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阿遙的新戀人


發言人:迷上遙的Pizza^o^ 於 July 31, 2000 at 08:33:46 發言:

 一個陽光燦爛的早上,在遙和美智流的房間,除了零亂的床單外,有兩個人在忙著……………
‘唉!!為什麼每次都留了這麼多吻痕呢……….’ 美智流在鏡子面前煩惱地看著
‘可愛的貓咪,為什麼煩惱啊,這不過是我對妳愛的證明’遙說完後伸手擁著美智流的腰部然後向她的頸吻下去
‘夠了,還不夠嗎…….況且今天是開學日,妳都不想第一天上學就遲到呀’美智流保持儀態地笑著說
‘好吧,暫時放過妳,趕快轉上校服,誰說不想遲到’遙不正經的笑著說(一副殺死女的模樣^o^)
‘遙爸爸,美智流媽媽,妳們出來吃早餐啊’小螢在飯廳大聲叫著
‘小螢,不用叫了,她兩應該很快出來的,我們先吃吧’從廚房堮陬萓倣\的雪奈對小螢笑著說
正當此話說完,遙和美智流一起出來
‘為什麼不等等我們就吃呢,真是沒有人情味’遙裝作生氣的樣子
‘不要生氣啦,爸爸’小螢意圖安撫她的好爸爸
‘不需要啦,小螢,因為妳的遙爸爸是不會餓的,昨晚她已經吃得很飽’雪奈笑著說
‘好了,我投降了,別再取笑我了’遙尷尬的笑著說,當然身旁的還一個比阿遙更加尷尬的人在苦笑,面紅得像蘋果一樣,無錯這就是我們多才多藝的美智流
最後她們的反應惹得小螢和雪奈抱腹大笑
而她們只好乖乖的坐著吃早餐
‘今天妳們去十番高中,如果看見阿兔她們,幫我問候她們吧!!!只從上次大戰(嘉拉西亞)後我都沒有見過她們了’雪奈說
‘是的,我們真的很久沒見’遙很感慨的說
‘雖然是半年的時候,都不用那麼感慨,況且待會兒就見到啦’美智流諷刺的說,始終她還有少許擔心阿遙會愛上阿兔
‘那又是’遙當然明白美智流在擔心什麼,所以只是輕輕的帶過了
美智流好像很滿意遙的答案,心情悄為放鬆了些


我們先走啦’遙和美智流吃完早餐後便跟雪奈和小螢說再見,也不等她們回應便出去了…….………

十番高中---------
‘聽說今天來了兩個轉校生,是高中三年班的,不知道會去那一班呢?如果是跟蒲村前輩同一班就好了’同學A說
‘聽說他們很出名的’同學B續說
‘不只出名啊,也聽說他們是一對情侶’同學C加入她們的對話
‘不知道那個男是不是很帥呢’同學A又說
這時上課的鐘聲響起,全班便肅靜了,但這時在班房外的走廊上,有人在發出奔跑的聲音,這人一邊走一邊叫‘遲到啦,遲到啦’這人就是阿兔…………..
終於到了班房,時間剛剛好,老師也進來,本來同學A想訴說阿兔關於轉校生的問題,但看到阿兔還上氣不接下氣,就沒有說…………….

在別個班房-------------
‘各位同學,今天有兩個轉校生,請你們進來’老師說(班主任)
這兩位轉校生一進場就令全班嘩然,誰也想不到他們就是那位傳聞正在熱戀中的情侶-天王遙和海王美智流(設定沒有其他人知道遙是女性除了阿兔等人,否則故事不能繼續,請各位見諒^o^)
‘好了,各位同學,不用討論,天王同學,美智流同學後面有兩個座位,天王同學你就坐蒲村同學附近那個座位’(因為班房是分男女生坐,有點像小學生呢^o^)老師說完他們就去自己的座位坐……………
雖然是上課的時間,但沒有人注視老師的講課,女的當然注視那大帥哥-天王遙,而男的就注視那大美人-海王美智流,但當中有一個人除外,那就是在學校中公認的美男子,成績不只優異,運動又好,做人一點架子也沒有,而且樂於助人,他就像一個完美的人-蒲村健,他很用心聽老師的講課,似是不關心那兩個轉校生和全班的人和反應……………..


中午時----------
全班的男女同學都圍繞在遙和美智流的座位
‘你有沒有空,不如現在一起吃飯………除了拉小提琴你喜歡玩什麼………’男同學不停問美智流,令美智流不知如何回答;當然在另一個座位內,也有一個人更煩惱;
‘不知你會加入那個學會呢……...放學後可不可以和我們一起上街玩………’女同學也一連串的問了很多問題,最後遙想出一個解決的辦法………她突然站起來,衝向那圍住美智流的人群,牽著美智流的手,然後拉著她從人群中走出班房
‘原來他們真的是情侶啊………很可惜啊………他們真的很相襯啊………’一句接一句的說話,也代表他們想放棄去結識這對郎才女貌的情侶;不過有些人的想法卻剛剛相反, ‘他們真的很酷;這令我覺得他們很有性格………’有些更決定要當她們的忠實Fans

走廊上---------

阿兔被同學A強拉出來見那兩位轉校生,途中便聽到其他學生在說關於他們的事,當同學A聽到那男的是十分帥的時候,心情就更加興奮,突然………
‘哎呀……很痛呀’阿兔被人碰到跌在地上,當她正想破口大罵時,她看見一對熟悉的面孔
‘Hi,好久沒見了,團子頭,妳有沒有事呀……’阿遙笑著對那失魂的公主說,美智流也附和笑著
‘阿遙,美智流,妳們去了那裡,幹什麼這麼久沒回來見大家’阿兔哭著面的說
‘雪奈和小螢叫我們問候大家,我們有些事先走,餘下的就交給妳’接著美智流拉著遙走了
‘喂,等一下,發生什麼事呀’阿兔還充滿疑惑,這時,她發覺身邊有很多人圍著她,有些更以不利的眼光投向她 ‘為什麼妳會認識天王和海王啊’同學A問,阿兔終於明白是什麼事,但已經太遲了………
‘阿遙,美智流………’一陣陣的慘叫聲傳出來

學校的後花園---------
‘終於逃了出來’遙輕擁著美智流說
‘不行啊,這裡還有人’美智流隨便作一個謊話來逃避遙的攻擊
但原來在那邊樹下真的有一個人的身影,他擁有烏黑而明亮的秀髮,臉上的輪廓十分清晰,五官也十分標緻,原來他就是那很酷的美少年-蒲村健;他正在閱讀書籍


