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比翼鳥


發言人:harukalover 

這是一篇翻譯的日文小說,我覺得它很溫馨的,也很感人,于是把它介紹給各位欣賞,不過本人日文水平有限,翻譯得也幷不完全正確,希望大家見諒,有哪位日語高手能指點的話,小人將不勝感激!
PS:本文的翻譯已得到原作者的許可,一切原著版權歸于日文作者。爲了方便中文閱讀習慣,做了小部分的修改。
作者: baunosuke 來源: http://page.freett.com/baunosuke/henyoku1.htm

(1)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椈嚏A白色的床單……窗外翻卷著的微風,輕輕地透進這籠罩著潔白光芒的房間中……

即使已經是春天的季節,那風却仍殘留著冬天的冰冷氣息,讓人很不舒服。

滿站在這雪白的房間中,溫柔地伸手,仔細地整理好正熟睡在床上的遙的被子。

“……傻瓜。”

彎下身子,仿佛對方聽到一樣,很小聲的呢喃。

只不過,這樣的發出的氣息,那個人却如沒有聽到一樣,沒有回應。

溫暖的陽光沐浴著躺在床上的人的睡臉,除此之外,與這白色房間融爲一體的,就只有沈浸睡夢中那規則細微的呼吸聲。
***********

離現在大約一周前,如慣常般敵人出現的時刻。兩個人就在一個人迹罕至的廢車場,和那個敵人展開了激戰。

爲什麽……偏偏在那個時候?

一如既往,倒下的時候就意味著戰鬥結束——只是這次沒有。

那一時刻的情景,再次重現在滿的腦海堙C

“天界震!”

傳來的雷霆萬鈞的呐喊,强烈地撕扯著耳膜。

完全地被金色的光球擊個正著,怪物慘叫著,倒下了——起碼,這就是眼前所見。

看著敵人消失,Neptune很輕微地呼了一口氣,維持戰鬥姿勢的手慢慢放下來。同樣聽到旁邊,似乎放鬆下來的Uranus的微微嘆息。

“沒想到這一次這麽快就搞定了。”

“嗯……不過說回頭,不覺得有點太輕鬆了嗎?不知爲何,總有股很討厭的預感……”

看到Uranus那眼底閃爍著的不安,Neptune只是輕輕“嗯哼”地一笑。

“擔心過頭了啦,不要緊的。”

向著她回了一個安心的微笑。面對這樣的笑容,Uranus也只能是苦笑以對。

“嗯,也是啦。也許真的是我多心了吧?……”

搔著腦袋,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該回去了。”

說著,Neptune轉身,邁步往外走。就是那個時候,Uranus的身後,奇怪的陰影在蠢蠢欲動。

感覺到了那氣息,Uranus迅速轉身:出現的正是先前打倒的那個怪物!而且從那目光明顯的看出,它狙擊的目標不是自己,而是Neptune!

“Neptune!危險!”

朝著Neptune大吼一聲,Uranus的身影沖了過去。敵人,已經逼近了。

“啊啊!——”

突然發出痛苦叫喊的,不是Neptune,而是Uranus。

就在敵人就要碰到Neptune的那一瞬間,Uranus突然闖進了兩個人之間,從身後抱住了Neptune,硬生生接住了敵人的攻擊。

敵人攻勢的衝力太大,兩個人被重重的撞得飛起,狠狠倒地,翻滾,最後才停了下來。就算這時候,Uranus仍然保持著原來的狀態,把Neptune緊緊護在身下。

“嗚……”

Neptune輕輕呻吟了一聲,護著受傷的右肩,掙扎著起身;趴在她身上的Uranus的身體,慢慢地往地面滑下。那是身體倒地的聲音。Neptune驚慌的轉頭。

那雙眼睛緊緊地閉著,鮮紅的液體,靜靜的沿著頭部流淌著。

“……Uranus!?”

