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金色的紙鶴


發言人:harukalover 於 October 28, 2002 at 18:38:41 發言:

金色的紙鶴(上)

 

本文主要是寫遙和小螢的非一般“父女”情,其實我很早就想寫一寫她們的溫馨場面,因爲我想遙和小螢的生活情趣,應該比滿和雪奈更溫存一點。(其實是我偏心……^_^)

周五的傍晚,外部一家子顯得特別的寧靜。屋子堛鰱瑪漯滿A除了客廳的沙發上躺著一位“石頭人”外,就完全沒有別的生氣了。

“唉!……”那位“石頭人”——遙,哀怨地在沙發上扭動一下快要僵硬的腰,重重的沖天花板長嘆一聲,接著又重新振作精神,百無聊賴的試圖“專注”于手堛瑭禸捍孎茪W。可最令她難熬的,是屋子的寂靜和一個人的孤獨,象爪子般撓著她的心。

“有沒有搞錯啊?……怎麽現在還一個人都沒有,都跑哪兒去啦……”遙嘴堣ㄕ磲犒旰豯菕A不覺間肚子又不爭氣的開始“抗議”了,可她又不是會下厨的類型,只好忍著。

‘滿去樂團排練了,雪奈又呆在研究室堣F吧,小螢還沒放學……’她皺著眉頭回想著種種“可能性”,‘難道就我這麽有空?……可我明天就有車賽啊,不會這麽慘吧……’

真是“家不成家”,想找個人說話都沒有,這樣的精神狀態,明天的比賽肯定當掉……遙正“悲慘”的想著,忽然便聽見很重的開門聲。遙如警犬般靈敏的耳朵立刻竪了起來,沒等來人說話現身,經過0點15秒的思考,結合在此長住的“經驗”,便得出結論:是她可愛的小螢回來了。她立刻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果然,走廊傳來小小的啪噠啪噠的脚步聲,接著便聽見那歡快的孩童稚嫩的尖叫:“遙爸爸,我回來了!——”

“小螢!……”總算有人回來了,遙很是感動的迎上前去,張開雙臂,準備如往常一樣給女兒一個大大的擁抱。誰知,只覺得眼前一陣小旋風吹過,手臂撲了個空。

“遙爸爸!……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我呆會兒再和你玩哦!——”小螢咚咚的迅速的上樓,微笑著甩下一句話,留下仍張著雙臂目瞪口呆的遙“石化”在原地。

周圍場景暗下,一陣冷風吹過遙的“石像”……(卡通婺g常出現的情景)

*****
不知何時,耳邊終于聽見那熟悉的童聲:“遙爸爸,起來啦!……我有東西給你看哦!——”

原先如死魚般趴在沙發的遙很精神的坐起,下一秒便是最燦爛的笑容,之前的鬱悶一掃而空。“好啊,小螢,爸爸也很期待哦!……”

小螢可愛的紫色瞳孔閃著興奮的光芒,她神秘的嘻嘻一笑,便“努力”的爬上遙的膝頭坐下。

“到底有什麽秘密,快告訴爸爸……”遙嗔愛的輕輕抱住小螢,說實在的,她最喜歡這樣子抱著小螢那柔弱的小身體,幸福感油然而生。

“爸爸你要閉上眼睛,然後把手伸出來……”小螢可愛的笑著。

“嗯……”遙很老實的照做了,小螢便把一個小東西放在遙伸出的手掌上。遙慢慢睜開眼睛,只見手掌上的是一只用金色的箔紙很用心折成的紙鶴。

“這個……是小螢自己做的嗎?……”

“嗯!……”小螢很認真的重重點頭,然後露出滿足的笑容,“我今天剛剛學會做的哦,遙爸爸明天有比賽,我爲了要祝願爸爸贏,所以一回來就做給你哦!……”

原來小螢一回來就跑掉,就是爲了……遙的心堨艅銴仱_一股無名的暖流,眼睛堿藒M有點濕潤了,但表面還是一臉的溫柔。“這樣啊!……那爸爸明天的比賽肯定會贏,謝謝了,小螢!……”說完,遙如慈祥的父親般溫柔地揉著小螢小腦袋上的深紫短髮,禁不住笑了。