‘他真的蠻帥……’美智流也不禁要稱讚這位美少年
‘我說過除了我之外妳也不能注視別人’遙擁著美智流說
這時,那美少年走向遙和美智流那邊說 ‘原來你們真的是情侶……’他臉上擺出一副燦爛的笑容
‘是的’遙淡淡的說,同時把美智流擁得更緊,像向他示威
‘我叫蒲村健,你們可以叫我做阿健,如果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健毫不介意之前遙的示威,繼續保持他的笑容 ‘那我可以叫你們做阿遙和美智流嗎??因為這樣叫感覺較親切’
‘好的’遙被他的反應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因為遙發現他對美智流是沒有意思,而且遙也是第一次遇見一個像健一樣毫無機心的,這種感覺令遙的戒心減低了
‘不知你們會進那一個學會呢’健問遙 ‘我自己是籃球隊的隊長,以你的身高,我覺得你應加入籃球學會呢’
‘我會加入音樂學會或藝術學會,但不知阿遙妳呢’美智流裝作不知道的問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決定加入田徑學會’遙回答健的問題
‘我不勉強你,我先走啦’健說完便走了
‘阿遙你好像沒試過跟男人談了那麼久’美智流諷刺的說
‘他給人的感覺很特別,不是嗎’遙說
‘這又是……’美智流也十分認同

回到班上----------
‘阿健,請你幫我們跟老師求情吧……阿健,可不可以教我們怎樣計算出這題算術’同學有男有女的圍著健
‘原來他真的蠻受歡迎’美智流對遙說
‘他們回來了’有人大聲說
又有一班學生衝到遙和美智流那邊
‘唉……又來了’正當遙嘆氣時,健從他的座位走向她們
‘你們的學會申請表格’健又擺出他那平易近人的笑容,然後把表格遞給遙
‘謝謝’遙接過表格,也報以微笑
‘不用客氣’健就回到座位
這時鐘聲響起,所有同學又再次失望的回到座位,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跟他們的偶像說過一句話,但對於遙,美智流和健恍惚到了另一個空間,遙和美智流凝視著健,健終於發現她們的注視,然後報以一個微笑


 在餘下的課堂中,每當遙望向健的那方,健也是以一副毫無動機的笑容來回應……

放學後----------
‘阿遙,美智流,你們回家嗎?’健問
‘是的,你呢?’美智流回答說
‘能夠可以這麼早便回家真好,可惜我還要去學會練習,阿遙,你是駕車的,那麼小心點啊!!再見’健保持著友善的態度,說完這番話便走了
‘再見’遙也帶笑的說
‘如果是平時的妳,一定不會讓我跟男___人談話’美智流諷刺說,還故意拉長男人兩字
‘都說他是…’ ‘很特別的人’遙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美智流搶了來答
‘算了,回家吧’遙握著美智流的手,便駕駛車子離開學校

家中---------
‘遙爸爸,美智流媽媽,妳們今天上學怎麼樣呀’小螢問
‘是的,有沒有特別的事發生’雪奈從房間堥咱X來加入了對話
‘為什麼雪奈在這裡,現在還很早’遙驚訝的問
‘我研究所那邊都沒有什麼工作,難得那麼清閒,便溜出來’雪奈有點尷尬的說
‘啊,原來如此’遙說
‘小螢,今天在學校媯o生了一件奇怪的事’美智流笑著說
‘什麼事呀’小螢心急的問,像得不到答案便不會放棄
‘妳去問妳的遙爸爸啦’美智流想由遙親口回答
‘妳說啦,遙爸爸’小螢扁著嘴
‘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只是遇見一個特別的男同學’遙淡淡的說
‘……美智流媽媽,妳騙我’小螢十分失望
‘特別的地方是那男生主動跟我談話,但阿遙不但沒有阻止,而且還友善的跟那男生對話呢’美智流滿面笑容的說
‘啊!!真的那麼恐怖’雪奈滿面疑惑
‘不需要用恐怖兩字’遙尷尬的說
‘當然需要啦,因為遙爸爸最討厭跟美智流媽媽說話的男生,每次遇到這情況,遙爸爸也會想盡辦法把那些人趕走,但這次竟然沒有,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呀’小螢像一個偵探分析案情一樣
‘唉,不用那麼大反應,他是一個給人感覺很特別的男生,況且他也沒有追求美智流的意思’遙沒好氣說
‘一個給人感覺很特別的男生……他是一個怎樣的人,竟然可以令阿遙改變討厭男生的看法’雪奈也加入分析行列
‘美智流,妳也見過他,妳給她們解釋一下吧’遙哀求美智流救她
‘啊!!!我想到啦,莫非遙爸爸愛上那人’小螢終於找到了結論
‘別胡說,我只愛美智流一人的’遙憤怒的說
‘他真的是一個特別的人’美智流聽遙說完那番話,紅著臉的幫遙解釋
‘美智流,聽完剛才的說話,妳應該可以十分放心啦’雪奈強忍笑聲說
‘遙爸爸,妳有這樣激動的反應也是件好事,不過,我剛才只是說笑而已’小螢說
遙和美智流紅著臉,這時雪奈和小螢終於也忍不到了……屋內是一片笑聲


自此以後,在幾個月內,遙和健的感情越來越好,有時他們會在比賽中互相為對方打氣,有時他們會等對方完了學會練習才一起回家,有時遙,美智流,健三人會一起上街,遙不但沒有介意,而且還會和健單獨一起看電影,逛街等,他們已經成為了一對要好的朋友……

文化節前夕------------
在這次的文化節,遙和美智流被班上的人推舉出來表演鋼琴與小提琴合奏(被迫的),而健就背負起佈置場地的任務……
‘阿遙,今天放學後你有沒有空’健問
‘總算有的,有事嗎’遙微笑回答
‘那就好了,因為佈置場地的人都沒有空,所以想請你幫忙’健以懇求的目光向遙救助
‘那……’遙很苦惱的在想[怎麼辦呢]
‘你是害怕美智流不高興嗎??’了解遙的健立刻便知道遙為什麼吞吞吐吐
‘我有說過不行嗎’美智流不知從那麼走出來,微笑的說
‘那我今天晚點才回家’說完之後,遙在美智流的額上吻了一下,便跟隨健走了
其實美智流十分明白遙的想法,遙是因為不想美智流覺得自己忽略了她,所以每當和健一起時,遙也會顧及美智流的感受,很多時都會詢問美智流的意見,而美智流雖然曾經十分介意遙少了時間陪伴自己,但她看見遙難得認識朋友,而且遙依然對自己十分關心和尊重,於是便讓遙繼續和健來往