沒有得到一絲的回應。此時,從她的身後,仍然傳來敵人低低的喘息聲。迅速地轉身,搜尋著對手的踪迹。找到了,就埋在之前的廢車堆成的小山堙C挺直的站起,眼睛眯縫著,高擡起手臂。Neptune的身體周圍,籠罩著一層海波的幻影。

“深水沒!”

藍色的光彈轟出,敵人發出了一聲恐懼的慘叫後,這次終于連身體都徹底變成了塵埃。空氣中微微殘留著一層黑色的霧,接著,便消散了。

都来不及花時間去確認一下敵人是否消滅了,Neptune連忙跑回Uranus的身邊。

“Uranus!!”

無論她坐在她身旁呼喚著,輕輕搖著那身體,她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Neptune那瞬間,只感到一股冷冷的東西,開始順著她的背游動。

之後,也不知道自己是到底怎麽樣,把遙送到醫院,怎麽樣把傷勢告訴給醫生。這些,滿都完全沒有感覺。

只覺得,是在恍如夢境中把遙送到這堥荂C

如果不快點處理……

如果不快點送到安全的地方……

如果不……遙就會……

一定要遙活下來……滿做著這一切的時候,心堨u有這一個念頭。

待她終于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是在睡在病床上的遙身邊。

望向房間一邊,才發覺房堸ㄓF遙外,還有另外一個人——水野亞美。

站在房門旁邊,手堜窱菑@堆厚厚的資料,亞美遞給滿一個溫柔的微笑。

“剛剛從媽媽那堮酗F確切結果。不要緊,身體似乎還沒有什麽异狀。”

聽了亞美的話,似乎到目前爲止的一切事情,才回到了記憶中。

先是剛剛來之前做了緊急處理,接著,到底是送醫院還是送回自己家堙A自己的腦袋還在混亂地翻騰的時候, Mercury就在那時出現了。

她一個人在家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敵人微弱的氣息,剛才聯絡後她便追尋到這堥荂C來到這堿搢鴘滷●滿A却是倒地的遙和正拼命忙著止血的滿。她重重嚇了一跳,一瞬間幾乎連思考都停止了。等到意識反應過來,才鎮定下來,下意識地開始自己應該做的行動。

走到滿的身邊,她輕輕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微微嚇了一跳而回頭的滿,眼堿梣﹞F晶瑩的泪水。

“不要緊,鎮定點。……到媽媽的醫院堨h吧。”

聽了亞美的話,滿只是重重地點點頭,靜靜地垂下了臉。

“謝謝你了,亞美。”

終于恢復平靜的滿,有禮地對亞美說著。這次遙總算沒有危險,還真的全靠亞美幫忙。滿不禁對亞美,以及亞美在那堛滌葭M出現感激起來。

“哪里。……不過太好了,滿小姐您也終于平靜下來了。”

亞美把手堛爾禤ぅ劃〞熔換e晃了晃。“醫生那堙A受傷的原因我已經做了適當的解釋了,另外也拜托了媽媽。請放心!”

亞美溫柔著微笑道。那個笑容,似乎令滿的心媟韁x了不少,她也回了亞美一個笑容。

“嗯……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理解地點點頭,亞美便靜悄悄地離開了房間。
*********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椈嚏A白色的床單……

窗外翻卷著的微風,輕輕地透進這籠罩著潔白光芒的房間中……

即使已經是春天的季節,那風却仍殘留著冬天的冰冷氣息,讓人很不舒服。

滿站在這雪白的房間中,溫柔地伸手,仔細地整理好正熟睡在床上的遙的被子。

“……傻瓜。”

仿佛對方聽到一樣,很小聲的呢喃著。

只不過,這樣的發出的氣息,那個人却如沒有聽到一樣,沒有回應。

溫暖的陽光沐浴著躺在床上的人的睡臉,除此之外,與這白色房間融爲一體的,就只有沈浸睡夢中的人那規則細微的呼吸聲。

*********

 

(2)

