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鋼琴教師


發言人:小泉 2003-10-12 11:37:44

 


生命僅僅是一個過程,一個轉瞬即逝的過程,短暫得如蒼穹中一顆消隱的流星。如果世間沒有永恆,那么,要拿什么來驗證愛情。
——題記


在別人眼中我是個什么都不缺的人,父親的智慧,母親的美貌,還有顯赫的傢族。可是這些並不能使我快樂,父母的感情不像人們看到的那么好,親慼們也很少理我,我像是一個被人拋棄在世界角落的人...所以我冷漠高傲。可我一點也不覺得悲哀,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悲哀...直到我遇見那個人。 

“小姐,新的鋼琴的老師已經來啦。”管傢必恭必敬地對我說,他大概不喜歡我這個任性的主人。
我心不在焉應了一句,和他去見我的新任鋼琴老師,這已經是第六次了...小的時候在鋼琴方面我就表現出極高的天賦,父母幫我請來好幾位大師級的鋼琴老師,可是他們都只留下不過一個月... 他們不喜歡我的冷漠與變化無償,而我也一樣地厭倦他們...后來父母也不再理這件事了,我到也樂得輕鬆,直到這個新的老師出現。那個人也熬不到一個月吧...我冷笑。
糢糊的記憶中,那是個如今天般晴朗的天氣,同樣的鋼琴教室。我推開那扇門,堶悸漱k人一直微笑着看我,陽光下,她光滑白皙的皮膚爍爍髮光,整個人就像被這光包圍的女神,深深吸引着我的目光,而這一刻就永遠印刻在我的腦海...那一年我十五歲,海王滿二十一歲。

一年后的一天,我練完琴和滿在別墅不遠的公園休息,這的人還真不少,都是一些精力充沛無處髮洩的人,和坐在我身邊的滿一點也不像。滿總是平和且優雅,雖然偶爾也會作弄一下我。
“滿,那個人的風箏飛走了,好可惜。”
“妳呀” 她溫柔地笑着,“風箏飛走了,那它就自由了,不好嗎??”
“如果我是風箏,就讓妳一直拉着,永遠都不會飛走。”我輕輕撫弄她波浪似的的長髮,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戀慕。
眼前這個女人,讓我如此心醉神迷。無論走到那堙A她總是光艷朝人,魅力四射。無疑,能夠擁有她的人,該是多么倖福。然而那個人卻不是我...
輕輕彈了一下我的額頭,藍色的眼睛閃爍着異樣的光彩,依然是溫柔的笑容,“這樣的話,等妳長大,更有姿色在來引誘我出軌吧。”

我妒忌,瘋狂地妒忌那個人,那個擁有滿的男人。每當看見那戴在滿無名指上的戒指,它就像束縛滿的銬練,也束縛着我...我可以不顧一切愛滿,而她卻不屬于我,我從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無力地癱在沙髮上。身體像被埋在雪堆堙A凍得痲木掉了。一段明明知道沒有結果的感情,的卻不該如此投入,隻是在不經意間已下了自己全部的籌碼。

和滿在一起的日子是快樂的,然而卻痛苦,每天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卻永遠得不到她...我們就這樣度過了兩年。我本已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下去,直到那一天,我第一次見到了那個男人。
那一天我和滿去了一間新開張的咖啡店,本來離我傢很遠,可是滿似乎很感興趣,既然她喜歡,我黨然不會拒絕。那是間不錯的店,滿似乎很高興,我滿足地嘗了口咖啡,當我再次擡頭看她的時候不禁愣住了。她藍色的瞳孔驚異地張大,白皙的臉此時蒼白的沒有一點血色。顺着她的眼光看去,窗外一個長相不錯的男人正和一個漂亮的女人說笑着走過,他的手親熱地放在女人的腰上...我預感到什么,轉頭對上那黯然的藍眼。
“那個男人...”
“我的丈夫...”一絲淒然的微笑,“其實我早就有這樣的預感了...” 
滿,妳很傷心嗎??為那個男人。那妳知道我那一刻的哀傷與憤怒嗎??那個人根本不配擁有妳,而我呢...