會場中-----------
由於遙和健十分合拍,所以轉眼間便把會場的佈置完成
‘唉……終於完成了,有阿遙在真好,想不到才一天,便把會場佈置好’健坐在舞台上說,接著遙也坐在健的旁邊,說 ‘我也想不到除了演奏外,還要佈置會場呢……很累啊’遙故意讓健覺得內疚
‘對不起呢,那我請你吃飯作補償’健笑說
‘說笑而已’遙淡淡的說
這時他們互相對望了一下,之後便大笑起來
‘真想不到,我起初只是知道你是一位賽車手,後來才知道你還能跑步,最近又知道你可以演奏鋼琴,到底你還有什麼技能呢’健問
‘其實我還是空手道高手,所以千萬不要得罪我’遙笑著回答
‘我知道了’健哭著臉說,因為他感到自己將會被欺負
‘你知道就最好了’說完後遙便哈哈大笑
‘你真的和美智流很相襯,你們兩個都是多才多藝的人,而我就……’健突然嚴肅的說
‘為什麼你要這樣想,其實你也是一個多才多藝的人,外貌好,成績好,運動也不錯,最重要的是做人沒有架子,可以和其他人做朋友,這已是一個很好的優點’遙說
‘你也說得對,我的夢想是當一位出色的醫生,我知道你最想做的是一位出色的賽車手,你我本來像不相關的人,現在竟然會變成好朋友呢,說實話,當我第一眼看見你,我便覺得我們會成為好朋友的,好似很老套,但我真的有這種感覺’健說
‘你知道嗎,你是我一輩子中……唯一的朋友’遙認真的說
這時,舞台頂上面的射燈突然倒下,就要壓到遙和健……

自此以後,在幾個月內,遙和健的感情越來越好,有時他們會在比賽中互相為對方打氣,有時他們會等對方完了學會練習才一起回家,有時遙,美智流,健三人會一起上街,遙不但沒有介意,而且還會和健單獨一起看電影,逛街等,他們已經成為了一對要好的朋友……

文化節前夕------------
在這次的文化節,遙和美智流被班上的人推舉出來表演鋼琴與小提琴合奏(被迫的),而健就背負起佈置場地的任務……
‘阿遙,今天放學後你有沒有空’健問
‘總算有的,有事嗎’遙微笑回答
‘那就好了,因為佈置場地的人都沒有空,所以想請你幫忙’健以懇求的目光向遙救助
‘那……’遙很苦惱的在想[怎麼辦呢]
‘你是害怕美智流不高興嗎??’了解遙的健立刻便知道遙為什麼吞吞吐吐
‘我有說過不行嗎’美智流不知從那麼走出來,微笑的說
‘那我今天晚點才回家’說完之後,遙在美智流的額上吻了一下,便跟隨健走了
其實美智流十分明白遙的想法,遙是因為不想美智流覺得自己忽略了她,所以每當和健一起時,遙也會顧及美智流的感受,很多時都會詢問美智流的意見,而美智流雖然曾經十分介意遙少了時間陪伴自己,但她看見遙難得認識朋友,而且遙依然對自己十分關心和尊重,於是便讓遙繼續和健來往

會場中-----------
由於遙和健十分合拍,所以轉眼間便把會場的佈置完成
‘唉……終於完成了,有阿遙在真好,想不到才一天,便把會場佈置好’健坐在舞台上說,接著遙也坐在健的旁邊,說 ‘我也想不到除了演奏外,還要佈置會場呢……很累啊’遙故意讓健覺得內疚
‘對不起呢,那我請你吃飯作補償’健笑說
‘說笑而已’遙淡淡的說
這時他們互相對望了一下,之後便大笑起來
‘真想不到,我起初只是知道你是一位賽車手,後來才知道你還能跑步,最近又知道你可以演奏鋼琴,到底你還有什麼技能呢’健問
‘其實我還是空手道高手,所以千萬不要得罪我’遙笑著回答
‘我知道了’健哭著臉說,因為他感到自己將會被欺負
‘你知道就最好了’說完後遙便哈哈大笑
‘你真的和美智流很相襯,你們兩個都是多才多藝的人,而我就……’健突然嚴肅的說
‘為什麼你要這樣想,其實你也是一個多才多藝的人,外貌好,成績好,運動也不錯,最重要的是做人沒有架子,可以和其他人做朋友,這已是一個很好的優點’遙說
‘你也說得對,我的夢想是當一位出色的醫生,我知道你最想做的是一位出色的賽車手,你我本來像不相關的人,現在竟然會變成好朋友呢,說實話,當我第一眼看見你,我便覺得我們會成為好朋友的,好似很老套,但我真的有這種感覺’健說
‘你知道嗎,你是我一輩子中……唯一的朋友’遙認真的說
這時,舞台頂上面的射燈突然倒下,就要壓到遙和健……


在這危急的關頭,健抱著遙,立刻躍身而下, ‘碰’的一聲,那射燈已跌在舞台上
‘幸好及時避開,你有沒有事’健問道
‘你不如先起來吧’遙尷尬的說,原來健也忘記他是壓著遙的身體,正當他想站起來的時候,他發覺遙的身體有東西頂著自己,他又看見遙紅著臉的樣子
‘原來妳是女人’健尷尬的問,然後便立刻站起來,與遙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是的’遙也很尷尬的說
‘妳和美智流是情侶,而妳們都是女生,那妳們是’ ‘是的’遙不等健把話說完,便將答案告訴健
‘那妳為什麼扮男生’健問
‘因為……為了美智流,我不想人們在背後說美智流的壞話,我不想讓美智流覺得難堪,所以我想請你保守這個秘密’遙嚴肅的說,並以懇求的目光,希望健能夠答應自己的請求
‘原來如此,當然沒問題’健沒有考慮,一口便答應遙
‘那就太好了’當她聽到健答應後,遙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遙不只為了美智流而要健答應她的要求,也為了自己在其他女生中那帥哥的形象得已保全
‘但我和妳的關係……怎麼辦??’健很苦惱的想
‘當然沒問題,難道你覺得我是女生便不能跟你做朋友’遙憤怒的問
‘不是,當然不是,我只是在想,以後我要不要跟妳保持距離,因妳始終也是女生’健解釋
‘不用了,妳我依然是好朋友,我先走了’遙笑著離開,留下健一個人
遙回家後,並沒有將健知道自己是女生的事告訴美智流,遙和健也繼續維持著好朋友的關係,雖然健有時會顯得不太自然,但他也會對配合遙

文化節-----------
在健佈置的華麗舞台配合下,遙和美智流的表演令到全場的觀眾嘆為觀止,但在舞台旁邊也有一個人受到遙的表演所吸引,健看完遙的完美表演,已被遙深深的吸引,無錯,他已經愛上了遙……他心想[我不要和阿遙做朋友,我喜歡她]於是,他便以如弓箭般的速度跑到後台的休息間,希望向遙表白,他跑到休息間門前喘著氣,深呼吸一下,正想敲門的時候,他聽到……
‘今天的表演真的很成功’遙說
‘那也是因為大部分觀眾都是女生’美智流笑著說
‘難道當中便沒有捧妳場的男生嗎’遙問
‘如果男生們知道妳是女生,也可能會全部捧妳場呢’美智流諷刺說
‘會不會是這樣呢’遙無奈的說
‘當然會,因為妳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人’美智流柔和地說
‘那妳也被我吸引著’遙擁著美智流
‘或許是吧’美智流給遙一個吻
這些情景都給健看見,原來他看見門沒有關上,於是便不動聲色的從隙縫中偷看,這時他醒過來,他知道遙愛的不是他自己……