“遙爸爸,你弄亂我頭髮了啦!……”小螢也露出小猫般的可愛眼神,嘻嘻笑著,也“禮尚往來”地雙手來回在遙的金色頭髮上摩挲著,把她的頭弄成個鳥窩似的。可遙已經沈浸在這幸福感媕Y了,完全不在意,父女(母女?)倆不住地逗笑著。

“到底有什麽事這麽開心啊?……”滿和雪奈幾乎同時進門,看到遙和小螢那興奮勁,忍不住好奇的問著。

“秘密!!——”傳來客廳的一大一小兩個人异口同聲的回答。滿有點哭笑不得的望瞭望雪奈,Pluto也只是聳聳肩。遙和小螢互相神秘的對望一眼,不禁又撲哧地笑了出來。

‘這是我們的約定哦……’

******
遙鎮定的穩坐在她的910號GT賽車堙A雙手緊握住方向盤,仔細盯著出發的燈號。她朝看臺的方向看了一眼,在汹涌的人群中,她看不到她的家人,可她明顯的感覺到她們的心此刻已經連在了一起,她們的目光正注視在自己。遙望望坐艙玻璃前挂著的一個小小的金色東西上。那只閃著金光的紙鶴,在微風中輕輕搖晃著,似乎在追隨著她在飛舞……

遙眼前似乎又看到了小螢那雙閃著純真光芒的大眼睛,除了滿在比賽前給她的“Lucky Kiss”外,還有一個可愛的小支持者呢,這些都成了她取勝的“動力”了。遙微微一笑,自信的望著即將熄滅的紅燈,等待比賽的開始……
……

“啊!!……”小螢看著賽道上突然的飛沙走石,嚇得捂住了眼睛。滿和雪奈都臉色煞白,不安的望著一片混亂的車群。

“混帳!……”遙暗暗在心駡了一句,試圖穩住方向盤。就在比賽只剩幾圈的時候,後面緊追著的幾輛賽車突然失控,碰撞在一起,把她的車子也碰了出去。在頭位的她速度太快了,賽車危險的失控旋轉著,向護椇硃L去。遙正拼命使自己的賽車停下來,可是,車子還是在一片混亂之中側旋著翻滾後,重重撞在了護暀W,一時間沙塵四起,碎片飛濺。觀衆們都嚇呆了,不少人失聲驚叫起來。

遙只覺得眼前一陣的天旋地轉,耳邊滿是機械與地面摩擦的刺耳的喀喀聲,等眼前的一切停下來的時候,她模糊的聽到耳機娷_斷續續傳來她的車隊同事們的驚慌雜亂的叫聲:“……天王!……你怎麽樣?快回答!……”

遙努力的晃了晃有點發昏的頭,還好,身體似乎沒受什麽傷。這時,她聞到了一股刺鼻的焦味,車厢媔}始彌漫著一陣黑烟。

“糟了!……快離開這堙I……”遙危險的意識到,是引擎著火了,要是點燃了油缸……她連忙用力踢開已經嚴重扭曲變形的車門,費力的把身體拖出來。臨走之前,她沒有忘記把車頭一直挂著的那小東西扯下來,緊緊捏在手堙K…

“遙!……雪奈,你看住小螢,我過去看看!……”滿大聲的對雪奈說了一聲,忍住了快要流出的眼泪,飛快的跑向那濃厚黑烟籠罩的車禍現場。

“遙爸爸!——”此刻的小螢,已經害怕地嗚嗚大哭起來,紫色的大眼睛哭得紅腫。看到心愛的爸爸遇到這樣的車禍,她真的給嚇壞了,幼小的心堙A不住的希望她的遙爸爸會平安無事,一臉微笑地回到她面前。雪奈也只好無奈的緊緊抱住了哭泣的小螢,不安的望著現場,感覺到那懷堛漱p小身子,在恐懼地微微顫抖……

