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復仇


發言人:海風 於 May 22, 2002 at 06:08:52 發言:

(1)

 

 

"……我會找妳報仇的。……一定…"
「呀!」阿滿從夢中驚醒,想著剛才夢中那人的說話。
「甚麼事,阿滿。」阿遙聽到滿的叫聲,立刻衝進房。
「……沒事……」阿滿暫時不想把夢告訴遙。
「……好吧,沒事的話便早點休息……有事便叫我。」遙知道滿有心事,亦不想說出來,只好這樣說。
"那人……究竟是誰?好熟……但……記不起……"

第二天,遙和滿到水族館去,在水族館裡欣賞魚類。
「妳是……海王滿!海王同學!」一把陌生的聲音突然叫道。
遙和滿同時轉身,只見一名男子吃驚地看著滿。
「你是……你是……淺野子康!」滿吃驚地說。而遙仍然一頭霧水,但最少知道,滿是認識他的。
「很久沒見了,這位是……」子康終於發現滿身邊的遙了。
「我是天王遙,請多多指教!」遙盡量保持禮貌的語氣,子康察覺不到,但卻被滿發現遙的說話是有點醋意了。
「啊!子康,對不起,我們要走了,日後再聯絡吧!」滿不想遙再有進一步的行動,馬上拉阿遙走了。
「終於找到妳了,讓我受恥辱的人,海王滿!我一定會報仇的!」子康在遙和滿走後說,眼裡充滿了殺意。
回到家後,阿遙立刻問:「那人是誰?」
「他只是我的小學同學,沒有其他關係,難道妳不相信我嗎?」阿滿解釋。
「時候不早了,我回房休息,晚安了,遙。」
「晚安,滿。」
雖然滿是進了房,但根本未睡。"那是夢中的聲音……報仇?……難道,他是為了那件事?他仍記在心中?……"一個個疑問在滿的腦裡不停地轉來轉去。

但她仍不知道,那是惡夢的開始……

 

(2)

 

……Ring ring……ring ring……
「喂?找誰?啊!是你!」
「這樣啊……好吧!待會見。」
「是誰找妳啊?妳好像很高興呢!」遙問。
「子康找我到餐廳敘舊。」
「啊!原來是他!他難道想向妳表白嗎?」遙開玩笑地問。
「只是敘舊罷了。怎麼了?妳又吃醋嗎?」
「我……我、我才不是!」遙被滿弄得臉紅了。
「呵!被我說中了。好了,我出去了。」
「等等!」遙叫住了剛開門的滿。
 遙走上前,認真地說:「緊記,若有甚麼事,記得用通訊器通知我和雪奈!」
「我會的。」
 滿出去了,遙在想著一些東西。"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昨晚的夢,是甚麼意思?難道滿會……"
「小螢,妳想看看滿媽媽的同學嗎?」遙問一直在看書的小螢。
「當然想!但怎樣看?難道遙爸爸妳想……」聰明的小螢已想到她的爸爸想幹甚麼了。
「我也去,我也想看看滿的同學,看她聽電話的樣子,那個人好像不只是她的舊同學那麼簡單呢!」雪奈從房中走出來說。
「好吧!只是……想不到雪奈也會來。」