 自文化節後,健就一直避開遙,就算遙跟他打招呼,他也採取不理睬的態度,而且盡量逃避遙的目光,盡量逃避眼神的接觸,這一切一切的行為,的確令遙,美智流和其他同學也覺得十分奇怪,也令到遙感到很煩惱,每次一想到健對自己不理睬時,遙的心會莫名其妙的痛起來

學校的後花園-----------
‘知不知道為什麼阿健這陣子都對妳不瞅不睬,妳曾跟他吵架嗎’美智流費解的問
‘唉……不知道,自從文化節後,他就再沒有跟我談話了’遙嘆著氣,憂鬱的神情,悶悶不樂的樣子
‘妳很擔心呢,那妳打算怎麼樣’美智流再問
‘不知道,我打算今天放學後問個明白’遙回答完美智流的話,便仰頭在天,繼續嘆著氣

體育館----------
‘今天的練習到此為止,大家早點回家吧’健和藹的向大家說完這番話後,便開始他收拾場地的工作,這時其他人都已經離開了
‘阿健,我有話要跟你說’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館門外站著說
‘妳沒有看見我正在忙著嗎’健一眼便認出那人是遙
‘我只要你給我幾分鐘的時間’遙以懇求的目光看著健,當健看到遙痛苦的樣子,他的心也開始動搖
‘妳真的那麼想知道原因嗎,妳不會後悔??’健以深情的眼光看著遙
‘為什麼要後悔,究竟發生什麼事’遙追問,這時健走到遙的前面,然後擁著她,在遙的耳邊輕輕的說 ‘因為……我喜歡妳’遙被這莫名其妙的告白弄到呆呆的站著,已忘記健正在擁著她
‘你在說什麼,大家只是朋友而已’遙終於清醒過來,但紅著臉說,就在這時,健不動聲色的向遙吻下去,其實遙是可以反抗的,但她自己也不知為何隨得健的唇繼續貼著自己的唇上
不知過了多久,健終於停止對遙的熱吻,接下來只剩下兩個紅著臉又不敢互相對視的人,一切彷彿停下來,除了兩人的心跳聲,便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兩人依然臉貼臉)
又不知過了多久,兩人依然一句話都沒有說,突然,他們兩人同時抬頭,兩人互相看著對方的臉
在這意亂情迷的環境底下,他們終於按捺不住,激烈的擁吻起來………


家中-------
‘啊!!阿遙,妳回來啦,今天你們談得怎樣’美智流立刻從房內走出來
‘為什麼這麼晚還剩得妳一人,雪奈和小螢呢’遙隨便的找個話題
‘雪奈要在研究所寫報告,小螢去了朋友家過夜’美智流回答說
‘是嗎’遙淡淡的說
‘妳覺得累嗎,不如洗過澡吧’美智流問
‘那我先洗澡’接著遙便進了浴室,剩下孤單的美智流,美智流什麼也沒說,只能無奈的看著那漸漸遙遠的身影,同時美智流也感到和遙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心想[阿遙,為何什麼也不跟我說?明明知道妳有心事……’想到這裡,美智流終忍不住落淚……其實美智流一眼便看出遙正在逃避自己,但她並沒有表露出來
‘阿遙,妳洗完澡啦,不如吃飯好嗎’美智流裝作若無其事
‘好的’遙便行到飯桌前
在吃飯整個過程,她們竟然一句話也沒有說,直到美智流收拾碗碟時,終於按捺不住,一滴一滴的眼淚滴在碗碟上,遙冰冷的心終於崩潰了,她走到美智流的旁邊,看著那憂傷的臉孔,擁著美智流說 ‘原諒我,對不起’然後以她薄薄嘴唇深深的印在美智流的臉,再沒有任何的對話,這一吻已令美智流不安的心漸漸地平復
一夜纏綿過後,遙看著熟睡的美智流,暗自嘆氣,悄悄從床上行到客廳的窗台,看那明亮而皎潔的月光, ‘唉’回想健和美智流的一切,也不禁再暗自嘆氣

回想中-------------
擁吻過後,本來健想有進一步的行動,這時遙的理智終於戰勝了,她輕輕一手將健推開
‘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健誠懇的說
‘算了,我只希望大家都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事,如平常的一樣’遙裝作沒事發生
‘有發生就是有發生,怎可能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健激動的說
‘我不想知道你怎樣想,總之你以後都不要再煩我,也不要再跟我說話’遙背著健,不想被健看見自己那痛苦的樣子,正當遙想離開時
‘我知道妳是喜歡我的,我不會放棄’健比剛才更激動,遙裝作沒聽到,然後便走了
這句說話深深的印在遙的心底,[我知道妳是喜歡我的……我知道妳是喜歡我的]


 正當遙在沉思時,美智流已經走到遙的身邊,並將她的身體慢慢的倚靠在遙的肩膀上,遙的思緒被打亂了,她回頭望那溫柔,美麗,高雅的美智流,遙輕輕的擁著她,一起站在窗台欣賞那殺人的風景,這時遙已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十番高中--------
健已經在課室等了很久,但依然看不到遙的蹤影,這時,遙和美智流以一貫的作風,情侶的姿態回到學校了,當然其他同學看似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但在健眼裡卻是一件今他很心痛的事,本來以為自己還有機會,但是可能已經落敗了,他只可以用無奈的目光去懇求遙的答覆,可惜,遙為免會心軟,會給美智流察覺,也只好一直注視美智流來逃避健那深情的目光……
一整天的等待,也得不到任何的答案,雖然如此,健對遙的愛沒有一刻的動搖

學校的後花園---------
‘美智流,妳累不累,昨晚都沒有好好的睡覺,不如現在回家休息一下’遙憂心的問
‘好啊’美智流看見遙那麼的關心自己,確實十分高興,這時健從遠處的走過來
‘遙,我可不可以阻妳幾分鐘的時間’健神情肅穆的站在她們的面前
‘那……’接著便望向美智流的那方,看她有什麼反應
‘不要緊的,我自己先回去,妳也要早點回家啊’美智流溫柔的說
‘她已經走了,妳有什麼想說便快點說吧,我不是叫你別再找我麻煩’遙裝作很討厭健的樣子
‘這次是最後一次了,請妳耐心的聽我說’健誠懇的求遙 ‘妳是否已經選擇了美智流’ ‘嗯……’遙淡淡的回答 ‘那妳有沒有喜歡我’健追問 ‘嗯’ ‘那妳為什麼要選擇美智流而不選擇我’
‘那……是…因為我不能夠背叛美智流的,她曾經救了我一命,又為了我受傷,對我十分溫柔,體貼,照顧我的生活,幫我解決不少的困難,在我最失落的時候支持我,也沒有放棄過我,而且我是喜歡她的,所以……所以……我不可以背叛她,妳明白嗎’遙搬出一大堆的理由,希望健會對自己徹底放棄
‘這就是妳選擇美智流的原因嗎’健好像鄙視遙的理由般
‘妳想說什麼呀,為什麼像恥笑我般’遙不憤的問
‘這些事我也能做得到,不過,最重要的不是這件事,最重要的……是……妳這樣不是喜歡她,妳是同情她’ ‘不是這樣’遙被健的說話嚇了一跳 ‘為了對她負責任’健繼續說 ‘不…不是’ ‘妳對美智流好是為了報恩’健激動的說出這番話 ‘……’遙已被這一連串的說話弄得呆呆的,心裡想著 ‘同情-負責任-報恩’這句話不斷浮現在遙的腦海中


