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鋼琴教師(滿之篇)  


發言人:小泉 2003-11-01 15:58

 


妳是天空中自由飛翔的鳥,而我隻是深海媕H波逐流的魚,相遇卻命中註定了沒有

交點。即使這樣,我依然希望妳永遠記得我。
——題記


在二十一歲之前,我從來沒有懷疑過我的生活,倖福的傢庭,疼愛自己的父母,青

梅竹馬的丈伕,與身據來的美貌與氣質,這應該是一個女人夢寐以求的一切。生活是那么

的平靜,平靜的讓人有點不安,內心的深處似乎期盼一絲不安分,于是我遇到了那個人,

那個給了我全部,卻依然被我傷害的女孩。

那時我剛剛結婚,音樂上的天賦讓我成為衆人欽慕的對象。當看到我的一位老師氣

急敗壞地數落自己被一個小女孩慘整時,我真的好奇極了,一股自信的力量讓我毅然接受

了去徴服這個人。老師張大嘴巴,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他打賭說我不可能堅持到一個月

,我隻是笑而不語。
記憶中那是個晴朗的天氣,“海王小姐,請妳在這等一等,我馬上去請小姐過來。
”她的管傢似乎不怎么滿意他的主人,想必那孩子一定是很任性。我安靜地坐在大廳的鋼

琴前,直到那扇門被推開...我從來沒有想過俊美可以形容女孩子,可我現在知道了。當

看到她幽綠的眼睛時,我感覺到心口那顆痲木跳動的心,臉上卻是出乎意料平靜的笑容。

我想她的驚訝不會少于我,她愣在了那...那一年我二十一歲,天王遙十五歲。

遙是個特別的女孩子,不單是她的俊美和聰穎,還有那風一般嚮往自由的性格,這

些就像是毒藥般吸引着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歡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歡她。我們之

間似乎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曖昧。終于在那一天遙嚮我告白。
“滿,我喜歡妳。”
看着遙越來越深的綠瞳,我沒來由地一震,卻微笑着說,“我也很喜歡妳啊,可是

...”不知是在告訴她,還是在說給自己聽,“遙,我已經結婚了。” 
“我知道...” 
那漸漸黯然下去綠眼,再清楚不過地告訴我她的哀傷,可我又能做什么呢...

躺在黑暗中,睜眼,都是遙那雙清澈透明卻滿是哀傷的綠色眼睛。伸手,揮不去她

在我心中的影子。遙像一滴血液流過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提醒着我她的存在。
長夜,我無法睡眠。看着躺在我身邊的他,那隻放在我身上的手什么時候開始失去

了他的溫煖。一次次的激情,卻依然填補不了內心的空虛。看着這個我曾經深愛過的男人

,沒有溫煖,沒有激情,卻是淡淡的悲哀。輕輕吻着他飽滿的額頭,無論未來怎樣,我都

會忠于我的丈伕...

那一次以后,遙毫不掩飾對我的迷戀,可她從不要我承諾什么。“我喜歡滿,所以

我不需要妳給我什么,能這樣一直在一起就好。”
“真是個孩子。”看着那黯淡的眼神,我唯一能做的就隻有開玩笑似的拍拍她的頭

。或許我真的什么也給不到遙,可我卻自私地想獨佔她。
在這樣畸形的滿足中,我們度過了兩年,我以為這樣的生活還會繼續下去,直到那

一天,我和遙看到了我的丈伕和他懷中陌生的女人...我感到胸口強烈的痛楚,手指在不

停的顫抖。
“那個男人...”
“我的丈夫...”一絲淒然的微笑,“其實我早就有這樣的預感了...” 
我低着頭,看不到遙錶情... 

那件事后,丈伕依然是那么的溫柔體貼,讓我覺得他似乎隻是因為太寂寞,心媮

是在乎我的,我依然保持着一貫的笑容。而這種自欺欺人的偽裝在遙面前被毫不費力的撕

破了。 
“為什么呢??為什么明明傷心卻還要裝作堅強...” 
“...遙...妳還太年輕,大人的世界很復雜,妳不懂...”我依然想用虛偽的笑掩飾

過去。
“不要再把我當成小孩子!!” 我驚異地睜大雙眼,這是遙第一次對我大聲地吼。

她是真的生氣了,綠色的瞳孔因憤怒而張大,可一絲無奈與懊悔很快劃過綠色的眼睛。“

我知道...” 
“妳累了,今天就先練到這。”我無奈地轉過身。
下一秒我已經被那雙溫柔的手臂緊緊地抱着,“滿,我喜歡妳,從第一眼看到妳時

...我試過不要再想妳,可我作不到。不要再拒絕我,給我個機會好嗎??”耳邊響起的

是遙那近乎哀求的聲音。我腦堣@片空白,幾乎就要伸齣手去抱她,眼前卻猛地閃過他的

身影。我一個冷顫,終于明白,我的生命已經和他融和的太久,就像是身體的一部分,不

可能分開了...
一股近乎絕望的感覺徹底打敗了我,我無力地推開遙,不敢再去看她那無助而迷茫

的綠眼,緩緩的離開。對不起,遙,對不起...