 這時,滿亦到了餐廳。
「真想不到你會知道我的電話號碼。」
「妳是名人,怎會不知呢!」子康說。但滿開始懷疑,因為自從阿兔成為皇后後,戰士的身份除了祕密外,各人家中的電話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而她們自己也會知道那些人是誰的。所以,子康知道阿滿家的電話,實在令人懷疑。
這時滿亦發現遙她們來到了。
「你找我有甚麼事?」
「就像電話中所說,敘舊!不過,只為一件事……」此時子康臉上的再不是笑容了,換成了一副充滿仇恨、憤怒的樣子。
 子康站起來,把一堆粉向空中洒去,接著除了子康及外部四戰士外,在場的全部人都睡著了!
 「你!」「多年來的恥辱,我要妳補償!」子康大叫,並不斷向滿攻擊,而滿就不斷閃避。
 小螢發覺子康身上發出很強的妖氣,大叫:「滿媽媽!他不是淺野子康,他被妖魔附身了!」接著三人馬上變身。
 「萬有震盪!」子康閃過了,並向Uranus攻擊。滿趁著這般時間變身。
 「深海寒波!」子康被擊中,倒在地上。一道黑氣從他身上飄出來。
 「想不到他的身體那麼弱,只受了一擊便昏倒,真沒用!」那妖魔邊說邊露出原形。
 「妖魔!你是誰?為甚麼附在子康身上?」Neptune生氣地問。
 「我是妖精"明心",專門幫助那些有仇想報而無膽去報的人。妳們又是誰?」
 「我們是外部太陽系的美少女戰士,妖魔,受死吧!」Uranus喝道,但發現Neptune有點不妥。「Neptune,你怎麼了?」「原來……原來他…他仍記著那件事……」Neptune喃喃自語。
 「可惡的妖魔,受死吧!破滅鑼鳴!」Pluto看見Neptune的樣子,禁不住向妖魔攻擊。但給它避開了。
 「宇宙劍亂風!」同一時間,Uranus向它攻擊。
 「嗚哇!」
 「可惡,就……就算我死……也要替他報仇!」說著化成一個黑球,向Neptune衝過去!Uranus想阻止,但黑球比她快一步。
 「啊!」Neptune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迅速地消失,倒在地上。
 「Neptune!」Uranus扶著Neptune,但眾人也感到驚訝,因為Neptune的身體正漸漸消失。
 「怎、怎麼會這樣的?」Saturn問。
 「不好了!她的星之種子被剛才的黑球打……打碎了!」Pluto大叫。
 「各……各位,我……要走了,但、但我……會再回來的。」Neptune虛弱地說,接著消失於空氣間。只剩下眾人的哭聲。
 但為了安全,她們還是解除了變身。
 「咦?剛才發生甚麼事?海王同學呢?」子康醒來時問。
 「你還會記掛滿嗎?」遙大叫。
 「遙爸爸,冷靜點!」
 「淺野先生,我們是滿的家人,你可否來我們家坐?我們有些有關滿的事想問你。」雪奈說。
 「好,沒問題!」

(3)

 

「好!沒問題。」

現在的客廳籠罩著沉默、令人緊張的氣氛。
「……天王小姐,請問你們找我甚麼事?另外兩位是……」子康打破沉默。
「淺野先生,我們是滿的家人,我們聽說你是滿的同學,但據我們所知,滿以前是讀女校的,請問是何時的事?看來滿和你好像交情很好的。」看到遙憂傷的樣子,雪奈問。
「我和海王同學是在小學時認識的,那時因為較矮小,所以我常被其他人欺負,海王同學常保護我,還常常教我家課的。」
「那麼,滿媽……滿姐姐有沒有做過一些令你憎恨的事?」小螢看到她親愛的爸爸突然瞪著她,馬上改對滿的稱呼。
「唔……是……是有一次的,但……」子康突然小聲地說。
「但是甚麼!」遙忽然大聲喝道。
「遙爸爸,冷靜點!」
「……那次我早已原諒她了,我亦與她和好如初了。」子康被遙的聲音嚇得目定口呆,他好久才回覆鎮定地說。
「那是甚麼事?」
「我在六年級時常常和幾名男孩一起取笑一名和她由幼稚園升六年級的同學,那名同學常常被我們弄哭,每次海王同學也安慰她。有一次,她再忍不住,她……她打了我一記耳光。」子康羞愧地說。
雪奈和小螢都呆住了,她從沒想過滿會這樣做。
「後來呢?」遙問。顯然遙沒被剛才的說話嚇到。
「後來我們也原諒了對方。」
「那時你憎恨滿嗎?」
「有點的。」
「那麼我知道了。」雪奈突然說。
「妳知道甚麼,雪奈媽媽?」
「知道滿為甚麼消失。」

(4)