 縱然苦苦思量自己對美智流的感情,但遙開始已分不清楚自己有否愛過美智流,不過,遙始終決定要專一的對美智流
‘算了,即使你是說得對或錯,我也不會跟你一起,我早已選擇美智流,我是不可以傷害她,所以…所以就算我是喜歡你,也請你忘記它,做回普通朋友,好嗎’這時遙的臉頰上已多了兩道淚痕,聽到遙這麼說,健激動的心情也不得不平復
‘我明白了,臨結束前,我可不可以抱抱妳,一會兒便可’健提出最後的請求,遙並沒有回答他的話,然後健走到她的身旁,互相緊緊的抱著
‘今次實在輸的很不甘心,我會好好的記著這一刻,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妳,忘記跟妳擁有的回憶’健說罷比剛才抱得更緊
‘我也不會忘記你的……’遙說完,便主動吻向健的額上,健也按不住,想到以後要跟最心愛的人做回普通朋友,健便情不自禁跟遙擁吻,他只想時間可以停止……

草叢中-------------
但是正當他們忘我地擁吻時,他們完全發覺不到在草叢的一旁,有人已經看到整個過程,原來美智流放心不下健的事,於是便偷偷的躲在草叢中靜觀其變,但萬萬也想不到遙會不愛自己,更想不到她跟健原來是互相喜歡的,重重的打擊之下,美智流根本抵受不了,但她根本不懂得怎樣做才好,於是她帶著那已經滿佈傷痕的內心拔足而逃,但是沒有遙的相伴,她根本不知應該逃去那裡,每一個地方也充滿了她和遙的回憶,不知不覺,就跑回那充滿幸福回憶的家……

 ‘我應該要走,阿健’遙輕輕的推開健,兩人四目交投,即使有一萬個不捨得,健也隨得遙離開

家中-------------
‘美智流,我回來了’遙在駕駛的途中,讓風平復她的心情
‘美智流,妳在不在’遙聽到沒有人回應,便十分擔心在屋裡四處尋找,終於在屬於她們的屋間中,看見那面容十分憔悴的美智流在化妝臺前坐著
‘美智流,妳是不是感到不適,不如我帶妳去看醫生’接著遙便抱起看似弱不禁風的美智流,但美智流一句也沒有說,隨得遙抱起她
‘放我下來,我沒有事’這時,美智流終於忍不住
‘妳真的沒事嗎’遙以一貫溫柔的眼神問美智流,美智流看著遙,想起了兩口子的過去的一切,無奈遙已經改變了,想到這裡,美智流心疼了
‘妳為什麼要欺騙我’美智流激動的問
這時門外有腳步聲,雪奈和小螢回來了,她們已嗅到很重的火藥味……


‘發生什麼事,遙爸爸,美智流媽媽’小螢想分散她們的注意力,可惜,她倆沒有理會小螢她們已經歸來,依然默默的對望著,雪奈示意小螢不要說話,她們只好站在一旁,靜觀其變,這時,沈默已久的美智流終於將肅靜的氣氛打破
‘遙,我想問妳,妳是不是喜歡了健’美智流靜心等待遙的答案
‘………’遙並沒有回答美智流的問題,但對美智流來說,這已經是明確的答案
‘那妳有沒有喜歡過我’美智流再問
‘…有…有’遙輕聲的回答美智流
‘當然沒有,因為妳對我好,只是為了同情,為了負責任,為了報恩,不是嗎?妳對我根本沒有感情’美智流兩眼通紅,眼淚已經一滴一滴的流下來
‘不……不是’遙以本能的反應回答美智流,接著美智流走到遙的面前,一巴掌的狠狠打到遙的臉上,轉眼間,遙的臉已通紅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欺騙我,妳跟健的對話……我已聽得清清楚楚,妳走,我……我不想再見到妳’美智流斷斷續續的說
‘對不起,美智流,我………小螢,雪奈,幫我照顧美智流’遙以手按著紅腫的臉,一步一步的離開
‘不喜歡我便應該說出來’美智流跌在地上,大聲痛哭,雪奈和小螢終於明白是什麼一回事,於是便走在美智流身旁安慰她

健家中--------
‘你這個沒用的人,求愛失敗了嗎,不過,即使你成功也沒有用,因為這個身體是屬於我的,所以她也是屬於我的’鏡內的倒影是一個與健一模一樣的人,但是這人十分陰沈,經常露出奸狡的笑容
‘不要再笑,不是,不是,這個身體是我的,是屬於我的’健憤怒的對鏡子說
‘不要再那麼無知,難道你認為自己的力量能勝過我,我很快便會出來’接著一片笑聲嚮遍整間屋
‘呀……’健重重一拳的打碎鏡子,碎片散播在地上,而健的手也佈滿血,一滴一滴的滴在碎片上,而那人也消失了


失落的遙不停的在街上打轉,幾乎走遍整個十番市,心裡反覆的問自己[我不喜歡美智流嗎?一直以來我不是十分著緊她嗎?我是同情她嗎?]一個接一個的疑問在遙的心中閃過,[那我對健的感情又是怎樣?我真的喜歡他嗎??][我該怎麼辦?]
遙想到健和美智流的問題,便感到十分煩惱
不知不覺,她走到學校的門口,心想[既然沒有什麼地方去,不如進去學校看看]

家中----------
美智流一個人站在窗台,腦裡不停的回想她跟遙的一切一切,雙眼不停的流淚,雪奈和小螢看到這樣悲傷的美智流,也忍不住走到美智流旁邊安慰她
‘美智流媽媽,不要再這樣傷心,難道妳不相信阿遙爸爸’小螢說
‘是的,妳怎可以對阿遙這麼沒信心呢’雪奈也安慰美智流
‘我已經不知道她對我的感情是怎樣’雙手掩著臉,大聲哭泣,美智流也迷惑了
其實雪奈和小螢都明白遙對美智流的感情不只是同情那麼簡單,她們只慨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另一方面---------
由於現在已經是傍晚,所以學校的人也走清了,一切都很寧靜
遙走著走著,走到體育館外,她發現有人正在打籃球,她細心的看,那人竟是健
正當遙在體育館門外猶豫好不好進去時,健已走到遙的身旁
‘為什麼妳一個人在這裡,妳不是已經回家嗎’健關心的問
‘那你呢’遙反問
‘我在家裡沒有什麼事可做,倒不如回學校練習’
‘你現在正在練習,那我不打擾你,我先走了’
‘你有心事嗎’眼見遙不回應,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健又怎忍心掉下遙一個人‘不如你等等我換一換衣服,我帶妳到一個地方’也不等遙的答覆,健迅速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換好衣服,因為他十分擔心遙會走,所以便立即走門外,果然他擔心的事發生了,他看不見遙的蹤影,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便低著頭失落的離開
‘喂!!你去那裡,你不是叫我等你的嗎?’遙問,健回頭的看
‘我還以為妳已經走了,所以……’遙的一句說話,立刻將健的心情由絕望的谷底中拯救出來
‘你不是說有一個地方要我去嗎’遙希望藉今次的機會,來了解自己對健和美智流的感情究竟是怎樣……


