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首頁]
[前言序論區]
[角色聲優區]
[同人翻譯區]
[音樂介紹區]
[遙滿的世界]
[小說創作區]
[貼圖討論區]
[網頁連結區]
[站長的部屋]
[站務歷史區]

 

大逃亡


發言人:流琉 於 March 22, 2002 at 07:12:07 發言:

(1)

 

<西元三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
「在最晴朗的新月之夜, 我將取下首惡之種。怪盜小子」

<翌日>
「通常, 逃犯都不敢逃回家中……」身後傳來一把男聲。
正在開門的那人回頭一看。
「可是, 世事總有例外的…」在天王遙的故居門前, 二人對望: 「對嗎? 太陽系頭號通緝犯----海王美智流小姐…」
「……」那人沈思了一會:「閣下是…」
「我嗎? 工藤新一, 是偵探」
「他們派你來的?」
「……『他們』?」
「啊哈~沒什麼…」那人拔足而逃
「很快…不愧是傳聞中天王遙的女友」

逃亡中的回憶昨天片段
(『對不起, 在我覺醒為Sailor Saturn的現在, 我和妳便會是敵人了…』
『但是, 我們是母女』美智流按著阿螢的唇:『家中不談公事, 當然也不准偷襲了』)

走入市區, 空氣變得混濁, 是一個沒有風, 也沒有時間的永恆世界。所有人都擁有永恆的生命, 沒有分別。對某些人來說,的確是很沒趣! 沒錯, 他們的確希望得到永恆, 但如果全世界人都擁有長生不老, 這也和以前一樣, 沒有分別。他們希望得到的, 不是永恆的世界, 而是獨占永恆的權力, 統治座下比自己短命的蟻民。為權力和自己的利益爭鬥, 古往今來, 也不會改變。只有世上還有兩個意識, 即使身處同一個軀體也會戰鬥, 直至消滅對方, 成為世界之王。
她故作鎮定地走進某大廈, 乘上升降機, 新一趕不上, 看著升降機停在哪一層。
「頂樓嗎?」新一乘升降機上: 「喂? 服部嗎? 請封鎖大廈的出入口!」
「知道了, 工藤~」
(但是, 為什麼她要把自己封在密室的環境(大廈)? 為什麼不多停幾層, 分散我們的注意力?)
[叮]五十樓
「哇…是水族館?」新一疑惑: 「幹麼引我來水族館?」
「看見魚兒快樂地游泳, 心情會很平靜的」美智流走出天台。
「嗄?」跟在後面。
「而且, 這裡很接近天空…」走近欄柵。
「……」無語。
「我要回自己的世界了」
「等…等一等…妳是說…」緊張。
「我要離開這個世界了」轉身。
(不…不要)新一跑前阻止, 美智流下意識地閃避, 欄被撞開!!!!!!

「工藤怎麼那麼久?」服部平次抬頭一看: 「工…工藤!!!!!」
五十樓的高空, 美智流探身欄外, 以纖弱的右手緊握著新一的左手, 左手抓著欄柵借力, 一陣清勁的冷風吹過。
「啊哈…你嫌自己的命子太長了嗎?」美智流流水般的頭髮垂下。
「喂喂…」新一無奈露出帥氣的微笑。
「怎麼辦…!!!現在報警也來不及開氣墊!!!」平次急壞了。
[呯!!!呼…]一個大氣墊一溜煙爆出, 自動充氣…
「喂! 你還不上去嗎? 我可不保證它沒有穿洞…」工藤的聲音從背後傳出!!!!!??
平次回首, 面前的竟是: 「怪盜小子!!!!???」
但他沒時間跟他糾纏, 衝入大廈。
「笨蛋(嗄)…我就算從一百樓掉下去也…不會死(嗄)」美智流本來已稍冷的手變得更冷且顫抖。
「嗄…?」新一沒有掙扎, 知道這樣不但無補於事, 反而把她也扯下來…
「……(嗄)…」慘白的手臂上血注畫出鮮明的道路。
「如果…不行了的話便…放手吧! 總比一起死好…」新一向下一看: 「咦?」
「……『今次, 我一定不(嗄)會再放手了』(嗄)我常常也…這樣說, 但今後…我也……」勉力站起: 「…不會說這個了……遙……」
美智流引身向後, 借後傾的拉力拔他上來。
新一壓在昏迷不醒的美智流身上/////////(然且, 這個動作比剛才的更危險, 要是阿遙和小蘭知道的話 ……(汗))平次衝出天台, 看見此情此景……

「嘿嘿, 為何你總是讓我找到痛腳? 工藤」平次奸笑~
「你…」工藤不滿
「啊? 你想嚐嚐小蘭的腿功嗎?」威脅地迫近
「……不, 麻煩你替我隱瞞了, 服部君」
「你有求於人時抽筋的臉還是這麼可愛呢, 工藤~」
(混蛋…)新一憤憤不平的抱起美智流, 發現: 「幹...麼胸口流血的…」
平次從肇事現場看下去, 氣墊上寫著: 「在最晴朗的新月之夜, 我將取下首惡之種。怪盜小子」
「工藤…這個…你認為如何?」
「先把他的獵物拿到手, 他便不得不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一石二鳥呢!」

(2)

 

<工藤宅—客廳>
「灰原, 她現在如何?」
「還沒有醒, 血還未止, 我取了些細胞樣本化驗…」
「可以進去嗎?」
「啊? 毛利正替她穿回衣服, 你也要幫忙嗎? 江戶川君」冷淡的諷刺
「是啊! 進去嘛, 工藤~!」平次也嘲弄的說
「……你們…」
「傷口很深…」小蘭不忍地替美智流包紮傷口

[叮噹]
「小姐, 可以進來嗎?」
「是工藤的朋友? 請進」灰原離開工藤宅, 向隔壁阿笠博士家
「工藤君」
「白馬探!?」新一驚愕
<客廳>
房中的空氣停滯, 三位偵探陷入漫長的沈默
「你…怎麼來了…?」最後工藤開口
「來捉怪盜小子,還想知道…」
「關於『首惡』的事?」平次自信的笑:「『惡』-罪惡, 引伸為罪犯;『首』-開始, 引伸為第一…」
「…『首惡』暗示頭號通緝犯-海王美智流小姐」
「但我還未能解開的是:一,『首惡之種』是什麼;二, 海王美智流小姐為什麼成為頭號通緝犯?」新一不解
<二樓客房>
小蘭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不知不覺中睡著
「……公主…」美智流的守護精靈趁機出來:「…公主, 妳再不醒來我便會消失了!!公主!」
守護精靈努力地替她的公主止血:「還有九天才是新月…」
「謝謝, 小不點…」氣若游絲
<客廳>
「怪盜小子偷的大多是寶石」白馬沈思
「組織也在四處尋找一顆叫『生命之石』的寶石…」灰原冰冷地說: 「…或者, 怪盜小子跟組織也有關係…呢」
「他也是組織的同黨!!!?」新一大為緊張
「未必…在組織追殺名單上他亦榜上有名」
「『組織』?」白馬問
「哦~是將工藤變小…」平次立時被新一狠狠的踏了一腳: 「哇!!!」
「那顆『生命之石』是怎樣的, 為了它不惜殺人!?」
「聽說是: 一顆有神秘力量的寶石裡, 還有一顆會發光的紅寶石的, 就是生命之石, 得到它便能長生不老。」
「預告信中的『首惡之種』就是指它? 海王美智流小姐擁有它?」
「海王小姐究竟是什麼人? 為什麼成為頭號通緝犯?」
「警方的紀錄中, 她的罪名是『謀殺』天王遙一人」白馬思考: 「謀殺一人便成為頭號通緝犯, 怎樣也是說不過去的!」
「說不定是跟一些不可冒犯的權力有關…」
「有時候有些事是讓它永遠成謎比較好的, 各位大偵探…」一道柔弱的聲線自客廳上二樓走廊傳來

(3)

 

「……怎麼回事…的?」新一問
「我說: 不要追查下去了, 大偵探」美智流認真地說: 「這是你們不應知道的區域!」
「什麼『區域』!?」
「……國家機密」
「!!!!?」三位大偵探驚愕: 「『首惡之種』難道是…!!?」
「種----星種子, 銀月王國的戰士所持有的力量之源」灰原道: 「妳的情況很壞呢, 我想妳自己也知道…」
「……唔…」淺笑: 「是時日無多了…」
「她怎麼了!!?」新一問道
「人家也有私隱權的, 笨蛋偵探!」小蘭轉向美智流: 「妳住在那裡的? 我送妳回去, 好嗎?」
「……謝謝, 可是我已失去回去的地方了…」美智流失神的唸道
「不介意的話便留下來吧!」
「可以嗎?」美智流也不打算客氣
「…這……」工藤冒汗
(星種子是那水手服戰士所擁有的, 難不成美智流小姐是……傳說中背叛銀月王國的Sailor Neptune?)新一沉思