 

「雪奈媽媽,妳知道滿姐姐為何會消失?」
「……妳是冥王小姐吧!妳說海王同學是……是消失的?怎麼可能啊!」子康吃驚地問。
「淺野先生,你剛才是被一隻妖魔附身了。那種妖魔是最喜歡附在一些對別人有仇恨而不敢報復的人。我想你那時恨阿滿,你應該是在那時被妖魔附身的。」雪奈說出自己的想法。
「……雪奈媽媽,我帶遙爸爸回房休息,我怕她……」
「好吧!遙妳休息一下吧!妳這樣沒精神怎樣找滿呢?」雪奈和小螢也怕遙會支持不住,便說。
小螢扶了遙回房後,繼續聽著雪奈和子康的對話,她知道遙醒來後,一定會問她所有事情的。
「怎……怎麼可能?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妖怪,我一向也不信這些東西的!妳們別騙我!」
「我們認識火川神社的巫女,她的事你也應該聽過的。這類事情是她告訴我們的。」儘管這四名外部戰士和內部戰士相處不太好,但為了令他相信,也只好這樣說。
「這些都是騙人的!我無論如何也不會信!如果妳們想知海王同學的事,妳直接問她吧!我還有事,要走了,再見!」子康激動地說,接著拿起他的東西離開了這個「戰士之家」。
「……怎辦好呢,雪奈媽媽?」
「看來還是不能再問他了,等遙醒後我們用拓榴石看滿的過去吧!……至於滿,只好等她轉生吧!」
「怎樣轉生啊?滿媽媽的星之種子已經被打碎了!」
「別忘了星宿玫瑰!我們等一年便行了。」雪奈提醒。
「但……遙爸爸能等嗎?一年開花期對於現在的她來說簡直是十年呢!」
「我能等的!」
雪奈和小螢同是轉身,原來遙在子康走了後已經出來了。
「我能等的,我還會過正常的生活。但我現在,最想知的是滿的過去!」
不久,雪奈變身,拓榴石映出滿小學六年級時的情況。


「滿!今天的比賽很精彩啊!」一名和她要好的同學說,但滿的回答只是微笑。
「滿,小息一起玩吧!」「不好意思,我要幫老師忙啊!」
「唔……這星期六妳來我家玩好嗎?」「不行啊!媽媽那天有活動呢!而且下星期便是考試,妳們不用溫習嗎?」
「哎呀!我忘了!那麼考完試再來我家吧!」
轉眼間,便放學了。
「敏子,一起走吧!」「好啊!」
突然有幾名男生在後大聲說:「中山敏子是肥妹!是肥妹!哈哈……」
滿聽到後看看敏子,只見敏子雙眼漸紅,滿對她說:「不要管他們!我們走吧!」但敏子卻不走,被那幾男生圍著,他們亦繼續取笑她。
「你們夠了!再這樣我便告訴老師!告訴老師你們常常在堂上取笑敏子和搗蛋!」滿對他們說。
「哼!妳便說吧!老師最多只是罰抄和留堂罷了!而且,她確實是肥妹嘛!還是愛哭鬼呢!妳何必還要幫她呢!」遙她們認出那是淺野子康。
「不,她是我的好朋友!為何你們不取笑其他人!或是你們自己!」滿反駁。
「……因為……她好玩!」淺野和其他男生也被滿的說話嚇呆了。
滿聽到後卻更生氣,怒氣已覆蓋了滿的理智。她走上前,狠狠賞了子康一記耳光!「淺野子康!我看錯了你!你再這樣的,絕交吧!敏子,我們走吧!」
滿便拉著敏子走了,而子康卻被男生們取笑:「早叫你不要玩過火的,雖然海王同學平時很文靜,但生氣時很厲害的。」「對呀!聽說她和中山敏子是在幼稚園時已認識的。海王同學和她很要好的……子康!」子康的臉上流著兩行淚。
「可……可惡!我恨妳,海王滿!」說著便向前跑了。但他並沒有發現他頭上有樣東西一直看著剛才的事。「嘻!又有新獵物了。」
子康走到一條無人的窄巷,底頭哭泣。
「喂!你是不是很想報仇呢?」"明心"說。「當然想!只是……等等!你是誰?」子康睜開眼,看見了明心。
「我叫"明心",妳剛才的事我都看到了。你沒有膽量,我可以幫你的。」「真的?太好了!」接著明心便進入了子康的身體。