至此已經過了一個星期,遙仍然沒有睜開眼睛。

重傷引發的高燒持續,遙的額頭布滿細細的一層汗珠。仿佛沈浸在惡夢的困擾中般,不時發出低低的呻吟。

望著痛苦中的遙,滿擔心不已。不單是自己要負起這受傷的責任,而且,遙還是這樣子沒有蘇醒,一想到這,滿就不住在拼命地責怪自己。

自己幷不是什麽都做不了,自己也不是柔弱無力,就算付出什麽也好,她都要成爲遙的力量。

一直這樣相信著,滿自遙入院以來,每天都往醫院來回,自己的工作、演奏會等等一切事務,都陷入了停頓。

把浸濕的毛巾擠幹水,滿輕輕地把它擱在遙的額上。

手仍然搭在那毛巾上,滿不禁凝視著遙的臉龐。

雖然經常打了點滴,但始終還是營養不足。看著遙那异常憔悴的臉,滿只覺得眼皮深處開始發燙起來。

“真是傻瓜……”

輕輕咕噥了一句,滿的手伸進被子下面,握住了遙的手。

就這樣子爲了自己。

那樣的遙,把自己的一切都抛諸腦後。

就是那樣的罔顧自己……滿的泪水再次溢出。

“……傻瓜。”

再次呢喃著。從那眼睛堙A透明的液體無聲的滴落。

順著臉頰、下巴,繼續淌落在被子上,沾染了上面那白色的布。

任由那泪水流淌,滿仍然呆呆望著遙的臉。

漸漸地,如被什麽東西觸動了一般,遙的眼瞼微微顫動著。

接著,那雙眼睛終于慢慢張開。瞳孔相對,一切都重合在一起。

“……”

仍然握著遙的手的滿,再次撫摸著遙的手。

“滿……你沒有受傷吧?……”

眼神依然迷蒙的遙的話語,滿不禁愕然。直到現在,自己還在旁邊守護的時候,還在擔心著自己的事。

面对這樣的話,滿的心堹u的不知道,自己應該是高興,還是生氣。

“遙你這個笨蛋!爲了我已經變成這樣子了……你,就不能關心一下自己嗎!”

滿不禁强硬地責怪著。遙却沒有任何反省的神情,只是淡淡的微笑。

“只要滿能够沒事……那就好了。”微笑的一句。

看著那張如孩子般天真無邪的笑臉,滿的怒氣刹時間消失得無影無踪。

一直見到的,都是這張笑臉。

一直撫觸到的,都是這份溫熱。

無論距離有多近,享受到的,總只有那份幸福。

就在那時,如未知東西的觸動,大海開始了暗涌。

由于體力衰弱的緣故,遙幷沒有感應到。

就這樣,那看到的一切,聽見的聲音,似乎都變得隱晦起來。壓抑住快要溢出來的情緒,就像要似乎沒有感覺到敵人的出現一樣,滿努力的露出一個真心的微笑。

“你還要好好休息。晚安了,遙。”

說著,滿輕撫著遙的臉,看著她慢慢地合上眼睛。

也許是疲勞,很快就只聽到遙那細微的鼾聲。看到她似乎熟睡了,滿悄悄的站了起來。

**********
走出醫院,太陽已經落下很久了,黑暗開始籠罩。

遙的這種狀况不能行動,此時開始,就要靠自己了。心媟t暗地發誓,滿開始趕向感應到敵人氣息的角落。

 

(3)

“深水沒!!”

從這堙A滿終于找出了敵人的位置。醫院附近的自然公園。

順著人們傳出的驚叫聲方向,看見了公園的門。滿往旁邊的樹林飛奔而去,同時變身成水手戰士的姿態。

出現的敵人,似乎是一頭類似動物的東西。

在不留神的瞬間,Neptune猛然直擊到來自背後的攻擊,仿佛就在耳際,便聽到敵人那恐怖的呻吟聲。

一轉身,那雙煞紅的眼睛鎖定著她。下一秒鐘,凉風迅如閃電的掠過發際。

“什麽?!”