「走了~~工藤」服部平次走向大門
「他日再來拜會」白馬探亦告辭: 「今天的事, 倒證實了一點……」
「嗄?」
「怪盜小子怕魚, 跟我某位舊同學一樣…」白馬滿是解開謎底的興奮: 「要上那大廈天台, 必先經過水族館, 所以他只能待在地面」
「啊哈~怪盜先生一方面捕獵他的獵物, 一方面成了令你們垂涎的獵物呢~」美智流說笑的道: 「萬物相生相克, 我們這些罪犯正合你們大偵探的胃口呢~~可是永遠跟著罪犯的背後, 被人牽著鼻子走, 真的好嗎?」
「如果沒有人破解怪盜他的魔術, 他也很沒趣吧!」
「啊哈~是各取所需吧~」
二人離開
「新一, 今天起我暫時搬來住呀!」小蘭理所當然地說: 「免得你對美智流小姐無禮!」
「哈…」新一無奈冒汗

<數天後--工藤宅>
這數天來, 寄住的美智流一味兒睡, 一味兒睡……偶爾也有醒來的時候……
「小蘭小姐, 妳會耍什麼樂器嗎?」美智流的手指在琴上游動
「我嗎? 也懂點彈鋼琴的…」小蘭興奮地說: 「新一也很會拉小提琴的~」
「喂喂…人家是著名的小提琴家啊!」新一不好意思
「啊哈~是嗎?」美智流微笑
「女孩子談天不用你管!!」小蘭把新一推出門口, 關門: 「真是的…」
「是妳的…人嗎?」略帶意味的口吻: 「我看我還是不宜久留了~」
「什…什麼啊?」小蘭臉紅: 「我們只是青梅竹馬的普通朋友罷了!!!」
「啊哈~原來是青梅竹馬的情侶~~」從書櫃上拿出一本相簿來看: 「是妳新一小時的相? 好像…哪裡見過似的…」
小蘭指著相中的人:「他們是新一的父母: 工藤優作和藤峰有希子, 是大作家和大明星呢!」
「……」美智流想了一想: 「新一君小時, 他們一家曾往法國旅行?」
「是啊! 妳怎知的?」小蘭找出相簿
(難道…)倚門偷聽的新一想到什麼似的…
「咦!?」是一幅新一跟一個小女孩合照的相
「這是我吧」美智流微笑: 「挺可愛吧~」
[呯] 門突然打開, 新一失去平衡
「竊聽不是一種好行為呢, 工藤君…」是灰原開門的…
「妳是……Aphrodite嗎…?」新一滿臉黑線的問
「啊哈~那你是把我家當成兇案現場的…那偵探小孩?」
「沒想到你那時已有這種壞習慣…」灰原諷刺說
「……」新一的臉抽搐: 「是妳家古堡太有研究價值了!」
「噢…新一的小提琴是妳教的?」
「……可以說是吧, 新一」阿笠博士說: 「新一也很誇妳的!」
「啊哈~ 是嗎~ 真想不到…」
「記得妳那時說什麼:『我已有一個唯一的人, 早在前世已是我最重要的人』」工藤自信的笑: 「妳那個『唯一的人』就是天王遙…不…是Sailor Uranus吧, Sailor Neptune」
「不就是猜中了嗎~」美智流露出攝人的眼神: 「那麼, 你會把我交給『她們』嗎?」
「比起這個, 我更想知道『她們』捉妳的原因!」
「這個, 恕難奉告。就看作是我留給你們大偵探的謎題吧!」

(4)

 

<那邊廂>
某人鬼鬼祟祟的乘夜走過死寂的長廊, 穿過宮殿後的薔薇種成的迷宮……
「你在這裡幹什麼? Zephyr」那人背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要逃回去嗎~?」
那人回首, 故作鎮定的說: 「哪有這回事? 是你太多心了, Chaos」
「是真~的嗎? 對不起~」卡奧斯語帶意味的: 「你回去也沒用啊!」
「你說什麼呀!?」Zephyrus(遙)仍在裝傻
「你仍沒有想清楚怎樣做, 站在誰的一方, 回去可以幹什麼?」卡奧斯很清楚他的心情
「如果你沒有帶走我, 我便不用煩這些了!!!」抱怨
「是嗎? 其實你比任何人更清楚, 早在你前世找她代替殉職的Sailor Neptune, 她和倩尼迪今天的對立是你所能預知的。你仍然堅持用她, 是你的選擇! 我帶你離開這個局, 是讓你冷靜下來, 你卻把腦子埋回去!」
「但你同時令這個問題困局化!」
「你沒有必要對太陽系負責吧…!」
「我不明白, 我和她一起對付你, 不會對你有麻煩嗎?」
「我有不被你們打敗的自信! 而且我不希望你(我的一部分)會後悔!」
「那麼, 你也不要後悔唷! 我倆可是宇宙最強組合啊!」
「我熱切期待跟你們一戰!」
「這…我不是非逃回去不可了嗎!」從褲袋中潛出一條金鑰匙: 「空間轉移」
「喂…真是個性急的孩子…」目送Zephyrus的卡奧斯不禁冒汗

<八月二十八日深夜--水晶宮殿正殿>
「美智流已八天沒有回家了嗎…」新后倩尼迪憂心
「一直探測不到她的能量波動」Mercury用她的電腦探測
「阿螢, 妳打算如何處理?」Mars問: 「即使她是我們的敵人, 她仍是妳的母親」
「她說: 『家中不談公事, 不准偷襲』的, 卻離家出走…」
「對不起, 阿螢, 如果妳太為難的話, 妳可以不加入我們捕捉她的行動的!」Venus認真的說
「不要緊的!」
電腦突然傳來訊息, 美智流的能量波動反應一閃即逝!」
「由哪裡傳來的!?」
「東京米花區一帶」
「關於怪盜1412(怪盜小子)聲言要偷美智流的星種子一事…」Jupiter提出
「新月之夜…」安迪美奧親王望著天空掛著黑暗的新月: 「八月二十九日」

<工藤宅>--八月二十九日下午
「……(嗄)…」雪白的手腕上畫出一道殷紅的刀痕, 冒出鮮血, 她飲去流出來的血
「美智流小姐!!!」小蘭立刻替她止血: 「妳怎麼了!!?」
新一衝進來: 「什麼事!?」
「對不起(嗄), 嚇倒你們(嗄)…」美智流按著自己手上的傷痕
「妳還是要…飲血嗎?」新一關切的問
「怎…怎麼回事…!?」
「她的身體有時要以飲自己的血維持…的」
「不, 已經很久(嗄)沒有試過了…」美智流顫抖: 「是報應吧!(嗄)殺人的報應…」
「殺人…!?天王遙小姐不是沒有死嗎!?」
「不…可是, 我這數千年所殺的人, 比地球上存在過的人更多啊!」手上的傷消失了
「……」二人呆了:「什…什麼!!?」
「是啊! 反過來說, 要置我們於死地的敵人比地球上存在過的人更多呢!」
「………」新一無語
「對妳的敵人, 妳會恨他們嗎?」小蘭問
「……不…」美智流閉下眼簾: 「大家有各自的立場, 不能怪誰」

(5)

 

「我想我……不能留下來了, 看來『她們』發現了我」美智流躍出窗外: 「會連累你們的…」
「喂…」
「如果她們不當太陽系戰士, 我建議她們開一家拆屋公司嘛~」轉身離去
工藤企圖追出去, 但她已消聲匿跡了!

