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烈火情人 


發言人:hoyakuo 於 January 07, 2003 at 01:58:35 發言:

 

唔...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同人小說,
若寫差的話還請多多包含^^"""
唉∼今天考的文化史期末考讓我心碎呀
(幾乎不會寫的狀況+超想睡的狀態下寫完試卷-_-|||)
p.s:這篇小說有點多,很抱歉傷害你們的眼睛>___<
而且...還沒結束呢(爆)

by hoyakuo

 

《第一章-黑衣男子》

 

在出入分子雜亂的酒吧中,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子坐在吧台靜靜飲著他杯中的琥珀色液體,正當他沉溺於這吵雜中的寧靜時,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屁股地坐到他旁邊。
男子:「小姐,麻煩坐過去一點好嗎?明明還有很多空位,一定要靠的那麼近取暖?」
女子:「哎呦...別這樣嘛帥哥∼何必那麼無情呢?而且是真的有點冷呀,呵呵。看你長的挺帥的,那∼就算你半價好了,怎樣?」
男子:「什麼半價?什麼怎樣?」男子斜視著她,嘴角牽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女子:「少來了,就是做.愛.呀」那名女子在他耳邊細聲說道
男子:「這樣啊...妳不怕被上層的人抓到做這種買賣嗎?」男子摟住她的細腰,女子卻不經意的稍微顫抖
女子:「...少來了,費畢斯那老頭都快歸西了,皇宮裡鬧的雞飛狗跳,哪還有閒情逸致管到底下來?而且帕爾斯殿下曾經私底下對外宣布說若三天後的繼承人選拔賽他獲勝,他將會徹底改變整個赤日王國,並且徹底廢除那些不知變通的舊規矩,而且大赦天下,就連死刑犯也全部赦免!」
男子:「全部赦免!?」男子眼中閃過一抹訝異
女子:「是呀...那他也能被放出來了...」
男子:「他?」男子有些疑惑
女子:「他,是個讓我傷的很重的人」女子微微一笑
女子:「別提了,今晚我們還有的忙呢」女子拉住他的手,讓他的手靠在她的胸前
男子:「別再作賤自己,好好等他回來,只要再三天你們就能在一起了」說完,他從口袋拿出一疊鈔票給她
男子:「這應該夠你們過好一陣子了,等他出來後叫他找個工作安安定定的生活,別再幹一些為非作歹的事。還有,小貓咪,別這麼輕易的把自己的第一次廉價賣出,他會很傷心的」
男子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掙開了女子的手臂
女子:「喂!你...謝謝...」女子望著他的背影,好像又想起一件事,便又急急忙忙的朝他跑去
女子:「先生、等一下..請問尊姓大名?」女子有點喘的說
男子:「我啊...我叫西傑爾,西傑爾.席特」
〔女子:西傑爾...西傑爾.席特!?費畢斯陛下的九皇子!?〕
女子:「天哪...」女子因驚訝而有些站不住腳,而那名男子已經消失在黑暗中...

一名長髮女孩無聲無息地拍了西傑爾的肩膀一下
西傑爾:「嚇!」西傑爾被嚇了一下
經由月光灑下,西傑爾認出了那女子,那個銀髮披肩的美麗女子
西傑爾:「什麼呀...是妳呀夏儂,我還以為我被襲擊了(汗)」
夏儂:「西傑爾,你又偷跑出來了,你這樣會讓我跟豪德很困擾的!」
西傑爾:「好啦別生氣囉∼不會再有下次了,可以了吧夏儂『姐姐』」西傑爾將頭靠在夏儂的肩膀上,一副慵懶的樣子
夏儂:「叫我夏儂就行了,別叫我夏儂『姐姐』!」看樣子夏儂似乎對於『姐姐』這兩字很敏感呢∼
〔夏儂:什麼嘛...我也才多你兩歲而已〕
西傑爾:「嗯∼好∼∼∼夏儂」西傑爾閉上眼睛,而且表情似乎不想離開夏儂的肩膀(汗)
過了一會...
夏儂:「喂...西傑爾...」
西傑爾:「......」
夏儂:「西傑爾?」
西傑爾:「呼...呼...」因為太舒服兼太疲倦,所以西傑爾不小心給睡著了...
〔夏儂:怒!!!〕