意料之外的攻擊,滿的動作在那一瞬間遲疑了一下。

敵人的尖牙,掠過了裙邊。只聽“哧咧”一聲,裙擺被撕了一塊。

“嗚……”

不但要躲避著外傷,滿同時應付的,還有那來自精神上的damage。

感覺到,敵人的動作比往常的快;

感覺到,敵人的攻擊比往常的强勁。

衝擊著Neptune的,是那不言而喻的不安。

直到遇見Uranus的時刻,都是只有她Neptune一個人戰鬥;相遇之後經過到現在,已經開始忘却了那些日子。

無論何時,總是兩個人在一起。

無論何時,總是有兩個人在一起戰鬥。

緊急中一個人的時候,那份不安總是存在。

Neptune的心堙A强烈地感受到的,只有Uranus在身邊時,那種圓滿的存在感。

敵人發出一聲懊惱的吼叫,準備再次來襲。

再次避開,趁著空隙,Neptune釋放第二波的攻擊。

“深海鏡射!”

光芒成一條直綫直沖敵人方向而去,那一刻,幾乎連敵人的臉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攻擊就要擊中的那瞬間,敵人驟然消失。

Neptune失去了敵人的踪影。

精神開始焦躁起來。

這其間,腦海堹B起了種種熟悉的景象。

撲向自己背後襲擊的敵人,感覺到的時候,爲了保護她而犧牲自己的Uranus……

只是如今只是自己一人,沒有任何人來幫助,必須自己振作起來。

就是這樣想著,似乎把滿腹的焦慮給壓了下來。

突然,背後傳來了東西移動的聲音。

等回過身來,敵人已經只在咫尺之間了!

下意識的,浮現在滿的腦海堙A是遙的臉龐。

初次相遇時,那還帶著中學生的稚嫩的表情。

提出反對,有點生氣時的懊惱表情。

在情人節接過巧克力的時候,那興奮的幸福表情。

喊著自己“滿”的時候,那溫柔的聲音。

遙的種種表情、聲音,如走馬燈一樣在滿的腦埵^放、消逝。

遙那樣的表情、聲音,已經不會再見了嗎?……

“遙……”

滿不禁閉上了眼睛。敵人銳利的尖牙,直沖向Neptune!

“World Shaking!”

耀眼的黃金色光球,赫然出現在眼前。

那猛烈的氣勢直沖目標的腹部,那肢體瞬間飛散。

那時刻遭受了重擊的敵人,發出了痛苦的嘶叫。

聽到那呻吟聲,Neptune不禁慢慢張開眼睛。

如吸引般望向公園的出口方向,屹立在那堛漱H……

“遙!!”

過度震驚的滿,幾乎就凝固了在那堙C看到Neptune這樣的表情,Uranus只是微微一笑,邁步向她走來,只是雙腿有點虛晃。

“太過分了吧……把我一個人丟下……”

Neptune的藍眸流出了眼泪。

“別!你還要躺著的啊,不要!……”

Neptune連忙跑向Uranus。只覺得抓住的手,如滾燙般的熾熱。

“真是的……身體還不可以亂動啊!……”

“不管如何,只讓你一個人戰鬥的話,我做不到……”

向著Neptune展露一絲微笑, Uranus越過Neptune的頭後面,確認敵人的情况。在那媯h苦的呻吟,但却掙扎著想起身。

“那,Neptune。一口氣解决掉吧!”

Neptune回過頭,確認著敵人的身影後,重重地點頭。
*********
“咕哦哦哦哦~~~~~!”