「工藤你真沒用! 一個受了重傷的女孩你也留不住!」服部平次不禁揶揄他一番
「沒辦法嘛~!她是水手服戰士, 我們這些凡人不是她的對手!」
「聽說她有個女兒也是水手服戰士, 我不認為暫時她會回家…」白馬探道: 「工藤君, 對她的行蹤有什麼頭緒嗎?」
「……沒有…」工藤深思: 「跟水手服戰士有關的地方, 我倒想到兩個……」
「………你是說…無限學園遺址和水上大教堂?」
三人飛身而去, 小蘭跟著追出去
「那學園的密室已被發現, 剩下的是……」
「走廊兩旁, 前半的石板一夜間失蹤……」

<水上大教堂>--八月二十九日黃昏
「啊哈~找到了嗎~?」略帶磁性的女聲
「是啊~」四人背後傳來了一把女聲, 回首
「……是太陽系戰士?」
「和Sailor Star lights吧! 不用躲了~」
「本來我想回來跟阿遙打一場的, 可以代天王遙和我比試比試嗎?」星野沒有變身
「不是不行…」
(這不是星野光嗎…? 難道他也是…!?)三位偵探不禁冒冷汗
星野快速且純熟的攻擊, 美智流只是一味兒避開
「這樣不要緊嗎?工藤」灰原道: 「她的情況…」
「她…怎麼了!?」新一關切地問
「………」灰原轉向小蘭: 「妳幫幫她吧, 她快不行了」
跟平時的交戰不同, 美智流漸露疲態……
「好厲害…和阿遙的身手不相伯仲…!!」
星野的攻擊被小蘭一腳擋住: 「竟然欺負女孩子, 太過份了!!」
(哇…)星野心中不禁讚嘆小蘭的腿力
得小蘭解圍的美智流在一旁喘息
「……妳…」沉默之鐮停在她頸前: 「妳應…對自己所…所做過的事…負責」
「………負責…」美智流閉下眼簾

「我也該負責的…」穿著黑色的王子戰服, 披著黑披風的金髮男子上前, 屈膝輕吻她的手: 「讓你久等了, 我的小貓~」
「……遙…爸爸!!!?」Saturn的淚滾個不停, 大家都十分驚訝
「………」美智流呆了
「不用怕, 我回來了」『男人』擁她入懷, 好像魔術師把披風蓋著她, 抽開後她已穿著一襲深紫天鵝絨長裙
「…是…Zephyr的味道…」美智流沒有意思反抗, 倚在他的胸前
「Aphrodite, 我很想妳~」

(6)

 

「玫瑰, 即使改變妳的名字, 亦不減妳半點芳澤;
「你, 即使更換你的姓氏, 亦不減我對你的愛慕…」
「倘若我的姓氏成了分隔我們的牆, 我願為妳放棄這虛名」這道聲線是一種毒品, 一種聽過一次便要上癮的毒品
「這是上帝不允許的戀情…吧」她盡量令自己清醒一點, 明知自己不應含下這粒禁果般的毒物
「你現在不是瞞住了上帝讓我到身邊嗎?」幾乎要吻下去了: 「Shall we dance?」
他僭越的手潛入她纖幼的腰間, 專業的踏著舞步, 引導動人的舞伴牽起漩渦, 不理會繁文縟節的將她拉貼, 以腰部的肌膚感受冰肌玉骨的神人的體溫。她的美好, 她的純潔, 都不是世間的女子能比擬的!
(讓時間在這一刻停留下來吧…)可是人生性反叛犯禁, 她始終不是神人, 不是完美的
一切正如三千年前某一夜的譜子奏起, 譜一曲沉醉千百年的夢……
(好像以前一樣……)遠方觀戰的Pluto不禁歎息: (是『某君』幹的好事吧!)
「……很美…」讓她輕柔的髮絲流過他的指間: 「傾國傾城的美貌, 教誰不為妳所迷?」
「如果我能接收妳, 這是我的榮幸…」
「………」櫻唇暗啓: 「接收我, 你最心愛的太陽系便會毀於一旦了…」
「那又如何?」輕吻水流般的頭髮: 「請答應我的請求, 我的公主Aphrodite」

「如果……是阿遙對我說的話……」美智流淺笑: 「…不……她…不會對我這樣說的…」
「咦!?」
「啊哈~世界上最難演的角色, 就是觀者的『唯一的人』, 作為喬裝高手的你應該很清楚的, 怪盜先生」從她攝人心魂的雙眼閃過一絲自信的神色: 「說起來, 我也是一個喬裝高手呢~! 四千年來都沒有讓真正的自己活過」
「妳不是美智流媽媽?」Saturn將手銬鎖在她手腕上: 「別玩了! 這個是施了新月魔法的, 休想逃走了!」
「我亦不認為妳們還有時間跟我玩了…」
突然發生大爆炸, 把大家炸個紛飛!!!!
「我們特地來收下幻之銀水晶的!」眼前出現敵人的先頭部隊, 為數三十人左右
卡奧斯進行兼併宇宙計劃的現在, 宇宙尚未被吞沒的星系們結盟, 組成兩個敵對的勢力, 其中一個以太陽系作軸心, 另一個則企圖搶奪傳說中與卡奧斯均勢的Sailor Cosmos所留下的星之種子, 相信是……幻之銀水晶
「為什麼我們不可和平共存? 這樣下去對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的!」Sailor Moon(『小』淑女)希望對方聽她說
「對不起, 我們不相信妳們!!」敵人的首領說: 「我們的祖先被妳們太陽系的人殺絕!!!」
「什麼…」
「所以我們不可以相信妳們!!!」雙方已經打得天昏地暗了……(汗)
「我們找個地方暫避吧!」美智流專業帶五位普通人到一個『暫時』安全的地方躲避
在敵人的猛攻之下, 戰士們正處於下風…

「妳怎樣知道我是假冒的?」在一旁優閒地看戲的……『阿遙』問
「你演得不夠立體呢~」美智流亦是閑著看戲
「始終要將一個活了五千年的人演活不能單靠十多隻光碟!」
「不, 我說這裡…」按著他的胸前: 「差半寸…」
「真是可惜」他抽出義乳: 「這個很貴的啊~! 裝成男人的女人真難扮~!!」
(註: 他先戴上義乳, 然後再用布束緊, 讓胸口看來平坦一點^_^)
「其實你喬裝的仿真度也真夠高了!」美智流溫婉的微笑: 「是你的魔術? 魔術師先生」
「也讓我看看妳的魔法吧, 世界上最強的魔法師!」仍是用阿遙的聲音
「……魔法…」美智流輕鎖眉頭: 「的確, 四千年前, 我曾自稱『最強魔法師』的……」
「現在不是了嗎…?」怪盜小子(阿遙的樣子)手中變出一支玫瑰
「啊哈…現在的我已不能再使用魔法了……」
「『奇跡只會降臨於相信它的人之上』」送給她: 「不是妳自己說的嗎? 根據不明人士提供的光碟資料」
「無奈『妳』是我的奇跡力量啊! 『妳』不回來的話, 我便不能使用魔法了!」她說笑般道
「妳在認識『他』之前已是魔法師吧!」
「是的! 可是自從他出現之後, 我的天空宇宙只容得下他了!」無奈的樣子: 「全身無力的樣子…」

「還有空在說什麼傻話!?」Pluto抓著正要逃走的美智流: 「幹麼袖手旁觀!!?」
「雪奈!?幹麼妳會在這裡的!?」
「最近的敵人太厲害了, 所以來幫助她們!」不滿~:「妳也該幫忙嘛!」
「為什麼~? 我已不是戰士了~!」淺笑: 「我已沒有力量了!」
「別裝了! 妳明明已把深海之鏡偷回了吧!」
「啊哈…」美智流轉身: 「怪盜小子先生, 可否借我變魔術的手帕?」
「請蓋在我的手上吧!」白色的手帕蓋著手銬: 「阿波拉, 卡達波拉…」
[碰] 一陣煙, 白手帕和手銬變成了一隻白鴿, 飛到敵人首領的手腕上
「鳥?」
「魔術掩人耳目, 不是真的, 但魔法由無變有, 是真的」美智流一身魔法師的長袍
[碰] 一陣煙, 白手帕掉下, 手銬已鎖在敵人手上: 「怎會這樣的!?」
「要試試我的魔法嗎?」散出攝人的氣…
「妳是誰!? 別多管閒事!!!」
「我嗎? Sailor Neptune--曾與Sailor Uranus被稱為太陽系孿生子」
「太…太陽系孿生子!!!?」難以置信的神情很快便被憤怒代替: 「妳…妳是…殺死我皇兄的人!!!!?」
「………你們恨我嗎?」正經的說: 「糟了…你們是殺不死我的…不能替你們消氣」
「哈哈…我是要妳作戰啊!」Pluto無奈
「說起來, 世界上只有Pluto能殺死我了!」
「不試試看不知道吧!」猛烈的攻擊又再度開始, 一連串的大爆炸令水上大教堂受到嚴重的破壞, 而攻擊的對象是……一個被剝奪力量的『前』戰士
本來在一旁看戲的觀眾將受重傷的戰士抬到較安全的地方
「美智流小姐……」小蘭擔心地望向大爆炸揚起的煙霧
煙霧散開, 美智流似乎全無受傷……!!???