‘終於……到了’因為健一口氣拉著遙跑到學校附近的後山,也不禁有點氣喘
‘你說的地方就是這裡’遙看見四周也是密密麻麻的樹,便不悄的說
‘妳不要站在那兒,過來這邊吧’接著拖著遙的手,帶她穿越另一個小樹林
‘阿遙,妳看’這時,一幅美麗的圖畫呈現在遙的眼前,遙所見的正是十番市晚上的夜景‘阿遙,妳覺得怎樣’健問
‘真的很漂亮,我來了十番市這麼久,也沒有發現這麼美麗的地方’遙已沉醉在美麗的景色當中,‘妳喜歡這裡嗎’ ‘嗯……連風也喜歡停在這兒’遙喃喃自語
‘妳說什麼’健不明所以的問
‘不……我說很喜歡這兒,真的是個好地方’遙繼續享受與風的接觸
‘那就好了’健十分滿足的說‘我現在可以知道妳的心事嗎??之前究竟發生什麼事’這句問話打斷了遙的思路,但遙依然默默的看著風景‘妳雖然不說,但我知道這事一定與美智流有關的,請妳當我是普通朋友來說給我聽,好嗎’
‘呀……’本來遙想說,但始終開不了口
‘算了,妳不想說,我是不會強迫妳的’健溫柔的看著遙
‘我就跟妳說吧’遙受不了健的溫柔,一五一十的把自己跟美智流的事說出,連自己一直疑惑的問題,也一併告知健
‘原來妳一直也不知道自己對我的感覺嗎,那妳上次為何要說喜歡我’健苦笑的問
‘我也不知道,之前我見到你我以為自己是喜歡你,但再深入的想,又好像不是,我依然是喜歡美智流的,我一直的想……直到上次你跟我說的一番,我已經分不到對你或美智流的感情’遙激動的說
‘原來如此,不過,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訴妳,妳是喜歡我的,或者是少少的喜歡,但是我並不介意,我對妳是真心的,妳跟我在一起,我會給妳幸福’健終於忍不住再一次向遙示愛,‘至於妳跟美智流的事………其實我並不了解妳,我不了解妳的事,妳跟美智流的關係到了那一個地步,我也不知道,但妳可不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去了解妳的一切,可以嗎??不要再想美智流的事,請妳給我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吧’健衷心的說,然後從後輕輕的擁抱著遙的纖腰
‘不可以的’遙掙扎逃出健的擁抱
‘那妳可不可以給我一個理由’健十分激動,希望遙給自己一個答案
‘……你就當作是為了美智流吧’遙似是有難言之隱
‘妳這樣回答我,難道是有另外一些理由嗎’健追問
‘我……’遙始終沒法啟齒
‘真的不能說……’健以憂鬱的眼神看著遙
‘那……真沒你辦法,我會說給你聽,但請你不要對任何人說,你或者會不相信,所以……’遙決定要將真相告知健,但是恐怕健會不相信,所以正在猶豫不決
‘阿遙,我相信妳,請妳說給我聽吧’健始終希望聽到一個可以令自己心死的理由


‘……’遙深呼吸一下便開始說‘我是一個戰士……’
‘呀’健不禁有點驚訝
‘你有沒有聽過美少女戰士’遙縱然知道健的反應,但依然將事實和盤托出
‘美…少女…戰士,那不是遊戲機的角色嗎’
‘當然不是啦’言談之間不禁露出幾分笑意,‘雖然很難令你相信這個無稽的事實,但不管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也會將事實全都告訴你’於是遙將自己的過往一一說出來,甚至與美智流相識時的情形,作戰的經過,以往的一切也全都告訴健,
連自己是長生不老的事也……
‘幹什麼,不相信嗎’
‘好了,我放棄了’遙被健一句沒頭沒腦的說話嚇一跳‘我相信妳所說的,妳也不需要向我證明什麼’健深深嘆一口氣,續說‘我終於了解妳和美智流的事,我敵不過美智流,妳們的背景十分相似,大家也是沒有親人,一樣也是戰士,一樣長生不老,一樣也是出眾的人,一樣也是………算了,我在妳的心目中的位置,永遠比美智流低,我所輸的是時間和經歷,這些我永遠也爭不到,我認輸了’
‘阿健,你在說什麼’
‘阿遙,妳閉上眼睛細心的想,妳現在是不是十分擔心美智流呢?我在妳心目中真的那麼重要?’
‘阿健,你……’
‘雖然我喜歡妳,真的非常願意跟妳交往,但是我不想妳跟我一起時,想著另一個人,既然會有三個人不開心,特別是妳…不如就讓我一個人承受’
遙聽到這段說話,也不禁動容,健繼續說‘我只要看到妳開心,我也會開心,不用再想其他的事,閉上眼睛,好好的想吧’
健以堅定而且溫柔的眼神看著遙,也好像向遙下了一道命令
遙始終也敵不過健的眼神,接受了這道命令,慢慢閉上眼睛,細心的想
健這時看著那已經閉上眼睛的遙,(遙的魅力又再次不自覺的散發出來)健心中暗暗慨嘆[蒲村健,你在做什麼,怎麼做那樣偉大的事,讓愛??不是吧]突然健發現那人又再次出現[那就是,怎麼可以讓愛呢,不過也對,你選錯了對象]一陣陣的笑聲在健的腦裡不停走動
遙發現一股邪氣,立即張開眼嘗試搜尋,但現場除了健外便什麼人也沒有,由於遙相信健,因為跟健相處那麼久.也沒有發現異樣,而且只是淡淡的邪氣又轉眼便消失,所以遙以為這是自己的錯覺
‘咇!咇!咇!’原來是通訊器嚮著
‘阿遙’
‘原來是雪奈,是不是發現了敵人’遙問雪奈以求證自己的感覺
‘不是敵人,妳現在在那裡’
‘我在學校附近的後山,有什麼事’
‘當然是關於美智流的事,妳是不是應該對美智流有個交代,再者……’突然健從後緊緊的擁抱遙,當然遙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倒,於是便意圖掙扎逃避健的懷抱,她自知自己的力量比健大,可是遙以一如往常用的力量也不能擺脫健
‘通訊器……’健以不尋常的聲線向遙說出這句話,接著一手拿走遙手上的通訊器掉在地上,續說‘妳已經不需要這樣的爛東西’健繼續以低沈而且冷淡的語氣說,一副冷酷和陰森的表情,嘴角掛著一絲絲的笑容
 


阿遙!阿遙!發生什麼事呀’眼看通訊器的畫面變成一片雪花,雪奈也心感不妙,這時,美智流跑到雪奈的房間,好像已感應到有事發生似的,同一時間,小螢也一副憂慮的表情來到雪奈的房間
‘阿遙可能有意外’雪奈看著美智流
‘那麼我們立刻通知阿兔她們吧’一感覺到遙有事,美智流已拋開之前所發生的事,也不理得遙對自己的感覺,內心只想著[阿遙,妳不要有事!妳不要有事!]

