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熊和蚊子


發言人:harukalover 於 September 01, 2002 at 19:30:01 發言:

 

熊和蚊子

乍看下去題目會很奇怪,不過這是閑時突然想起的一個無聊短篇,請大家不要見怪!


在某偏僻的森林公園,一對一身旅行裝束背著背包的情侶在“艱難”地在濃密的樹林中穿行著。

遙眉頭緊皺,很不耐煩的揮舞著手堛漱@把用來劈開荊棘的砍刀,象掃落葉似的砍斷擋在面前的雜草樹枝,嘴媮暀ㄕ磲犒旰豯菕G“真見鬼……我幹嗎要來這種鬼地方啊……”

跟在遙後面,等著遙給她掃除障礙的滿却一臉的神往,得意的不住打量著四周,語氣婺T不住滿心的興奮。

“不是啊!……你不覺得置身在這堙A有一種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感覺嗎?……”

遙做了個苦瓜臉。“什麽與大自然接觸……這地方有什麽好看的啊,連個人影都沒有……而且,你說的那個什麽‘世外桃源’象仙境的地方,怎麽還連影都不見啊!……”

滿不禁嘖嘖的搖搖頭:“遙,你也太沒耐心了!……這可是難得一來的地方哦,而且啊,這也算是我們戰鬥之余的一種修行吧……”她忙用力挽住遙的手臂,鼓勵有點泄氣的遙說,“你就當只是來一次遠足不就行了嗎?……”

遙望望滿那閃著星星的眼睛,和那不容拒絕的笑容,只好嘆息一聲:“希望真的只是象遠足那麽簡單就好了……”

滿馬上露出勝利笑容,抱住了遙。

“不過……你也不要想的太簡單了!……”遙還是不忘潑潑冷水,提醒著有點得意忘形的滿,“這地方太偏僻了,搞不好會有野獸之類的出沒哦!”

滿的臉色頓時有點緊張起來。她擡頭望望那茂密的原始森林和那不時傳進耳朵的鳥的怪叫,心堻熊M有點發毛了,畢竟她還是個淑女,來到這種地方難免會這樣。

“我……我不管哦!……遙,到時若有什麽事,你一定要保護我哦!……”滿不由分說,狠命的扯住遙的袖子,整個人縮進她懷堙A聲音都有點變了。

遙暗自在心媯o笑,但臉上依然不露聲色,忙打蛇隨棍上,小心的提議:“既然如此,我們不如回去吧……”

“不行!……既來之,則安之。好不容易來到這堙A就這麽回去太不值了!起碼也要看一下那個美麗的地方再走啊!……”滿突然又精神飽滿起來,一副斬釘截鐵的樣子,之前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一掃而空。

“你啊!……算了,別說我忘記提醒你哦,前面可能很危險,說不定有狗熊啊獅子啊什麽的,聽說原始森林媮棶|有野人,而且,專挑人類的漂亮女子搶回去哦……”遙一臉笑得詭秘,故意嚇唬滿。

“哼!……我倒是看見眼前就有一隻金毛大野狼,正對著小猫咪虎視眈眈的流口水……”

“滿……不要啦……我們回去好不好——”遙見嚇唬不成,轉爲用“軟攻”,抱住滿不住的撒嬌起來。

“真是!……我們還是戰士來的啊,什麽地球的侵略者都讓我們打跑,這小小的樹林有什麽可怕的?……好,繼續向前出發!”滿自信滿滿的握緊拳頭,犀利的盯著遙,一副“不准say No”的樣子。

“唉……一切聽天由命吧……”遙失敗的低下了頭,哀怨的想著,‘呆會兒有事,就變身算了……’

兩個人順著森林的山路走去,道路越來越難走,樹林也越來越濃密。雖然剛才那麽一副豪情壯志的樣子,滿却仍緊緊貼著遙,竪起耳朵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遙突然感覺滿猛的用力抓緊了她的手臂,停了下來,看見滿緊緊扯著她袖子,臉色有點煞白。

“怎麽了,滿?……“

“遙……你有沒有聽到什麽……有聲音……”滿一向冷靜的臉開始露出驚慌的表情。

遙的心咚咚亂跳起來。她下意識的用手臂護住滿,然後警惕地望著周圍的樹叢,捕捉一切可疑的聲響。

“沙沙……”