(7)

 

「為什麼她說只有妳才能殺死她?」白馬探提出
大家不謀而合將視線投向Pluto
「……這…」她不願說明
「Sailor Pluto----時空的守護者……」工藤新一突然想著了些什麼似的: 「難道……!!!」
「……不會吧…!!!」服部平次和白馬探亦同時作出一個假設

水上大教堂前的空間不斷發生大爆炸, 瓦礫紛飛, 半小時前還是宏偉的哥德式大教堂, 半小時後已換了月亮王國和無限學園的光景, 一大片頹垣敗瓦證實『拆屋公司』不是浪得虛名!
(……幸…幸好他們不是在我的家……作戰…)新一慶幸……(汗)
「今次的敵人的皇兄正是美智流前世的第一個敵人, 那時候前來迎救的阿遙差點戰死了。敵人君現在的出現, 非要弄痛隱藏在她心底的舊傷……」
「我要替皇兄報仇!!!」敵人君一拳打進她的腰部
「咦…」發現有點不對勁: 「怎…怎麼會…!!????」
他的手透穿她的軀體…!!!
「『天下之柔弱者莫若水, 而攻堅勝者莫能勝水…』」Pluto不禁讚嘆: 「很可怕的包容力! 能夠將一切攻擊化解」
「好…好像打進水的感覺…!!」敵人首領手上的手拷「喀喀」作響
「你還是收…收手吧! 我…我會失控的…」顫動的聲音, 顫動的軀體, 美智流痛苦地按著冰冷的額頭, 不論敵我的吸取眾戰士的力量
「糟了!!!」Pluto很快便冷靜下來: 「那孩子…失控了嗎…!?」沉思片刻: 「……Saturn, 張開防護罩吧!」
「……啊…」美智流的身形縮小, 回復七歲的模樣, 變成深藍色的長髮伸延, 滲入地面…!!!

「怎會…變回小孩的模樣的!!??」好像他由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工藤新一變成七歲的江戶川柯南一樣的匪夷所思: 「和我七歲時遇見的那個Aphrodite一樣…!!!?」
「你是……那孩子以前的朋友嗎?」溫柔的目光: 「說起來, 她很少與戰鬥無關的朋友的呢…!」
對雪奈來說, 阿遙和美智流就好像她的妹妹似的, 前世開始便已看著他們成長, 蛻變, 由天真可愛的小孩子變成出色的戰士……不是, 是非常出色的戰士。雪奈太了解他們了, 甚至比阿遙更清楚美智流, 她的性格, 她的思考模式, 她的身體結構……; 從前世開始, 雪奈便見證遙和美智流之間的感情發展, 一直偷拍他們……依照倩尼迪女王的指示
「令我們的偽裝高手失控, 可見那事件對她的打擊……」
「別以為這樣便能嚇退我們!!!」敵人再度攻擊, 揚起一陣灰塵: 「還不死嗎!!?」
「是啊! 還不死嗎?」塵埃落定, 小女孩吸盡他們的力量, 若無其事的樣子
「妳!!!!」敵人正想動手的時候, 發現他們全身纏捆琴弦: 「…這是…!??」
『宇宙…弦樂陣』小女孩手揮琴弦, 輕聲唸道
琴弦的震動和收緊一剎那間將敵人碎屍萬段, 星種子飛走
(Sailor Star lights大概會後悔說過她們『未見過真正的戰爭』吧!!!(汗))

新一和『現回原形』的怪盜小子走出接住虛脫的小美智流, 冰冷的軀殼不像是屬於活人的……
「………」Saturn驚愕: 「雪奈媽媽!!!她以前也…也是這樣殺人的嗎!!!?」
「不, 她只求以最快的效率殺人的。這樣殺人, 前世曾…有一次」Pluto上前, 將美智流的守護精靈召喚出來: 「小不點! 妳怎麼攪的!?讓她失控!」
「………」半透明,半昏睡的小不點被數根水晶柱子插穿
「小不點!!!?」
小不點回到美智流身內……
「那些水晶柱子是…!?」
「是新月魔法的詛咒……」Sailor Moon(小淑女)不解
「她的軀體……的情況…」灰原說: 「妳們應很清楚才是…」
「……」Mercury自言自語地: 「化驗結果是一切正常的, 但總覺得有點……奇怪」
「數天前的化驗結果: 三十七個化驗樣本中, 肌肉,骨髓,頭髮,肝臟,心臟,腦神經等細胞樣本三十六個樣本死亡, 只有血液樣本中仍有活著的細胞」灰原仍舊冷冷的道: 「腦幹死亡, 法律上可證實死亡」
「什麼!!!!!????」大家愕然
Pluto冷靜的說: 「在她沒有戒備的情況下的化驗, 比我們的化驗可信性更高」
「……她令…令死去了的自己…變得像活生生似的…」Saturn難以置信
「她在我們面前總是偽裝的~!不再信任我們了~!」雪奈明白美智流不敢完全相信任何人, 除了阿遙之外: 「靈魂分裂, 將純真的自己封印, 以冷漠的自己承受一切, 為了保護阿遙存在的世界, 埋沒理性地殺人」
「她…是何時死的…?」
「………」灰原無語

怪盜小子抱起美智流轉身離去
「等等! 你想怎樣, 怪盜小子!」
「把一位美麗的藝術家, 交給庸俗的偵探, 不是太浪費了嗎!?」他穿上電動滾軸溜冰鞋, 從潮退露出通往岸邊的道路逃走: 「拜拜~大偵探~」
偵探們拼命地追上, 但還是被拋掉了
「這樣不是更好嗎? 如果落在你這些偵探手上, 你只會將她交給警方!!」小蘭責備新一: 「大笨蛋偵探~~每次查案都投入得昏掉頭腦~~!!」
「毛利說得對,」灰原若有所思的: 「不論是怎麼樣的組織, 處理叛徒的手法也不會有什麼大分別的……」
「喂喂…」新一無話可說
「……說起來…」Pluto問Mercury: 「美智流也是第十三公主呢, 我沒有記錯吧! Mercury」
同是來自水世界, 同是水界的公主的Mercury不禁呆了一呆: 「………的確是…」
「美智流的『氣』跟銀水晶的『氣』很相似……」Mars和Star Healer也有同感
「或者, 她是以月球的引力控制水的魔法, 好像月球的引力控制潮汐般」Pluto總結

<黑羽宅>
怪盜小子按著客廳牆上的大掛畫, 畫中人正是世界知名的魔術師黑羽盜一。
「快要知道殺死你的兇手----那個黑暗組織是何方神聖了, 爸爸」推開掛畫, 進入牆後的密室, 門(掛畫)自動關上: 「只要他們朝思暮想的石子在我手上, 他們便不得不在我面前出現了!」
「所以, 請妳暫時留下來…」將睡得正甜的小美智流放在椅子上, 輕吻她的手背: 「美麗的小姐」

<阿遙的小窩>
一向廿四小時, 全年無休的Sailor Pluto破天荒地請假回家
「雪奈媽媽, 這樣真的可以的嗎?」
「有什麼不可以? 女王都批准了~」雪奈滿是holiday mood
「平時雪奈媽媽很有責任心的……」阿螢感覺到世紀末的來臨…
「只有這種責任心, 我這個女兒跟我最相似~」雪奈用老懷安慰的口吻感嘆, 將怪盜小子留下來阿遙前世的衣服放在阿遙她們的床上: 「不論是我, 還是美智流, 我們都被阿遙感染了~」
「可是我覺得遙爸爸很有責任心的!!」
「……」雪奈溫柔地微笑: 「長期戰鬥, 長期偽裝, 將自己真正的感情收藏, 我們外部太陽系戰士都有點……人格分裂…, 是靈魂分裂的先兆啊!!阿螢妳也要小心點…!!!」
「……嗯…」阿螢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她……似乎什麼也能作, 可是她仍有辦不到的事的……」