學校門口-----------
大家已經聚集在學校門口,Mercury開始偵查學校的每一個角落
‘怎樣??有沒有發現’Neptune緊張地問
‘沒有什麼特別,如平時一樣’同時Mercury繼續偵查
‘怎會這樣,一定有問題的,妳查清楚點啦’Neptune急躁得叫罵Mercury
‘不要這樣,不只是妳一個擔心阿遙的,我們在座每一個人都跟妳一樣的擔心阿遙,現在一定要保持冷靜’Pluto語重心長的說
‘冷靜???我現在怎能冷靜,妳們跟阿遙的關係又怎能與我跟她的關係來比較’說罷眼淚已不斷的流著,優雅的美智流已不能自制了
各人也明白Neptune的心情,都沒有介懷,但又不知怎樣安慰Neptune………
突然有一道笑聲傳出,一個黑影從後山那邊慢慢的飛出來,手抱著滿身傷痕的遙
‘阿遙??’大家齊聲的叫
‘你是什麼人,快點放開阿遙’Neptune大喊,可是他依然身處黑暗中,沒有發出何聲音
過了一會,一陣陰沈的笑聲又傳出,‘這人是妳們的同伴,我一定會還給妳的’接著一手把遙拋向Neptune的那方,Neptune立刻以雙手緊緊的接著遙,但衝力太大了,令到Neptune應聲跌在地上,雖然身體有好幾處地方擦傷,可是Neptune的雙手依然緊緊的抱著遙,‘阿遙!!阿遙!!妳怎麼樣??我現在叫Saturn救妳’
‘好,那妳們要掩護我’Saturn立刻施以她那特別的能力,而所有人也進入戒備狀態,但是那人好像毫不介意Saturn對遙的施救,像個觀眾一樣在旁觀看
‘你夠竟是誰’Neptune也不敢輕舉妄動,只知道現在要拖延時間,那人依然默不作聲,身體漸漸從黑影裡飛出來,這時所有人心裡也有一刻的不安
一頭銀白色長及腰間的頭髮,深藍色的瞳孔,一身黑色的服裝,外表既冷酷而深沉,縱然擁有英俊的外表,高大的身軀,但卻令人發寒(請想像card captor的阿月)
‘妳們真的不記得的我是誰,說的也是,妳們這班幸福的人又怎會記得我這樣的人’那人冷淡的說出這番內有文章的話………


‘你這是什麼意思’Pluto激動的問
‘Pluto,連妳也不記得我,那真是十分傷我心呢’接著又發出一陣陣陰沉的笑聲‘果然幸福的人是較善忘呢,不過,不打緊,我會讓妳們記起我的’接著一道強光照著大家………這時,隱約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戰鬥中,出手快而恨,轉眼間十幾個敵人已經吐血倒地,手法的殘忍,實在太過嘔心
‘怎樣,記不記得我是誰’一把聲音打斷滿佈鮮血的場面,大家回到現實中,但是,Neptune發現遙已不在自己的手中,抬頭一看,發現遙在那人的手上 ‘阿遙’大家一齊喊
‘啊!!!你是闇黑戰士---尤利亞’Pluto大聲叫
‘太好了,全中,不往妳做了這麼多年的時間之門守護人’接著再說‘我應該給妳一份禮物,那…那就把妳的好同伴還給妳們’尤利亞再一次的把阿遙拋向Neptune,但是這次的速度沒有之前的快,正當Neptune想用手接著遙時‘闇黑之光’尤利亞在念招數的名字,大家也心感不妙
果然,遙被轟個正著‘啊…’隨即應聲落地
‘阿遙’大家一起的跑到遙的身旁
‘我的力量真的還未完全恢復呢,那今天便跟你們玩到這裡,等到我的力量恢復後,我便一次過把你們剷除’‘哈哈哈哈………’笑聲飄得越來越遠
‘Saturn快些來醫治阿遙’看見遙昏迷不醒的樣子,Neptune緊張的叫喊
‘我會盡力的’正當Saturn準備用盡自己的力量時
‘沒有用的,不要浪費氣力吧’Pluto淡淡的說
‘什麼’眾人驚訝的問

遙,美智流,雪奈和小螢的家中-------------------
把遙安頓在房內後,眾人也在等待雪奈的答覆,即使急如星火的美智流也忍心掉下受傷的遙,靜候在客廳內
‘其實……’雪奈終於出聲,‘其實在月亮王國的時代,尤利亞是我們的同伴來的’
‘啊…’大家也覺得十分的驚訝
‘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在我們當美少女戰士之前,他已被人稱作闇黑戰士,我們銀白之月的戰士全都是用光的屬性的力量,而在全個銀白之月的世界就只有他是用闇的屬性的力量,闇黑戰士的稱號也是由此而來’雪奈慢慢的將故事道出來
‘什麼是光和闇的屬性的力量’亞美也開始緊張起來
‘光的屬性是我們大家一直用的力量化表著光明,而闇的屬性就是一直以來跟我們作戰的敵人所用的力量代表黑暗’
‘那……他不就是敵人嗎???為何女王不把他消滅’小螢追問
‘女王原本想消滅他,但是尤利亞以行動來證明他的忠心,在多個戰鬥中,也是拯救月亮王國的功臣,於是女王開始放下了戒心,讓他擔當保護銀白之月軍隊的隊長,本來一切也很順利……直到嘉拉西亞開始侵略全宇宙的星體時,尤利亞對敵人時冷酷的目光,快而狠的攻擊方式,殘忍殺害敵人時的方式,令到女王對他開始有所顧忌,始終那時是非常時期,於是女王便命令我和Uranus悄悄地捉拿他,然後女王將他封印’‘其實我是知道的,他明明沒有犯錯,卻得到這樣的下場,但是這只是避免不必要的問題,因為嘉拉西亞是十分懂得利用邪惡的心來控制他人’雪奈繼續把未完的故事說出來
‘那你為什麼說阿遙救不了,我那有時間管他的事’沉默了多時的美智流眼淚汪汪的,終於忍不住質問雪奈………