西傑爾房間
夏儂有點粗暴地把賴在她肩上的男人放到深藍色的大床上
那男人感受到強烈的震動,於是發出怪怪的聲音。西傑爾:「唔...唔」然後翻了一個180度的身。
夏儂:「真是的,睡相怎麼那麼差阿」雖然一直抱怨著,但夏儂還是輕輕地在他身上蓋上一條毯子。突然,西傑爾伸出雙手抱住正幫他蓋毯子的夏儂,〔夏儂:!!〕夏儂因來不及反應,於是倒在西傑旁邊。西傑爾:「可愛的...小公主...」西傑爾喃喃說道。
夏儂:「什麼嘛...原來只是在說夢話」夏儂眼底閃過一些落寞「公主...是嗎?我比不上的...我夏儂只是銀千年王國的一介平民而已呀...」
夏儂朝西傑爾的臉頰輕輕一啄,然後掙開他的懷抱,「至少...讓我有祝福你和那位幸運公主的權利,西傑爾...」然後,夏儂悄悄離開了西傑爾的寢室。
這一切,讓站在門外預備要進來的豪德看的一清二楚
豪德:「殿下...夏儂...」

《第二章-還記得嗎》

 

木星
小Jupiter:「喝!!!」小女孩一掌劈向面前的五塊瓦片,瓦片應聲全斷。(汗)
小西傑爾:「小貓咪是不能那樣粗魯的」小男孩向那小女孩露出微笑
小Jupiter:「什麼呀,不用你管」小女孩再次向六塊瓦片挑戰,一掌落下,六塊瓦片只斷了一片,而且還因不專心的緣故,讓自己的手被碎片割傷了
小Jupiter:「嗚...可惡」
小西傑爾看到那女孩的手滲出血跡,一反開玩笑的態度,掏出自己的手帕細心地為女孩包紮
小西傑爾:「嗯...雖然包的不怎樣好看,但至少止住血了」小西傑爾有點得意的看著那女孩右手那一大團『繃帶』
小Jupiter:「謝謝...」小Jupiter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然後兩人來到一棵大樹下,各靠著樹身休息著
小Jupiter:「ㄟ...你叫什麼名字?怎麼會來木星?」
小西傑爾:「我叫Siggeir,這星球就叫做木星嗎...真美,小貓咪妳叫什麼名字?」
小Jupiter:「我呀,我叫Jupiter,我是這裡的公主」
小西傑爾:「原來妳就是這裡的公主呀^_^,那妳怎麼做一些『通常』是男孩子在做的事?」
小Jupiter:「因為...我是被銀千年王國所選中的戰士,所以我要訓練自己,這樣我才能保護我們的公主」
小西傑爾:「你們銀千年王國真奇怪,保護別人應該是男孩子的責任才對。女生是讓人來保護的...」
小Jupiter:「你少瞧不起女生了,女生也是可以保護別人的!」
小西傑爾:「是嗎...那妳保護你們的公主,誰又來保護妳?」
小Jupiter:「這...我不需要別人的保護!因為,我是保護的戰士!」
小西傑爾:「那以後就讓我來保護妳,我的公主...」小西傑爾伸出手輕輕觸碰女孩的臉頰
小Jupiter:「不、用不著∼我自己可以保護自己的!」小Jupiter臉紅了起來
小西傑爾:「我們就這麼約定囉!可愛的Jupiter小公主」然後,男孩就匆忙的跑走了...
小Jupiter:「喂...你好霸道呀...Siggeir」小Jupiter呢喃著

亞美家
真琴:「哇!!!」
眾人:「......」
真琴:「什、什麼呀,原來只是個夢...呼」因夢到怪夢嚇出一身冷汗的真琴如此說道
美奈子:「嗯∼∼∼我說真琴呀,妳是夢到什麼呀?」美奈子有點不懷好意的說
小兔:「真琴,妳夢到什麼呀?快說嘛∼」小兔則是一副很有興趣的表情
真琴:「其實...也沒什麼啦(汗)」真琴有點尷尬的笑著
亞美:「咳咳,我說妳們三個呀,我們現在不是為了明天的月考而開了『一番絕命讀書會』嗎...再不用功的話,下次補考名單一定又會出現讓自己心痛的名字唷」
真琴、小兔、美奈子齊聲發出哀嚎聲...