<黑羽宅—密室>
「……嗯…?」剛睡醒了的小女孩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房間, 四處都是變魔術的工具……
「醒來了嗎?小妹妹」
「……唔…」
「我是黑羽快斗」快斗拿了一杯清水給她: 「剛才我見妳昏倒在我家門外, 所以…」
「謝謝你, 怪盜小子先生」坐起來接過水杯, 凝視著自己的小手: 「……不能維持下去了嗎?」
「妳怎知道我是…」
「眼睛」美智流補充: 「那充滿自信的眼神」
「厲害!」快斗不禁讚嘆: 「昨晚妳一眼便看出我不是天王遙, 但我還不知道妳在演戲, 裝作被我騙了。我的演技和感情還未能收放自如呢!」
「可是演技越精湛, 越難演回自己的角色吧!」洞悉人心的瞳: 「是了, 你幹麼找我?」
「我想…」快斗難以啟齒: 「妳有沒有一顆擁有永恆力量的寶石?」
「……永恆力量?…原來你在找石子嗎?」
「是, 為了把殺死我父親的黑暗組織引出來!」有點激動: 「工藤是被那組織灌毒藥毒殺, 令他變回六七歲的樣子!」
「又是那石子……又是為了爭奪石子, 令人們遇上不幸!!!」美智流反而比他更激動: 「可…可恨的石子!!!」
「……對不起…」小流察覺到自己的失儀
「不要緊」快斗問道: 「『那石子』是什麼? 為什麼人們都想將它據為己有?」
「………害死母上的石子…」眼裡泛著淚光, 但沒有流下來: 「人們為了得到那石子的鬼力, 著了魔的爭奪它, 甚至殺死母上……都是我害的…!」
「沒必要讓自己背上一切責任,」快斗溫柔地安慰她, 也是再一次提醒自己: 「只要背上妳能夠背上的責任份量便足夠了」
「我…我總是替維護自己的人帶來不幸……」小流顫抖的聲線: 「……明知自己是個不祥的人, 卻自私任性地勉強阿遙讓我留在身邊, 我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這樣醜惡………即使我是這樣壞, 阿遙仍會……接受我的嗎!?」
「他…就是愛有一點點壞的妳,」快斗專業的口吻: 「因為妳不是完美的, 讓他有進入妳的世界的機會。他明明知道令妳成為戰士會傷害妳純潔的心, 但他希望將妳帶離妳那自我封閉的世界, 即使在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險。……這是我由光碟資料得出的研究結果^_^」
「……縱然讓他自己受傷?」
「就是死, 他也不會逃避!」

(8)

 

「可是, 我不希望阿遙她再為我受傷, 為我而死…」
「妳真是個善良的女孩子」快斗以大人跟小孩說話的口氣說
「不…我是個壞孩子」小流苦澀的唸道
「小孩子, 早點睡吧!」
「我想…你一定收集了不少新一的資料的…」暗暗的奸笑: 「可以…讓我看看嗎?」
「哈哈…不瞞妳」快斗打開櫃門: 「這些都是工藤, 或是他變小後代毛利小五郎破案的警視廳調查書的影印本, 還有毒藥APTX4869(令工藤新一縮小的毒藥)的資料」
「謝謝, 怪盜小子先生」小流翻翻資料: 「不愧是怪盜, 偷到那麼多關於新一的資料~!」
「當然~! 偵探和警察都是我們這些罪犯的情人…」快斗理所當然的: 「是最不想遇見的……情人…」
「啊哈~~! 你很有魅力呢~! 他們追你追得很纏綿啊~!」
〔好一個小大人…(汗)〕
「你父親是黑羽盜一?」
「是啊, 他才是真正的怪盜小子」
「他是位很出色的魔術師, 為很多人帶來幸福」
「謝謝妳」黑羽快斗吻她的手背: 「能夠得到最強魔法師的認同, 是我們黑羽家的榮幸!」

<遙的小窩>
「她辨不到的事…?」
「前世也好, 今世也好, 美智流她也無法擺脫自己的命運……」
「……命運…」
「而她可悲的命運帶來的, 是匪夷所思的強大魔力」雪奈感嘆: 「如果美智流沒有叛變, 她便是教授小淑女使用魔法的最佳人選了」
「……新月魔法…」阿螢認真地問: 「……是怎麼樣的魔法……?」
「……它…是一套專為使用銀水晶的『使用方法』, 將銀水晶的力量最有效地發動……」
「……」阿螢不解: 「雪奈媽媽……新月魔法明明是銀之千年國的皇族魔法吧!?」
「她是天才魔法師嘛~」雪奈一臉無奈: 「所謂『一理通, 百理明』, 美智流擅長模仿別人, 不論是外貌, 口吻, 能力, 而且還能『改善』別人攻擊的弊病, 所以她才能跟妳的遙爸爸Sailor Uranus齊名啊!」
「……模仿…!?」
「她的變化之術的仿真度很高的, 97.8936%啊!」
「……那麼, 她能夠模仿新后倩尼迪女王嗎……?」阿螢緊張
「………能夠…」雪奈淺笑: 「…但她不會扮她……」
「嗯!!?」
「她似乎有點討厭倩尼迪女王, 所以她不會扮女王的女兒新后的……」
「……為了遙爸爸…?」
「不, 早在她前世遇見Zephyrus之前, 她已不喜歡女王了」

<水晶宮殿—正殿>
「星野你們為什麼會來太陽系的~」新后倩尼迪孩子氣的盛情招待他們
「來度假嗎~! 探望妳們, 兼且…」星野奸奸的: 「跟天王遙決鬥嘛!!」
正殿內的空氣凝滯……
「……沒想到美智流也蠻能幹嘛…」星野面露黑線的努力打破自己帶來的沉默
「阿遙在身邊的時候, 美智流多是配合她的攻擊」
「她認為只要阿遙淋漓盡致地發揮她的威力, 比她們分別攻擊更奏效吧!」大氣分析
「她作戰時故意不全力以赴, 是為了不讓他人摸清她的底牌」Mercury想了想: 「以前我在水界聽說過關於異母姊姊的事, 她的能力絕不在我們想像之下的…」
「異母姊姊!?」
「我和她都是水界的公主, 傳聞她七歲便死了(隱瞞暫代戰士的身份), 我當時還未出生」Mercury說: 「她七歲時已是水界最厲害的魔法師了」
「……深不見底的女性…」星野奸笑: 「不是正合大氣的口味嗎~~?」
「你欠揍是你的事, 我不希望被天王遙幹掉」理智的大氣跟整天瘋瘋癲癲的星野簡直是天壤之別

<阿笠博士家>
「還是找不出APTX4869的完全解毒方法呢, 新一」
「參考中國的白乾兒酒製做的試製藥, 藥效始終有一天會消散」灰原仍是一貫的冷靜
「那麼說, 我隨時有可能在人們前變回江戶川柯南!!!?」新一抓著灰原的肩膀猛搖
「新一, 灰原已經很努力研究了! 不要怪責她啊!」博士教訓新一: 「如果你自己當初不是這麼多管閒事, 就不會惹上那組織了!」
「………」灰原無語
「……對不起…」新一自己也察覺到自己的無理。難道灰原不想變回原狀嗎? 長不大的孩子, 又不是侏儒, 不是更惹人懷疑嗎? 灰原的處境比他更危險, 『要盡快研究出解藥』這些話, 不用新一提醒!
「客氣的說話就不用了」
[嘟嘟…嘟嘟…]
「工藤, 你的短訊…」灰原將手提電話交給新一
『今晚8PM, 米花大廈旋轉餐廳見…XXX……Aphrodite』
「佳人有約嗎?」灰原挖苦他
「什麼佳人有約啊!! 是海王美智流小姐啊!!」新一臉紅
「既是兩小無猜的童年玩伴,何必那麼見外?」
「因為毛利(小蘭)」阿笠博士和灰原一唱一和的挖苦他: 「海王美智流是個難得的美人, 我見猶憐, 毛利會胡思亂想的」
「……哈…」新一沒好氣的轉話題: 「究竟『XXX』是什麼意思啊!」
「不懂情趣的推理狂一輩子也不會明白」
「什~麼~啊~!!」新一不滿
「不是嗎? 你大概是那些對女孩子說:『很美……妳的靜脈』的法醫罷!」灰原進一步冷嘲他
「哼…」