這時,一聲令人心悸的巨大爆炸聲讓所有人的心臟狠狠的抽搐了。觀衆都驚慌失措大叫起來,遠處傳來救護車和消防車的警笛聲,現場一片混亂。

遙剛剛從車子的殘骸中脫出,才跑了幾步,背後就突然一陣猛烈的爆炸,她的賽車被完全炸成了碎片,殘骸飛得滿地都是,火苗冒出,滾滾濃烟彌漫了整個賽道。巨大的爆炸氣流把她整個人都掀翻了,抛到幾米外的草地上。觀衆們揪心的看著救護人員馬上飛快的朝著倒地不動的天王選手跑去。

那時間,遙只覺得身體不知翻了多少個跟頭,才終于重重摔在地上。她覺得一陣的劇痛,耳朵媔銇銂褐T,腦袋就象要裂開一樣。她已經動不了,模糊的眼神似乎看到了遠處朝她跑來的愛人的身影,聽到她大聲的哭叫,這時,她腦海堸{過了她摯愛的家人們的臉,心愛的滿,還有女兒那小臉露出的甜甜的笑意……

模糊的意識消失之前,遙勉强擡頭,看到自己的手掌堛漕漸u金色的紙鶴,還完好無損的捏在手堙C

‘太好了……’遙微微嘆息了一聲,接著便陷入了黑暗之中,周圍一切的聲音,滿的呼叫,救護人員們歇斯底里的喊叫聲,她也聽不到了…… 

金色的紙鶴(下)


一片柔和的陽光和舒適的微風,這是遙終于恢復知覺後的第一感覺。

睜開眼睛的瞬間,她看到的是自己熟悉的房間堛熔L藍色天花板——咦?我在自己的房間媕Y嗎?……遙有點疑惑的努力辨認模糊的視綫,正想起身確認一下,下一秒鐘便後悔了:全身酸痛,稍動一下,肌肉就都在强烈的抗議,使她不敢亂動了。待她意識完全清晰的時刻,感到的是陣陣激烈的疼痛和疲倦。除了那煩人的疼痛外,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左手感覺到了什麽——是皮膚的溫暖觸感。

‘是滿在握著我的手……在守侯著我嗎?……’遙在心媕q默的說著,幷沒有仔細去看身邊的人,‘又讓她擔心我了吧……’

咦,等等……不太對……滿的手怎麽好象這麽小的樣子……遙那和滿相處已久造就的“潜意識”使她發覺了不對勁。她忍住身體的疼痛,微微擡起頭,望望床邊的人——那趴在她床邊安詳的睡著,緊握住她的手的,竟是小螢!

遙頓時眼睛一陣發酸,心媟L微的抽搐了一下。她往發幹的喉嚨塈]了口唾沫,輕輕的呼喚著她的小公主。

“……小螢……”很小聲的連叫了兩次,小螢都沒有反應,仍然睡的正香,遙也不再喊了,其實她也不忍心打擾睡夢中的女兒,只靜靜的微微握緊了那小小的手掌。

房門被輕輕推開,滿抱著一張毛毯出現在門口,她和遙的目光相對,接著,她驚訝的用手捂住了嘴巴。

“……阿滿……”

“遙!!……”下一秒鐘,滿便撲到了遙床邊,緊緊攥住她的右手,眼泪就流下來了。

“太好了!……你終于醒啦!……”

遙有點苦笑不得的微笑了一下,做了個苦瓜臉:“……滿,我的手……好痛……”

“對……對不起!……看到你醒了,太高興而已……”緊攥著的纖手微微放鬆了力道,滿的臉微微一紅,雖然眼睛有點濕潤,但看到心愛的人沒事,她臉色微微鬆弛下來,看來她也是擔心不小,遙的心堨肭_了一陣暖流。

滿很小心的輕輕給熟睡著的小螢蓋上毯子,儘量不弄醒她。遙一直靜靜的注視著那小小的人兒,眼睛滿是複雜。這時,她似乎想起了什麽,微擡起左手,看到了掌心還捏著一個紙做的小東西,微微一驚,接著,便暗暗鬆口氣。很久,她才小聲問了一句:“我……到底睡了多久了?……”