那天以后,滿似乎完全沒有變化,看着她機械般的笑容,我真的嘗到了悲哀的苦澀。 
“為什么呢??為什么明明傷心卻還要裝作堅強...” 
“...遙...妳還太年輕,大人的世界很復雜,妳不懂...”
“不要再把我當成小孩子!!” 滿驚異地睜大雙眼,這是我第一次對她大聲地吼。“我知道...”
“妳累了,今天就先練到這。”妳無奈地轉過身。 
長久的渴望終于掩蓋了理性,我上前從背后緊緊地抱住妳,妳的身體在我懷中一顫。“滿,我喜歡妳,從第一眼看到妳...我試過不要再想妳,可我作不到。不要再拒絕我,給我個機會好嗎??”
許久滿緩緩地推開我,無奈地搖搖頭,她的眼埵着淡淡的光,忽明忽暗,最終帶着那苦澀的的笑容離開,留下無助沮喪的我。這次滿真的離開了,她辭去了這份工作,
從我的生活中消失。我沒有刻意去找她,因為我知道是妳的終歸會是妳的,而不屬于妳的無論妳怎么努力都不會得到。

一個月后的一天,蒙蒙的細雨卻洗不盡我心頭的灰暗。敲門聲嚮了很久,管傢終于忍不住打開門,“小姐,有位客人想要見妳。”我心不在焉地轉過頭,滿已經面容憔悴站在我面前,淩亂的長髮垂在被雨水淋濕的衣服上,臉頰還殘留未幹的水珠。看着這一切,我的心像是被緊緊地揪了一下,好痛。 
“髮生了什么事,告訴我好嗎。”我拉滿坐在沙髮上,用一條毛毯裹住她,握着她冰冷的雙手,真的好冷...她倒在我懷堙A身體輕輕地顫抖着,“我們離婚了...”我的肩膀一下子濕了一片,暖暖的液體,心堛熊h楚開始蔓延到全身。
這樣的結果或許早該料到,隻是來得太忽然,如果悲傷可以拖久一點,最后的打擊也會輕一點。我不知道改怎么安慰她,隻有任凴她的淚水浸濕我的衣裳。哭得累了,她倒在我懷堥I沉地睡去。此時的滿,就像一個無助的孩子。
我把她抱到床上,靜靜的坐在床邊,不知過了多久。滿真的好美,臉色雖然有點蒼白,卻依然讓人着迷。看着這樣的她,我情不自禁地把脣印在她臉頰上。滿幽幽睜開迷蒙的藍眼,柔柔的看着我,伸手輕輕撫摸我的臉,“遙,為什么先遇到的不是妳...”我全身滾燙,慢慢解開她的衣服,如雪般的肌膚展露在我眼前,柔順光鮮,就像正值豆蔻年華的少女一般。我不顧一切的對她釋放我的愛,激情如山洪般爆髮出來。我終于得到我最心愛的女人。這讓我始料不及,這樣的情況算不算是乘人之危?我有一點懊惱,但卻有種倖福滋味。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我興匆匆地出門,我想要買一樣東西送給滿,一隻代錶我的愛卻不會束縛她的戒指。當我囬來的時候,滿還安靜的躺在牀上,睡得很香的樣子。我躡手躡腳地走過去,深情地凝望着睡美人般的滿,忍不住又在她柔軟的脣上吻了一下。下一秒我的血液因脣上傳來冰涼的觸感而凍結,我完全崩潰了,淚水決隄地湧出。滿,到最后我還是失去妳了嗎... 

死亡不是為了驗證眼淚,而是固定完美。
哀慟到極點似乎就不再有任何感覺,滿的葬礼上我没有在哭。那个男人哭着冲進來,在玩膩了別的女人后材想到自己可愛的妻子嗎??我面無錶情讓人把他趕走,不想讓他破壞我和滿最后的時光。
滿,妳是那么美麗,然而卻那么脆弱。我也不是一個堅強的人,但對妳的愛使我變得堅強,所以我不會死的。我會帶着對妳的愛一直活下去,讓歲月見證我對妳的愛至死不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