<米花大廈旋轉餐廳>
「讓你久等了, 新一」一身黑色吊帶直身長裙, 高貴而不著雕飾, 映襯出白玉般的冰肌和恰到好處的身材
「我也…來了不久」新一臉紅地替她拉椅子
「你取得了小蘭的許可了嗎?」
「哈…」新一點菜
「我要喝紅酒~新一~」美智流嬌滴滴的賴著要
「要……灌醉我嗎? 也行」新一一本正經的問: 「但是妳要告訴我『XXX』是什麼」
「啊哈~你不知道嗎?」美智流手指按著櫻唇: 「是女孩子的魔法, 不可讓你破解!」
「Oh yes~! 是女孩子的Magic~」一位美艷身材的外國大姐姐搭訕
「……Jo…Jodie老師!!!!!!?????」新一嚇得失聲
「工藤同學, 雖然我不該干涉你的私事, 但是你背著毛利同學偷情是不對的!!!」她義正詞嚴的替小蘭教訓新一
「新一, 是你的老師嗎?」她跟茱迪老師點頭
「……是…」新一驚惶未定
「是海王美智流小姐嗎?」茱迪老師轉頭再教訓新一:「雖然是個美人胞子, 但你也不能見異思遷!!!」
「我…我不是…」新一支支吾吾的答辯
「我們是自小認識的『普通』朋友而已」美智流好奇的問: 「老師妳怎知我是海王美智流?」
「我是妳的樂迷啊!」茱迪老師愉快的微笑: 「可以替我簽名嗎?」
「是嗎? 真想不到…」美智流亦愉快地簽名
「不打擾你們的約會了~~bye~」老師愉快地離開

「新一, 我們走吧…」
「怎麼了? 身體不適嗎?」新一關切的問候: 「甜品還未到…」
「我知道這是無可避免的…」美智流沉下眼簾: 「我總是替人帶來厄運的」
「沒這回事吧!!」
「不是嗎?」頓了一頓: 「一直以來, 在你身邊不是常常有人被殺嗎? 你不是經常遇到危險, 險掉了性命嗎?」
「是因為我…是偵探吧!」
「是因為我…」以雙手感受紅酒的液態波動: 「和那顆可恨的石子」
「妳的星種子?」
「………嗯…」進入他的瞳: 「有點不祥的預感…」
「不會吧!」
[轟!!!!!!!] 在橙色的強光之中, 頂樓旋轉餐廳的升降機門被爆炸的衝力轟開!!!


P.S. 乘著月光普照之夜, 電筒的微光並不顯眼, 小的偷偷逃去...一會

(9)

 

工藤新一條件反射地衝往被炸彈炸開的升降機門口。看下去, 從黑暗中隱約看見其中一條升降機纜被炸斷了, 升降機急降, 停在二三層以下。接著傳來有小孩被困的消息…新一跑下三層, 升降機門被在場圍觀的人撬開, 女孩的母親從罅隙外呼喚她的孩子, 但女孩似乎受驚過度躲在一角, 不肯出來…
「是罅隙太窄了, 成人穿不過…」新一沉默了一會: 「和那時候一樣, 是陷阱…」
「『但即使是陷阱, 人還是要救』, 你是想這樣說吧, 新一」七歲大小的小流爬上新一身上, 再爬入升降機內: 「就讓我這個小孩子幹吧」
「喂喂…」她是什麼時候……變小了?
「不要怕…」小流將女孩手中的娃娃先交給新一, 再溫柔地牽著女孩的手: 「我帶妳回妳媽媽那裡」
新一接過女孩的手, 把她抱出來, 交給她的媽媽, 暗唸著: 「和那時候一模一樣……」快要抓到小流的手的一刻, 升降機槽再度亮出強光, 傳來巨響!!!!
升降機再度急降!!!人們反應過來之時, 發現連工藤新一也不見了……!!!

「……唔…嗯…?」小流張開眼……: 「……新一…沒受傷麼?」
「……沒事…, 妳呢…」漸漸恢復意識後, 看見自己將小流緊緊的抱在懷裡, 下意識的馬上放手彈開: 「……對…對不起…我…我…」
「剛才很危險…」
「…是…是啊…」
「如果被阿遙見到, 你的手便要跟你的身說再見了…」小流的話冷冷…冷冷的
「……哈…」新一的心也是冷冷…冷冷的, 幾乎說不出話: 「原來妳是說這個…」
「抱我上去看看」可愛的小流舉起雙手, 示意抱抱
「看來我的手…要報銷了」新一一臉無奈地抱起小流, 讓小流打開升降機的天花: 「是所有電纜被爆炸截斷, 緊急停止裝置啟動把升降機弄停吧!」
爬上升降機頂的小流小心翼翼地移開倒下來的電纜, 被炸斷的電纜蓋著的東西不禁令小流也顫了一顫。是炸彈, 一個足以讓大樓瞬間消失的炸彈。
「怎麼了…」
小流冷靜地描述:「液晶體顯示屏, 顯示著倒數的數字—1:15:34; 水銀槓杆, 裡面的液體仍在平衡狀態…」
「可是, 萬一液體流向某一端的便會引起爆炸」新一替她接下去: 「他們故意佈局成我以江戶川柯南的身份解決過的案件, 要諷刺我嗎?」
「…並且警告知道內情的服部平次, 怪盜小子和灰原小妹妹……」美智流繼續檢查炸彈: 「旁邊有竊聽器…」
「他們一聽不到我們的聲音, 知道我們逃走了, 便立刻引爆炸彈」新一突然感到全身無力:「惟有由我們把炸彈…拆掉」

阿笠博士和灰原哀驅車到來, 看見人們慌慌忙忙地從大廈走出來, 氣氛很不對勁……
「喂喂, 工藤你在那裡?」
『灰…灰原!!?』新一仍盡量抑壓自己的聲量和情緒, 免得被竊聽器另一端的人聽見: 『(妳來了米花大廈? 快逃! 他們就在附近!)』
「誰?」
『那組織的人! 他們可能已經發現我們縮小了的事!!』
「什…什麼!!!??」灰原驚愕地四處張望, 發現組織成員琴酒的黑色保時捷356A, 條件反射地縮在車門後顫抖喘息
「新一你們在哪裡? 」博士接著
『被困在升降機內, 炸彈就在頭頂…』新一冷靜地說: 『快把灰原帶走!』
「不行! 你不能死! 沒有你這隻白老鼠, 我不能研究出解毒劑!」
『喂喂…』白老鼠君冒汗…:『博士, 美智流小姐會把我救出去的! 快逃!』
「知道了, 新一」

「你上次的案件…好像有另一個更大的炸彈在別處吧」
「………」新一沉思: 「為了不讓我們拆掉炸彈, 留在這裡等死…」
液晶體顯示屏出現文字:『勇敢的偵探先生, 為讚賞你的勇氣, 我會送多一個更大的煙花給你…爆炸前三秒會給你提示, 加油啊!』
「是真的…我們沒有退路了…」小流有點無可奈何, 抬頭對還未離開的人說: 「你們別管我們, 先行下樓梯離開, 小心點!」
「這樣…」人們想到要把他們二人拋下, 心裡很不好受: 「……你們小心點, 我們先走了」
「我們暫時不會有危險的, 請照顧婦孺安全離開, 拜託了!」小流自信滿滿的笑容, 令人們對一個小女孩亦充滿信心

「對不起, Aphrodite… 我不是這樣說, 灰原不會離開的」
「應離開的人都已離開了?」小流一臉認真: 「既然你是那麼重要的實驗老鼠君, 我便不得不把你救出去了~!」
「哈…」
「開始了」小流再一次打開炸彈的蓋, 將時空之匙掛在新一頸上: 「為了小蘭和哀, 你不能死啊」
「………」新一無語: 「首先剪斷連接感光裝置那一條…」
[啪]
「炸彈電源那條, 先剝去電線上一小截保護膠衣, 接上另一條, 然後剪下它」
「你認為另一個炸彈會在哪裡?」
[吱…啪]
「如果他們的目標是永恆的話, 那便是水晶宮殿了」新一將手錶電筒交給她: 「用小膠板截著電流」
「今晚, 水晶宮殿有宴會招待外界人士, 正是下手的機會」小流頓了一頓:「可是, 如果他們真的想得到銀水晶的話, 他們便不能殺我」
[啪]……[啪]
「為什麼?」新一疑惑
[啪]
「很久以前, 我把真正的銀水晶封印在某處, 把膺品若無其事的交給女王……」小流略帶傲慢, 對著竊聽器故意提高聲線: 「啊哈~只有我才知道銀水晶在哪裡, 才能夠將銀水晶解放出來; 他們殺了我, 便永~遠得不到永~遠!」
「……媽媽說妳不是這世界的人…」新一對上她的眼睛: 「妳洞悉世界上的一切, 看穿世人的心, 就好像從棋盤之外下棋」
[啪]
「那就是說: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小流放下剪刀: 「可剪的電線都剪了, 剩下三條」
「是嗎…」新一帶著對女性的溫柔: 「接著是液晶顯示的黃色電線, 水銀槓杆的白色電線和遙遠控制的黑色電線了」
「還有45分37秒, 就等待最後三秒了…」

