有出自「盟王高校」的無敵高材生—南野秀一。

 

(28)

作者:HARUKA

「我想先決定一下比賽項目:鋼琴、短跑、電玩,可以吧?」小螢看看兩位男士,想想還是不要把賽車和一些學術性的項目列進來,以免自找麻煩。

「我沒有問題。」南野爽快的回答,畢竟他不只是四肢頭腦一樣發達,對於娛樂性的電玩和文藝性的鋼琴也一樣不馬虎。
至於星野,他原本想要抗議電玩一項,可是看到對手這麼乾脆,礙於"男人的面子",他也不得不點頭。

「那麼,我來說明一下規則:你們兩位先對戰,可以變身以power-up,但不可以用特殊能力阻礙比賽進行。我擔任裁判,贏的一方才能向我挑戰。」小螢本來不想讓們兩位變身,但是想到那帥到爆掉(?!)的妖狐大哥,小螢私心一起,就准了他們變身。

「和我的比賽,規則和之前一樣,只是裁判由遙爸爸來當。可以吧?」小螢轉頭,看到她的遙爸爸有點虛脫無力,還是勉強點頭的樣子,不禁擔心起來。
「若是你們之中有人可以連勝我三場,我就不干涉這件事。但若是你們輸了任何一場……」

「我就此放棄天王小姐。」不知是躊躇滿志,抑或打算背水一戰,南野這勢在必得的宣言實在很有魄力。
(HARUKA曰:當然!人家是妖狐嘛∼不過輸了也好,不要妨礙人家家庭幸福,反正你還有飛影嘛∼^^b)

「不,我才不放棄。要我星野光放棄天王遙,天塌下來再說!」星野的脾氣在這種尤其明顯,不過似乎沒什麼用,因為∼
「星野先生,您是想藐視這場勝負嗎?天王小姐的女兒,螢小姐親自對我們提出資格賽的挑戰,不論怎麼說,都沒有不承認的理由。您說是吧?」南野連珠砲似的"敬語"攻擊,讓星野氣得說不出話來。畢竟嘴上功夫這麼厲害的對手,星野還是第一回遇到。

在一種奇妙的氣氛下,"天王遙追求資格決定賽"就此展開。第一戰場,就在家裡的琴室。小螢拿出滿媽媽幾天前剛完稿的琴譜,要求兩位對鋼琴有自信的大哥現場演奏,以失誤多寡決勝負。

星野畢竟是樂團的鍵盤手,鋼琴自然是有兩下子。但是一方面最近因為"而疏遠了他的愛琴,另一方面滿的大作是古典音樂,他這個搖滾歌手當然就不太能發揮實力,因此失誤也多了不少。

南野則是因為原本就是修習古典鋼琴,這幾天賦閒時也多打發在鋼琴上,再加上他本來對音樂的熟悉,贏過此時的星野當然是輕輕鬆鬆。一方面小螢以為滿媽媽的譜,她一定比任何人都熟悉,但是看到面前這位音樂性僅次於滿媽媽的帥哥,一下子也緊張得慌了手腳,不小心就多了南野一個小失誤。就這樣,第一回合就由南野拿下了。

第二場,三人轉戰附近的田徑場,以100M為決勝點。星野雖然變身為Sailor StarFighter,依舊不敵妖狐的速度。當然,小螢身為Sailor Saturn,擁有超強力量,但也並不代表她的速度能贏得過妖狐。事實上,就連身為裁判的遙,都快看不清妖狐的動作了。
(HARUKA曰:下次找幽助.飛影.劍心或宗次郎來比賽算了……嗯,看不懂得人可以直接跳過這一句廢話)

第三戰為電玩賽。星野雖然因為上次輸給小螢而曾進行電玩特訓,但是因為沒什麼好對手可以訓練他,實際上也沒什麼長進。另一方面,南野在盟王高校時期,不僅是成績優秀、容姿端麗、十項全能的優等生,他的電玩功力也很有對手的。如今雖然當了社長,但因為他調配時間的手腕了得,電玩依然是他的娛樂之一,實力可是一點也沒退步。

在挑戰星野之前,南野還用了一點心理戰術。根據第一戰的經驗,小螢若是對南野的實力感到驚異,就會慌了手腳。於是南野就故意在各種項目的電玩上連連打敗星野,以顯示他的實力雄厚。等到對上了小螢,還特地告訴她,若沒有天沼或海藤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會贏。
(HARUKA:我好像在服務幽遊白書的讀者.看不懂的人,原諒我吧……^^b)

「天沼?海藤?你是說蟬聯不知幾屆電玩混合大賽冠亞軍的天沼月人和海藤優嗎?」小螢聽到這兩位高手的名字,才驚覺眼前這位大哥,不只是長得好看、頭腦好、學識與運動能力一等一的年輕實業家而已。而是一位絕絕對對,擁有匹配遙爸爸或滿媽媽任何一位之資格的男性。

「小螢,你輸了!我可沒有教你死賴在競技場上喔!」遙在比賽結束後,終於吐出了除了判決之外的話「妳很清楚他的實力吧,就連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但是,難道妳真的要這樣跟他走嗎?遙爸爸!」小螢仍是不甘心。

另一方面,南野走到一旁星野面前,請他履行承諾。
「星野先生,請接受您失敗的事實。」睥睨頹廢如喪家之犬的星野,南野平靜地說「從此,請不要再打擾天王小姐。」
星野也聽到這話,原已嚴重受損的自尊更是頓時成了碎片,拖著沈重的身體,漸行漸遠的步伐,宣告著他一敗塗地的殘酷事實。自此之後,星野再也不敢對遙有任何非分之想。(對手太強了!)