夜晚 真琴房間
為了考前最後一次掙扎,真琴趴在桌上,右手轉動著鉛筆,桌上凌亂擺著英語、數學的課本,
但她的視線始終停留在筆記本上的最後一頁,上面寫著一排英文字-Siggeir
〔真琴:雖然還記得怎麼拼,但我卻忘記怎麼唸了...這就是英文不努力學好的報應嗎?...我放棄了>"<(汗)〕

早上 西傑爾房間
西傑爾:「唔...早上了?真是的,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夢...」西傑爾搔搔自己的頭髮,然後環顧四周
西傑爾:「耶...我是怎麼回來的?」西傑爾很仔細的想了兩下
西傑爾:「對了!應該是夏儂送我回來的,嗯∼夏儂真是個好人^_^我應該要好好謝謝她」
『叩、叩』敲門聲〔西傑爾:應該是夏儂吧∼〕
西傑爾:「請進。」
豪德:「早晨,殿下。該是下去用餐了。」(西傑爾:怎麼不是夏儂?)
西傑爾:「好,我馬上下去。對了豪德,怎麼沒看到夏儂?通常不是她來叫我起床的嗎?」
豪德:「嗯...夏儂她說她身體不大舒服,所以換我來做這工作。」
西傑爾:「這樣呀...」

當夜 夏儂房間
『叩、叩』
夏儂:「請進,門沒鎖。」然後,西傑爾走進夏儂房間
西傑爾:「怎樣?身體好多了嗎?」
夏儂:「啊!殿下...」夏儂欲起身下床行禮
西傑爾:「妳別亂動,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吧?」西傑爾則是緩緩走到床邊
夏儂:「殿下,你應該好好休息的,再兩天不就要舉辦選拔賽了嗎?」
西傑爾:「別再說了,妳應該很清楚我根本不會去比的,不是嗎?」
西傑爾坐在床旁繼續說道:「雖然我是父王的兒子,但我跟其他哥哥不一樣,他們每個人都擁有紅色的頭髮和雙瞳,而我卻是黑色的頭髮及眼睛,皇室血統的證據我根本沒有!!而且...我對什麼王位根本沒興趣」西傑爾扯出一絲薄弱的笑容。
夏儂:「殿下...」夏儂有些失落的看著他
西傑爾:「早點休息吧,夏儂,明早我希望仍是妳來叫我起床用餐」
夏儂:「好的。」夏儂報以微笑
當西傑爾要走出去時,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轉過身來說
「嗯...還有,以後私底下別再叫我殿下了,我好不習慣^_^」 
然後西傑爾走了出去
〔夏儂:西傑爾...〕

《第三章-赤日王國的消失》

 