影象消失,雪奈便解除變身。
「想不到滿以前那麼受歡迎。和初中時艾爾莎所說的完全不同。還有,滿的雙親不是很早便去世的嗎?」遙一看完影象便不停地說。
「……遙爸爸……」
「滿的父母是在滿初中時去世的。而接下來的事,妳們也知道吧!」
「對,但要等一年……」「不要這樣好嗎?滿的星之種子雖然
碎了,星宿玫瑰也要等一年,但妳還想像上次一樣,開花期過了嗎?那是因為妳刻意把記憶封印才這樣的。」雪奈說。
「我也很擔心滿的,我簡直把她當成妹妹了。」雪奈傷心地說。
「放心吧!我不會像上次那樣的。為了讓滿快點回來……」
「我們應該對滿媽媽有信心的。」

(5)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轉眼便過了十個月了。在這期間,遙真的守諾言,過平常生活,不過她的「正常生活」,只限於練習、比賽、吃飯、洗澡、睡覺。另外還多了一種習慣,她太擔心滿,幾乎每天也和守護玫瑰的海王星巫女德妮特通訊。雪奈被她氣得七竅生煙,罵她浪費力量,但遙根本不理會她。小螢就看雪奈罵遙看得流下「瀑布汗」。
遙直至聽到德妮特說:「天王星公主,請妳放心吧!如果公主的玫瑰有甚麼異樣,我會馬上通知妳的,請不要每天問我,好嗎?」遙才發覺麻煩了她。這樣才不再和德妮特通訊。
到了十一個月的最後一天,她們都高興極了。除了因滿快回來外,各人都有高興的原因:小螢學校裡的同學很多都是滿的畫迷,滿消失兩個月後,同學都發現滿沒有出現在十番教室,可憐的小螢每天都被同學問滿的事,小螢得編不同的故事才能擺平他們。而雪奈和遙的情況也和小螢不相伯仲,只是問的不是同學,是記者罷了。滿回來後,她們便可鬆一口氣了。
這天,遙特地買滿最愛的魚生回來,到了晚上,她們走到露台,等滿歸來。
「不是……這顆也不是……」看著流星從天空飛過的遙不停的說。
「遙妳不要那麼吵好嗎?會把小螢吵醒的!」雪奈罵道,但心裡也是和遙一樣焦急。
一顆顆流星飛過,不知不覺已到日出了
「但……現在也快日出了……」遙擔心地說。
"……這樣唯有問問德妮特吧!"雪奈心想,她才不想再讓遙知道她和德妮特通訊!
「遙,我要上洗手間。」說罷,便飛快的走了。
雪奈走到遙聽不到通訊的地方,才聯絡德妮特。
「德妮特,滿的星之種子飛走了嗎?」
「回冥王星公主,奈普娜公主的星宿玫瑰早已開了,還向地球飛走了。」德妮特恭敬地回答。
「真的?何時飛走的?」雪奈焦急地問。
「開花時間是地球時間的凌晨一時,飛走是地球時間的凌晨四時。」
「現在已是上午六時正了!」
「對不起,冥王星公主,我忘了通知妳,公主說想……作弄天王星公主,特意在日出才回來。」德妮特充滿歉意地說。
「她會何時出現?」聽到德妮特的話,雪奈才放心點。
「我不知,但公主應該會和妳通訊的,她說想找妳和土星公主。」
「真的謝謝妳,德妮特。」
「不用客氣。」
雪奈會到露台,小螢也剛睡醒了,看不到滿的回來,小螢幾乎哭起來。
「別這樣吧!小螢。遙,妳今天不是有比賽嗎?再不去便來不及了。說不定滿會在妳比賽完後回來呢!」雪奈希望能盡快把遙「趕」到別的地方去,好讓她能和小螢解釋。
最後,遙終於走到洗手間梳洗,雪奈趁這斷空檔時間,在小螢耳邊解釋清楚。小螢聽到非常高興,但仍裝想哭的樣子。不久,遙換好衣服出來,雪奈和小螢合力把遙推上車。她們二人都想盡快讓遙離開!
遙離開後,小螢已急不及待打開通訊器,大叫:「滿媽媽!」
「……小螢,別這麼大聲好嗎?」只見通訊器中,滿用手按茼捸A苦笑蚖﹛C
「滿,妳在哪裡?聽德妮特說,妳想捉弄遙呢!」
「沒錯,我現在在十番教室,不久便會回來,我從德妮特口中知道遙的事,她被遙弄得很煩呢!我只是想替她懲罰一下遙罷了。」
「那麼,滿媽媽妳想到方法嗎?」
「當然想到了,是……」