南野轉頭回到遙與小螢的身旁,躬身親吻兩位"淑女"的手背,說:
「天王小姐,您可以安心了。星野先生應該不會再來打擾您了,我的任務也就此算是圓滿結束。」幾句話弄得遙和小螢一頭霧水。

原來南野接近滿是因為傾慕她音樂家的丰采,並沒有特別的意思。只是看到頒獎典禮那一幕,私下調查了遙的事,才決定幫助遙解決星野這個麻煩。當然,說為了打探遙的事而接近滿,只是靈機一動罷了。

「我想我大概猜得到您參加比賽的目的,是"新海之聖堂"吧。我已經接收了獎金,為您買下了,明天就煩請您跑一趟我公司吧。」這句話更是嚴重嚇到遙和小螢,沒想到南野的觀察力這麼驚人。
「還有,託這次事件的福,我已經十分瞭解您重情重義的性格,跳槽一事,我也就不勉強了。當然,如果您有那個意思,請不要客氣,隨時來找我。就這樣,我先告辭了。」

留下遙和小螢愣在原地,雪奈和滿也悄悄地出現。看著南野秀一的背影遠去,不禁感嘆,這世上竟有如此特出的完美人格,雖然高處不勝寒,也許只能孤獨,但他維持了這四口之家的幸福,感謝,不言而喻。

   
跋:
老實說,我把它寫成完結篇了。幫忙接龍的各位,辛苦了。
如果有人想接,我當然不會說什麼,只是有點拖戲罷了。
還有,要向大家道歉,牽扯進藏馬,變得嚴重離題,好像都是我的錯。
就是這樣,要回去唸書了,下禮拜還要模擬考呢…… 

(29)

作者:小麗

後記:
半年後,龜田三郎先生的愛人,女車手中川玲子,在一次比賽中意外身亡!他傷心得無意再辦車隊,決定把車隊解散。
車手們都十分緊張!
「怎麼辦﹖我們都要失業了!」
「你們擔心什麼﹖只要我們仍有意賽車,一定會有其他車隊的人請我們加入的。」阿遙說。
「阿遙,你以為我們都像你一樣嗎﹖」雪村惠沒有信心。
「就是嘛,呀,阿遙,你跟『田中車隊』的南野先生不是有交情的嗎﹖拜託你去跟他說說吧。」另一位車手水木一郎說。
「那怎麼行﹖要他把我們全都收歸旗下嗎﹖太苛求了!」阿遙為難。
「求求你!阿遙!」
「......」
正當阿遙不知如何是好之際,車隊中的「天文台」木田奈惠高興地跑來,道:「有新消息,『田中車隊』的贊助人南野秀一來了,正在和龜田先生開會!」
「真的﹖太好了!」
「怎會這樣的﹖」阿遙驚訝。

經過兩小時的會議後,南野秀一臉帶微笑走出龜田先生的辦公室。
看見阿遙和其他聞風而致的車手,他友善地說:「各位,希望以後我們合作愉快。」;接著,他去跟阿遙握手,道:「天王小姐,以後請多多指教!」
「別......別客氣。」

原來,當南野秀一知道龜田先生打算結束車隊時,便立刻找他傾談,打算把整隊車隊買下來;這樣,便可以兩全其美地,既可以令其他車手無須失業,又能讓阿遙在不我情義的情況下,成為他旗下的車手了。

在簽新合約那天,阿遙穿著一套深藍色的西服。
「怎麼樣﹖好看嗎﹖」
「阿遙爸爸,你穿什麼都好看。」
「阿遙,你那麼緊張,真少有!」阿滿笑道。
「人家好歹也幫了我大忙,怎也不能失禮的。」
「從今天起,你們是賓主關係了;你不害怕嗎﹖」雪奈道。
「他是唯一令我自嘆不如的男人,連他也說對阿滿無非份之想,我還有什麼好怕﹖」
「阿遙你......是看準我沒有追求者了﹖!」阿滿裝作不滿,笑道。
「不是,但只要那不是南野秀一,無論那是誰,我也有辦法把他踢到宇宙的另一邊去。」
「哈哈哈!」

簽約儀式在一片掌聲中結束,阿遙和南野都同時發現藏身觀禮的人群中的星野。
儀式完畢後,星野走近兩人,說是來道別的。
「為什麼﹖」
「我的公主要我們回丹桂星。」
「什麼時候﹖」
「待會兒。」

阿遙本想趕回家,把星野的圍巾拿來物歸原主,但星野說不必了。
「星野......」
「那東西,你留下來當作紀念品吧,我想,我以後也不會再來地球了!阿遙,雖然我已沒資格跟你在一起,但你會當我是朋友嗎﹖」
「當然。」阿遙跟星野握手。
「謝謝你。」
接著,阿遙把頸上的十字架鏈子除下,交給星野。
「朋友的臨別信物,是應該互相交換的,這個會保佑你,請你保重。」
「謝謝你,祝你幸福!再見。」
「再見。」

自此,流星沒有再出現!

謝謝haruka,雅達,tin,AF,HT和大家的支持!風與星終於可以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