繼承人選拔賽當天 皇宮
費畢斯:「要參加比賽的王子們全都到齊了嗎?」
大臣:「陛下,全都到齊了」
費畢斯:「好,有哪些王子要參加?」
大臣:「唔...只有三個王子殿下要參加選拔賽,分別是克里昂殿下、帕爾斯殿下以及哈特遜殿下...」
費畢斯:「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費畢斯的九個兒子只有三個願意來選拔!!其他的王子呢?」
大臣:「三、四、五、六、八王子皆因身體抱恙所以不能來參加,至於九王子則因皇室血統的不確定,被帕爾斯殿下提出血統的質疑,所以沒資格參加...」
費畢斯:「真是荒唐!哪有可能五個王子同時生病,而且西傑爾明明也是我的親生兒子呀!!!咳咳...」費畢斯因氣怒而不住咳嗽起來
大臣:「陛下,請好好保重身體呀...」
費畢斯:「算了算了,快進行比賽吧!!」
接下來,比賽就開始了...
第一回合-武術比賽由帕爾斯獲勝,
第二回合-學術知識,這部分則由克里昂奪標,
到了最終回合-民眾擁戴度,則是讓帕爾斯遙遙領先,輕而易舉的獲勝
費畢斯:「比賽結果已經出來了,我宣布,赤日王國第十一任國王是我費畢斯的二兒子-帕爾斯。」
隔天,皇宮盛大地舉行了王位傳承禮,全國籠罩著熱鬧的氣氛
費畢斯:「帕爾斯,我的兒子呀,從今天起你就是赤日王國的國王了」
費畢斯將傳國玉璽和皇冠交給了帕爾斯
就當帕爾斯將這兩件物品拿到手後,跟費畢斯身旁的大臣使了使眼色
大臣則將身後的匕首取出,狠狠的朝費畢斯的心臟位置刺去
大臣:「陛下別怪我,這是新國王的命令」大臣露出陰險的笑容
費畢斯:「帕爾斯,你...」
帕爾斯:「父王,這是你應有的命運。」帕爾斯狠狠的掐住他父親的脖子
沒多久,費畢斯失去了氣息及心跳
帕爾斯:「好了,發布命令下去,將監獄所有囚犯全部釋出,並發出先皇費畢斯不幸病逝的消息」
侍衛:「是!!」
帕爾斯:「我交代你的事辦好了嗎?」帕爾斯跟刺殺費畢斯的大臣說道
大臣:「陛下,微臣已經辦好了,已經昭告天下將赤日王國改名為赤日帝國,不服者立斬,而且那些原本為囚犯的死士也將會暗中潛伏於民間,請殿下放心。」
帕爾斯:「那另一件事呢?」
大臣:「唔...微臣該死!其他王子都解決了,但...惟獨讓克里昂殿下逃走了,至於西傑爾殿下的下落則是仍未查出...」那臣下雙腿發軟,有些站不住腳
帕爾斯:「廢物!!...算了,克里昂這傢伙懦弱的很,沒什麼好擔心,至於西傑爾嘛...他根本沒有繼承赤日帝國的權利!!哈哈...我帕爾斯今後將是赤日帝國的皇帝啦。」

幾個禮拜的時間,原本的赤日王國頓時變成一片死寂的赤日帝國
人民平常所顯露出的除了惶恐便是不安,因為大家深怕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或者是表現出對皇帝有所不滿,就會被皇帝所佈下的死士殺死。雖然原本的生活並不是很好,但與現今來比,實在是好太多了,至少昔日的生活沒有被恐懼籠罩著。而且皇帝頒布了階層制,各個階層不能逾矩互通,職業世襲制,貴族就是貴族,平民不管有多優秀仍只能是一介平民。雖然大家私底下議論紛紛,但沒有一人肯站出來,於是,大家只能過著一天是一天的日子。

《第四章-絕望》

 

小屋
西傑爾:「混蛋!!」西傑爾握緊拳頭向牆壁揍去,手上隱隱滲出血跡
夏儂:「西傑爾,別這樣」夏儂溫柔地握住他的手
西傑爾:「他到底在搞什麼!這樣子...國家會滅亡的呀」
夏儂、豪德:「...」
西傑爾:「父王的突然病亡以及其他哥哥的失蹤,一定和帕爾斯有關係!!但,我卻無能為力...」西傑爾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夏儂:「別這樣...」夏儂抱住顫抖的他
西傑爾:「夏儂...」終於,西傑爾的內心決堤,緊緊的抱住夏儂,像是宣洩他的情緒般
豪德:「殿下,有軍隊接近了!!」
〔西傑爾:!!〕
西傑爾:「終於還是找到這裡來了...哼」西傑爾發出冷笑,緩緩站起身,抽出他的配劍-焱,準備好好地幹一場
夏儂:「不,西傑爾,你想做什麼?」
西傑爾:「夏儂、豪德,他們的目標是我,只要我出去就好了,我不能拖累你們」
『啪』響亮的巴掌聲
夏儂:「笨蛋!你說那什麼話!」夏儂甩了他一巴掌
西傑爾:「...」
豪德:「夏儂妳快帶殿下走吧!這裡有我阻擋著沒問題的,妳把殿下帶到地球,那裡是緩衝地帶很安全,我會跟你們會合的」
夏儂:「好,我們走吧西傑爾」
西傑爾:「不...我」
夏儂:「難道你不相信豪德嗎?」
西傑爾:「不是的...」
夏儂:「那就沒問題了,快走吧」
於是,夏儂跟西傑爾從小屋後門溜走了
軍隊踹開了大門
豪德:「呿!至少我也要做個讓夏儂瞧的起的悲劇英雄」
豪德:「呀!!!!」豪德提起他的刀衝向軍隊
混亂,吶喊,寂靜...