“離那事故,都整整三天了……小螢這孩子,這期間都不肯離開你身邊,要在這等你醒過來……”滿一邊說著,憐愛的目光久久望著小螢。

“嗯!……我好象也感覺到了……有人在握著我的手——”

滿的手下意識的握緊心愛的人的手。“真不知你是怎麽搞的!……還是天才賽車手呢,也會出那樣的事故……你的風,看來沒保佑你喲!……”雖然嘴堿O這樣說,滿的眼睛還是發紅了。

“唉!……這個時候,你就別調侃我了!……”遙“哀怨”的搖搖頭,忍不住蠕動了一下身體:“哎喲!……好痛……”

滿連忙按住遙:“你還說呢!……不過,你還真是幸運了。那麽嚴重的車禍,你都沒有受太嚴重的傷,也沒有骨折……所以醫生讓你回家休養……”

“咦?……”一聽到滿說自己的身體,遙一下就提起了興趣,眼睛也瞪大了。

“連醫生都說是個奇迹呢!……你只是受了點輕微的擦傷和扭傷而已,可能現在你會覺得肌肉有點疼痛,那次爆炸的震蕩也不小啊,你一直都昏睡,我們都擔心你會受什麽內傷,還好沒什麽大礙……”

“唉!……大概是我命硬,死不了吧!……還真有點意外……”

“什麽?你這個人!……這次你沒死掉,還真是運氣了,你不知道大家有多害怕——”回想起那爆炸的情景,滿就不由得一陣的心寒。

遙很久都沒出聲,似乎在想著什麽。接著,她又慢慢問道:“小螢這孩子,一直在守著我嗎?……”

“嗯……這孩子,自你出事那時起就一直哭了好久……還非得留在你身邊不可,也不願回房去睡,說要等你醒來,我和雪奈都只好隨她了……”滿喃喃的輕聲說著,眼神沒離開過小螢。

“……”遙默默的聽著,只是用手溫柔的撫摩著小螢的頭,眼堳G晶晶的東西在閃爍著……

這時,遙感覺到那小小的身體蠕動了一下,接著,小螢慢慢醒了,用小手揉著那如小猫般的紫色大眼睛。

“早上好,我的小公主……”

聽到那熟悉的低沈溫柔的聲音,小螢的眼睛猛的瞪大了,連忙急急的望向床上的人。她的遙爸爸正帶著那一貫的微笑,溫存的望著她。

“遙爸爸!——”深紫短髮的小腦袋立刻撲到了遙的肩膀上,耳邊也傳來輕輕的抽泣聲。

“……小螢好乖,一直在陪著爸爸吧……對不起,讓小螢擔心了……”遙的手輕輕撫摩著小螢的頭髮,抱歉的說著。

“爸爸……我好害怕,你會一直睡下去,丟下小螢……”小螢的雙手緊緊用力抓著遙的衣服,抱緊她,生怕她飛走似的。遙隱隱感到身體的一絲疼痛,但她還是忍著,一臉的微笑望著女兒。

“不會的……爸爸不會就這樣丟下小螢一個的!……因爲,爸爸還有這個哦!——”看著小螢瞪圓了眼睛,遙微微一笑,慢慢張開左手的手心——

堶悼翱O那只小螢親手折的金色紙鶴。大概被遙捏過很久,有點皺巴巴的,可是,那耀眼的金色,仍然在早晨的陽光中閃著迷人的光芒。

在爆炸的前一刻,從火苗中搶救出來,直到昏迷前都捏在手堛熙o個守護她的東西……遙看著它,眼睛模糊了,‘還好,它還完好無缺……’

“小螢做的紙鶴……真的守護著爸爸哦!……所以啊,爸爸一定會沒事的……”