兩個人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竟然呆住了般,緊張的盯著那個蠢蠢欲動的草叢。似乎一個可怕的東西要出來了!……

一隻灰色的野兔哧溜的鑽出,在她們脚下箭似的跑掉了。

“媽呀……嚇死人了!……”遙抹了抹頭上的冷汗,轉身面對滿,却發現滿仍然在發呆。

“滿?……”遙用手在滿眼前揮了揮,滿的眼睛都呆掉了,好久才反應過來,轉臉對上遙。

“遙……”滿剛說一個字,便又呆掉了,嘴巴張得大大的,石雕般楞在了原地。

“遙……後、後面……”滿的聲音都變了,渾身象抖糠一樣,什麽戰士啊淑女的風度全沒了。

遙雖然算是屬于大膽的類型,又是充當滿保護者的角色,但這會兒她也已經嚇的够嗆了。她知道滿肯定看到了什麽可怕的東西,但她還是鼓起勇氣,迅速的轉身,面對那個後面的“東西”。

“哇啊!……”“呀啊!——”“吼!——”

遙、滿,還有後面那“東西”——一頭大黑熊,一起象鬥大聲似的嚎叫起來。不過,前兩個人是被嚇的慘叫而已。

“啊!……”遙突然不知哪來的力氣,不由分說的把滿抱起象扛麻袋一樣,一邊驚叫著,一邊邁開飛毛腿拼命著逃跑。不愧是跑步的健將和飛翔的戰士,這回兒就像是一陣旋風吹襲過一樣,遙這輩子大概都沒跑過這麽快的,那頭黑熊都沒反應過來,兩個“奇怪”生物就那麽一溜烟的消失在遠處了。

‘晦氣……’黑熊搔搔腦袋,轉身晃著肥胖的身子回去了。

“哇啊!……”跑了老遠了,遙都還在不停的驚叫,幾乎是慌不擇路的往森林外面跑去。而滿則象一隻抱著由加利樹的澳洲樹熊,手脚象八爪魚似的緊緊挂在遙的身上。她也嚇得魂飛魄散了,不過遙早就跑的很遠了,她也慢慢有點清醒過來。她看到了後面,已經沒有任何危險了,可是……遙爲什麽還在拼命的慘叫,而且,還跑的混混沌沌的,不時撞到一些樹枝和磕在石頭上。

“遙!……停一下!……已經沒危險了!快停一下!……”滿大聲在遙的肩頭喊著,有點不知所措。

不知是喊聲有效還是什麽,遙似乎開始清醒了一點,但她還沒來得及反應眼前有什麽,腦袋就狠狠撞在了一株橫伸出來的樹枝上,身子底下一滑,整個人便重重地仰天摔了一跤。

總算停下了瘋狂的奔跑,滿微微呼了口氣。幸運的是,遙摔了一大跤,對自己的愛人却保護得很好,滿完全地倒在遙這個“肉墊”上,一點事都沒有。

“啊!……好痛!……”遙終于都反應過來,眼前直冒金星,她倒在地上,捂著額頭呻吟起來。試想一下,以那種驚人的速度再碰上這障礙物,不异于火星撞地球,疼痛可想而知。

滿扶起遙,兩人到一處岩石上坐下,慢慢從驚嚇中緩過神來。滿用冰袋敷著遙的額頭,不住的說著“有沒有好一點”、“還痛不痛”之類的話,心堿J心疼又好笑。沒想到遙害怕起來也會這麽“瘋狂”,若讓小兔她們那些人看到,那她們外部戰士的形象將蕩然無存。

遙的頭腫了個大包,弄的她齜牙咧嘴的疼的直叫,當然很大程度是故意做給滿看,讓她也擔心一下自己,趁機享受一下照顧。而滿也爲了感激遙的“拯救之恩”,也自然樂于照顧受傷的她了。

“看見沒有啊!……差點連命都沒有了,那你下次還去不去?……”遙沒好氣的“質問”滿,希望她這下子應該“迷途知返”了吧。

“唉!……可是,就那麽回去,也太……况且,我什麽還沒看到呢!……”滿撅起嘴巴,一臉的不情願。

“大小姐,這森林可不是你想象中那麽好玩的啊,還是趁早放弃好,還有很多可怕的事還在後頭呢……”