山崖
夏儂:「這裡應該行了...西傑爾我現在用我的星星力量送你到地球」
西傑爾:「什麼星星力量?」
夏儂:「別忘了,我可是銀千年王國的人唷,我是擁有星星力量的子民」
西傑爾:「那妳送我到地球後還有力量送自己去嗎?」
夏儂:「放心好了,只要休息幾天力量就又恢復了」
西傑爾:「是嗎...」西傑爾有點疑惑
夏儂:「放心好了,我一定...」突然一支暗箭無聲地射了過來,射中夏儂的胸口「啊!」
西傑爾:「夏儂!!!」
西傑爾:「你們...可惡!!」西傑爾按耐不住怒氣,朝前方一隊士兵發出了攻擊
西傑爾:「烈焰斬!!!」眼前變成一片火海,而西傑爾的頭髮變成了火紅色,眼瞳則是一眼紅色一眼銀色...
西傑爾:「夏儂,妳沒事吧!?」
夏儂看著他的面容,一面說道:「西傑爾,你的確是費畢斯陛下的兒子,你和陛下有著相同的紅色頭髮,所以別再懷疑自己的身分了,放心好了,我只是受了一點傷,沒事的」然後夏儂輕輕撫著他的臉
西傑爾:「那些都不重要了,我也不去地球了,我要跟妳在一起」他抱住她
夏儂:「笨蛋...我真的沒事呀,西傑爾...」
西傑爾:「不、夏儂,不管怎樣我都不會離開妳!」西傑爾雙手托起夏儂的臉,深深地吻了夏儂的唇。終於,西傑爾在這刻發現了自己的心意...
西傑爾:「我喜歡妳,夏儂...所以我不會離開妳」
夏儂:「西傑爾...我也喜歡你呀」夏儂近乎吐氣般的細說
〔夏儂:但...我不能讓你跟著我一起犧牲〕
夏儂閉上眼睛,凝聚身上的力量,要將西傑爾傳送到地球
西傑爾:「夏儂!!!」西傑爾從夏儂身邊消失
然後,夏儂帶著笑容跳下無止盡的深淵。這一刻,西傑爾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接下來他無望的閉上眼睛,用焱朝自己的胸膛刺去。
但,頗有靈性的焱卻改變了西傑爾刺的方向,於是西傑爾只刺到自己的左肩膀
西傑爾:「可惡!焱,你這傢伙!」
突然一陣強烈的星星光輝包圍住在宇宙穿梭的西傑爾,西傑爾莫名地暈了過去
然後一個女人的聲音出現:「我可憐的孩子...早知道就不該把你交給你那不負責的父親,你受苦了,今後就在地球好好生活吧!忘了那些悲慘的記憶」
〔西傑爾:不...什麼,我不要忘記她...〕
女人:「赤日帝國...我一定要消滅它。焱,你就化作一條十字架項鍊,守護著西傑爾吧」
有靈性的焱,畢敬畢恭的聽女人的話,立刻化作一條紅色十字架項鍊戴在西傑爾的脖子上,然後隨著西傑爾來到地球

《第五章-新的開始!?》

 