發出恐怖的嘶叫聲,敵人再次撲上來。

「宇宙剣亂風!」
「深海鏡射!」

 兩人的攻撃直直地轟向敵人。

在發出的如哨子般的尖銳嚎叫聲中,現場彌漫著一層烏黑的濃霧,之後,靜悄悄的消散在空氣中。

這一回,在仔細確認了敵人消滅了之後,Neptune有禮的說了一句“謝謝”,轉身面對Uranus的方向。

眼前只看到,Uranus的變身慢慢解除,同時,身體靜靜地倒地……

“遙!!……”

慌忙地跑過去,Neptune輕輕支起遙的身體。在那同時,Neptune的變身也漸漸褪去。

接著,輕柔地抱住了睡夢中的遙。

“真是……還是那麽的固執……”

透過濕潤的雙瞳,滿凝視著遙安祥的臉,漸漸浮起一絲笑意。

在這之後,在把遙送回了醫院之後,滿和亞美的母親一起,跟值班的護士小姐“交涉”了好久。只是那時候,滿却幾乎什麽話也沒有聽進去。

遙在什麽時候,都會來幫她,和她在一起,有這份幸福感,就很滿足了。
 
*******
“遙……”

坐在床邊,滿入神地凝望著遙的臉。

春天溫暖的陽光透射進來,眼前遙的面容,似乎在閃著晶亮的光芒。

那次之後已經過了數天,遙身體活動的程度已經回復了不少,雖然仍要打點滴,但也能可以自己進食。

這樣子之下,滿才似乎覺得好過了一點。

覆在閉著的眼睛上的睫毛,在春光中閃著耀眼的亮光。流逸的頭髮,宛如黃金般的絹布。還有那如凝乳般的光滑皮膚…

那樣平和的睡臉,滿靜靜地呆望著。

不時的,仿佛在夢中囈語般,遙的唇微微顫動。

她在說什麽嗎?……爲了確定,滿不禁把臉凑近遙。

就在那時,遙的眼睛猛的張開。“噗”的偷笑了一聲,遙迅速地雙手握住滿的臉,嘴唇吻上满那優美的唇瓣。

“!!”

被這突然的“變故”嚇了一跳,滿想直起身子,只是在遙雙手的壓制下,她的身體動彈不得。

唇的重合加深。自己的心臟激烈地跳動着,那聲音,重重在體內回響。

似乎沈浸在那一切的熱望中,滿慢慢閉上雙眼。

很久,滿才在那甜蜜的唇的枳捁中解脫出來。

對上的,是遙那滿是濃濃愛意的瞳孔。

“好詐的人哦!什麽時候就醒了?……”

“在你進來房間之前啦……”

“真是!……醒了的話,起碼都說一聲好吧。”

遙不禁吃吃地笑了起來。“對不起啦。不過,我想看見那樣的你——”

“什麽?”

“滿那從內心震驚出來的表情......”

說著,遙有點調皮的笑了起來。滿不禁嗔怪的說了遙一句“好壞哦”,也跟著笑了。

接著,望著遙的眼睛,满有點開玩笑似的說:“遙你再這麽做的話,我可會討厭你哦!”

“咦?不要……滿,下次不敢啦……”

遙雙手合十,似乎在祈求似的閉上眼睛拜托著。

看著遙的樣子,滿故意瞟了她一眼。

“真的嗎?”

“真的。以後再也不敢了~~~~”

看著遙那拼命的哀求拜托的表情,滿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什麽嘛!有什麽好笑的?”

“呵呵……沒有啊!”

“真是……怪人。”遙不禁鼓起了腮幫子。

那沒有心機的純真表情。滿感到的,總是那份揮之不去的愛。

時間在慢慢的流逝。

在那春天溫暖的陽光中,滿很想,能一直永遠地看到這樣的笑容。

任何的一切都無法代替的,就是能和自己重要的人在一起。

======
兩個人在相遇的時刻,就開始在互相改變著對方。

對彼此都重要的人,在一起的時光,總是最寶貴的。

幸福在每一天,似乎在你的面前。

只是這,只有一個人是得不到的,

只有自己存在的一個人,也是如此。

只有那比翼鳥的兩人……

互相展開雙翅,在向著高空飛翔的時候。

就是那比翼齊飛的自由之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