“遙……等下再走嘛!要不,在這附近逛一逛,就算參觀一趟了,行不?……”滿撒嬌道,忙粘在遙身上,用小猫的可愛目光望著遙。“若再有事,變身就行了吧!……”

遙無奈的苦笑,來遠足還得要變身?這可真是一個無聊的笑話。剛才碰到那頭熊受驚過度,別說平常人常用的“裝死”那招,自己會變身這回事也幾乎忘得精光了。對著見過鬼還不怕黑的滿,她真不知該怎麽辦,又不敢責怪她,只好隨她了。這到底是哪門子的“修行”啊……

經歷了與黑熊兄弟的遭遇後,兩人提心吊膽的在附近兜圈,起碼是遙還在心有餘悸,象獵狗一樣敏銳的觀察四周,緊跟在滿後面。她現在已經徹底沒了脾氣,心想著該怎麽早點回去,可是,看見滿那興致勃勃的樣子,又不敢開口,真是擔心該找個什麽藉口才好。

很快,她的“救星”就自動送上門了。

“遙……快來幫我!……”滿突然拼命的揮舞雙手,一臉厭惡的跳著往身上拍打起來(對滿來說是很少有的哦),“這該死的蚊子!老是叮我,怎麽辦啊!……”她賭氣的朝遙蹬脚。

“唉!我的大小姐,我不是提醒過你,要穿長袖的衣服嗎?你又不聽,現在……”遙一臉的無奈,聳聳肩。

“你還說!到底是誰來之前對我說,說我穿短衣服看起來更漂亮的?……原來你是爲了……你這個大色鬼!……”滿象個小孩子似的發起脾氣來,賭氣的用力扭了遙的耳朵一下。

“哎喲!……不是啦!唉……別生氣啦,來,把這驅蚊水塗上就沒事啦……”遙揉了揉疼痛的耳朵,忙安慰滿,把一瓶東西遞過去。今天受的皮肉之苦還真不少……

“我不要!……好沖的氣味,我會皮膚過敏受不了啦!……”滿美麗的臉扭曲了一下,一副噁心的模樣。

“你……”遙真的給這嬌貴的大小姐給氣壞了,一時竟說不出話來。到底要她怎麽做嘛!這也不是,那也不行……遙一直憋著的怨氣終于發作了。

“別耍脾氣!給我乖乖塗上!……”

好可怕哦!滿被遙的“吃人”眼神給嚇怕了,很少看到遙會發那麽大的脾氣的,加上那蚊子實在像是好色鬼般老往她身上“熱吻”,她只好捏著鼻子,眉頭緊皺地塗了那刺鼻的液體,還好,那氣味還真的令蚊子“聞味而逃”了。

經歷了這麽多的“磨難”後,遙終于令滿“知難而退”,兩人終于收拾行囊,踏上了歸程。

“怎麽樣?……現在你應該知道了吧,這些地方不適合你這大小姐來的!應該吸取教訓了吧……”遙揉著還有點瘀腫的額頭,按捺住內心的得意,故意對滿說著。

“我怎麽知道會有那麽多可怕的東西……”滿撇撇嘴巴,一臉懊喪,好象又在想著什麽似的,很久都不說話了。

“算了,不管了,我們還是回去吧……”遙一臉笑的燦爛,用手搭住滿的肩膀。爲了來這鬼地方,害她連精彩的車賽都錯過了,回去一定要看個够!……

一切都好象高興的太早了,滿突然眼前一亮,又興奮的叫了起來:“哎呀!我差點忘了!還有這個東西哦——”

“什、什麽?……”遙開始結巴了,不祥的預感哦……

“這個!!——”滿欣喜地從背包堥出一張紙,正確的說,是一張廣告宣傳單。遙的臉頓時變的慘白。

“我就想著,森林也許會不好玩,所以,我還報多了一個旅行團。你看,是太平洋無人島之旅耶!是我最喜歡的大海哦,一起去……”

滿興奮的連珠炮似的話還沒說完,“咚!!——”

“啊!——遙,你怎麽了?怎麽昏倒了?!……我們還沒走出這個森林哎,我害怕的哦,遙!……”

“嗷嗚——”遠處森林深處傳來熟悉的令人發毛的吼聲……(不會是狼外婆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