地球 海邊
一顆紅色的『流星』從天邊墬落
滿:「遙,你看,紅色的流星耶」
遙:「ㄟ...紅色的?滿,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會不會是敵人?」
滿:「應該不是吧...我沒感覺到敵人的氣息」
遙:「嗯...說的也是」
滿:「阿阿∼我忘記許願啦>”<」
遙:「嘎?唔...反正我們現在已經夠幸福了,不是嗎?」遙露出迷死人的笑容
滿:「嗯!說的也是^^」滿則是很甜蜜的依偎在遙的懷

十番公園
真琴:「呵∼∼」真琴打了一個很大的呵欠
「今天跟小兔、美奈子她們一起慶祝考試結束,玩了一整天,現在真累...」突然真琴踩到一個東西
真琴:「哇!」真琴蹲下去看竟是一個滿身是血的男子
真琴:「喂、喂,你怎麼了?」真琴搖搖那人的身體
男子:「唔...」那人說了一個字後,又陷入昏迷中
真琴:「沒辦法了」真琴扶起那個比他高出一顆頭的男子,帶他回家
〔真琴:原來他比我高呀...真難得有男生比我高那麼多〕

木野家
真琴將男子安放置沙發上後,便動手脫下他的衣服,細心地為他包紮傷口。
真琴:「真是的,怎麼這麼嚴重,跟人打架的話也不見得弄得那麼嚴重呀!」真琴有些『心疼』的看著男子左肩膀的傷口。
〔真琴:這傢伙該不會是什麼賊吧...(汗)〕
按耐不住心中的疑問,真琴開始搜起他的身來(爆)。皇天不負苦心人,在一陣『摸索』之後,真琴找到了那男子的學生證。
〔真琴:蒼井烈,十番高中三年A班...不會吧!?竟然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此人不能久留,等他醒了之後一定要打發他走才行-_-|||〕
真琴:「今晚就乖乖待在這裡休息吧!學長。」

隔天
『Ring,Ring,Ring...』〔真琴:吵死了,什麼聲音呀?〕
『喀』〔真琴:總算停了,太好了...繼續睡〕
男子:「喂,找誰?」
美奈子:「啊?抱歉,請問這裡是木野家嗎?」
男子:「唔,應該是吧!」
美奈子:「啥?你到底是誰啊?真琴人呢?」
男子:「她好像還在房間睡覺,要我幫妳叫她嗎?至於我,我叫...蒼井烈」
男子拿起桌上貼有他自己照片的學生證端詳。
美奈子:「你先不要離開喔,我馬上過去。」美奈子迅速的掛斷電話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向真琴家(汗)。
『嘟嘟嘟嘟...』
烈:「真沒禮貌...」
過了一會兒之後,『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真琴:「拜託,一大早的,誰呀...」真琴穿著睡衣準備去開門時,那個赤著上半身的『學長』已經早她一步去開門了。
〔真琴:天哪...NO!!!〕但,來.不.及.了。
美奈子:「真琴,你們...(爆)」
美奈子看著衣衫不整的真琴和赤著上半身的男人,開始她的想像...。
真琴:「美、美奈子妳別誤會啦!不是妳所想像的那樣...(無奈狀)」
美奈子:「真琴妳放心好了,今天我看到的事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嗯!」美奈子很激動的握住真琴的手,眼中還發出莫名的光芒(汗)
〔真琴:唉...到了明天大家一定都會知道的(嘆氣狀)〕
真琴:「ㄟ...我說美奈子呀」
烈:「那個叫做美奈子的女孩已經走掉囉!」
真琴:「...」
烈:「唔,我肚子餓了,可以做早餐給我吃嗎?可愛的小貓咪^_^」
真琴:「嘎?...好吧」真琴一提到下廚就無法自拔了(汗)
烈:「謝謝妳囉。」
做早餐同時,〔真琴:小貓咪...好像是某人的口頭禪呢〕

遙:「哈啾!」遙擤了擤鼻子
滿:「遙,妳怎麼了?感冒了嗎?」滿細心地將額頭貼在遙的額頭上測遙有沒有發燒
遙:「哈...大概是哪隻小貓咪在想念著我呢」遙雙手環住滿的腰
滿:「妳呀,可惡。」滿用手指彈了一下遙的額頭。
遙:「滿,開玩笑的嘛」遙如孩子般的向滿撒嬌
〔雪奈:這一幕要是被遙迷看到的話,遙的大帥哥形象就破滅啦(汗)〕