“真的嗎?……”小螢擦著哭得紅紅的眼睛,擠出笑容,天真的望著遙的臉。

“嗯!當然是真的!……謝謝啦,小公主!……”遙伸出仍然包著綳帶的手,輕輕的捏了捏小螢的臉蛋,小螢也咯咯的笑著,抱住了遙的脖子。看著這溫馨的一幕,滿也不禁擦著眼角的眼泪,幸福地微笑著。遙的房間媢y時回響著開心的笑聲。

外面的雪奈也被遙房堛滲瑭n吸引進來了。“呼!……看來一切都挺好嘛!……你真是讓我們擔心不小啊,遙-san!……”雪奈故意揶揄道。

“唉!……讓各位爲鄙人擔心,罪過!罪過!……”遙一臉的嚴肅,緊閉眼睛,皺著眉頭“懺悔謝罪”。

“算了!……大家是一家人,還計較什麽嗎?……”雪奈說完,外部一家子都不約而同幸福的笑了起來。

*****
第二天,雪奈和滿一起在厨房爲一家子弄著晚餐。

“她們在房間婺了一天了哦!……還不出來,要不要去叫一聲?……”雪奈有點擔心的望望樓上遙的房間,隱約可以聽到輕輕的笑聲。

“不要緊啦!……難得她們那麽好心情,就讓她們玩個够吧!……”滿却一臉的不在意,只甜蜜的笑著。

“那兩個,還真的是沒大沒小的……”雪奈苦笑,滿只是笑而不答。

房間堙X—
“遙爸爸!……不是這樣折啦,要從這邊折過來,再這樣……”小螢儼然一個小老師的模樣,專心認真的訓導著她的“學生”。

“是……”坐在床上的“學生”——遙,正滿頭大汗,用兩隻包著一些紗布的手,笨拙的學著女兒的手勢,努力的折著紙,和一大堆的顔色紙“搏鬥”著。旁邊的小桌上,已經擺滿了大小顔色各异的紙鶴,有些手工有點彆扭,一看就知道是遙的“杰作”。

對于一向對這種手工玩意頭疼的遙來說,這也是一項很大的“考驗”了,加上身體還有些傷,實在動作不靈活,不過,爲了女兒的笑容,她已經毫不在意,準備“豁”出去了。

“好!……終于做完了,小螢!……”終于弄完了——整整100只紙鶴(還是小部分是小螢做“示範”做的),遙重重呼了口氣,揉揉有點疼痛的手臂和僵直的腰。經過了一天,可她的身體還沒完全復原,剛剛才可以下床而已,她全身的肌肉一早就在抗議了,可她硬是把疼痛給吞了回去不出聲。幸好是100只而已,要是再弄個“千紙鶴”,那乾脆要她的命算了。

“爸爸,是不是傷口痛痛了?……”小螢怯生生的望著她,說了一句。

咦?我的表情很痛苦嗎?……怎麽看出來了……遙連忙搖頭,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沒、沒有啊!……爸爸沒事!……來,我們開始吧!……”

“好耶!……”小螢興奮的大叫著,那可愛的笑容真讓遙的心頭甜的要醉倒了。

等父女倆的工作終于完成的時候,遙房間的晼B櫃子和窗戶上,都挂滿了大大小小的紙鶴,把整個房間裝點得分外生氣勃勃。五顔六色的紙鶴在微風中搖晃著,仿佛就在那上下飛舞。

遙拖著疲憊的身子抱起小螢,走到窗前,兩個人都寫意的呼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靜靜的望著那飛舞著的小東西。

“太好了!……這些紙鶴,一定會守護著遙爸爸的!……這是小螢的願望哦!——”小螢的大眼睛閃著興奮的光芒,摟著遙的脖子,大聲認真的說道。

“嗯!……一定會的!因爲,這是小螢給爸爸的心意哦!——”遙幸福的笑著,用力在小螢的小臉蛋上親了一下,小螢抱著她心愛的爸爸,也咯咯的笑了。

夕陽的餘輝照在那紙鶴的各色箔紙上,反射著五彩的光芒;尤其那只最顯眼的金色紙鶴,更是和陽光輝映成趣般,在風中活潑的飛翔起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