那邊廂 <水晶宮殿—宴會廳>
各界政要名人匯集…
(……雪奈…) 一道熟悉的聲線在Pluto耳邊響起
「誰?」
(…雪奈…, 妳聽見嗎? 是我啊! )
雪奈愕然, 離開宴會廳輕聲答話: (美智流嗎!? 妳往哪裡去了, 那麼久沒有回家, 阿螢很掛心的!!)
(對不起, 請原諒我的任性…) 小流也輕聲地說: (我被困在米花大廈的升降機中, 升降機被裝上計時炸彈, 遺憾地, 新一也在這裡……。計時炸彈現在倒數至38分, 顯示屏上暗示還有一個炸彈被裝在某處……我認為很有可能在水晶宮殿……)
(……在水晶宮殿…!!?) Pluto的聲線越來越小: (…為了銀水晶?)
(…或者是…今天宮殿有很多外人到來…, 比較容易潛入下手嘛) 小流繼續分析: (如果現在各位有什麼異動, 潛入者可能會引爆炸彈, 引起混亂, 乘機偷走銀水晶……)
(水晶宮殿太大了, 在短時間內瞞著所有人檢查皇宮所有地方, 是無可能的…)
(我這裡的炸彈爆炸前三秒會給我們下一個炸彈所在之處的提示)
(所以, 妳便…不把炸彈拆掉?) Pluto猶疑…
(…嗯…) 小流冷靜得如同事不關己, 己不勞心的樣子: (這樣, 便可縮窄搜查範圍和時間了)
(……這樣…很危險的!) Pluto憂心: (妳現在的情況可能……不能單憑自己進行空間轉移…)
(所以, 請妳無論如何也要將新一救出來啊! 妳也知道, 他是我的朋友)
(……而妳的朋友比頻臨絕種動物更罕有)
(不要把自己說成動物嘛~!)
(……妳…) 還有心情開玩笑?
(待會聯絡~吧)

「倩尼迪…」氣若游絲
「怎麼了!? 尼希尼利亞」新后緊張
「倩尼迪, 我想再過一千年, 我還是受不了妳的光」
「要找人陪妳回去?」
「不用了」
尼希尼利亞穿過灑遍銀光的長廊, 走過白薔薇花園, 到了另一宮…… 守衛被人迷暈!! 她推開暗掩的石門, 石室內放置銀水晶的柱子上放了一個塗成金色的蘋果, 寫上「For the Fairest」; 旁邊有一名著名的政客被綁起來!
「……你…」
「……」他逃避尼希尼利亞的目光
尼希尼利亞拿去金蘋果, 匆匆跑回宴會廳

<米花大廈—升降機內>
「新一, 作為偵探的你, 每年會遇到多少次這種危險的?」小流天真的笑~
「啊~?這個嘛~」新一裝傻
「女孩子嘛…不希望男友當烈士的…」
「可惜, 妳的天王遙當了烈士…」新一憐惜地說: 「令留在這世界的妳為她傷透了心…」
「是啊~我也是為了等待她的一句話, 才留在這世界」小流閉上清澈的瞳: 「等她的表白啊!」
「就是死, 她也會回來…」新一感同身受, 哀傷地說: 「…回來說她欠了妳的話」
「啊哈~你也欠了小蘭同一句話呢~」小流似笑非笑的: 「真是的~~阿遙殺敵時殺得那麼爽快, 說句話吞吞吐吐幾千年都說不出~~!! 她還要我等多少千年啊~!!」
「……」新一感受到小流的指桑罵槐, 汗流如注…
「我很妒忌新后那ㄚ頭…! 大家都喜歡她, 維護她…」
「…………, 妳可以告訴我嗎? 『XXX』的意思…」
「XXX?」美智流飄下來, 對上他的唇:「C’est pour les femmes l’expression d’affection」

(10)

 

「XXX?」美智流飄下來, 對上他的唇:「C’est pour les femmes l’expression d’affection」
*(這是女性專有, 對愛的表達)


(十)

「………」
新一不禁吞一吞口腔額外的濕潤……臉龐發熱////////
「…comment tu te sens? *(…感覺如何?)」磁性的…法語
「……嗯…啊…」新一支支吾吾的
「好了, 還有五分鐘…」美智流跟他耳語幾句後飄回
「今次, 可能真的要死了…」
「如果你還可活著回去, 要向小蘭表白啊~」美智流意味的眼神: 「否則你『下次』又會後悔了~」
「喂~」新一的臉好像蕃茄
「『情到極深, 每說不出』嘛…」無奈的嘆息…: 「唯有再耐心等待了…」

「十秒…準備好了嗎?」
「O.K.」
「五秒」美智流不慌不忙的: 「……倒轉了的『&』」
「……沒…沒有了?」
「…嗯……」
[2……1……0……]

(11)

 

<水晶宮殿—宴會廳外長廊>
「It’s time? Gin(琴酒)」美國大明星Chris Vinyard(基思胡恩)性感地說: 「My kawai~i (可愛い) student’s torn into pieces?」
「妳那邊的情況如何?」手提電話的另一面是低沉的男聲
「…someone’s comin’! call you later」把手提電話收好
「……」尼希尼利亞不支倒下, 面色比之前更慘白, 掉下的金蘋果滾到基思前
基思替她拾起金蘋果: 「妳還好嗎?」
「…嗯…我無事…」幾乎聽不到的柔弱聲線: 「……謝謝…」
「For the Fairest(給最美的人)?」基思嗅到那裡傳來香氣, 向她開槍: 「……難道…」
「對不起…了」尼希尼利亞抱著昏倒的基思: 「…茱迪老師……」

<水晶宮殿—白薔薇花園>
「空間轉移!!!」Pluto唸咒, 一道貫切天空的光柱一閃而逝, 一人被一緞白色長綾蓋著
「…嗄…嗄……」那男的辛苦的喘息: 「…啊…嗯」
「傾世元禳!!??」Pluto拿走傾世元禳: 「…工藤, 還好嗎?」
「…DNA」工藤喘不過氣: 「中…中樞電腦…嗎?」
Pluto拔足跑去, 新一隨之

<水晶宮殿—宴會廳>
「…嗄…嗄…」尼希尼利亞在人群間穿插, 尋找……某人
「妳…不是回去了嗎?」新后倩尼迪扶著幾乎倒下的她
「我…」尼希尼利亞頓了一頓: 「謝謝…給我這蘋果 (的某人)」
「……」新后呆了一呆, 看著她所展示的金蘋果: 「怎…怎麼那麼客氣?」
安迪美奧親王看著她倆…

<水晶宮殿—中樞電腦室>
Pluto推開某石室的大石門, 石室中一柱高科技電子零件的組成, 是發動銀之千年國的永琩t統的中樞電腦。新一二話不說便四處搜查…
「怎麼你認為是中樞電腦?」
「DNA是將血統永遠廷續的程式, 不是嗎?」
「而永琩t統是將生命永遠廷續的程式…」
「…是這個?」新一靈敏的極速發現可疑物品
「讓我來…」Pluto也去看看: 「放心吧~我有數千年的拆彈經驗的~!」
「呀?」
「………」臉色一沉…: 「……你好像不相信的樣子…」
「沒…沒有這會事…!」抽筋的臉, 深知外部太陽系戰士是不好惹的
[啪.啪]
「…是妳把怪盜小子叫來的嗎?」
「你…怎知道的?」
[啪.啪.啪]
「能夠全時間偷拍Aphrodite的, 只有妳一人吧」
「但我可沒有把Neptune前世的片段寄給他」
「怎麼說?」
[啪.啪]
「我怎會洩露外部太陽系的機密!?」
[啪]…[吱…噠.啪]
「或者還有一人…偷掉偷拍片段, 再寄給怪盜吧!」
「是誰?」
[啪.啪]……[啪.啪]
「是美智流前世的朋友」回頭淡然一笑: 「和她一樣……懂得『變化之術』的」
「嗄…又是易容術…?」又讓他想起他的死敵—怪盜小子: 「唉…」
新一手背觸一觸那一柱電腦, 有點燙手: 「妳認為他們裝炸彈時, 會不會……」
「這個嘛……」Pluto看看剩下的電線: 「你認為我們會如此大方, 隨便給他人下載嗎?」
「那麼說…」
「當他們開啟下載了的那檔案時, 反追蹤程式便會啟動…」
「……可以找到那組織其中一個基地了…」工藤奸奸的思考: 「…或者是…他們的中樞電腦所在呢」
[啪…啪……啪]
「拆好了」
「我們現在要把潛入來的黑暗組織成員挖出來」
「等等」Pluto制止正要跑去的工藤: 「他們以為你已經死了, 你出去只會打草驚蛇!」