真琴:「鐺鐺,早餐做好囉!」真琴將一桌豐盛的早餐擺好後如此說道。
其豐盛的早餐有多豐盛呢?內容如下:
總匯三明治、法國黃金土司、奶油玉米濃湯、生菜沙拉,再外加兩杯香醇的熱咖啡。
烈看了看桌上的食物,吞了吞口水,說道:「我們兩個吃這些?」
真琴:「怎樣?不夠嗎?嗯...那我再做兩份日式早餐好了」
烈:「不、夠了夠了(汗)。那,坐下來一起吃吧!」
真琴:「嗯!」
吃了一會之後,烈首先打破了沉默。
烈:「嗯...妳叫做真琴是嗎?其實我一直搞不懂為何我會在妳家,而且還沒穿衣服?」
聽到此話,原本喝著濃湯的真琴不小心給嗆到了
真琴:「咳、咳,我才想弄清楚勒,為何學長你會滿身是血的躺在公園裡!幸好我好心把你帶回來包紮傷口,要不然就糟糕了。」
烈:「學長?我嗎?」
真琴:「是呀,我看了你的學生證,原來你是三年級的學長。」
烈:「那...妳也是十番高中的學生囉?」
真琴:「對呀!我是一年級的。」
烈:「嘿,那太好了!」
真琴:「什麼太好了?」真琴心裡浮現出不祥的預感
烈:「哈,也沒什麼啦,只是我什麼都記不起來,就連自己的家都忘記在哪了(汗)」
真琴:「不.會.吧」真琴白眼
烈:「所以要麻煩妳囉,可愛的學妹。再讓我住個一天,然後明天帶我去學校,嗯?」
真琴:「唉...」
烈:「那∼我們吃完早餐後,出門買一下東西吧!」
真琴:「疑?買什麼?」
烈:「衣服呀,總不能讓我一直光著身體吧^_^」
真琴:「嗯...說的也是」真琴的臉頓時紅成一片

服飾店
烈:「嗯...這件好了,OK?」烈拿著一件黑色T恤朝真琴走去
真琴:「好呀,那你先去換上吧,我去付錢」
烈:「thank you!」語畢,烈走向換衣間。
真琴:「一共多少錢?」
女店員:「1000元日幣」真琴有點不捨的從皮包抽出一張千元鈔票
女店員:「謝謝惠顧。男朋友看起來很不錯唷,要好好把握喔」
真琴:「他不是我男朋友啦!(汗)」
烈:「我們可以走啦,真琴」烈突然出現並搭著她的肩,然後兩人步出服飾店
女店員:「嘻嘻」

真琴:「學長,你的手可以放下了吧」
烈:「呀?抱歉抱歉」烈將手移開
真琴:「為什麼...不說清楚呢?」
烈:「我覺得沒那個必要呀」
真琴:「是嗎...」真琴不自覺越走越快
烈:「真琴,慢一點呀」烈被拋在後頭
突然,兩個體型彪悍的男人擋在真琴面前
男A:「小妞,怎麼一個人呀?一起出去玩玩吧!」
真琴:「......」
男B:「對呀,一個人很孤單耶,讓我們陪陪妳嘛」
男B欲伸手搭真琴的肩
真琴:「不要碰我!」真琴打掉那人的手
男A:「喂!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當兩人要施暴時,一個身影擋在真琴前面
烈:「夠了吧!兩個男人欺負一個女人,別笑掉大牙好不好」烈挑釁的說。
男A:「臭小子,你說啥!」男A朝烈揮拳,但烈輕而易舉的就閃過了
烈:「要這樣子打才對!」語畢,烈朝男A腹部重擊。
男A:「@o@」
男B:「可惡!!」男B從烈左方襲擊
『劈』真琴使出一個手刀將男B劈昏(汗)
烈:「小貓咪是不能那樣粗魯的唷」烈這樣詼諧的說道
真琴:「...要你管!」丟下這句話,真琴便顧自離開了。
烈:「開玩笑的嘛」
真琴依然不理他......