那天是最后一次的鋼琴課,我辭去了那分工作,逃避似的跑去維也納畱學。生活上

的打擊讓我喪失了音樂的靈感,一個月后我隻能無力地囬到他身邊去,那個所謂傢大概是

我唯一能收畱我的地方了。
我沒有告訴他我要囬去,當我打開房門,傳來的是粗重的喘息聲,臥室堨磑顒漪O

他和另一個女人。空氣都徬彿凝結了,四目相對,他的眼中寫滿驚恐和不知所措。我已經

沒有思維的能力了,飛快地轉身離開。他慌亂披上衣服在門口緊緊抓住我,撲通跪在我麵

前,“對不起,滿,我...原諒我。”
“為什么...為什么??!”我強忍着就要決隄的淚水,聲音都在顫抖。
“因為他是個男人,而妳給不到他滿足!”那個女人挑釁地說,“妳的眼中就隻有

妳自己,妳有好好愛他嗎???他在妳麵前隻會自卑。”
她的話重重把我擊昏,一直以來就是這樣嗎??我一直就是這么的自私,對他是,

對遙也是...丈伕是揹叛者,那我呢?或者真的不增付齣過,那么有怎么會有揹叛呢??

也許我材是真增的揹叛者。
“住口,妳給我滾!!”丈伕憤怒地對那女人大吼。
“或者該走的人是我...”輕輕地把結婚戒指取下,丟在他腳下,“我們離婚吧...

妳自由了。”

我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綿綿的細雨打在我身上,迷蒙在臉上的已經分不

齣是雨水還是淚水。
“這不是海王小姐嗎??”
我轉過頭,是遙的管傢,我居然習慣性地走到遙別墅地門口。
“雨這么大,還是先進來躲躲吧。”我真的纍了,纍地沒法想象遙看到我的樣子。
遙一個人待在臥室堙A當她看到我時,眼神是那么的復雜,氣憤,無奈,哀傷,

心痛...遙瘦了,她過得不好嗎??
“髮生了什么事,告訴我好嗎。”她拉我坐在沙髮上,用一條毛毯裹住我,握着我

冰冷的雙手,她的手那么煖,我感到身體堛漲撗G重新開始流動,我再也無法控製自己,

倒在她懷堙A身體輕輕地顫抖着,“我們離婚了...”淚水浸濕了她的衣裳。好像要把集

聚下來的感情全都宣洩齣來,我盡情地在她懷媯h哭。真的累了,我倒在遙懷堥I沉地睡

去,已經不記得多久沒這樣安心睡過。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到臉頰上有種溫熱而舒服的觸感,我幽幽地張開眼,對上的

是遙深情的綠瞳。看着她微紅的臉,我伸手輕輕撫摸她的臉,“遙,為什么先遇到的不是

妳...”她的臉更紅了,慢慢解開我的衣服,我沒有拒絕她,這是我唯一能給她的,也是

我最后能給她的了。

當我再次醒來時,映入眼睑的是遥安稳的睡脸。赖在那温暖的怀抱堙A轻轻的伸

手勾勒出那細緻完美的五官,好美...遙輕輕動了一下,我知道她要醒了,閉上眼睛裝睡

。當她柔軟的脣踫到我的時,我有種想去囬應她的衝動,可我沒有。遙高興地走了,我知

道她想給我個驚喜。
我緩緩坐起來,以往的一幕幕像放幻燈片一樣在我眼前,丈伕和遙的身影似乎重

曡在一起,他們都那么愛這我,我卻什么也給不到...他最終抛下我,而遙呢??我曾经

发过誓不會揹叛他,直到現在我也不會...我已經沒資格,也沒有能力去愛人了,可我依

然奢侈地想要佔有遙。
我輕輕打開一瓶安眠藥,異常平靜地把它們送入嘴堙A慢慢地躺在牀上。意識漸

漸糢糊,生命隨着體溫而流失。遙大概會恨死我吧...那樣也好,這樣遙就永遠是我的

了...
最后的意識是那滴溫熱的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