工藤新一被拉到宮女的更衣室: 「不是要…要我…穿上吧!」
「快啊!! 你想讓獵物走掉?」Pluto奸笑
「不…不, 等一下! 假如那黑暗組織的目的是『得到永琚z的話, 他們偷的便不單是永琩t統了!」
「糟了! 銀水晶!!」Pluto跑出
「雖然我不知道, 如果怪盜小子的目的和我一樣: 『把那組織引出來』的話」新一再分析
「這不是更糟嗎!?」
「怪盜小子可能已偷了銀水晶, 混回人群中, 組織的內應就在這堙v新一的語氣有點焦急: 「他會很危險!」
走到宴會廳外的長廊, 他們發現基思胡恩倒臥, 身旁有一把裝有滅聲器的手槍和一顆沾了血的子彈
「不是這個人的血…」Pluto沉吟: 「是美智流的…!?」
「基思胡恩…」

新一端著一銀盤, 盤上有若干杯紅酒, 在宴會廳穿插。
( 真不明白怪盜KID扮女人可以扮得那麼全神… ) 一身傭人服的新一心中有說不出的苦…: ( 唉… )
「小姐, 請給我一杯!」
「…是!」( 快給我滾出來, 笨蛋! ) 「她」臉上的表情和「他」心中的感受完全相反
「謝謝!」拿去一杯酒的同時, 那女性掉下一小東西進另一杯酒中

「Pu, 妳剛才到那堨h?」淑女倩尼迪公主問
新一走到Pluto身邊, 把那杯下了小東西的酒給她: 「小姐, 要紅酒嗎?」
「謝謝」Pluto溫柔答道: 「沒什麼」
走出宴會廳, 倒去杯中的紅酒, 打開紙條

 

(12)

 

走出宴會廳, 倒去杯中的紅酒, 打開紙條
[女王]

 

(十二)
Pluto朝女王那邊望過去: 「…原來如此…」
「怎麼了?」剛剛趁機溜出來的宮女工藤問道
「不用擔心怪盜了, 我們走吧…」
「嗄?」
「去黑暗組織機地」


<某國際組織的大廈頂樓>
空氣凝滯……
「你要的東西…」某女性將某石子放在辦公桌上
「你是…」老人坐在大班椅, 背對著她, 從落地玻璃望出去
「叛徒。」她, 正站在陰影之下
「叛徒?」老人抬起頭, 將椅轉回去, 背光中出現光暈: 「為什麼把銀水晶給我?」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她的語氣平伏, 露出淡然的微笑: 「想得到石子」
「since we are trying to raise the death…」老人讓月光透過銀水晶: 「…against the stream of time」
「啊哈~令時光倒流嗎?」她纖巧的手指按在桌上: 「這石子…不能令時光倒流的」
「……」老人凝望著她: 「我為何要相信妳? 妳還沒有叛變之前也只不過是一個臣子而已, 銀水晶的秘密, 妳的女王是不會告訴妳的! Sailor Neptune」
「……怎麼說…?」美智流思考了一會: 「假如我這樣說, 你會更不相信我吧……可是, 如果說, 連新后倩尼迪也不大清楚銀水晶的秘密呢…」
「嗄!!!?」
「這是她的學習態度有問題!」美智流說到這堳K有點頭痛: 「誰教她不把銀水晶使用手冊由頭到尾閱讀清楚?」
「使用手冊?」老人愕然: 「有這種東西!? 妳怎知道的!?」


<大廈外>
「是這堣F, 工藤君」
「找了那麼久, 原來近在咫尺…」
「咦?」雪奈厲聲喝道: 「是誰!」
「怎麼了, 冥王小姐?」
「…工藤, 好久沒見了」黑羽快斗不好意思的從小巷出來
「……你是…」猛然醒起, 幾乎失聲: 「…怪盜KID?」
「殊…」快斗迅速掩著他的口
「我們進去了, 你一起來嗎?」雪奈不太在乎的
「怎樣進去?」
「這個嘛…」雪奈掏出她的權杖:『空間轉移!』

<大廈頂樓>
「……」美智流沒有回答他: 「那麼, 以你有限的認知, 怎樣才能藉著銀水晶得到永?」
「在彗星最接近地球的月圓之夜, 飲下滿月滴在聖石上的眼淚, 就能得到永琲漸糽R」
「那就是說, 要得到新后的眼淚? 那你早日死心好了」仔細觀察老人的臉部變化: 「如果是一千年前……你想要多少也沒有問題的~」
「現在沒有了!!?」
「啊哈…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大喊包了…」
「……啊…」老人崩潰
「可是, 我可以使用銀水晶實現你的願望」深不見底的瞳, 如黑洞般吸掉一切: 「如果你願意付出相等的代價, 如何?」
「…真的!!?」老人幾乎條件反射地回答: 「無論妳要求什麼, 我都答應!!!」
「………是嗎…?」美智流慢條斯理地掏出她的深海之鏡: 「不要後悔唷!」
「不會!!!」
深海之鏡把銀水晶吸入去, 放出刺目的光茫, 令老人昏過去……老人醒過來後, 發現自己竟變回了一個青年
「……不可能的…」
「這就是人類夢寐以求的不老不死了」美智流出現在他的面前: 「可是…」
「……可是…?」
「可是, 你已被封入鏡內了」她自顧自說的: 「只有沒有時間的世界, 才有永琲滿K存在」
( 啊!!!!!!不要啊!!!!! ) 他怎樣大叫也叫不出聲, 拼命的拍打玻璃

「………」美智流沒有理會他, 一味兒抹去指紋, 從鏡子中倒出一片普通的石頭: 「好! 可以走了!」
「……美智流…」
正準備逃走的美智流回頭: 「唉…? 雪奈? 還有新一和快斗?」
「美智流, 玩得太過了…」雪奈沒好氣, 惟獨對著美智流和阿遙, 她從來拿不著法子
「妳…是來捉我回去的嗎?」靦腆的, 退後
「唉…妳要逃, 誰也不能阻妳吧!」
「妳把那傢伙先放出來吧!」新一緊張: 「我要問他拿回APTX4869的程式, 製造更好的解藥!!」
「唔? 我不是給了你嗎?」美智流按著櫻唇: 「剛才啊…」
「…剛才…」新一立刻掩著口鼻: 「剛才的接…」
「接?」快斗問: 「接什麼?」
「什…什麼也沒有!」
( 呀… ) 雪奈望向美智流, 嘆了口氣: ( 唉…阿遙會把工藤君滅口的 )
「把這個給小哀吧☆」糖
「這是…」新一的臉仍是紅紅的
「是了!快斗…你打算怎樣處理那石子~?」
「妳是說銀水晶?」快斗奸笑: 「把它弄成碎片, 放進魚缸內~」
「啊哈~真狠啊!」裝作憐惜的樣子: 「好可憐的魚兒…你怕牠們也用不著幹掉牠們吧!」
「不要緊~這個是膺品」
「你怎知道的!!!?」美智流和雪奈愕然
「我是個很專業的賊~」
「啊哈~瞞不過你~」
「美智流…」
「唔?」正忙著跟新一和快斗胡鬧的美智流轉向雪奈
「妳逃走還逃走, 記緊回家啊!」雪奈認真的說: 「她會很掛心的」
「真的…?」美智流一臉暖意的


( 我可沒有說「很」掛心啊! 雪奈媽媽 )
( 這是好還沒有說出口的話吧! 螢 )
( …………不是 )
( 真不明白……妳為何對她如此冷淡? )
( 妳知道的, 她不是這世界的人, 她一天不消失, 我早晚也要消滅她… )
(「與其早晚也會成為敵人, 不如從未發生感情, 因為情越深, 痛越切」妳是這樣想吧 )
( ………… )

 

(End)