(6)

遙在比賽前仍是非常擔心滿的,甚至好幾次想退出這次的比賽,但想到對滿、小螢、雪奈的承諾,便把精神放回比賽裡。當然,遙又是很順利地拿了第一吧!

比賽過後,她匆匆答了幾位記者的問題後,便用以前短跑的速度馬上跑回車裡,然後以不會被發告票的最快車速回家。

~外部戰士的家~

小螢和雪奈聽了滿的「計劃」後,便開始準備了。小螢買了很多洋蔥,然後不隔水切洋蔥,像上次騙星野般使自己的雙眼變得紅腫腫的。但當回想起滿的「計劃」時,卻又不停地笑……

「喂,小螢,拜託妳不要再笑,好嗎?這樣萬一遙回來看見妳這個樣子便麻煩了!」滿在通訊器聽到小螢不停地笑,終於忍不住說。

「對啊!小螢,我想現在妳的遙爸爸可能已『飛車』回來呢!我們要小心點。」雪奈亦認同滿的話。

「對不起啊!但這樣好嗎?我怕遙爸爸接受不到啊!」

「沒問題的,她應該會發現一點『問題』的。」

「叮噹!」這時,門鈴響起。

「遙爸爸回來了,下次再談吧!」

「我會用『深海鏡』看看遙的反應。」滿笑著說,然後關掉通訊器。

"妳根本就不需用『深海鏡』吧!因為妳根本就在我們附近!"小螢在心說,眼亦向了花園看。

大門打開,幾乎因超速而被發告票的遙終於回到家了。她連門都沒完全打開便問:「滿回來了嗎?」

開門的雪奈結結巴巴地說:「唔……滿……滿她……」

「她怎麼了?」聽到雪奈這樣回答,使遙加擔心,她馬上衝到屋裡,找不到滿的蹤影,卻看見雙眼紅腫腫的小螢。

「小螢,妳怎麼了?滿呢?」

「啊!遙爸爸妳回來了?滿……滿媽媽她……她說不會……不會回來了!」

「甚麼!?怎會這樣的?」遙的心頓時變成了碎片。(像卡通片中背景像打破玻璃般變了很多碎片然後掉下)

「我們在妳走後收到德妮特的訊息,說滿請她轉告我們她不會回來。」在遙身後的雪奈說。

「……並說不要去追問德妮特為甚麼,以及說不要去找她。」為避免遙有甚麼行動,雪奈補充一句。她已看到遙手握緊了拳頭。

"對不起了,遙,我們 (指她、德妮特和小螢) 也不想的,這不是我們的主意啊!"雪奈在心裡說。

「……我不會找德妮特,但……我即使反轉了地球,甚至太陽系,也要把妳找出來!滿……」遙下了決心道,並作好準備隨時出外。

此時,花園的草叢裡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影輕輕一跳,很快地離開了「戰士之家」的範圍了。

而遙因在大門附近,所以完全沒察覺。但小螢已偷偷看了花園一眼。

"滿媽媽,妳又要『逃』到哪裡啊?"