真琴家
真琴:「什麼嘛!反正我就是粗魯...反正我就是這樣啊...」
∼真琴的回想∼
學長:「真琴,我想我們不能再交往下去了」
真琴:「為什麼?我做錯什麼了嗎?我可以改呀學長!」
學長:「我本來以為妳是個很溫柔的女孩,可是想不到妳竟然跟別人打架」
真琴:「那是有原因的呀,學長」
學長:「不要再解釋了,這是事實不是嗎!我們到此為止吧。」學長離去,剩下真琴一人。
真琴:「為什麼不聽我說清楚呢...」真琴眼中泛著淚光
∼回憶結束∼
真琴:「唉...」真琴大大嘆了口氣。
過了幾分鐘後,真琴收起感傷的心,全副武裝,開始全力打掃屋子!
*這裡設定是:真琴心情不好時就會拼命想打掃四周(汗)
真琴:「我擦、我擦、我擦擦擦」真琴暴走中...-_-|||

夜晚
真琴:「呼,總算打掃完啦!嗯∼舒服多了」真琴不經意望向時針指著10的時鐘。
〔真琴:已經這麼晚啦,怎麼學長還沒回來?...哼,算了,關我何事!〕
說是這樣說,但,心軟的真琴還是準備出門去找烈。
當真琴準備踏出門口時,第一步就踩到一個不明物體...然後真琴和不明物體同時發出『啊』一聲。
烈:「嗨...」烈有點不好意思的向真琴打招呼
真琴:「學長?」
烈:「嘿嘿...」烈搔搔自己的頭髮
真琴:「外面很冷,進來吧!」語畢真琴便轉身回去
烈:「嗯^_^」
於是兩人回到了溫暖的『家』。
烈:「真琴,妳是不是有打掃過?好像變的更乾淨了耶」烈試著打開話題
真琴:「...」
烈:「還在生氣嗎?那...這個給妳吃,別氣了好不好?」烈將一袋東西拿給真琴。
真琴:「鯛魚燒?」
烈:「嗯,很好吃喔!這可是我自己做的呢!」
真琴:「學長你跑到鯛魚燒店打工?」真琴越聽越模糊了
烈:「對呀,因為我想賺一些錢報答妳這兩天照顧我,那,這裡有二千元,來∼給妳。另外,真的很抱歉,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對不起。」烈的口氣突然變的很溫柔。
真琴:「不,學長,是我自己胡思亂想罷了,抱歉(不好意思樣)」
烈:「那∼我們合好囉!鯛魚燒快點吃吧,雖然已經冷掉了,但還是很好吃的。」
真琴:「嗯,謝謝。」真琴綻出開朗的笑容
〔烈:真是隻可愛的小貓咪...^///^〕

∼烈的夢境∼
男子聲:「夏儂,不管怎樣我都不會離開妳的!因為...我喜歡妳呀!所以,我不會離開妳的。」
女子聲:「西傑爾...我也喜歡你呀。但...我不能讓你跟著我一起犧牲」
〔烈:唔?〕
小男孩聲:「以後就讓我來保護妳,我的公主...」
小女孩聲:「不、用不著∼我自己可以保護自己的!」
小男孩聲:「我們就這麼約定囉!可愛的Jupiter小公主」
小女孩聲:「喂...你好霸道呀...Siggeir」
〔烈:唔??〕
∼夢境結束∼

翌日
烈:「呿!做了一個怪夢,好像很熟悉但卻又完全想不起來...可惡!」
烈抱著極為疼痛的頭想試著去回憶起那段近乎消失的記憶,但還是辦不到。
真琴:「怎麼啦?」
烈:「妳醒來了喔^_^我沒事,只不過作了一個奇怪的夢罷了」
真琴:「喔,那我去做早餐囉,吃完後就可以準備去學校了」
烈:「嗯。」
〔烈:是呀,我的人生要重新開始啦!過去的就讓它過去^_^〕
就這樣,『蒼井烈』準備重新開始他的嶄新人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