‘美智流……’大家縱然十分同情美智流,但是真的不知怎樣才可以安慰她
‘美智流,對不起,尤利亞所用的絕招是“闇黑之光”,而這種絕招是將我們的光之力量吸去,當所有光之力量被吸走後,阿遙便……’
‘那我們可以將所有的光之力量輸送到阿遙的身體,來驅趕阿遙體內的闇之力量’亞美說
‘可是他的力量太強大了,即使是集合了大家的力量也不能做到,因為當年女王也是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可以將他封印,而公主和大家現在的力量加上來,也不及當年女王所擁有的力量’雪奈解釋著
‘那不試過怎麼可以知道’美智流抱著希望的眼神說
‘不可以胡亂的將力量再輸送到阿遙的身體內,如果光之力量不可以將阿遙體內的闇之力量驅除,到時只會令到阿遙體內光之力量更快被吸走,因為那會與闇之力量相衝’雪奈將美智流的希望打破
‘那我即是只可以看著阿遙死…’美智流失望的說
‘那我們現在應該立即找到尤利亞,趁著尤利亞的力量還未真正的恢復,然後消滅他’遙從房內慢慢的走出來,忍痛的說出這番話,因為只有她先知道尤利亞的真正身份是健
‘阿遙,妳怎麼可以自己走出來,妳的身體還那麼虛弱’接著美智流走到遙的身邊扶著她
‘我聽到妳們的對話,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趁他羽翼未豐時消滅他’
‘但…妳的身體…’美智流想阻止遙的決定
‘放心吧,我可以支持到的,既然我是一定會死的,我不想白白的離開’遙以堅定的眼神看著美智流,美智流已經知道沒有辦法可以阻止遙
‘那我們現在便去消滅他’美智流附和的說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便出發’大家也十分和議遙的決定

學校門口-----------
‘尤利亞,快些出來吧’ Uranus大聲的叫,沒有人回應她
‘尤利亞,你不是很痛恨我們的嗎??為什麼現在像個縮頭烏龜的,不敢走出來,這不像你-闇黑戰士的作風,快些出來吧’ Uranus以激將法引尤利亞出來
果然尤利亞立即現身,‘我怎會怕你們這群沒用的人,即使我的力量還未完全恢復,我也可以輕易的收拾妳們’接著又一陣笑聲,再以尖銳的目光望向Uranus,冷笑一聲說‘Uranus,何必勉強自己呢,我不禁也要稱讚妳,中了我的絕招,還能繼續走動,而且還想消滅我,我真的很欣賞妳的勇氣’
‘廢話小說,來吧’ Uranus進入了作戰狀態
‘既然妳想快點死,那我便成全妳’接著以高速飛到遙的面前,握著她的頸,由於來得太突然,Uranus也來不及反應,只好掙扎去擺脫他
‘Uranus’ Neptune首當其衝的拯救Uranus ‘深水沒’尤利亞立即放開她,轉眼間便走到Moon她們的身邊,然後出了一招旋風腿,將她們狠狠的踢倒在地上……


突然,Uranus以她的最快的速度跑到尤利亞的身後,用盡全身剩餘的氣力,以雙手緊緊鎖著尤利亞的肩膀,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一切都會完結……請不要怪責我……阿健……’
‘妳想同歸於盡??妳以為這樣便可以消滅我嗎??不要這麼天真吧,妳立刻放手,好讓妳死得痛快一點,放手啊’尤利亞極力掙扎
‘大家,現在是攻擊尤利亞的好機會了’Uranus大聲叫喊
‘不可以的,妳會很危檢的,不要犧牲自己的性命,一定有方法解決的’Moon激動地說
‘妳說什麼,妳不記得以前我便試過一次的嗎,那時我能輕易地逃脫,雖然我現在的體力……但我還有能力逃脫的,不要再猶豫了,我就快支持不住了’ Uranus苦笑的對Moon說,接著望向Neptune那邊
‘大家,沒有時間了,就快點出絕招吧,我們應該信任Uranus的’因為一個眼神的接觸,因為對Uranus的信任,於是Neptune便以無限的信心呼籲大家
‘好吧’於是各人一同出絕招,一個巨大的能量球以箭般的速度沖向Uranus和尤利亞那方
可是, Uranus並沒有放手,反而將尤利亞鎖得更緊,然後將自己的力量釋放出來
‘什麼’大家都覺得十分驚訝,特別是Neptune,想不到Uranus真的犧牲自己,大家也來不及反應,只是眼睜睜的看著能量球飛向Uranus的那方
‘啊……’眼前一片光芒,只剩下尤利亞和Uranus的慘叫聲
到Neptune醒覺的時侯,只看到變身已解除而傷痕累累的遙和變回普遍人的健,一個接一個的事件發生,令Neptune不敢相信眼前所看的就是事實,一面茫然的站在原地不動,也不敢動
‘阿遙’大家接著走到遙的身旁
‘阿遙,為什麼妳要欺騙我……為什麼……為什麼’Neptune解除變身像是發了瘋似的,奔向遙的那方,一邊跑一邊叫罵,直至跑到遙的旁邊,擁著遙的身體,淚水不停流著‘妳不能夠就這樣離開我的,妳要給我說清楚,妳和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美智流’遙本已合上的眼睛,微微睜開
‘對…不起,我…沒有資格…要求…妳…原諒我,我…這生做了…這樣的事,我背叛了妳,我再…沒有資格…守在妳的身旁’遙慢慢地說出她的心聲
‘妳一早就決定要死,決定要離開我,妳欺騙我對妳的信任,我是這麼的信妳……這麼的相信妳,但妳卻一次又一次的欺騙我,妳還未對我作出補償,現在就想一走了之,妳知不知道妳這樣做是十分不責任的’美智流一邊流著淚水,一邊責罵遙
‘我…早知,我…早晚也…要離開…妳的,我只…希望…妳…能得到…幸福,而…我…不能夠…給妳,我只懂…令妳傷心,難過,現在…我只希…望能在…遠處…守護…著妳,因為…我…沒有…資格,只要妳…將來…能得到…幸福…便夠了,我不會…怪責…任何人,只怪責…自己…不懂得…珍…惜…妳’遙用盡最後一口氣向N美智流說出心底話,慢慢地再次合上眼睛
‘為什麼妳總是要這樣想,妳知道嗎,和妳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中覺得最幸福的事,縱然有時會為了一點小事吵架,即使是今次這件事,我也……’美智流一邊回想往事,一邊微笑,是從心底想的微笑,可惜,她已不能再說下去,只能擁著遙那冰冷的屍首痛哭
健慢慢地睜開眼,奇蹟降臨在他的身上,健還生存著
可惜,奇蹟並沒有降臨到失落的美智流身上,這時,天下著大雨像是它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滴在美智流的身上,美智流依然的緊抱著遙,可能連上天也可憐這對情侶,但它並沒有做任何事,說清楚點,它其實只是一個旁觀者吧
[即使是今次這件事,我也……我也一樣的喜歡妳……永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