~某大廈的天台~

此時的滿用「深海鏡」去著遙她們,她邊看邊在神祕地笑。

「公主,這……真的好嗎?」德妮特不知在何時出現在滿的身後。

「我不會後悔這個決定的,她把妳弄得這麼煩,應該受一點點懲罰的。」

「但……公主,其實……妳不需……而且這樣對天王星公主來說,這不是『一點點』吧?」

「或者吧……」

(7)

~外部戰士的家~

「遙爸爸,妳真的能找到滿媽媽?」小螢疑惑地問。

「我感覺到滿的星宿力量在地球上,而且……我大概也能猜到她在哪裡,要找她,應該不難的。」遙充滿自信地說。

「但滿既然說不會回來,應該不會讓我們那麼容易找到的。」雪奈裝很擔心地說,但其實知道滿在哪的就是她和小螢。

「那麼……但她會去的地方實在不多嘛!一定很快便會找到的,我出去了!」

「小心點了。」雪奈隨便地說一句,但心裡是說:"那麼有信心,那麼妳找到才回來!唉!滿妳現在身在哪裡啊?"

「早點回來!一定要找到滿媽媽呀!」小螢對著走到老遠的遙大叫。

小螢回屋內後,便等待滿的的通訊。

約半小時後,通訊器終於響了,坐了在通訊器前快變化石的小螢和雪奈立刻開啟它。

「妳聽到她發現了甚麼的,滿。」雪奈木無表情地說。

「不過……聽妳之前的語氣,似乎妳要讓遙發覺的『問題』,好像不是這個呢!」雪奈笑著說。

「無錯,今天本來我就是要到十番教室教繪畫的,但我見她去的方向,不是去那裡呢!」滿露出滿意的表情。"終於笑了,剛才怎麼木無表情的……"

「而且遙爸爸犯了一個錯誤。」小螢突然說。

「甚麼問題?」雪奈問。

「我想她以為妳會回到海邊的小白屋,但即使妳是躲在那裡,遙爸爸也一樣找不到妳:因為人是有腳走的嘛!滿媽媽妳想走到那裡也可以!」小螢笑著解釋。

「沒錯,而且我的確不在小白屋,我現在是在水族館的天台。」

「怪不得我們等了半小時才收到妳的通訊!剛才妳根本是在我們家花園的草叢裡!」二人同聲說。

此時,雪奈伸一伸雙手說:「我們幾乎變化石了!」

「對不起喔!望,好像感覺到我就在這裡,我也等了很久才能離開呢。」滿道歉。

「那麼要小心點了。」

「放心吧,雪奈,我還找了德妮特幫忙的。」

本來滿還想說下去的,但卻聽到德妮特說:「公主,天王星公主正在向這方向來啊!」

「德妮特說遙正在來這裡,我要走了,遲些再聯絡吧!」

關了通訊器後,小螢問:「滿媽媽要玩這個『遊戲』玩多久啊?雪奈媽媽?」

「唔……好像……直到遙找到她……」雪奈無奈地說。

「甚麼!?唉,這樣我想這個『遊戲』要玩很久了。」小螢說,二人頭上露出了「瀑布汗」。

=======================

說回遙吧!她確實如小螢及滿所預料,到過小白屋、十番教室、附近的海灘……直到現在來的水族館,都是一個答案:找不到

「怎麼可能會找不到滿的!難道……真的像雪奈所說,滿真的躲在不容易找到的地方?還是一些我無法想像的地方呢?」遙失望地說。

「我剛準備離開家的時候好像曾感覺到滿的力量,但也看不見她……對了,我只是『感覺到』,根本沒有『找』清楚!或許滿真的在家附近!」遙興奮地說,然後跑回家。

德妮特在遙走後不久從牆後走出來。

「天王星公主啊!妳現在才發覺,似乎……太遲了,公主已走到另一個地方了。」

"公主,妳不要太過分啊!"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